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千二百二十一章 南方大帝

第一千二百二十一章 南方大帝

  不过,金大圣虽然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却不会出尔反尔。

  既然话已出口,就没有更改的余地了,从现在开始,金大圣就改口叫逸尘老大了。

  “金大圣,你放心,只要我活着,你就不会死!”

  逸尘一脸严肃,正色说道。

  玩笑归玩笑,但逸尘向来不会亏待兄弟,唯独小炫是个意外。

  也正是因为有了小炫的惨死,逸尘更加下定决心,无论今后遇到多大难处,决不允许自己的兄弟,处在比自己更危险的境地。

  “主人,待会儿火祖宗回来,咱们一定要小心应对。”

  虽然收编了金大圣,但逸尘面临的危机,依然没有解除。

  哪怕火祖宗不在火祖宫,逸尘也没有办法逃出去。

  正如火祖宗所说,火祖宫周围的火焰阵,连修为达到超级强者级别的火儿,都要付出极大的代价,才勉强冲出去。

  以逸尘的修为实力,无论采取什么办法,都没有半点成功的可能。

  就在逸尘和大家商量应对之策的时候,火祖宗毕方却兴高采烈的来到了离火宫。

  “一大早就霞光冲天,原来的老祖宗驾到,小融恭迎。”

  说话的是一位浑身隐约冒着红光的彪形大汉,声如洪钟中气十足,正低头弓腰的对火祖宗行礼。

  “免了,小融啊,这中心区域最好的地方,就属离火宫了,身为南方大帝,你比我这个老家伙强多了。”

  火祖宗一摆手,大大咧咧的坐到一旁的石椅上。

  一边打量着离火宫,一边啧啧赞叹。

  “老祖宗说笑了,您老的火祖宫,可是先祖留下,非本族德高望重之人,根本就没有资格入住其中的。”

  火祖宗挥手激荡起的能量涟漪,正好将低头弓腰的小融托起。

  一张与人类完全不同的大脸,出现在火祖宗面前。

  赤发遮住了前额,两只闪着光亮的大眼睛,分别镶嵌在脸部左右两边,距离很远。

  正中的鼻梁几乎占据了整个脸庞的上半部,不知道从哪儿开始,弯弯曲曲青筋高高凸出,硕大的鼻孔呼呼喘着粗气,每只鼻孔都能塞下一只成年人的拳头。

  眼睛到鼻孔的两侧,挂着细长的两条应该就是耳朵了。

  仔细一看,耳朵又分成了两段,上半段只有总长的三成,感觉还没有竖起的眼睛大。

  下半段却是两条火红色的耳坠,不断地扭来扭曲,显然是两只活物。

  整个脸庞的下半部,就只剩下一张大嘴,两边的分界超出了耳朵的边缘。

  若是张开大嘴,估计能吞下承认的脑袋,牙齿倒是雪白,却参差不齐,最长的超过半尺,最短的不到两寸。

  脸蛋上生出无数毛发,分不清胡须和汗毛,如同深秋的枯草,一片焦黄。

  此人便是大名鼎鼎的南方大帝火融,火祖宗叫他小融。

  “嗯,感觉你的功力又见长了,不错。”

  火祖宗翘起二郎腿,瞄了一眼火融,就窥知了对方修为的精进。

  “都是得益于离火宫的地理优势,不过,跟老祖宗比起来,我还差了一大截呢。”

  身为南方大帝,火融却没有坐下,而是站在火祖宗的旁边,态度非常恭谦。

  “哈哈,老了就喜欢听好听的,你小子就会拍马屁。”

  火祖宗开怀大笑,笑声中传出的威压,把离火宫四壁的岩石,都震得嗡嗡作响。

  离火宫乃中心区域的最高峰,极阳之地的最中心地带,无论是灵气还是火之烈焰,都是冠绝整个极阳之地。

  “老祖宗,您老大驾光临,不会只是听我拍马屁的吧?”

  火融从火祖宗的目光闪烁中,看出了对方一定有事,便开口问道。

  “你先坐下,的确有事,而且是大事,关系到你命运的大事!”

