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千一百二十二章 莫名亢奋

第一千一百二十二章 莫名亢奋

  初入口时,有点说不出的异味,却也不是很排斥。

  进入喉咙,微微有些灼热感,一路下滑到腹部。

  少顷,一股炽热的能量,从无痕的腹部上升,冲击四肢百骸,以及血脉筋络。

  虽然只有两滴,可释放出的能量非常强大,以无痕战王强者的修为,也花了不少时间,才将玄蛟琼液吸收。

  至于什么时候能够炼化,将其转化为自己的能量,无痕暂时没有兴趣知道。

  看来,九头蛟王没有骗人,这玄蛟琼液果然具有极强的能量,哪怕是对战王强者,也存在极好的滋养效果。

  确认无害,无痕这才给逸尘灌入,希望逸尘快点醒来,并迅速恢复实力。

  十滴,不是一般战王强者能够承受的,但逸尘拥有特殊体质,就连九头蛟王都觉得,逸尘可以比其他的战王强者接受更多的玄蛟琼液。

  也是无痕性急,生怕逸尘不能恢复,或者勉强恢复之后,没有能力与温特老祖周旋。

  正所谓病急下猛药,才能立竿见影。

  “唉……”

  一声轻叹,从逸尘嘴里发出,给无痕带来了极大的震撼。

  “逸尘,你醒了,太好了!”

  无痕欣喜若狂,紧紧地把逸尘搂在怀里,不断地叫喊着。

  然而,一声轻叹之后,逸尘并没有再发出其他的声音,甚至连一丝动静都没有。

  双目紧闭,浑身绵软,没有一点苏醒的迹象。

  唯一有所改变的,是逸尘的身体,不再像之前那样麻木,而是变得温热起来。

  而且脸色逐渐红润,感觉有了一些气息变化。

  这也是一种好现象,至少说明玄蛟琼液开始发挥作用了。

  无痕既紧张又兴奋,在感觉到希望的时候,等待也是一种享受。

  和无痕的期待不同,逸尘的脑海里一片混乱。

  仿佛一个人置身于阴冷的荒漠中,没有人烟没有花草,连一点生气都感觉不到。

  天地间充满了令人窒息的压抑,原本隐约闪现的微弱光亮,也渐渐随着逸尘意识的迷糊而消散。

  漆黑,冰冷,恐惧渐渐袭来,尽管意识模糊,却依然可以感受。

  忽然,小炫充满绝望的那一句‘我不甘心’,如同炸雷般的响彻了整个天空。

  逸尘恍惚中睁开眼睛,茫然的看着,只见一道稍纵即逝的光芒,宛若流星。

  待细细看时,却不见了踪迹。

  四周恢复了先前的黑暗,逸尘的脑海里变成一片空白。

  紧闭着双眼,想要回忆点什么,却颓然的发现,曾经的记忆好像被关进了一个密室,找不到开启的钥匙。

  那句话似乎不久前听到过,还有模糊不清的景象,断断续续的飘荡着,越来越遥远,直至虚无。

  不知道沉寂了多长时间,逸尘头脑一阵麻木,完全记不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倏~~

  遥远的天际,有一个红点若隐若现,逸尘努力的再一次睁眼,却听到了自己的心跳。

  红点慢慢变大,演变成一位身着红色衣裙的少女,俏脸含笑,温情脉脉,飘飘欲仙。

  “逸尘——”

  少女距离逸尘越来越近,一张似曾相识的秀丽脸庞,触及到逸尘的心灵深处。

  似嗔似怨的声音,在刺激着逸尘麻木的神经,仿佛要将逸尘从沉寂中唤醒。

  这是谁?为什么有一种莫名的亲近感?

  逸尘的思绪,随着红衣少女的临近,缓缓有了一丝活跃。

  “飘然……”

  头痛欲裂,又灵光乍现的逸尘,从心底发出一声呼唤。

  飘飘而来的红衣少女,正是自己朝思暮想,魂牵梦绕的飘然。

  逸尘竭力搜寻着,把脑海中有关飘然的点点滴滴凝聚到一起,却发现除了那一丝悸动之外,大脑里空空如也。

  只要还活着,逸尘都不会忘记,自己最心爱的飘然,尽管无法搜寻到曾经过往,但飘然的形象依然镌刻在逸尘的心灵深处。

  不需要刻意想起,甚至不管逸尘是否还有记忆,眼前的飘然,都能给他带来无穷的勇气。

  逸尘张开双臂,将那道虚影的飘然搂去,要把她紧紧抱在自己的怀里。

  “逸尘,你……”

  等待中的无痕,听到逸尘含含糊糊的叫声,心里一喜,连忙低下头去,看着微微睁眼的逸尘。

  总算醒了,太好了!

