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千二百零一章 不堪往事

第一千二百零一章 不堪往事

  “一帮战王强者都不能对付的,主人岂不是更难做到?”

  金大圣的解释,让十三明白了艳姐她们的想法,但是,十三不认为这是机会,根本就是一个陷阱。

  让逸尘去招惹初阶战皇级别的烛朝,无异于给自己的脖子上逃了一个绳圈,稍有不慎就有性命之忧。

  无需刻意准备,战皇超级强者随手就能斩杀战王强者,而且,都不会给你魂灵脱逃放机会。

  “不做,怎么知道行不行?”

  在金大圣眼里,逸尘目前不存在其他的办法,只有接受艳姐的条件,才有可能顺利逃走。

  “明知不行,干嘛要试……”

  十三坚持以逸尘安全第一,不要轻易受到对方的胁迫。

  “别争了,看看她们说什么,再考虑下一步吧。”

  逸尘打断了十三的话,阻止了金大圣和十三的争吵。

  事已至此,见机行事见招拆招便是,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小子,艳姐可以饶你一命,但是,你必须答应一个条件。”

  艳姐的脸上,总算露出了一丝笑意。

  “什么条件,我有拒绝的权利吗?”

  逸尘淡淡一笑,显得无可奈何。

  这帮女人修为实力远远超过了逸尘,若是继续强硬对抗,对方一怒之下突施杀招,逸尘可就凶多吉少了。

  好汉不吃眼前亏,先听对方把话说完,也给自己留下应对的空间。

  “双方都有好处的事情,你不能拒绝!”

  艳姐粲然一笑,露出洁白的牙齿,语气也逐渐温柔起来:

  “你只要按照我说的去做,事成之后,我不但还你自由,还可以给你丰厚报酬……”

  “报酬?”逸尘心里一凛,苦笑着说道:“艳姐,你得把事情跟我说清楚,我看看值不值。”

  事情还没做,逸尘心里还在忐忑,哪有心思谈及报酬。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从什么地方来的?”

  原本不想问,但艳姐还是忍不住问了起来。

  到了烛家庄,想要逃出去很难,如果逸尘因此丧命,好歹也让大家记住名字吧。

  “我叫逸尘,从天罗大陆来……这好像没什么关系啊。”

  在这帮女人面前,逸尘没必要隐瞒,反正谁也不认识谁,只要能全身而退,其他都无所谓。

  “嗯,关系不大,我会把一切都告诉你,你可要听清楚了。”

  见逸尘态度还算诚恳,艳姐放下了戒心,跟逸尘说出了有关烛家庄的事情。

  烛家庄乃中心区域的一个小势力,以贩卖一些所谓的天材地宝为营生,主要针对那些初涉中心区域的初阶战皇,生意规模并不大。

  不过,烛庄主善于经营,很会揣摩外来者的心理,凭着三寸不烂之舌,把极为普通的修炼资源,能说成无价之宝。

  外来者对中心区域的环境比较陌生,大多数人仗着一股冲劲,以为只要自己努力,就一定可以寻找到需要的宝贝。

  但实际上,中心区域并不是极阳之地外围的超级强者想象的那样,遍地都是宝藏,相反,真正的宝贝根本不会落到外来者的手里。

  经历了多次碰壁,连性命都受到威胁之后,他们颓然的发现,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甚至众叛亲离,为了寻求各种资源才冒险来到中心区域,或许本身就是个错误。

  中心区域不缺少资源,只是外来者的实力太弱,难以得到而已。

  于是有些人在徒劳无功之后萌生去意,却又不甘心空手而归,便把目光转移到资源市场,烛庄主经营的商铺就是其中之一。

  利用外来者的无知,烛庄主总能变出花样,弄到让他们感兴趣的‘宝贝’,辅以巧嘴吹嘘,以求牟取暴利。

  巧言令色,连哄带骗,烛庄主居然把生意越搞越大,成了资源市场的知名人物,经营范围也不断扩大。

  中心区域的其他小势力,为了自己的生存和发展,有不少都和烛家庄搭上了关系,通过各种形式与烛庄主合作,以求利益共享。

  这样一来,烛庄主收敛到的财富,如同滚雪球一般迅速膨胀,身份也随之高贵起来。

  烛家庄便是烛庄主斥重金购得,成为烛庄主的私人领地,并设置了很多规矩。

  规模越大,需要用的人手就越多,招兵买马也变成了常事,有不少人以能够为烛家庄效劳而感到荣幸。

  前些年,烛家庄发过一个告示,说是需要招募一批整理货物的帮工,要求是年轻貌美的少女。

  曾经有人质疑,烛庄主此举并非寻常招工,而是怀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对此,烛庄主做过解释,由于业务范围的扩大,必须打造自己的品牌,为了让客户享受到不一样的购物体验,特意招募少女若干。

