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千一百二十章 谁的朋友

第一千一百二十章 谁的朋友

  “你?”

  温特老祖愣了一愣,随即大笑起来:

  “哈哈,我刚才还在夸逸尘小子的人缘好,可惜,关键时刻,几个大老爷们全缩到后面去了,把一个柔弱无力的丫头推到前面。

  也罢,丫头,如果逸尘不能醒来,我就拿你祭阵……你要是后悔还来得及。”

  温特老祖虽然没有躯体,但精神力却不比在场的如何一位差。所有人的修为,都无法逃过温特老祖神魂的窥探。

  相对而言,无痕的修为是属于这些人中最差的层次,步入战王强者的时间也不算太长。

  温特老祖并不在意由谁去救醒逸尘,他要的结果是逸尘苏醒,其他的无所谓。

  如果按照正常的判断,应该让修为更高的夏夜先生,为逸尘提供帮助,这样的成功率会提高不少。

  不过,温特老祖并没有说出自己的想法,只是告诉无痕可能出现的后果。

  “不后悔,我相信能在三天内,让逸尘恢复到鼎盛状态。”

  无痕昂了昂头,自信满满,却又吞吞吐吐的说道:

  “如果我做到了,你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

  温特老祖看不出,无痕的把握从何而来,从无痕略显慌乱的神色,就可以感觉到她的心里,并不如嘴上说的那么坚定。

  温特老祖不露声色的看着无痕,很随意的说了一句:“你还有条件,救醒了逸尘再说吧。”

  “不行,你如果不答应,我敢保证,这里没有一个人会帮你救醒逸尘!”

  倔强的无痕,涨红着脸,态度非常坚决,没有半点缓和的余地。

  “丫头,你信不信,我一个意念就可以杀了你?”

  被无痕逼着表态,温特老祖有点恼火,说话的声音都充满了严厉。

  “信,可你不敢!”

  无痕脸上露出一丝得意的微笑,一字一顿的说道:

  “因为,只有我,才能救醒逸尘。”

  尽管夏夜先生已经考虑到,多种可能出现的结果,也做出了相应的对策,但无痕觉得自己有必要争取点什么。

  “伶牙俐齿,好,说说你的条件。”

  温特老祖明知无痕在要挟自己,却又怕耽误时间,对自己的计划不利。

  便强忍怒火,装出一副爽快的样子。

  “你必须答应我,不能伤害逸尘!”

  逸尘昏迷不醒,温特老祖没有办法逼迫,但无痕担心,一旦逸尘醒来,又不肯就范,温特老祖会恼羞成怒,对逸尘痛下杀手。

  “我当是什么条件呢,原来怎么简单。”

  温特老祖的语气,忽然间变得轻松起来:

  “我原本就没有要伤害他的意思,当然可以答应你,不过,你就不怕我把你杀了?”

  曾经尝试过很多办法,温特老祖一直不能从逸尘身上,找到能够控制或者调动护族大阵的宝贝,否则也用不着跑到山洞来了。

  无痕说的三天时间,温特老祖等得起,只要希望还在,多等几天也没关系。

  至于杀不杀逸尘,并不会因为温特老祖答应了无痕,就会改变什么。

  最关键的是,温特老祖把重启护族大阵的希望,都放在了逸尘的身上。

  至少,在所有的希望没有完全失去之前,温特老祖不仅不会斩杀逸尘,而且还要设法争取得到逸尘的信任和帮助。

  “只要逸尘安全,我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无痕粲然一笑,满不在乎的说道。

  呃……

  皇甫钦看怪物似的,两只眼睛死死的盯着无痕,一脸的不可思议。

  既然是提条件,也不在乎多一个,逸尘固然不能死,可无痕这么善良可爱的丫头,死了也怪可惜的。

  哪有像她这样,只顾别人不顾自己的,这丫头有点傻。

  “温特老祖,带我去看看逸尘吧。”

  无痕看着有些错愕的温特老祖,以及木雕般的皇甫钦,还有一脸茫然的另外几位,忍不住想偷偷笑出来。

  一个个的脑子都僵住了,就不知道想想,如果逸尘没有生命危险,又怎么可能会看着无痕被温特老祖斩杀呢。

  给温特老祖一个错觉,认为无痕就是那种痴心傻女,只知道维护心上人却不懂得保护自己。

  越是这样,温特老祖就越会放松警惕,给无痕提供了可乘之机。

  “我打死你……”

  “哇啊……”

  嘭~~

  啪~~

  忽然,一阵嘈杂声响起,随即有两个满身是血的人,一前一后出现在众人眼前。

  两个人的脸上,早已血肉模糊,根本看不出本来的面目。

  吼叫着,撕扯着,如同两位醉酒的莽汉,打得毫无章法,却又是生死相搏。

  “正好,我需要战王强者的神魂,越多越好,收了!”