  无痕没有心思纠结,逸尘到底是不是在叫飘然,这个根本不重要。

  重要的是,逸尘能够醒来,能够在自己的怀抱里醒来,这就够了。

  无痕不是一个贪心不足的人,她从来没有想过,让逸尘为了接受自己而放弃飘然。

  如果逸尘在拥有飘然的同时,也能接纳无痕的爱意,无痕就很知足了。

  只不过,至少到目前为止,逸尘都没有流露出一丝一毫的接纳无痕的意思。

  无痕对此很无奈,既不能强行逼迫,又不愿斩断情丝,内心的煎熬实在是一件痛苦不堪的事情。

  期盼着老天有情,就让逸尘主动给自己一个满意的态度吧。

  无痕这样想过,并没有抱有太大希望,却不料,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无痕如坠梦中。

  难道是真情感动了上天,在这地下空间之中,要成全无痕和逸尘吗?

  逸尘在无痕的怀里,伸出双臂反抱住无痕,力量之大令无痕无从挣扎。

  不等无痕做出反应,逸尘的脸已经贴了上来,张嘴覆上了无痕的红唇,急切的探索着。

  这是无痕一直期待着,却又不敢奢望的事情,偶尔梦中出现,醒来之后反而更显失落。

  但是,当这一切真的来临之际,又让无痕感到手足无措。

  突如其来的热烈,似乎不太真实,可唇齿间的纠缠,又把无痕带到了身心愉悦的天堂。

  经过了短暂的迷惑之后,全面被动的无痕,感觉自己受了委屈,心中略有怨气。

  凭什么一切都得由逸尘说了算,咱也得主动起来,千万不能让他看扁了。

  无痕原本就是一位热情奔放的姑娘,又深爱着逸尘,自然不会拒绝两人之间的亲昵。

  不仅热烈的回应着,甚至还趁着逸尘朦胧的空隙,占据了主动地位。

  虽然还没有到池塘干涸之际,这二位就已经把‘相濡以沫’演绎得淋漓尽致。

  “飘然……”

  浑身燥热的逸尘,一边和无痕纠缠着,一边含糊不清的发出声音。

  两只手却攀升到了无痕的身上,尽管是双目紧闭,却依然很精准的触摸到某个地方。

  “啊……”

  无痕猛地一怔,下意识的推了逸尘一把,眼泪却悄然流下。

  幸福了半天,这才发现自己只是飘然的替身,即便是逸尘处在迷糊之中,也只把飘然一人留在心中。

  无痕的心里一阵阵抽痛,无力的推搡着逸尘,想要自己静一静,整理一下情绪,却根本无法得逞。

  逸尘嘴手并用,八爪鱼般的吸附到无痕身上,哪里容得无痕竭力挣扎。

  无痕越是挣扎,逸尘越是紧缠不放,不再是之前的那般情浓意浓,而是处于一种搏斗的状态了。

  “不要啊……”

  随着一声丝帛的撕裂声,无痕感觉身上一凉,绿色衣裙被逸尘撕开了一片。

  难道又要坦诚相待了,看着逸尘发疯般的撕扯,无痕陷入无助之中。

  “你混蛋!我不是飘然,滚开!”

  虽然一直以来,无痕都希望逸尘接受自己,但并不是以这种方式,更不是作为飘然的替身。

  慌乱中,无痕释放了王者之气,将亢奋中的逸尘一把推开。

  嘭——

  逸尘的身体,在无痕的王者之气作用下,如同破絮般的飞掠而出,重重的撞在岩石上。

  经过岩石的撞击,逸尘的身体又弹回到地上,失去了声响。

  “逸尘……”

  羞愤不已的无痕,推开逸尘之后,还来不及调整情绪,又被逸尘的现状吓坏了。

  露在衣服外面的双手,以及脖子,还有脸上,都赤红一片,散发出令人恐惧的炽热。

  双眼紧闭,呼吸急促,张开的嘴里,往外喷出灼热的气息。

  无痕的呼喊,没有叫醒逸尘,也没有缓解逸尘身上的温度。

  “怎么会这样?”

  无痕不顾一切的冲过去,不顾自己衣衫不整,一把搂过逸尘,眼泪哗哗的流淌到逸尘的脸上。

  逸尘如同火炉般炽热的身躯,似乎要把无痕烤干,双手不再动弹,任由无痕紧紧地搂着。

  无痕看着重新陷入昏迷状态的逸尘,心如刀绞一般。

  她不知道这是发生了什么,逸尘怎么会变成这样,自己身上的温度,也到了令人难以忍受的地步。

  刚才的一掌,推开了逸尘,也让无痕从冲动中稍稍冷静了一点。

  看逸尘的样子,之前的那种狂躁,像是受到了什么东西的刺激,所引起的反常举动。

  难道逸尘被谁下毒侵害了,才一反常态,做出毫无理智的事情。

  无痕如同抱着一团火焰,逸尘身上的温度越来越高,仿佛要把无痕完全溶化。

  “逸尘,我是无痕,只要你能好起来,我愿意做一回飘然。”

  无痕想起江湖上的传说,逸尘目前的状况,就像是吃了某种令人亢奋的至阳药物。

  如果不能得到及时救治,药物的能量在体内横冲直撞,根本不能自行调节,最终将会七窍流血而亡。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44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