  从货物的整理,分类,到包装,摆放,甚至售出都由少女们完成,由此更加彰显烛家庄与众不同。

  少女纯洁靓丽,乃世间最美之人,经由少女亲手打理的天材地宝,一尘不染,均能保持最佳品质。

  这样做完全是对客户负责,并无哗众取宠之意,希望各界人士予以包容接纳。

  尽管人们觉得烛庄主的解释有点牵强,但人家财大气粗,付给少女的工钱比精壮劳力要高出好几倍。

  而且,烛庄主在招人的同时,会将第一年的工钱,一次性的交到少女父母的手中,绝不会少付一个子儿。

  另外,每逢过年过节,烛家庄都会给每一位帮工发放奖励,数目也很可观。

  不过,有一点不能改变,那就是凡进入烛家庄的少女帮工,至少要为烛家庄效力五年,期间不允许离开烛家庄,否则,烛庄主将会向对方索取加倍赔偿。

  起先,很少有少女应招加入,特别是条件尚可的家庭,谁也不愿意把女儿的青春,就这么交给烛庄主。

  极少相对贫困的家庭,迫于生计,又眼红烛庄主提供的高额工资,便狠下心来,将女儿送到烛家庄。

  父母忐忑中熬过了五年,得到了丰厚的回报,女儿安全回家的同时,也给家里带来了财富。

  原本忍饥挨饿的家庭,一下子达到了小康的生活水平,尽管回家后的女儿,被抹去了帮工五年的记忆,但收获还是超出了父母的预期。

  烛庄主的举措,从此得到了人们的赞赏,有些父母后悔当时没有把女儿交到烛家庄,白白的浪费了五年青春,再想送去却已经超过了年龄。

  越来越多的父母改变了原来的谨慎态度,鼓励自己的女儿应招,甚至主动送上门去。

  逸尘眼前的这群女子,就是烛家庄招募来的帮工,艳姐已经在这里待了三年,按理说两年以后,她就可以‘衣锦还乡’了。

  “这不是挺好吗,一个个花枝招展的,既赚钱又轻松……”

  从见到这群女子开始,逸尘就没看出来,她们是烛家庄的帮工,倒像是少奶奶或者是姨太太一般。

  虽然身上的红色纱巾过于轻薄,曼妙身姿尽显无遗,但是,那种一步三摇婀娜多姿的神态,绝非帮工女人所能显示出来的。

  还有,艳姐等人的修为,最低也是战王中阶强者,怎甘屈居帮工之位。

  “哼,你是在讥讽我们吗?”

  逸尘话音未落,就被艳姐厉声喝止。

  柳眉倒竖,俏目含嗔,隐约中露出强者威压,空气中散发出凝重的气息。

  “没有,我初来乍到,不知道你们遇到了什么麻烦。”

  威压临身,虽然没有杀机,却也让逸尘浑身一阵难受。

  见艳姐的样子,似乎受到了极大的委屈,没有经历过这些的逸尘,只好赶紧解释。

  “也是,你还年轻,怎能明白我们所受的痛苦……”

  艳姐的脸上忽然流出了泪水,身后的众女子也跟着啜泣起来。

  过了一会儿,艳姐伸手抹去眼泪,言语哽咽,逸尘聚精会神的听着,才知道了事情的原委。

  三年前,艳姐初入烛家庄,也做过一段时间的帮工,成天跟那些外表看起来十分光鲜,实际上却很低劣的‘天材地宝’打交道。

  尽管工作枯燥,又充斥着各种异味,但考虑到丰厚的回报,艳姐并没有觉得自己受到了委屈。

  不过,对于身边搭档走马灯似的换来换去,艳姐还是感到有些古怪。

  一些姿色不错的女孩,昨天还在一起干活,今天就不见了踪迹,新来的往往是长相平平,或者是身材臃肿的少女。

  艳姐想问又不敢问,只得带着疑惑继续工作,直到有一天,她也从原本的工作岗位被人带走,这才发现自己陷入了绝境。

  逸尘目前所处的庄园,就是艳姐当时新换的工作岗位,一呆就是两年多。

  进入庄园,艳姐还没有意识到危机降临,甚至觉得这里繁花似锦风景怡人,远比那些仓库店堂要舒适得多。

  然而,不等艳姐为自己换了新环境而庆幸,接下来的遭遇,就将她推入无边的绝望之中。

  虽然姿色算不上太出众,但艳姐天真单纯,很是招人喜爱。

  粗制滥造的工作服,变成了细薄的红色纱巾,艳姐更加靓丽动人,一举一动尽显青春之美。

  可惜的是,刚到庄园的第二天,艳姐就被一位肥胖得更猪一般的男人给毁了。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6421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