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千二百零二章 唯一办法

第一千二百零二章 唯一办法

  艳姐事后才知道,毁了自己一生的人,便是烛家庄的少爷,烛庄主的儿子烛朝。

  烛朝修为达到了战皇超级强者的级别,说是修炼火邪神功,需要采阴补阳,以处子和少女的阴柔之体,激发其阳刚之气。

  被带入庄园的少女,无一例外地成了烛朝的修炼资源,甚至是玩物。

  施以秘法让少女们充满精力,以便烛朝随时享用,而被困在庄园内的少女们,却生不如死饱受煎熬。

  “烛朝那畜生阳气旺盛精力充沛,每次来到庄园,都要十余位少女伺候。姐妹们不堪其扰,他却毫无倦意。”

  想起烛朝在自己身上犯下的罪恶,艳姐悲从中来泪如雨下。

  “艳姐,我们的父母还以为,自己的女儿在烛家庄享福,要是知道我们生不如死,他们恐怕也活不下去了。”

  “不管结果如何,我们绝不能手软,必须拼死争取。”

  庄园内的女子们,每一位都饱受烛朝的折磨,若是疲劳过度,便会被强行灌入各种药物,以确保她们经得起烛朝的无尽攫取。

  “我听你们说过,除了烛朝之外,庄园里没有男人,也就是说,你们如果设法逃跑,完全存在机会。”

  明知道这里是魔窟,艳姐等人又有战王中阶的修为,联起手来逃出险地,不就可以摆脱烛朝的折磨了吗。

  逸尘同情众女子,却又不理解她们,为何乖乖的呆在庄园,静等烛朝一次次的羞辱蹂 躏。

  “逃跑?谈何容易……我们想过,也试过,结果是受到更多的折磨。”

  艳姐告诉逸尘,凡是进入庄园的少女,都没有办法摆脱烛朝的控制。

  烛朝通过秘法,将合欢粉注入她们体内,并施加了一丝意念感应。

  使得众女子只要见到烛朝,就会毫无抵触的接受交欢,甚至是主动逢迎,直到精疲力竭难以支撑。

  但是,一旦有谁想要逃出烛家庄,哪怕只有一点实际行动,都会在第一时间被烛朝感应到。

  即使烛朝本人不来,笼罩于庄园上空的结界阵法,也会阻止众女子的突围行动。

  庄园上空,有着烛庄主亲自布置的结界阵法,超级强者以下,无人能够破除。

  艳姐曾经将众姐妹分成两组,一组用身体迷惑烛朝,等他睡熟之后,另一组展开逃离行动。

  在烛朝没有现身的情况下,艳姐等人依然被结界阵法压制,根本没有机会离开庄园。

  两年多以来,艳姐等人几乎想尽了办法,却没有看到任何希望,每个人都想到了死,却未能如愿。

  被施加了秘法之后,众女子连死的权利都失去了,不能自爆,不能互相伤害,尽管平时可以凝聚战气,甚至释放滔天威压,却无法置人于死地。

  究其原因艳姐认为,众姐妹的身体全部受到了烛朝的控制,危急之时,会自然传递出危险的信号,烛朝知道以后便可以轻易化解危机。

  要生不得求死不能,艳姐等人如同行尸走肉,除了等待着烛朝的宠幸之外,她们只能在庄园内转悠。

  为了打消大家的逃跑念头,烛朝还经常委派自己的属下,在庄园中安插眼线,随时汇报众女子的行踪情况。

  虽然艳姐等人很容易就能避开眼线的监视,甚至斩杀过眼线,想以此激怒烛朝,将自己轰杀倒也一了百了。

  但是,烛朝并没有亲手斩杀这些女子,只是从她们之中,挑出了两位进入庄园时间较长的少女,交给了身边的火狐狸。

  看似娇小玲珑的火狐狸,当着众女子的面,吸干了那两位少女的鲜血,并掏空内脏,然后随着烛朝一起扬长而去。

  在场的众女子,都曾经想到过以死解脱,却谁也无法接受被火狐狸剖腹挖心,吸干鲜血这样的死法。

  “可恶!他就不怕死者父母追究责任吗?”逸尘听得心惊肉跳,颤声问道。

  烛朝丧心病狂,残害少女,简直比畜生都不如,尽管与己无关,但逸尘还是义愤填膺。

  “以烛庄主的实力和地位,只要愿意拿出钱财了事,又有谁敢追究,何况只是偶尔少了几位而已。”

  艳姐一阵唏嘘,难掩心中悲痛,接着说道:“还有,你一定会想,五年后回家的我们,怎么还是‘完好无损’。

  你看看我们现在这样,红光满面精神抖擞,哪有半点受尽凌 辱的痕迹,就算父母再细心,也无法得知我们受到的残酷折磨。

  就连我们自己,到时候也会忘却,跟没事人一样嫁人生子,因为……这五年的记忆,将会被烛庄主抹去。”

