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千一百一十五章 孺子可教

第一千一百一十五章 孺子可教

  “原来还有这样的事,老大太不够意思了,那个谁……无痕,你想不想让老大立马就接受你?”

  听了无痕的介绍,皇甫钦有一种义愤填膺的感觉,这么如花似玉的美人,老大怎么就忍心拒绝呢。

  身为天罗王国王子殿下的皇甫钦,身边美女如云,虽然并不是每一位姑娘都能得到皇甫钦的垂青,但那些才貌出众的,却没有一位能逃过皇甫钦的宠幸。

  当然,到目前为止,皇甫钦还没有确定王子妃的人选,这也为他更多的享受奇花异草,提供了绝佳的条件。

  如果无痕不是来找逸尘的,恐怕皇甫钦也会产生某种想法。

  但是,俗话说朋友妻不可欺,何况逸尘还是自己心甘情愿承认的老大,皇甫钦再有博爱情怀,也不致于把主意打到无痕的身上。

  不过,看着无痕一脸的纠结情怀,皇甫钦觉得自己应该帮助无痕,让逸尘痛痛快快的接受。

  “当然想,可必须要他真心接纳,我绝不会强求!”

  自从有了所谓的十年之约以后,无痕就放弃了死缠滥打的念头,毕竟逸尘和飘然情深意笃,又先于自己认识。

  尽管心心念念的想着,逸尘能够在一点接受自己,但若不是九头蛟王怂恿,估计无痕还没有勇气一个人前往萨特王国。

  从落英王国到萨特王国,无痕一开始就直奔九幽城,听到有关逸尘独闯辛戈杀气试炼场的传说,又到处搜寻了一番。

  多次辗转,才知道逸尘回到了天罗王国,无痕又四处打听,一路找到了都城。

  无痕并不知道皇甫钦王子的身份,但对方不仅称呼逸尘为老大,而且还信誓旦旦的说要提供帮助,无痕似乎没有理由拒绝。

  “你可知道老大最大的敌人是谁?”

  皇甫钦决心成人之美,自然会全力以赴。

  “好像是幽阴门,不过,幽阴门的势力太大……”

  听皇甫钦的意思,是希望自己为逸尘做点什么,无痕想到幽阴门的实力,自认难以做到。

  “铲除幽阴门没那么容易,不过,眼前就有一个机会,只要你愿意,事成之后,老大一定会对你另眼相待。”

  皇甫钦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让无痕精神一震。

  “什么机会?”

  只要能够为逸尘出力,无痕绝不会退缩半步。

  “是这样的……”

  皇甫钦告诉无痕,幽阴门在都城的落脚地,主要是温特家族。

  温特家族乃都城第一大家族,与幽阴门勾结已经很多年了。

  双方相互利用,却又相互提防。

  逸尘有心铲除温特家族,却又忌惮幽阴门的势力,暂时没有太好的办法。

  如果设法破坏温特家族和幽阴门的关系,让他们相互猜忌,彼此争斗,就可以削弱双方的实力。

  只要按照皇甫钦的计划行事,打击幽阴门的嚣张气焰,并铲除温特家族便指日可待。

  具体到行动方案,首先就是对温特家族表少爷岑一男下手,制造混乱之后,再见机行事。

  据皇甫钦得到的消息,所谓的表少爷岑一男,实际上是温特家族家主温特雷的私生子。

  利用岑一男,挑起温特雷和幽阴门堂主索冥之间的矛盾……

  “所以,你就指使无痕,去春风楼把岑一男给那个啥了。”

  炎赫一脸蔑视的看着皇甫钦,阴阳怪气的说道:

  “我就不明白了,你怎么就对岑一男的行踪那么清楚,还有,你咋知道岑一男是温特雷的儿子?”

  岑一男是温特雷表妹的儿子,是温特家族所有人都承认的身份,可怎么又变成了温特雷的儿子。

  “我还知道温特雷的表妹,其实是他老爷子的私生女,也就是温特雷的亲妹妹,所以岑一男的身份不能公开。”

  皇甫钦直接漠视了炎赫的鄙夷吗,反而得意的显摆起来:

  “我早就看温特家族不顺眼了,要不是父王不允许,温特家族根本就不能在都城立足。”

  温特家族和幽阴门勾结,并不是一天两天的事,皇甫钦曾经多次和国王陛下提起,要设法铲除温特家族。

  可皇甫奇顾虑太多,严令皇甫钦不得插手其中,免得对王族声誉以及国家稳固产生负面影响。

  无奈之下,皇甫钦只好偷偷派人调查,有关温特雷和幽阴门的来往事宜,并暗地里实施一些破坏手段。

  尽管没有伤及温特家族的根基,但皇甫钦至少获得了一丝心理平衡。

  每一次破坏,给温特家族造成的损失,都让皇甫钦有一种成就感。

  包括岑一男的身世,和出入烟花场所的行踪,都是皇甫钦长期关注温特家族,所得到的资料。

  当然,皇甫钦本身就是王子殿下,对于一些风月场所,那是非常的熟悉。

  “岑一男受伤,明明是无痕所为,和破坏温特雷跟索冥的关系,好像牵扯不到一块儿。”

