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千一百六十三章 软玉琼膏

第一千一百六十三章 软玉琼膏

  “主人,你把怀里的那块东西给我看看。”

  逸尘一筹莫展之际,日月空间内响起十三的声音。

  “我差点忘了,不过,你还是想想怎么帮我度过目前的难关吧。”

  逸尘从地下拿到那块似玉非玉的东西,还没有放进日月空间,就被涌出的水柱冲到了地面。

  伸手一探,冰凉柔润的感觉还在,逸尘顺手丢到十三跟前,继续思考着对策。

  “玉膏……”

  十三眼里射出一道蓝光,仅仅是扫了一眼,就说出了此物的名称。

  “金玉膏?我瞅瞅!”

  正在日月空间内休养生息的剑痴苍木,仅存一丝神魂飘荡着。

  冷不丁的听到十三的话,不由得一阵激动。

  围绕着玉膏连转了七八圈,兴奋得说话都不利索了:

  “总算找到金玉膏了……乌蝉衣……进鬼域……好啊……”

  万年前独闯鬼域,遭到陆押司的痛击,苍木无奈之下失去了肉身。

  若不是心里的那一份执着,恐怕连一丝神魂也早已消散。

  受损的乌蝉衣,必须要在大劫来临之前修复,才能给逸尘一次近距离接触无极剑的机会。

  但是,修补乌蝉衣的材料极其珍贵,即使翻遍天罗大陆,也凑不齐所有材料。

  这几年,经过逸尘不懈的努力,进魂场,入阴阳隙,终于寻找到大部分修补材料。

  加上火儿不顾个人安危,远赴西芒山,带着一身伤痛,摘取了无叶石纹花。

  至此,所有的修补材料,独缺一种金玉膏,还没有到位。

  虽然说金甲去仙栖山寻觅金玉膏,已经有好几年了,但至今为止,并无金甲半点消息。

  心急如焚的苍木,只知道金玉膏是修补乌蝉衣的主要材料,却从未见过实物。

  万年的等待,今日总算有了希望,苍木的失态完全可以理解。

  “瞎叫唤什么,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

  十三充满鄙夷的声音,打断了苍木的遐想。

  “土包子就土包子,只要能把乌蝉衣修好,我这丝神魂就是散了,也没有遗憾。”

  苍木在日月空间这段时间,见惯了十三的刻薄,并不会因为他的讥笑,就坏了兴致。

  对于苍木来说,一丝神魂坚守的目的,无非就是亲眼见到乌蝉衣修复,让逸尘代替自己完成未竟的梦想。

  “看来,你注定要遗憾了,这玩意儿根本就不是金玉膏,只不过是普通的琼膏而已。”

  十三的话,如同一盆凉水兜头倒下,把沉浸在幸福之中的苍木,直接浇了个透心凉。

  “胡说!如此晶莹剔透温软如玉,怎么可能只是普通的琼膏?”

  如同即将溺毙的人,忽然抓住了一根枯枝,剑痴苍木的兴奋劲正浓,却发现枯枝只是虚幻存在。

  即便是面对日月空间内说一不二的十三,苍木也是口不择言。

  “哼,孤陋寡闻的傻瓜,金玉膏顾名思义,一定是金光闪烁的,你看看,这个表面乃是青绿色,根本不是一回事儿。”

  十三对苍木的态度极为不爽,本想好好教训他一顿,但感觉到苍木不愿接受残酷的事实,便强忍着发怒的冲动,为苍木普及知识:

  “金玉膏只有在仙栖山才会出现,距离这里远达百万里之遥,即使你全盛时期,也未必敢踏入仙栖山半步……

  天罗大陆从来就不会出产金玉膏,这块琼膏是玉膏的一种,虽然具有安神定魂的作用,但与金玉膏比起来,只能用普通二字。”

  以十三的认知,普天之下,唯一出产金玉膏的地方就是仙栖山,那里不仅有战帝级别的超级强者出入,就是偶尔见到战神的存在,也不是没有可能。

  金玉膏被认为是天材地宝中的极品,但在仙栖山,只不过是一种营养价值颇高的食物,据说某些战神通过吸食金玉膏,来维持和提升自己的修为。

  即使是战皇超级强者有机会踏入仙栖山,也很难保住自己的性命,更别说取得金玉膏了。

  按照生存法则,天罗大陆的最强者,仅仅是战王巅峰级别的修为,一旦冲皇成功,就要飞升到西元大陆这样的位面。

  尽管大劫将至,不少超级强者从其他位面潜入天罗大陆,使得目前的天罗大陆,时常会出现超级强者的身影。

  但是,那些超级强者都受到法则的约束,并不能随意伤害天罗大陆的修武者。

  所以,严格说起来,天罗大陆并不是一个超级强者横行的世界。

  连战皇超级强者都无法拿到的金玉膏,当然不可能出现在天罗大陆。

  逸尘从地下偶尔得到的,是天罗大陆难得一见的琼膏,并不是剑痴苍木魂牵梦萦的金玉膏。

  “可惜了,不知道逸尘什么时候才能获得金玉膏,唉……”

