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千一百六十六章 讹兽之言

第一千一百六十六章 讹兽之言

  炽热难耐的山脚下,一人一兔你追我赶,跑得是不亦乐乎。

  这座山峦除了右侧的深渊之外,其余三面皆为赤红色的地面,以及遍布各处的岩石。

  就算是山脚下,也没有一条让人走起来稍微平稳一点的路。

  然而,看似柔弱无力的小白兔,却如履平地般的穿行于坎坷崎岖的山石之间。

  每当逸尘就要追上的时候,小白兔就会瞬间加速,既不会与逸尘拉开太远的距离,又不会被逸尘伸手捉住。

  如此几次三番,逸尘和小白兔几乎跑遍了山脚下的每一处,甚至有的地方已经来回跑了两三次。

  “小东西……”

  逸尘原本以为,只要施展修为,用不了一时半会儿,就能轻易抓住小白兔。

  却又转念一想,抓住之后或许什么线索也得不到,反而失去了追赶的目的。

  半个时辰的追逐,逸尘只是想跟在小白兔的后面,寻找可能存在的线索。

  令逸尘大感意外的是,几圈跑下来,不仅没有任何收获,还把自己累得气喘吁吁。

  区区一只小白兔,竟然把逸尘这位战王强者,折腾得浑身酸痛,仿佛是被人打了一顿。

  “你才小东西呢!”

  跑在前面的小白兔,忽然停下了脚步,一转身,两只后肢着地,身体站立,对着逸尘不屑的回敬道。

  “你……会说话?”

  逸尘正按照原本的速度追赶,却不料小白兔猛地停下,差点没一脚踩到对方身上。

  不过,更让逸尘震惊的,是小白兔说出的话,完完全全地地道道属于人类语言。

  俗话说,人有人语鸟有鸟言,但凡生灵都有自己种族的语言,尽管与其他种类格格不入,却不会妨碍同族之间的交流。

  天罗大陆的魔兽,至少要达到六阶,才可以尝试着说出人类的语言,至于能模仿到什么程度,就取决于魔兽的能力了。

  小白兔连五阶魔兽的级别都不够,又怎么会说出如此地道的人类语言。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逸尘还以为是哪一位人类兄弟,在和自己打招呼呢。

  “准确的说,是人话!”

  小白兔见逸尘一脸的震惊,瞥了瞥那张豁嘴,很不屑的说道。

  除了天生豁嘴,说话时有点漏风以外,小白兔发音的标准简直是无可挑剔。

  “会说话就好,省得我打手势了。”

  确认了小白兔能够口吐人言,逸尘心里一阵高兴。

  追逐小白兔的目的,就是希望找到点有用的线索,既然双方的语言交流没有障碍,逸尘就没有必要再追逐下去了。

  “我知道,你要问夏离山脉中心地带的极阳之地入口,对不对?”

  小白兔嫣然一笑,脸上的兔毛瞬间脱落,露出一张清纯可人,娇小俊秀的人类脸庞。

  “对,对……”

  小白兔说出人话,已经让逸尘大开眼界了,现在人家就变成了人脸,而且妩媚动人,就更加出乎预料了。

  夏离山脉果然怪事多多,凿齿獠牙兽和九婴体型庞大凶悍无比,却偏偏惧怕一只不足半人长的重明鸟。

  如果说重明鸟能说人话,是因为它的实力早已超出了战王强者的范畴,那么小白兔既能说话,又能以人类的面孔出现,则是怪异至极。

  还有,逸尘啥也没问,小白兔怎么就知道,他要打听的是极阳之地入口。

  被接连出现的怪事弄得头晕脑胀的逸尘,只剩下一个劲的说‘是’了。

  其他想要问的话,竟然都被憋回肚子里,一句也说不出来。

  “傻了吧,你哪有我聪明啊,哈哈……”

  小白兔体型虽小却一点也不谦虚,一阵得意过后,收住了笑容,一本正经的说道:

  “普天之下,只有我才能够告诉你,从什么地方进入极阳之地。”

  说完,两只前肢还在胸口狠狠地拍了两下,不用咧就已经分开的嘴唇,露出一丝滑稽的神情。

  “兔爷果然聪明,那就请你告诉我吧。”

  逸尘被小白兔的夸张逗乐了,连忙客客气气的抱拳打招呼。

  “兔爷?不好听,还不如叫我兔奶奶呢。”

  小白兔捋了捋翘起的胡须,皱了皱眉,不太满意的说道。

  “兔奶奶……原来是只小母兔。”

  逸尘嘴里说着,却并不在意对方的性别,只要能够进入极阳之地,管它是雄是雌。

  “你才小母兔呢,我是爷们!”

