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千二百一十章 没有选择

第一千二百一十章 没有选择

  “他是超级强者?”

  烛显眉头一皱,暗暗催动能量,瞬间就摧毁了缠绕在烛朝身上的所有藤蔓。

  尽管看起来很柔弱,但这些藤蔓却是由超级强者布置,烛显想当然的怀疑到,艳姐嘴中的逸尘,是一位修为达到战皇级别的超级强者。

  “不是,区区初阶战王而已……”

  烛朝恨恨的说道,忽然觉得脸上一热,蒲扇大的干枯巴掌,在眼前闪过。

  “胡说!”

  狠狠地扇了儿子一巴掌,烛显这才觉得奇怪:“初阶战王……没有理由啊。”

  实际上,烛显在确认烛朝没有生命危险之后,就已经将精神力释放出去,探知了处在禁锢中的逸尘修为,确实和烛朝说的那样。

  “我也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但是,这小子身上还有……”

  “还有什么?”

  “反正这些藤蔓凭空而至,不是逸尘亲手布置。”

  被烛显一追问,烛朝差点说漏了嘴,把逸尘拥有皇者之器的事情说出来。

  “那么,闯入庄园的其他人呢?”

  烛显自己布置的结界阵法,却没有在第一时间发觉有人闯入,以致于差一点就搭上了儿子的性命。

  如果说是逸尘这样的初阶王者,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轻易踏入庄园,打死烛显也不会相信。

  “没有了……哦,跑了十几位贱人,会不会?”

  烛朝到现在才真正回过神来,想起众女子急切逃逸,不免担忧起来。

  自己修炼火邪神功,除了父亲烛显以外,并无其他人知晓。

  若是不能追回或者斩杀逃逸的女子,烛家父子的卑劣行径将会公之于世,这对于一向沽名钓誉的烛显来说,应该不是一件好事。

  “不怕,我是问有没有超级强者进入庄园。”

  烛显不理睬烛朝的疑问,将问题引到闯入者身上。

  四下逃窜的众女子,在烛显接到烛朝的警报之前,就已经离开庄园。

  就算立即去找,也得费一番功夫才行,好在她们被招募时,都有登记入册,追查起来并非难事。

  至于阴谋败露,烛显倒是不太在意,纵观极阳之地的中心区域,势力众多,修炼方式五花八门,比起火邪神功更为恶劣的大有人在。

  只要没有触及到那些强大的势力,这点事不会给烛家庄带来麻烦。

  烛显在意的是,究竟是谁能有如此大的能耐,闯入庄园打伤烛朝,却没有被自己发现。

  “真的没有,除了那些贱人以外,就只有逸尘一人。”

  烛朝把自己在庄园内的遭遇,大致告诉了烛显,只是有意隐瞒了逸尘拥有苍木剑的事实。

  皇者之器威力巨大,若是到了自己手中,烛朝觉得对火邪神功的修炼更为有益。

  虽然站在眼前的是自己的父亲,但是,皇者之器只有一件,决不能交给父亲。

  “就这些?你就是睡死过去,那个逸尘或许可以斩杀火狐狸,却拿你没有任何办法。”

  烛显从烛朝的言辞闪烁中,感觉到这中间另有隐情,便冷笑一声,说道:

  “那些贱人最高修为,也就是战王高阶,而且受到结界阵法的压制,所能发挥的,不过是战王中阶的实力而已。

  十几位加起来也不是你的对手,还有,你丹田被刺,即使有皇者之器庇佑,不致于失去修为,却也一时难以恢复。

  告诉我,刺伤你丹田的是什么兵器?”

  说话的同时,烛显目光凌厉,仿佛要穿透烛朝一般。

  苍木剑造成的伤口虽然不大,却有一尺的深度,此时必有蹊跷。

  超级强者的身躯,可以抵御战王强者以及王兵的攻击,哪怕是逸尘倾尽全力,也难以刺穿分毫。

  但是,烛显查验儿子的伤口时,隐约探知烛朝的生机,受到了一定程度的伤害。

  能够破坏战皇超级强者生机的,除了更高修为的超级强者外,就只有品质优良的皇者之器了。

  “一柄剑,黑黝黝的,可能是件王兵吧。”

  烛朝避开父亲的灼热目光,支吾着说道:

  “我当时被喷洒了一身的火狐狸鲜血,神魂激荡心神不宁……这才被他钻了空子。”

  这话倒也不完全是糊弄老爷子,烛朝曾经将自己的意念输入到火狐狸身上,以便随时控制这只宠兽。

  即便是对艳姐等人施加秘法,也是烛朝和火狐狸共同所为,一人一兽之间,已有心灵感应。

  火狐狸被杀的第一时间,烛朝就得到了感应,等逸尘将火狐狸的鲜血洒到烛朝的身上,引起烛朝心旌荡漾实属正常。

  但是,逸尘并没有像烛朝说的那样钻了空子,而是凭借金大圣的神魂之力,才将苍木剑刺入烛朝的丹田。

  觊觎皇者之器,烛朝继续隐瞒实情,蒙蔽烛显是为了将苍木剑据为己有。

  “编,继续编,就你那傻样,怎么可能瞒过你老子呢?”