  十三的解释,让苍木逐渐从欣喜回到了现实之中。

  正如十三所说,琼膏散发出的气息,柔润而冰凉,无论从哪方面看,都和‘金’搭不上边。

  一声哀叹之后,苍木神魂颓然隐去,暗暗地伤心去了。

  嘭~~

  嚯~~

  两只凿齿獠牙兽和九婴的战斗,依然激烈的进行着。

  纵横激荡的能量涟漪,以及滔天的威压,将这一方空间折腾得震颤不已。

  远处的山峦看起来还屹立着,稍近一点的山峰,早已被肆虐的战气,冲击得满目疮痍。

  巨大的岩石被能量波及,从身体中脱颖而出,在空中呼啸着,及至遭到能量涟漪的摧毁。

  山坡上稀疏的树木,大多被连根拔起,遇上九婴喷出的烈焰,顷刻间化为一缕青烟,连一截木炭都没有留下。

  地面更是千疮百孔,烈焰的肆虐,洪流的侵袭,一条条深达数丈的巨坑,早已吞噬了躲过烈焰的灌木。

  泥土飞扬,山石乱窜,趴在钢叉上的巴一叉,不知道什么时候仅剩下一截躯干,脑袋一截不知去向,两只手却还是死死的抱住钢叉。

  两只凿齿獠牙兽联袂出击,尽管身上伤痕累累,却没有半点退却。

  特别是那位领主,在自己的地盘上,如果不能保护自己的食物,岂不是颜面丢尽,更何况凿齿獠牙兽本来就是出了名的好战分子。

  即便是闯入的凿齿獠牙兽,也不愿意看到同类,被九婴斩杀,竭力拼杀成为了唯一选择。

  九婴来到夏离山脉,很久没有一次性遇到五位以上的人类,就算捕食也不过是勉强充饥而已,从未有过大快朵颐的感觉。

  刚才一下子吃进去九具强盗尸体,让九婴得到了一种久违的畅快,眼见着不远处还有不少美味,如何弄到手才是九婴需要盘算的问题。

  九婴不仅要击溃凿齿獠牙兽,抢得地面上的强盗尸体,而且还要将逸尘傻猫,以及烈焰魔鹰全部变成自己的猎物。

  面对凿齿獠牙兽的拼死搏斗,九婴丝毫没有畏惧,尽管不停地有脑袋被击伤,但只要几息时间便可自愈。

  更为重要的是,九婴无父无母,乃天地间阴阳之气凝聚自行生成,虽有生命却无魂魄。

  不管遇到何种伤害,只要不是九只头颅同时被毁,就能在顷刻间恢复如初。

  九婴和凿齿獠牙兽对阵,处于数量上的劣势,而且,凿齿獠牙兽的好战,使得它们不遗余力的强行攻击,偶尔也会逼得九婴有些忙乱。

  但是,生命的特殊性,确保了九婴立于不败之地,取胜时间的长短,并不会改变最终的结果。

  “十三,别纠结什么金玉膏还是琼膏了,安神定魂而已,又不能救命!”

  逸尘对自己的处境忧心忡忡,甚至都没有办法让傻猫和烈焰魔鹰进入日月空间。

  哪有心思听十三和苍木的辩解,便出言打断他们的对话。

  “救命……对了,你把琼膏抛到空中,越高越好!”

  十三灵光闪亮,对着逸尘说道。

  “啥意思?”

  逸尘不解,紧急关头性命攸关,十三居然还有心思开玩笑。

  一块琼膏,就算营养再好,也不是神兵利器,抛到空中又能解决什么。

  目前最需要的是退敌良策,抛出琼膏顶多也只是瞬间干扰九婴和凿齿獠牙兽的注意力,并不会给脱身带来如何机会。

  以九婴和凿齿獠牙兽的实力,没有刻意禁锢空间,就足以让逸尘和傻猫,以及烈焰魔鹰身形呆滞。

  一旦引起它们的注意,反而会使逸尘的处境更糟。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只要把琼膏抛出,危机自会解除。”

  十三胸有成竹,不慌不忙的说道。

  “好吧,暂且信你一回……”

  逸尘将信将疑,从日月空间内拿出琼膏,狠命的往高空中一抛。

  不管十三的猜测是否精准,就眼前的情况而言,也没有更好的办法。

  死马当成活马医,姑且一试,但愿不会带来更沉重的打击吧。

  倏~~

  巴掌大的琼膏,在逸尘充满能量的一扔之下,急速的窜至高空。

  淡淡的绿光,如同流星划过天际一般,琼膏沿着逸尘抛出的轨迹,瞬间便窜至数百米之上。

  还别说,十三的这一招真的就起到了一定的效果。

  原本激战正酣的九婴,和两只凿齿獠牙兽,被琼膏拖曳着的绿色光芒所吸引。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44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