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千一百九十六章 查找原因

第一千一百九十六章 查找原因

  一直以来,十三坚持把墨亚传承奉为至高无上,凡是见到的所谓强者,以及超级强者,都不被十三放在眼里。

  就连万年前叱咤风云的五行帝尊,也被十三抓了壮丁,在日月空间内做了一名园丁。

  至于剑痴苍木的神魂,更是不屑一顾,十三认为,只要逸尘努力修炼,并将墨亚传承完全领悟,即可成为最强的存在。

  但现在,他感觉到了自己的孤陋寡闻,墨亚传承之外,依然存在其他值得尊重的东西。

  仅仅是一缕强弩之末的罡风,就让十三慌了神,而金大圣的见识,更是让十三大开眼界。

  十三骄傲,却不自闭,对于那些有益于逸尘的一切,他都愿意多多接触了解,以便对逸尘有所帮助。

  金大圣的本体是金睛兽,十三没有见过金睛兽本尊,却早就听说过对方的事迹。

  以一己之力与至高无上的天君单打独斗,战败后并没有丧命,金睛兽的实力,绝非常人可以想象。

  金大圣只是金睛兽的一缕神魂,就知道了许多十三从未听说过的事情,更加证实了金睛兽的超强实力,以及渊博的知识。

  犹豫了再三,十三终于放下脸面,开口向金大圣求教。

  “哦……有这回事?”

  听了十三的话,金大圣对自己的判断,多了一份自信:

  “我也怀疑,逸尘体内拥有另外可以克制罡风的东西,而且涌入洞孔的罡风瞬间消失,有些不合常理。

  二爷,你能不能解除日月空间上空的屏障,让我看看日月空间的全景,或许会找出蛛丝马迹。”

  罡风向来是来去匆匆,并不会长期停留于某处,但是,也不是像刚才那样稍纵即逝。

  回想起洞孔中发生的事情,金大圣注意到,罡风刚刚接触到逸尘的身体,仅仅是摧毁了防护外衣,就忽然间不见了。

  说到底,等逸尘调动混沌之气时,罡风或许已经消失,正如十三所说,阻止罡风对逸尘伤害的,根本就不是混沌之气,而是另有玄机。

  “好!”十三回答得十分爽快,没有一点拖泥带水。

  十三心里明白,如果金大圣强行窥视日月空间,并不是自己布置的屏障所能阻隔的。

  通过一路上金大圣对逸尘的所作所为,十三不再对他过于防范,至少金大圣没有伤害逸尘的企图。

  如果真的像金大圣说的那样,逸尘已经踏入中心区域的范围,那么接下来可能还要遇到更多的麻烦。

  有了金大圣对中心区域的了解,以及他过人的见识,逸尘的安全更加多了一份保障。

  唰~~

  蓝光一闪,日月空间的上空顿时一片澄明。

  金大圣自上而下,打量着地面的各大领地,不由得感叹起来:

  “七大领地,五行加阴阳,该有的都有了,就是储备少了点……”

  挨个检查着七大领地,不放过每一个可疑的线索,金大圣专心致志一丝不苟。

  存放于七大领地的各类资源,对于金大圣来说,绝大多数是属于低级物品,连一点觊觎之心都没有。

  “你慢慢看,不要急,所有的东西都在。”

  既然敞开胸怀,十三就相信金大圣不会动歪脑筋。

  毕竟人家曾经站在世界之巅,睥睨一切,岂会对日月空间内的东西动心。

  “嗯……七窍玲珑藕,好东西!”

  金大圣宛如君王一般,从空中瞰视着七大领地。

  第一个映入眼帘的就是青色领地,一段七窍玲珑藕吸引了金大圣的目光。

  “那是在横尸之地的地下空间得到的……”

  为了配合金大圣查找克制罡风的宝贝,逸尘做起了免费解说员。

  只要金大圣点名过的东西,逸尘都会将其来源说出,以便给金大圣参考。

  “你……见过修罗王?”金大圣的声音中,带着一丝颤抖。

  “没有,我不认识修罗王。”逸尘如实回答,他根本就不知道修罗王是什么人。

  “没有?这段七窍玲珑藕已经缺了一块,一定是修罗王逃走了。”

  金大圣很是失望,自言自语的说道。

  “非天是修罗王……”

  当时在横尸之地的地下空间,逸尘无意中得到七窍玲珑藕,却没有料到里面居然隐藏了非天这样的人物。

  只不过,非天并没有说过他是什么修罗王,就连大愿大士同样也不曾提过。

  “不错,修罗王就是非天,这家伙真的没死,天君那个老小子倒没有骗我。”

  喃喃自语的金大圣,似乎沉浸在回忆之中。

  静静地待了一会儿,金大圣又向逸尘问道:“非天也没有说过,他也和天君大战过一场?”