  火祖宗语气有些沉重,似乎在斟酌措辞,却又强调了事情的严重性。

  “哦?这么严重……老祖宗请讲。”

  见火祖宗面色凝重,火融也感觉到一股压力,顺从的坐到火祖宗对面的石椅上,等待着对方开口。

  火融和火祖宗都住在极阳之地的中心区域,相隔虽然不近,但以这二位的速度,这点距离倒也算不上什么。

  不过,火祖宗一向不拘小节,也不太愿意串门,要是没什么事的话,十年八载都懒得出去溜达。

  而火融身为南方大帝,深知万年大劫将至,尽管自己不是应劫之人,却也时刻关注着天罗大陆的动静。

  按理说,他是小辈,应该经常拜访火祖宗,给老人家问安,却苦于事务缠身,也有一段时日没去火祖宫了。

  前两年听说,火祖宗觅得一位拥有凤族血脉,以及特殊体质的少女,像宝贝一样呵护着,成天围着那个丫头转来转去,恨不得把自己的平生绝学倾囊相授。

  火融虽然没有见过这位少女,却相信火祖宗的眼光,凤族血脉销声匿迹了万年之久,能够重现世间着实是一件大好事。

  前天,火融准备抽空去一趟火祖宫专程恭贺,偏偏在出门时得到下属禀报,说是那丫头趁着火祖宗不在家,偷偷溜走了。

  恭贺是没有必要了,要是这个时候跑过去,遇到火祖宗在气头上,火融只能做一回出气筒。

  好歹火融也是南方大帝,就算对火祖宗礼让三分,却也不肯送上门去找骂,便打消了去火祖宫的念头。

  刚刚见到火祖宗的时候,火融心里还有些忐忑,以致于站在火祖宗身边,小心翼翼的伺候着,甚至都没敢坐下,生怕惹恼了这位脾气暴躁的老祖宗。

  幸好,火祖宗来到离火宫不是找茬,而是有事相商,这倒有点出乎火融的预料。

  隐居中心区域不问世事,这是火祖宗一向作风,尽管火融不太相信,他真的就能够放下一切,但从未提出质疑。

  今天,火祖宗匆匆而来,把凤族血脉少女逃离火祖宫一事抛在脑后,说明有着更为重要的事情,要找火融商量。

  “我问你,万年大劫就快到了,你有什么打算?”

  看到火融一脸谨慎,火祖宗觉得有必要缓和一下气氛,却偏偏提出了一个不算轻松的问题。

  “这……”火融一时摸不透对方的意思,又不能不回答。

  略经思忖,火融扬起头,模棱两可的说道:“我正在关注天罗大陆的动向,也和金收有过联系,只是幽冥阴山大裂谷下面的鬼域,似乎没有发现异常情况。

  ……不知道老祖宗有何见教?”

  传说中的万年大劫,有两种说法。

  第一种是说鬼域封印出现破绽,阴冥主蓄谋已久,只等契机一到,便脱离封印的掌控,向天罗大陆人类发起进攻,由此掀开万年大劫的序幕。

  另一种说法则是,在鬼域蠢蠢欲动的基础上,被封印在西元大陆的魔界,将会利用人鬼大战造成的天地异变,设法冲破封印,与鬼域一起搅动风云,这才是真正的万年大劫。

  没有人知道哪一种说法才是事实,但不管哪一种说法,都与鬼域脱不了干系,只有盯紧了鬼域,关注幽冥阴山大裂谷的一切动向,才有可能做出应对措施。

  火融知道,火祖宗特意赶到离火宫,绝不是随便问一句那么简单。

  在没有摸清对方来意之前,火融只好含糊其辞的应付着。

  “关注有什么用,就算魔尊不参与,你们有谁打得过阴冥主吗?”

  对于火融的回答,火祖宗显然不满意。

  两万年前,一闲散人独战四位地狱王的时候,据说阴冥主的修为,就已经接近了战神的级别。

  虽然败在一闲散人的无极剑下,但阴冥主受到的创伤几乎没有想象的那么严重。

  当时四位地狱王联手对抗一闲散人,原本胜机颇大,只是由于阴冥主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设计让另三位地狱王和一闲散人同归于尽,从而坐收渔翁之利。

  只可惜,人算不如天算,阴冥主没低估了一闲散人和无极剑的威力,终究功亏一篑。

  借一闲散人之手除掉另三位地狱王的目的顺利达到,但一闲散人并没有丧命,阴冥主却被封印在幽冥阴山大裂谷,至今已有两万余年。

  对于阴冥主来说,遭到封印无疑是巨大的耻辱,可反过来一想,未必就完全是坏事。

  如果阴冥主趁着被封印的机会,在幽冥阴山大裂谷之内潜心修炼,两万年的时间,应该有机会冲击修武一途的最高境界——战神级别。

  若果真如此,放眼世界,恐怕再难找出一位,能够与阴冥主抗衡的人物。

  “老祖宗说得对,就算我们四方大帝加起来,也未必是阴冥主的对手,而鬼域中还有众多鬼王,修为实力亦是不容小觑。”

  听了火祖宗的质问,火融没有半点生气的意思,反而连连点头,忧心忡忡的说道:

  “都说天罗大陆会有应劫之人出现,但大劫将至,连一个初阶战皇都没有看到,时间不等人啊。”

  火融时刻惦记着万年大劫,也曾四处打探多年,希望找到传说中的应劫之人,并设法保护和辅助,使其快速而健康的成长起来。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31491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