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千二百章 那倒未必

第一千二百章 那倒未必

  金大圣破釜沉舟,准备拼死一击,给逸尘创造机会。

  不过,如此一来,哪怕对方只剩下一位,就足以将逸尘杀灭,逸尘不存在逃脱之机。

  “好,我愿意!”

  “我不愿意!”

  逸尘和十三的声音同时响起,意思完全不同。

  绝境之中,逸尘愿意放手一搏,即便丧命也好过受辱。

  但十三不会这样想,无论如何都必须保全逸尘,哪怕是付出一切代价。

  金大圣的馊主意,让十三大为恼怒,至少逸尘现在还没到生死存亡之际,做出那样的决定,和自爆并没有太大的差别。

  如果能够拖延一点时间,灰老头就可以调动部分能量,不求杀敌但求自保,或许还能做得到。

  “你有更好的办法?”

  金大圣的内心,同样不希望用此下策,倾势一击倒是痛快,却不能保证逸尘的安全。

  另外,金大圣本人也会遭到能量反噬,不致于烟消云散,可一定会恢复缓慢。

  踏入中心区域,本意是寻找智魂,金大圣当然不愿意就此失去进入中心区域的资格。

  只是事态紧急,金大圣无计可施的情况下,才想到这个办法的。

  “暂时没有,但是,拖延时间就会出现转机。”

  十三心急如焚,灰老头也是忧心忡忡。

  目前的处境艰难,好在众女子并不会立刻对逸尘痛下杀手。

  利用对方的及时行乐心理,若是适当引导,说不定就能拖延时间。

  只要能够解除禁锢,逸尘就可以施展土遁之术潜入地下,除非有超级强者出现,否则逸尘便又逃脱之机。

  “好,我试试……”

  尽管逸尘有宁死不屈的精神,但全身而退的结果,必须要争取,哪怕是可能性不大,也得试过才知道。

  “可惜了,如此英俊的小哥,却是伤痕累累。”

  “得了吧,总比烛朝那臃肿的肥猪好多了,再说,这脸蛋真叫人喜爱。”

  “嘿嘿,你们别光说不练,快点……”

  一阵阵调笑,一双双狼一般的眼睛,似乎要把逸尘吃干抹尽方才罢手。

  “等等,我有话说!”

  逸尘挣扎着吼道,再不开口恐怕就要被这帮贱妇给‘糟蹋’了。

  俗话说饿死是小失节事大,逸尘不怕饿,却不愿意就这样稀里糊涂的被人玩弄。

  “哟,你有话说,说什么?”

  “嘻嘻,细皮嫩肉的,是求我们温柔点吗?”

  “艳姐最温柔,不过,她没兴趣。”

  “闭嘴,听他说。”

  逸尘的话被女子们岔开,其中有一位已经将手伸到了逸尘的脸上,轻轻地抚摸着。

  其余的则你一言我一语的调侃,露骨的话从她们嘴里说出,听得逸尘直起鸡皮疙瘩。

  幸好那位艳姐还算冷静,及时出言终止了她们的嬉闹,并一把拨开众人,来到逸尘身前,俏目圆睁,冷冷的看着逸尘。

  “说吧,烛朝让你来干什么?”

  “你凭什么说是烛朝派我来的?”

  逸尘没有回答艳姐的提问,反而以退为进的质问道。

  到目前为止,逸尘都不清楚自己身在何处,这一群女子究竟何许人物。

  更不知道,她们所说的烛朝烛少爷,到底和她们什么关系。

  “明知故问,烛家庄这一带,从未出现过烛氏父子以外的男人,更何况这内园,连一只公鸟都不会飞过。”

  不等艳姐说话,那位着急动手要将逸尘‘就地正法’的女子,便气咻咻的插话进来。

  本来就要得手了,却被艳姐推开,她心里难免郁闷,听到逸尘的质问,自然就代替艳姐作了回答。

  “少插嘴!”

  艳姐抬头,阴鸷的目光刺向说话的女子,一股阴森杀气释放而出,唬得对方赶紧侧目避开。

  “艳姐是吧,你觉得那个什么烛朝,会让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来对付你们吗?”

  既然人家认定了逸尘是烛朝的人,再辩解似乎没有意义,不过逸尘为了拖延时间,还是尽可能的不要激怒对方。

  “哼,要不是禁锢了你,恐怕也消停不了,直接说,你来烛家庄的目的!”

  “我自己也不知道怎么会到了这里,如果说有目的,那就是想知道烛朝是谁。”

  “烛朝是烛家庄的少爷,初阶战皇的修为……油嘴滑舌的臭小子,找死啊。”

  艳姐发觉自己被逸尘绕了进去,不由得大怒。

  “住手,我还没说完。”

  逸尘感觉日月空间稍有松动,但距离施展土遁之术会有一定的时间。

  如果不能设法消除艳姐的怒气,估计等不到灰老头调动日月空间能量,自己就要面临绝境了。

  “不用说了,去死吧!”