  “他只说和帝释交过手,结果失败了。”

  逸尘不知道金大圣为什么对非天那么感兴趣,但还是老老实实的把自己所听到的话,再向金大圣复述一遍。

  “帝释,哼,可不就是天君……那他提到过我吗?”

  “没有。”

  非天从七窍玲珑藕里出来的时候,怒气冲天,不顾大愿大士的劝阻大骂帝释,甚至还把大愿大士打得支离破碎。

  即便是被大愿大士的度厄之力惊魂一瞥,暂时消除了戾气,也没有提过金大圣的只言片语。

  “嗯,忘记了也好,总有一天,我要打败非天和帝释。”

  或许是想起了什么,金大圣也不纠结,淡淡的说道:“帝释,也就是天君,曾经说过,非天被封印在七窍玲珑藕内,有天君亲手布置的结界压制。

  既然非天能顺利脱逃,你就应该见过不朽星辰木……对了,在那里,怎么只有这么一点点?”

  金大圣把目光投向黄色领地,看到了静静躺在地心玄土上的不朽星辰木,却又意外的叫唤了一声。

  两块加起来,只有五寸见方的不朽星辰木,与金大圣的想象有巨大的差距,按照传说中的讲法,不朽星辰木至少有这一块的四倍大小。

  “本来是一块大的,可非天不肯全部给我,我好说歹说,他才勉强分给我这些,简直就是忘恩负义!”

  想起这件事,逸尘就火不打一处来,尽管是不经意间,碰巧救出了非天,但怎么说逸尘也是非天的救命恩人。

  然而,非天却强行要将不朽星辰木占为己有,要不是逸尘一再索要,连这一点都拿不到。

  “呵呵,你小子够狠,居然救了非天,可惜啊,非天有了不朽星辰木,我打败他就难咯。”

  金大圣非常失落,原本以为上一次不分胜负,是自己没有倾尽全力,才让非天有了平分秋色的机会。

  实际上,事后才知道,非天的实力并不在自己之下。

  虽然金睛兽和非天,分别败于天君之手,但从面对同一个对手,所形成的战局来看,非天并没有比金睛兽输得更加难看。

  “你和非天是敌人?”

  逸尘见识过非天的一些手段,是他见到的实力最强的人。

  虽然大愿大士的实力似乎更强,仅以惊魂一瞥就将非天折腾得没了脾气,但是,大愿大士并没有施展出自己的真实实力。

  金大圣曾经和不灭阴魂进入鬼域,在面对阴冥主的一丝阴魂时,所展现出来的‘纠缠’,不够令人信服。

  没想到,数万年前的金睛兽,和非天的修为实力不相上下,这倒让逸尘不得不对金大圣刮目相看。

  “是对手,不是敌人,我和非天可以拼死一战,但我们彼此之间,绝不会出卖对方,更不会用阴谋诡计坑害对方。

  人和人之间,没有所谓的敌友分界线,为了一件事,好友可以成为敌人,同样的,为了共同利益,敌人也能暂时变成朋友。”

  金大圣纠正了逸尘的说法,并语重心长的告诫逸尘:

  “你还年轻,不能以朋友或者敌人,来衡量对手的好坏,有时候,对手或者敌人,比朋友更加可靠。”

  非天乃修罗王,生性好战,只要是遇到实力强的,或者是自己看不顺眼的,必然会设法与之一战。

  尽管非天和帝释的战斗,并非完全意气之争,但逆天挑战帝释,还是显示出了非天的勇气和不屈的态度。

  被帝释封印于七窍玲珑藕内,历经了数万年折磨,幸得逸尘凑巧通过不朽星辰木解除结界之力,非天才得以重获自由。

  即便如此,非天依然战意十足,若不是大愿大士不厌其烦的帮其度厄,恐怕不等修为恢复,非天就要直上云霄,与帝释再论高低了。

  不过,金大圣并不讨厌非天,两人之间经历了多次较量,基本势均力敌,却也因此惺惺相惜。

  特别是金大圣知道非天战败,遭到帝释的囚禁之后,更是为他感到惋惜和不平。

  正如包王爷所说,金睛兽与天君之战,有其初衷算不上无理,不能单纯的归咎于好战。

  而非天则爱女心切,明知不敌却坚决不肯爱女受到委屈,挑战帝释权威的同时,更多的是为爱女讨一个说法。

  得知非天摆脱数万年的囚徒生活,金大圣不免为对方高兴,可想到非天获得了不朽星辰木,心里又有些嫉妒。

  金大圣还没有找到智魂,金睛兽的威力无从施展,想要击败非天谈何容易。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244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