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千二百一十四章 规则对错

第一千二百一十四章 规则对错

  就是这刹那间的疏忽,给逸尘带来了摆脱困境的时机,于电光火石之间,迅速逃离皇者禁锢。

  弥漫着的血雾,干扰了烛显的判断,对皇者之器消失的沮丧,致使烛显没有在第一时间查探逸尘的气息。

  等反应过来再去打探,逸尘的气息真的就消失无踪了。

  “不会吧,我也没有感受到他的气息啊。”

  烛朝想说的是,老爷子可能心里惦记着皇者之器,一时有些分心,才犯了低级错误。

  但烛朝一直是一位旁观者,没有参与到抢夺皇者之器的行动中。

  逸尘自爆的那一刻,由于身处能量涟漪的波及范围之外,烛朝并没有惊慌失措。

  如果逸尘趁乱逃离,即使速度再快,也难逃烛朝的感知。

  事实上,烛朝根本就没有,在那一片血雾之外,感受到逸尘的气息。

  也就是说,逸尘的所有气息,都随着血雾的消散而消散,不存在逃逸之说。

  “笨蛋,蠢货!”听了烛朝的分析,烛显不仅没有赞赏半句,反而是破口大骂:

  “人家难道不会屏住呼吸?你别忘了,这小子诡计多端,绝不会自爆灭亡。”

  对于自己的判断,烛显有着绝对的自信,虽然还不知道逸尘到底是怎么逃跑的,但有一点毋庸置疑,逸尘绝对没有自爆。

  “那……我们这就到处寻找,他一定不会跑得太远。”

  听烛显一顿臭骂,烛朝似乎有点开窍了。

  老爷子的修为实力,比自己强出十倍百倍,精神力更是有天壤之别。

  既然老爷子一口咬定,逸尘自爆只是幌子,那么此刻的逸尘,说不定就隐藏在某个不起眼的地方。

  如果立刻采取行动,找到逸尘并非难事,毕竟逸尘人生地不熟的,无论跑到什么地方,都会留下蛛丝马迹。

  只要沿着线索追踪,逸尘的气息迟早会出现,皇者之器依然没有完全失去。

  “算了,这件事就交给你了。”

  烛显心灰意冷的摇了摇头,漫不经心的说道。

  对于逸尘的行踪,烛显没有确切的推断,大海捞针就是劳民伤财得不偿失。

  这样的事情交给烛朝去做,是目前情况下最好的选择。

  由于烛朝的伤势未愈,即便找到逸尘的行踪,也不会立刻采取行动。

  不管烛显身在何处,如果他要感知烛朝的一切活动,根本不需要多费精力。

  撇开跟踪,就凭烛显和烛朝之间的父子感应,烛朝也逃不过烛显的眼睛。

  逸尘当然没死,也没有自爆,但并不是烛显所判断的,通过造成自爆的假象,趁机摆脱皇者禁锢。

  被万蚁噬魂折腾得痛不欲生的逸尘,忽然恢复了部分记忆,小炫的惨死让他心绪大乱。

  无尽的自责,彻骨的悲痛,致使逸尘产生了自爆的念头,并非刻意为之。

  不过,烛显见到的血雾,只是逸尘喷出的鲜血而已,就连逸尘本人也不知道,在喷洒出鲜血之后,莫名出现了一种极强的引力。

  硬生生的将逸尘的身躯,强行引离皇者禁锢,远离了烛家庄的上空。

  “十三,你为什么封存我的记忆,是要让我做一个无情无义之人么?”

  直到现在,逸尘都不清楚身在何处,是生是死,但强烈的负罪感却难以消失。

  尽管没有完全打开十三的封存,可逸尘已经确定,造成自己失去这段记忆的‘罪魁祸首’,一定是日月空间的十三。

  “主人,我也是被逼无奈啊。”

  莫名其妙的脱离烛显的掌控,十三还来不及庆幸,就遭到了逸尘的逼问。

  当下郁闷之极,不由得长叹一声,解释道:

  “小炫固然因你惨死,但真正置他于死地的,并不是你,而是可恶的生存规则,主人不必自责,更无需自担无情无义的罪名。”

  因觊觎皇者之器苍木剑,而死于小炫之手的梅老大,原本就死有余辜,小炫出手助逸尘脱困,也是人之常情。

  或许是小炫年轻气盛,大怒之下居然漠视生存规则,以致于惨遭横祸死于非命。

  逸尘可以感激小炫,也可以发誓为小炫报仇,尽管不知道仇家应该是谁,但是,如果逸尘一直沉迷于自责之中,则违背了小炫出手的初衷。

  “不错,该死的生存规则,到底是谁制定的,凭什么不问青红皂白,就把小炫轰杀?”