  小白兔两眼一瞪,被雪白皮毛映衬得更加鲜红的眼珠,直溜溜的转个不停。

  “好吧,兔奶奶是爷们,可是……”

  逸尘哑然失笑,这家伙的脑子到底也没有问题。

  如果没有的话,逸尘觉得自己的脑子一定是坏了。

  “不要纠结这些无关紧要的东西,我问你,知不知道极阳之地危机重重?”

  看着逸尘一脸懵懂,小白兔不再卖关子,神情肃穆的向逸尘提问。

  “知道,但我必须进去!”

  感觉到小白兔的大脑不同于常人,逸尘并没有过多透露自己的意图,却强调了自己的决心。

  能够在火山出入,且丝毫不受影响,足以说明小白兔必有过人之处。

  尽管小白兔说话颠三倒四,但逸尘希望它可以告诉自己,至少提供一些线索。

  “无知者无畏,我喜欢!”

  小白兔很直接的表达出对逸尘的欣赏,为了表示诚意,还往四周看了看,显得很神秘的说道:

  “一般人都会从这里一直走到山顶,却被火山吞噬,你也可以试试,或许能进入极阳之地……”

  “我试过,可惜根本上不去。”

  对于小白兔的指点,逸尘颇感失望。

  在小白兔现身之前,逸尘不止一次的尝试着,希望找到一条通道山顶的路。

  但每一次都被毫无预兆的弄回到山脚,所走过的路程不过半里而已。

  从这里到达山顶,少说也有十里以上,半里的距离连一成都不到,余下的九成多,逸尘还没有得到尝试的机会。

  小白兔的话,多少带有一点威吓,虽然看起来被火山吞噬乃是极为正常,但是,从它的嘴里说出来,对逸尘是一种蔑视。

  说逸尘或许能够从山顶进入极阳之地,又是一句模棱两可的话,简直是让逸尘不明所以。

  别管小白兔用意何在,如何顺利到达山顶,才是逸尘需要思考的问题。

  “你笨嘛,当然上不去!”

  小白兔指了指逸尘的脑袋,恨铁不成钢的教训道:

  “火山炽热难当,常年烟熏火燎,你要是东张西望,永远也到不了山顶……”

  从山脚到山顶,实际距离并没有逸尘目测的那样,有十里以上,而是两里左右。

  逸尘之前为了试探山石间,是否能够顺利行走,也担心随时会爆发的火山,给自己带来威胁。

  而小白兔明确指出,这座火山原本不高,更多的是一种幻象,若是拘泥于眼见为实,任凭如何努力,也无法攀登到顶峰。

  相反,选准方向之后,闭上双眼,不要在意脚下是否存在危险,坚定不移的攀登,要不了一刻钟就能顺利到达目的地。

  “闭上双眼?”

  小白兔的话,完全颠覆了逸尘的认知,圆睁双目尚且不能做到,紧闭双眼岂不是更加危险。

  万一遇到意外,连本能的第一反应都没有,两眼一抹黑,被火山吞噬是迟早的事。

  “不错!世人愚钝,多以双眼辨别是非,殊不知,真正的智者是用心去感知,无需辨别,即可作出判断。”

  小白兔眉飞色舞老神在在,以长者的口气,对逸尘进行一番训斥:

  “你若是常人,就迅速离去不必涉险,你若非常人,就不应该以常人的思维,去做出错误的选择。

  是走是留,全凭你一念之间……言尽于此,祝你好运!”

  不等逸尘反应过来,小白兔就一蹦一跳的消失在逸尘面前。

  “讹兽不可信!”

  日月空间内,传出十三的声音。

  讹兽,常以小白兔的形象现身,说话真真假假,让人无从判别。

  “原来是讹兽,怪不得口吐人言能说会道,不过……”

  逸尘恍然大悟,闹了半天,这只说话颠三倒四的小白兔居然是讹兽。

  讹兽之言未必属实,但讹兽除了喜欢戏弄人之外,并无其他恶意。

  往往通过自己的方式,给别人一些启迪,至于哪句话是真哪句话是假,全凭各自的判断。

  逸尘虽然不敢完全相信讹兽的话,可讹兽所说的道理,却让他有了一种顿悟的感觉。

  世上的事,千奇百怪,绝非按照寻常思路布置,一念之间的取舍,往往决定了最后的成败。

  就拿讹兽的‘智者’一说,似乎很有道理,逸尘还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见解,虽不至于醍醐灌顶,至少也有茅塞顿开的意思。

  “哈哈,傻小子,讹兽为你指点迷津,你居然胡思乱想,罪过啊。”

  淡淡的声音从空气中飘过,逸尘四周打量,却没有看见半个人影。

  这声音似曾相识,逸尘心里一凛,失口说道:“金大圣,是你吗?”

  在辛戈沙漠,帅又奇送给逸尘一个酒坛,内有满满一坛弱水。

  帮助逸尘击溃战王强者金七之后,酒坛内的弱水大部分被逸尘吸收。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44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