  艳姐不想再和逸尘多说,是不是烛朝派来的,实际上并不重要。

  反正在烛家庄也没有好日子过,迟早一死,能拉个垫背的也不错。

  “慢着……艳姐,你真的要杀他,不好吧?”

  艳姐的杀气刚要释放,就被几位女子抢先破坏,帮逸尘暂时逃过一劫。

  “艳姐,我们在烛朝的控制之中,不管这小子是谁,都不能杀了,否则我们这十几条命都要丢在这里了。”

  “是啊,不如利用这小子,来对付烛朝……”

  “怎么对付?”

  在这群女人眼里,逸尘的死活无所谓,关键是怎样做才是对自己最有利的。

  听到对付烛朝这句话,艳姐的脸上稍微平静了一些,显然,她有点动心了。

  “对,对,我可以帮助你们。”逸尘一见局势好转,立马应声附和。

  别管烛朝是谁,至少可以确定那家伙不是啥好玩意儿,一个人把十几位妙龄女郎控制在烛家庄,绝对有所企图。

  就算真的想对付烛朝,逸尘也没有那么大的能力,毕竟人家是初阶战皇,比起战王强者来说,不知道强了多少倍。

  但是,事关自己生命安危,能应付就应付,化解眼前的危机才是最要紧的。

  “一个战王初阶,能做得了什么大事?”

  尽管眼神趋于温和,但艳姐依然满脸冰霜,并没有对逸尘抱多大希望。

  如果不是遭到烛朝的控制,艳姐一只手就能捏死逸尘,她很难相信,逸尘能有多大能耐。

  “难道艳姐忘了,烛朝在交欢时的修为,会降低到战王强者的级别?”

  “只要这小子能杀死火狐,并将火狐血洒到烛朝身上……”

  别看这群女人之前对逸尘动手动脚的,一旦涉及到自己的利益,马上就变得一本正经起来。

  “火狐生性狡猾,又在烛家庄之内,区区战王初阶,怎么能杀得了?”

  艳姐疑惑的问道,十几位最低修为都达到战王中阶的姐妹,都不能斩杀火狐,又岂是逸尘所能做到的。

  “火狐不过是五阶魔兽的巅峰级别,我们不能杀它,还不是被烛朝施加了秘法,还没有动手就被察觉了。”

  “这小子修为虽低,却是自由之身,以战王强者的实力,斩杀火狐并不是很难。”

  “自由之身……”

  女人们叽叽喳喳在考虑如何处置逸尘,逸尘却关注着日月空间的动向。

  听她们口气,似乎要利用逸尘对付烛朝,早已忘记了要把逸尘吃干抹尽的事了。

  也好,不受辱,不被杀,逸尘的安全暂时算是有了保障。

  可问题是,日月空间并没有传出喜讯,灰老头依然忙碌,十三也凝神静气,只有金大圣一个人在日月空间上空窜来窜去。

  按照十三的意思,让灰老头设法调动能量,帮助逸尘解除禁锢,以便摆脱危机。

  但是,时间一点一点的流失,艳姐也没有对逸尘动手,而灰老头却两手空空毫无进展。

  “二爷,我感觉够呛,你想啊,这帮娘们中有两三位是战王高阶的修为,随便释放一点能量,就能实施禁锢。

  而且,这么多人一起发力,所形成的禁锢力量,根本就不是逸尘能够解除的。哪怕调动日月空间的八成能量,也无济于事。”

  金大圣乱窜的目的不是捣乱,而是在思考对策:“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凭我感觉,烛家庄的地面经过了特殊处理,下方的泥土被施加了超级强者的秘法。

  若是施展土遁之术,只怕还没有逃出去,就被生擒活捉了。”

  就在众女子议论的时候,金大圣偷偷释放出一丝精神力,把逸尘所在的区域仔细的勘察了一遍。

  “难道要等死?”十三并不怀疑金大圣的判断,只不过还没有找到更好的办法而已。

  尽管解除战王高阶强者的禁锢,确实不是逸尘轻易做到的,但如果能够调动日月空间的能量,再让金大圣的神魂附着到逸尘身上,或许可以一试。

  初次踏入极阳之地的中心区域,逸尘就陷入了危机,十三愿意拼尽全力助逸尘脱险,却被日月空间的能量失控给难住了。

  心急如焚的十三,甚至没有心思去关注女人们的议论,只是一个劲的催促灰老头,并为灰老头提供帮助。

  “那倒未必,这不,机会来了。”

  金大圣没有参与到调动能量之中,却听到了外面女人们的对话。

  经过一番争执和协商,艳姐终于和众位姐妹达成了一致意见。

  那就是逼迫逸尘,为她们办事,也就是对付烛家庄的少爷烛朝。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5962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