  曾几何时,逸尘也觉得天罗大陆的生存规则,有益于无数生灵,有了规则的约束,那些所谓的超级强者,就不能为所欲为了。

  但实际上,如果不是小炫仗义出手斩杀梅老大,那么逸尘必然死于梅老大之手,而梅老大本人,却根本不需要接受规则的惩罚。

  同样是杀人,梅老大是为了夺宝,属于强取豪夺,实乃违背道义,却不会受到制裁。

  相反,小炫为了救无辜之人,将正在行凶的梅老大斩杀,本属正义之举,却惨遭天谴。

  按照这样发展下去,天罗大陆的生灵将永远不会懂得正义与邪恶,只要不遭天谴,便可随意草菅人命。

  而那些真正扬善除恶的人,凭着一腔热血一身正气,往往不拘小节,说不定就被规则当成了牺牲品。

  生存规则,表面上是为了保护天罗大陆的弱者,却忽略了是非对错,小炫就是最大的受害者。

  “天罗大陆的生存规则,或许是神君制定,也可能是天君制定,即便规则本身没有错,但执行的标准却未必能够统一,所以……”

  十三犹豫了一下,缓缓说道:“小炫确实有违生存法则,虽然情有可原罪不至死,却并非执法者之错。”

  十三理解逸尘此刻的心情,也制定小炫罪不至死,但是规则的约束,并不是随意可以更改的。

  无论是神君还是天君,都具有至高无上的地位和权利,就算是规则存在漏洞,也没有谁敢于公然违抗。

  对于天地间所有生灵来说,身为超级强者的小炫,也不过是芸芸众生中的一个而已,无法挑战规则,即便死上十个百个,都不能涵洞规则的权威。

  “梅老大原本就该死,小炫不过是替天行道,神君和天君应该褒奖他才对,但是……”

  不管十三如何解释,逸尘都难以释怀,毕竟死的人是小炫,而因此受益的人又是自己。

  如此不公平,甚至是有违道义的事情,居然被奉为约束天罗大陆生灵的至高规则,简直令人痛恨。

  “主人,世界上哪有公平,无非是谁的实力最强,得到的权力最大,谁就有资格制定规则。”

  见逸尘依然心绪不稳,十三显得忧心忡忡,不得不耐着性子劝慰道:

  “小炫是你的朋友兄弟,你的心情当然难过,但是,数万年来,比小炫的遭遇更加凄惨的人比比皆是,那又能怎么样?

  就像灰老头那样,与魔尊拼死一战,强行将危害人间的魔界封印,自己却被卷入黑暗空间,仅存一缕神魂……”

  十三告诉逸尘,当年人魔大战之前,曾有大批隐世强者愿意和五行帝尊师徒一起,赶赴战场消灭魔界。

  却由于麒麟的失误,以致铸成大错,害得五行帝尊杳无音讯不说,也给魔界留下了喘息之机。

  到今天为止,都没有人能够说清楚,一直忠心耿耿办事稳重的麒麟,为什么在关键时候,犯下如此低级的错误,连神诏令这么重要的东西都会忘记。

  虽然麒麟一族受到了惩罚,被褫夺了四灵之首的位置,还遭到了降低阳寿的严惩。

  但是,也有很多人认为,麒麟只是一个替罪羊而已,真正阻扰众位隐世强者出征的另有其人。

  一万年过去了,这件事情依然没有一个令人信服的说法,身为麒麟一族的后裔,难道不惨。

  再往前推,两万年前的一闲散人,以一人之力力敌四位地狱王,终将鬼域封存在幽冥阴山大裂谷,并以无极剑震住。

  对亿万生灵有功的一闲散人,最终的结局无人得知,莫名其妙的淡出人们的视线,至今音讯皆无。

  有人说,一闲散人的行为,触犯了某些人的利益,而那些身居高位受世人景仰的上位者,碍于脸面,不能公开指责,便将一闲散人秘密处置。

  在上位者眼里,不要说小炫这样的战皇超级强者,即便是五行帝尊,一闲散人,也都是渺小的存在。

  “这些我也听说过,但小炫和他们不一样。”

  心结已成,绝非一句话两句话就能够化解的。

  逸尘感恩于小炫对自己的帮助,自然难以放下。

  “在所谓的规则面前,只有制定者才拥有话语权,就算你满腹冤屈那又如何?”

  十三提及的往事,让金大圣也感慨起来:“想当初,大圣爷和天君一战,如果是我胜了,我就有权利制定规则,无论对错谁也不敢反对。

  可惜,我输了,三魂分离生不如死,可怜的命魂帅又奇,遭受的折磨惨不忍睹,若不是大老黑够意思,我恐怕也在幽冥阴山大裂谷的某个角落受苦呢……

  逸尘,我告诉你,要想改变规则,你就得成为那个制定规则的人,否则,一切免谈!”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30881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