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千一百八十七章 需要代价

第一千一百八十七章 需要代价

  “前辈,你说的这些,我略知一二,却不能解决我的困境,不知道……”

  在赤焰兽看来,金大圣之言基本属实,虽然有些不在赤焰兽的认知范围之内,但是,数万年的时间,即使是赤焰兽的父辈,甚至祖父辈,也无法将当时的情景再现。

  问题是,即便金大圣真的认识上古火龙,或者是当时的南方大帝,对于赤焰兽的困境,并没有太大帮助。

  赤焰兽想知道的是,有什么办法改变上古火龙遗留下来的问题,让赤焰兽一族得到希望,至少诞生一位战帝级别的超级强者。

  “赤焰兽,你的问题我不能亲手解决,不过,只要踏入中心区域,我就有办法为你解除烦恼。”

  金大圣信誓旦旦,大有打包票的架势:“你应该知道,现任的南方大帝火融,就住在中心区域之内……

  如果激活你的火属性体质,觉醒上古火龙的血脉,就有机会吸收炼化火之烈焰,当然,这中间会有许多困难。

  我想提醒你,一旦南方大帝火融出手,一切都不是问题,你还有什么要问的?”

  赤焰兽拥有上古火龙的血脉,却未必完全觉醒,更不能激活特殊体质。

  或许是上古火龙并没有意识到,失去神火之后,会给子孙后代带来如此大的困扰。

  如果把赤焰兽的困惑告知南方大帝,金大圣有理由相信,南方大帝会看在上古火龙为治理水患做出了巨大贡献的份上,帮助赤焰兽一把。

  “南方大帝当然有办法,只可惜,我们赤焰兽一族,都没有资格进入中心区域,面见南方大帝更是不可能的事情。”

  赤焰兽有些沮丧,从它记事开始,就被告诫过,凡是属于赤焰兽一族的成员,无论修为实力达到什么程度,决不能踏入极阳之地中心区域半步。

  若有违反,将会波及整个家族,赤焰兽一族有可能会失去生存之机。

  尽管多次有过念头,赤焰兽想悄悄进入中心区域,看看能不能得到帮助吸收炼化火之烈焰的宝贝。

  但是,族训时刻在耳边荡漾,它不能因为一己之私,将整个赤焰兽一族推向覆灭的境地。

  赤焰兽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族训,更不明白,自己的先祖上古火龙,明明是治理水患有功,却莫名其妙的造成后辈如此大的缺陷。

  如果上古火龙在天有灵,得知赤焰兽一族的困境,不知会作何感想。

  “这件事不能怪罪于上古火龙,也不是南方大帝的责任,或许另有隐情,却不是你我能够纠缠得清的。”

  金大圣见赤焰兽一脸颓然,不禁好言相劝,在安危赤焰兽的同时,也希望逸尘顺利渡过难关:

  “你不用违背族训,我答应你,只要打听到南方大帝的行踪,我一定会把赤焰兽一族的现状告诉他!”

  金大圣认识当年的南方大帝,却不是火融,现如今金大圣乃一丝神魂,即便是火融开启大帝记忆,也未必找得出金大圣的曾经过往。

  之所以对赤焰兽信誓旦旦,金大圣是考虑到,被天君处置的金睛兽智魂,极有可能就在中心区域之内。

  只要智魂出现,火融就可以通过几万年前的大帝记忆,对应出金睛兽的存在。

  以当年金睛兽的威名,即使是高高在上的南方大帝,也要对金大圣礼让三分。

  “既然这样,就有劳前辈了。”

  赤焰兽身体一颤,中心地带的红光迅速变得黯淡。

  氤氲之际,一位面色通红的中年汉子,双手抱拳,对着逸尘所处的方向深深一礼。

  尽管只是虚影,但赤焰兽的态度非常诚恳,并没有一点做作。

  赤焰兽对于先祖的事情,所知甚少,只希望金大圣将赤焰兽一族的困境,上传到南方大帝那儿。

  若是能够恢复赤焰兽的吸收炼化功能,免除被其他族群欺辱,就已经是千恩万谢了。

  逸尘在死山崖内的情形,以及和赤焰兽的交谈,身在洞口之外的灿哥和小灭毫不知情。

  “灿哥,这小子会不会死在里面了?”