  温特老祖一见,狞笑着说道,瞬间一股浓郁的能量涟漪,肆虐到这二位面前。

  轰——

  跑在前面的那位首当其冲,连哼一声的机会都没有,整个身体就被能量涟漪轰成齑粉。

  在温特老祖面前,一位战王强者的生命,显得特别脆弱,仅仅是眨眼之间,就消失在空气之中。

  倏~~

  隐约有一道暗光闪过,空气中微微颤动,一缕神魂腾空而起。

  温特老祖的虚影一晃,便将对方的神魂抓在了手中。

  “慢——”

  夏夜先生见状,心里一凛,赶紧出言喝止。

  “你要干什么?”

  温特老祖声音中,带有一丝怒气,正要将另一位来者轰杀的能量涟漪,稍微停滞了一下。

  “这位是主人的朋友,你不能杀他!”

  夏夜先生指着幸存的那位,对温特老祖说道。

  尽管看不出对方的面容长相,但夏夜先生知道,此人一定就是胡幽。

  而刚刚被温特老祖斩杀,并收走了神魂的那位,便是幽阴门事务堂堂主索冥。

  “逸尘的朋友?”

  温特老祖微微一愣,随即狞笑道:

  “如果不是为了向逸尘表示诚意,我早就收了你们几个的神魂,能自保就该知足了,别多管闲事!”

  战王强者的神魂,对温特老祖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东西,而且是多多益善。

  即便是夏夜先生等人,也在温特老祖的考虑范围之内,只不过时机还没有到而已。

  “你已经得到一个了,放了这个,我立刻就跟你走,否则我哪儿也不去。”

  无痕虽然不明白夏夜先生的意图,但相信夏夜先生这样做一定有目的,便赶紧配合。

  “你……好吧,走!”

  温特老祖看了看无痕,又看了看地面上傻呆呆的胡幽,轻叹一口气,带着无痕离开。

  实际上,温特老祖此举,无非是安抚无痕而已,只要进入温特家族地下空间的战王强者,所有人的命运都掌握在温特老祖的手里。

  放弃胡幽,不过是早点动手和晚点动手的差别,根本不会影响到最后的结局。

  “你说……我是谁的朋友?”

  温特老祖和无痕离去了好久,懵懵懂懂的胡幽,才回过点神来。

  呆呆的看着夏夜先生,一副很意外的样子。

  “我主人逸尘的朋友。”

  夏夜先生顺口说道,在三英佣兵团的佣兵大院,夏夜先生曾经见到过胡幽。

  尽管双方并没有交谈接触,胡幽甚至连夏夜先生是谁都不知道,但夏夜先生倒听逸尘说过,胡幽就是胡莱的大哥。

  “朋友?当我是朋友,还特意救了我……”

  胡幽喃喃自语,声音哽咽,眼睛发酸,脸上本已干涸的血迹,被眼泪冲化,弄得满脸像一只花猫似的。

  在他心中,有过一位最好的朋友,实际上也是唯一的朋友,就是刚才被温特老祖收走神魂的索冥。

  从离开幽阴门,得知索冥出卖自己之后,胡幽的脑海里,就没有朋友这个概念了。

  而现在,自己面临死亡之际,本以为不再有侥幸存在,却完全没有想到,夏夜先生会冒着激怒温特老祖的危险,将自己这条烂命救了下来。

  尤为重要的是,夏夜先生竟然是以‘主人朋友’的名义,逼得温特老祖放弃他想要得到的王者神魂。

  “别多说了,赶紧自己疗伤吧。”

  夏夜先生冷冷的说道,并没有伸手,去帮胡幽一把。

  说胡幽是逸尘的朋友,是夏夜先生情急之中的借口,至于胡幽到底算不算逸尘的朋友,倒也无关紧要。

  在逸尘昏迷的时候,幽阴门的弥长老要斩杀逸尘,是胡莱舍命相救,才给夏夜先生争取到了宝贵的时间。

  从这个角度上说,胡莱又救了逸尘一次,夏夜先生投桃报李,把胡幽从温特老祖手里救下,也是对胡莱的报答。

  当然,夏夜先生还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尽可能的阻止温特老祖得到战王强者的神魂。

  听温特老祖的口气,战王强者的神魂,似乎对他极为重要,如果得到的越多,对温特老祖的好处就越大。

  逸尘昏迷不醒,又被温特老祖惦记,惦记虽然考虑过各种营救方案,但温特老祖的实力太强,没有哪一个方案,能够确保成功。

  在这个时候,一定要尽可能的杜绝,温特老祖得到能够提升自身实力的东西,大家才有一丝脱险的机会。

  “我来帮你吧。”

  看到胡幽艰难的支撑着自己的身体,努力的让自己不要倒下去,傻猫于心不忍。

  伸出一只前爪,不由分说,将胡幽挠到身前。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44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