  不断的招募新人,从中挑选姿色不错,身体健康的少女,供烛朝恣意玩弄,最后又将少女的惨痛经历抹去。

  每一位父母,看见自己的女儿五年后安然无恙的回家,都会欢天喜地,根本不会想到女儿曾经的遭遇。

  即使是少女本人,也由于记忆被抹去,而记不起自己的过去,但要不了几年,她们就会迅速衰老,成为白发苍苍的老妪。

  没有人会把几年后的事情,算到烛庄主的头上,到目前为止,烛庄主父子的罪恶行径,尚未被世人所知。

  多年来的经验,让烛庄主有恃无恐,即使难得有一部分少女死于非命,他们也容易找到推脱的理由。

  加上可观的赔偿金,几乎没有哪位父母深究此事,就算有这个念头,恐怕也没有这个能力。

  “以你们的修为实力,都没有办法,我恐怕也是爱莫能助。”

  如果在天罗大陆遇到这样的情况,逸尘一定会设法营救这些无辜的女子。

  但是,这里是极阳之地的中心区域,不受生存法则的约束,只要烛朝伸出小指头,就能把逸尘碾碎。

  更何况,只要艳姐等人将逃跑付诸行动,就会惊动烛朝,以对方超级强者的实力,无论身在何处,都能在眨眼之间赶到庄园。

  届时,艳姐等众女子,包括逸尘在内的所有人,必然难逃烛朝的魔掌。

  退一万步讲,就算烛朝有事脱不开身,任凭大家作为,笼罩在空中的结界阵法,逸尘也未必能够顺利破除。

  无论从哪个角度,逸尘都找不到可行的方案,逃离庄园似乎不太可能。

  “有办法,但只有你才行!”

  艳姐身边的一位女子,见逸尘满脸涨红,一副深恶痛绝的样子,不由得目光灼灼,抢先答道。

  宛如即将溺毙的落水者,在抓到了一块浮木之后,立马就充满了希望。

  “怎么说?”

  “整个庄园之中,只有你一人没有被施加秘法,你的一切消息都不会传递到烛朝那儿。”

  “即便如此,以我的能力也解除不了结界阵法的控制。”

  “只要你愿意,我们可以一起动手。”

  “怎么做?”

  “破解烛朝的秘法。”

  “……”

  逸尘一阵无语,艳姐等人尝试了两年多,都没有找到解决的办法,凭什么就能确定自己能行。

  如果真的可以的话,逸尘愿意鼎力相助,即使大家素不相识,众女子还曾经调戏过逸尘。

  但是,恻隐之心人皆有之,更何况逸尘嫉恶如仇,心里自有一番仗义救人的冲动。

  可问题是,烛朝乃战皇级别的超级强者,对众女子施加的秘法,岂是一个战王强者就能破解的。

  所谓秘法,一般是施加给别人,用以控制对方,达到对自己有利的目的。

  被施加秘法者,大多无力自行破解,只能接受施加者的控制,从而做一些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情。

  只有在施加者主动解除秘法之后,对方才能重新获得自由。

  也有不干涉行动自由的秘法,比如说,五行帝尊植于亡灵王体内的恶念感应,只要亡灵王没有加害逸尘的意图,就不会遭到惩治。

  而烛朝施加给众女子的秘法,不仅改变了她们的情感,也限制了自由。

  一旦艳姐等人触及到庄园周围的结界阵法,烛朝就能及时发现,阻止她们离开。

  “我知道破解秘法的方法,但无法付诸行动,这件事只有你能完成……”

  艳姐等人被秘法控制,饱受折磨苦不堪言,曾经想方设法查探破解方法,甚至不惜冒险向烛朝本人打听。

  或许是为了显示自己的能耐,烛朝在与众女子欢愉之后,居然毫不隐瞒的说出了破解秘法的方法。

  烛朝身边有一只形影不离的火狐狸,实力介于五阶魔兽和六阶魔兽之间,嗜人血为命,是烛朝的宠物。

  施加给众女子的秘法,实际上是烛朝和火狐狸合力而为,如果斩杀火狐狸,并将火狐狸的血洒到烛朝的身上,则秘法解除。

  艳姐起初不信,认为烛朝故意胡说,蒙骗大家,后经多位姐妹打探,烛朝始终没有改变说法。

  抱着大不了一死的想法,众女子选择了相信,并计划着杀死火狐狸,还自己自由之身。

  以艳姐等人的修为实力,尽管被烛朝是加秘法后,受到了一定的压制,却并没有丧失修为。

  平日里,她们依然可以施展修为,发挥出的实力接近鼎盛时期的八成以上。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27405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