  炎赫认为,不管岑一男是不是温特雷的儿子,这都不关索冥的事儿。

  即使无痕将岑一男杀了,也只是温特雷和无痕之间的仇恨,牵扯到逸尘倒有可能。

  “傻了吧。无痕来自于落英王国,第一次涉足都城,除了我和老大,根本就没有人认识她。

  而整个都城的战王强者,就只有你那个老丈母娘一个人是女的,对了,还有刚刚晋升不久的冯馨。

  这二位,温特雷都认识,也没有理由对岑一男下手……”

  说到自认为的精彩之处,皇甫钦更加眉飞色舞:

  “既然不是都城的战王强者干的,温特雷只能将调查方向转到其他地方。

  放眼整个天罗大陆,和温特家族存在利益冲突的势力,在都城以外,主要就是幽阴门了。

  如此一来,有一个人嫌疑最大,那就是幽阴门圣姑,传说拥有特殊体质,经过幽阴门高层精心培养,修为实力达到了极为强悍的地步。

  更重要的是,温特雷从来没有见过幽阴门圣姑,就连索冥,也未必有资格打听圣姑的事情……”

  在皇甫钦看来,一旦把凶手的身份引到幽阴门圣姑的身上,索冥和温特雷必然会发生意见分歧。

  幽阴门圣姑,从辛戈杀气试炼场大爆炸之后,就没有了消息,来到都城也不是没有可能。

  一位冷血杀手,又是年轻女子,面对岑一男这样的下三滥,正要逼迫清风明月就范,一怒之下,出手斩断岑一男的男根,绝对符合幽阴门圣姑的性情。

  “怪不得有人说,索冥曾经和一位美貌女子接触过,不用说也是你安排的。”

  岑一男被伤的前一天,有人看见索冥在都城街头,跟清风明月口中所说的凶手见过面,这让温特雷对索冥产生了怀疑。

  炎赫没有想到,看似纨绔的皇甫钦,却有这番心机,尽管结果不怎么样,可人家好歹也经过了一定的谋划。

  “嘿嘿,那是我花钱请的一位姑娘,穿着和无痕一样的衣裙,故意去和索冥套近乎,不过,索冥那家伙并不好色,最后还是离开了。”

  皇甫钦本想让那位姑娘,和索冥更进一步接触,以便加深温特雷的怀疑。

  但是,索冥拒绝了姑娘的要求,期间还出现了一些小的拉扯动作。

  不仅如此,在清风明月逃出都城以后,皇甫钦刻意派人到她们藏身之地附近,帮助宣扬温特雷的巨额悬赏。

  清风明月主动找到温特家族,提供凶手的线索,并暗示凶手可能是幽阴门的人,正是皇甫钦自认为整个计划当中最成功的地方。

  “索冥急于证明自己与这件事无关,派出幽阴门弟子疯狂搜寻凶手下落,你又不失时机的‘带话’给索冥,让无痕出现在山坳中……”

  炎赫也怀疑过岑一男这件事有蹊跷之处,还以为是某个势力所为。

  被皇甫钦一说,炎赫觉得后面发生的一切,就可以解释了。

  “孺子可教也,哈哈。”

  皇甫钦瞒着炎赫,是怕他偷偷告诉逸尘。

  很多事情是不能提前知道的,否则就起不到应有的效果。

  “可惜,无痕终究给温特雷擒住,而逸尘也因此下落不明。”

  面对得意洋洋的皇甫钦,瑞王爷恨不得一掌将他拍死:

  “我们被困在这里,哪儿都去不了,逸尘要是有个三长两短,都是你这个蠢货害的!”

  温特家族地下通道,看起来四通八达,却怎么走也走不出去。

  即便是夏夜先生之前走过的路径,也莫名其妙的被封堵了。

  目前的地下通道,与温特家族大院完全隔绝,成为了一个独立的空间。

  “逸尘怎么了?”

  无痕经过一段时间的昏迷,身体稍有恢复,刚一醒来,就听见了瑞王爷说到逸尘,连忙出言询问。

  “主人不会有事,就是我们暂时找不到而已。”

  夏夜先生怕无痕情急之下四处乱跑会遭遇危险,只好违心的安抚道。

  “对啊,老大肯定没事,我们分批继续寻找,你不用担心。”

  炎赫也跟着安慰,目前地下通道内只有五人,谁也不能再出现意外了。

  “无痕,你是不是怕老大生气?”

  无痕的焦急万分,让皇甫钦觉得很是愧疚,自己好心好意撮合,却造成了意想不到的危机。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43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