  烛显心里早已有了计较,当心冷冷的说道:“既然你不愿意说,为父也不勉强,不过,从今往后你的一切行动,皆与为父无关。”

  长袖一甩,烛显即刻转身,准备飘然而去。

  “慢,父亲息怒,逸尘确有皇者之器傍身,我丹田之伤,正是拜皇者之器所赐。”

  身体和修为都没有恢复,丹田的伤口也不是十天八天就能复原,如果失去了父亲的庇佑,一旦那些逃逸的女子找到帮手前来寻仇,自己这条命恐怕保不住。

  尽管皇者之器价值连城,可对于性命而言,似乎还不够分量。

  也罢,为了今后的前程,就将逸尘手里的皇者之器交给老爷子,日后有机会再设法弄回不迟。

  “这就对了。”烛显嘴角微微上翘,心里大感宽慰。

  父子俩各怀鬼胎,相互较量的结果,是烛显大获全胜。

  “父亲,我的伤……”

  如果烛显动手,只要将体内能量灌输到烛朝身上,要不了几个时辰,烛朝就能恢复大半。

  然而,烛朝沮丧的发现,自己的父亲在听到了皇者之器之后,并没有对自己施以援手。

  而是身形一动,一掠便到了逸尘身前,根本没有顾及到烛朝的伤势。

  “逸尘,呵呵,想不到来自于天罗大陆的初阶战王,居然拥有极品皇者之器。”

  干瘦的脸上勉强挤出一点笑容,烛显放低姿态,是为了让逸尘自己主动交出苍木剑:

  “你知道,在极阳之地没有天罗大陆那样的生存法则,老夫要是亲手将你斩杀,也不会引来天罚。

  不过,老夫有好生之德,愿意放你一条生路,并不准烛朝找你报仇,唯一的条件,就是你献出皇者之器……“

  老奸巨猾的烛显,尽管不曾拥有过皇者之器,却对于皇者之器认主一事多有了解。

  若是强行抢夺逸尘身上的皇者之器,以烛显的实力,或许不难做到。

  但是,万一苍木剑已经认逸尘为主,烛显即便得手,也难以驾驭。

  动动脑筋,恩威并施,把这个来自于低等大陆的年轻人唬住,自愿解除与皇者之器的感应,将苍木剑拱手相让,这才是最好的办法。

  烛显觉得有这种可能,毕竟自己的修为实力,远远高出逸尘数倍,斩杀逸尘如同捏死一只蚂蚁。

  就算逸尘拥有皇者之器,也没有与烛显对抗的资格,一旦逸尘战死,苍木剑依然落入烛显之手。

  权衡之下,烛显相信,逸尘会选择交出苍木剑,以保全自己的性命。

  “如果我不肯,你会杀了我吗?”

  逸尘冷眼打量了烛显一番,这才不置可否的问道。

  艳姐自爆的时候,逸尘有机会离开,却由于心中不忍,贻误了逃离的最佳时机,以致于遭到了烛显的禁锢。

  眼见着艳姐惨死,却不能和烛朝同归于尽,逸尘知道,来者的实力比烛朝强过太多。

  仅仅从禁锢自己的力度来看,逸尘就已经确认,即使再一次放出草儿,也未必能够击退烛显。

  更何况,遭到禁锢之后,日月空间的能量运行受到压制,意识到逸尘处于危机之中的草儿,在日月空间内急得直跺脚,却无法出来一战。

  面对烛显,逸尘唯有见机行事,并无全身而退的把握。

  “会,但我不想那样做。”

  烛显没有矫情,真小人是不屑于做伪君子的。

  “可我不想给你。”

  “你必须给,除此之外,你没有选择。”

  “大不了一死……”

  “没那么容易,如果你不听话,自然会死,但必须饱受折磨,而且还要经历生不如死的过程。”

  阴测测的声音,从烛显嘴里说出来,令人听了毛骨悚然。

  烛显为人阴鸷,在中心区域沽名钓誉,算得上诡计多端。

  但在逸尘这样的‘蝼蚁’面前,烛显觉得没有必要装腔作势。

  直接将利害关系说出来,就算不能把逸尘吓个半死,至少也给他一个考虑的机会。

  落到自己的手里,烛显绝不会轻易放过逸尘,无论逸尘是否献出皇者之器,斩杀逸尘是迟早的事儿。

  实际上,烛显留给逸尘的选择,无非就是死亡的方式,却没有半点逃脱的可能。

  在强者眼里,弱者是不具备选择权利的,烛显这样说,也是强者对弱者的无情嘲讽。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30279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