  小灭感觉不到死山崖内的动静,见时间一点一点流失,心里不免焦虑起来。

  逸尘的死活与他无关,但防护外衣却至关重要,小灭期盼着,逸尘承受不了死山崖内的威压,返身逃出洞口。

  果真如此的话,小灭就可以杀人夺衣,将防护外衣弄到手,以便在即将到来的闯关日,顺利踏入中心区域。

  “不会,他暂时还没有生命危险,防护外衣也依然完好无损。”

  和小灭的急躁不同,灿哥此刻很是笃定。

  逸尘进入死山崖之前,灿哥将自己的一丝意念依附于防护外衣之上,可以随时了解逸尘的生死伤痛。

  虽然不能明确逸尘所遭遇的具体危机,但有一点不会出现差错,那就是逸尘完全能够应对目前的困境。

  一旦逸尘的身体受到巨大创伤,那一丝意念,便能通过包裹在逸尘身上的防护外衣,所传递出的信息,反馈给洞外的灿哥。

  在灿哥看来,未成年火老鼠皮毛制成的防护外衣,有效地阻隔了火焰的炽热和威压,才得以保全逸尘苟活到现在。

  如果不是想知道,防护外衣的最大承受力达到什么程度,估计灿哥早已离开了这里。

  灿哥身上的防护外衣,质量明显超过逸尘拿走的那一件,既然逸尘都没有被死山崖内的火焰吞噬,灿哥自然有信心闯入中心区域。

  “原来灿哥早有安排,实在是太高明了。”

  对于灿哥的处心积虑,小灭自叹不如,但他必须得到防护外衣,除了斩杀逸尘之外,还得讨好灿哥。

  “别拍马屁了,等那小子出来再说,防护外衣珍贵无比,我可以送给你,可你也要付出一定的代价。”

  火老鼠是灿哥亲手所杀,防护外衣也是灿哥亲手制成,当然有权力决定防护外衣的归属。

  虽然小灭跟随了灿哥数十年,但灿哥根本没有把他看成兄弟,甚至连朋友也不是,充其量只是一个跟班跑腿的小厮而已。

  防护外衣价值连城,拿到市场上势必会引起高价哄抢,说不定会造成大规模的杀戮事件。

  如此贵重的防护外衣,灿哥断然不会留给逸尘,却也没有想过要无偿送给小灭。

  “你是说……我身无分文,怎么付出?”

  小灭一愣,自从跟随灿哥以后,几乎就没有属于自己的东西。

  即使有一点,那也是灿哥看不上,才能落到小灭手里。

  不要说天材地宝之类,就算是晶石玉牌,小灭也拿不出多少,如果按照防护外衣的价值,小灭把自己卖了,恐怕都不够换回防护外衣。

  “这个我知道,谁让我们是兄弟呢。我要是没有想到你,早就把防护外衣高价卖出了。”

  灿哥呵呵一笑,特别爽快的说道:“进入中心区域之后,你只要像往常一样,将得到的所有资源,全部交到我手中就行。

  当然了,我也不是贪得无厌之人,会酌情返回一些宝贝,作为你的个人之物……”

  多年的相处,灿哥和小灭之间基本摸清了彼此的性格,小灭的唯唯诺诺,还是让灿哥比较满意的。

  灿哥其实是要告诉小灭,无论到了什么地方,小灭永远都是跟班,决不能和灿哥平起平坐。

  “这……”

  小灭一时愕然,竟然无言以对。

  心里却在咒骂不已,以灿哥的修为实力,连自己拥有防护外衣都不会说出去,生怕遭到其他超级强者的抢夺。

  就算是有人出高价,想要购买防护外衣,灿哥也绝不敢与对方交易,否则,弄得不好的话,不仅拿不到巨额利润,还要把自己的性命搭进去。

  到了小灭这里,灿哥倒显得满口的仁义道德,兄弟情谊,把自己说得高尚无比,却又暴露出贪婪的本性。

  “怎么,不愿意?”灿哥皱了皱眉头,有些恼怒的反问道。

  “没有,我是想……那小子能不能活着出来。”

  感受到灿哥隐约露出的森森杀气,小灭连忙转移话题。

  好汉不吃眼前亏,小灭心里惦记着,不管灿哥提出什么条件,自己都暂且答应下来。

  只要拿到防护外衣,顺利涉足中心区域,就可以设法摆脱灿哥的控制了。

  能够进入极阳之地中心区域的超级强者,修为就不会比灿哥弱多少,甚至绝大多数人的实力,远远超出灿哥。

  找一个机会,投靠比灿哥更强的超级强者,哪怕付出的代价再大一些,也不致于像灿哥那样出手无情。

  相反,一旦小灭得到机会,一定会好好利用,同时绝不会放过灿哥这样的无情无义之人。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小灭委曲求全,实则是为自己的将来考虑。

  “不急,时间越长说明防护外衣的质量越好。”

  灿哥不会想到小灭的内心,已经把自己当成了仇敌,心心念念的筹划着报仇之事。

  防护外衣没有传出异常消息,使得灿哥心中大为欣慰,一位蝼蚁般的战王强者,居然能够把防护外衣的防御能力,展现得如此淋漓尽致。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44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