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千二百二十三章 顽固不化

第一千二百二十三章 顽固不化

  要说之前是震撼,这次就是质疑了,火融并非孤陋寡闻之人,对于活宝一说,压根就不会相信。

  并由此怀疑到火祖宗刚才所说的话,或许,七窍玲珑藕,地心玄土,不朽星辰木之类,也是火祖宗故弄玄虚,实际上根本就不存在。

  “知道你不信,你可听说过金睛兽……就是逆天挑战天君的那个怪物?”

  火祖宗白了一眼火融,嘴角微微掀起,讥讽的神色浮现在脸上。

  心道,火融这小子还真是没见过世面,就知道玄木精一件活宝,却没有想过,还有比玄木精强出百倍千倍的活宝呢。

  “听说过,就是老祖宗您告诉我的,可金睛兽不是被天君封印了吗,哪来的活宝啊?”

  越听越离谱了,火融不知道火祖宗到底要表达什么。

  东一榔头西一棒的,一会儿战神,一会儿又是活宝,说着说着居然扯到传说中的金睛兽身上去了,这都哪儿跟哪儿啊。

  “坏了,这个混蛋的独脚鸟,第一个就要拿大圣爷开刀了。”

  火融没明白,金大圣却不糊涂,火祖宗毕方的话,让他感觉冷飕飕的。

  像火融这样的大帝级人物,要是炼化了金睛兽的神魂,对于冲击战神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

  万一逸尘顶不住,金大圣的处境可就是不堪设想了。

  “小融啊,你这么大的脑袋,怎么就一根筋呢。金睛兽当年是超出战神级别的存在,本应安分守己,却偏偏要和天君叫板,落得惨败结局。

  好在天君仁慈,没有亲手斩杀金睛兽,只是把他三魂分开,据说金睛兽的一缕神魂,被天君交到了包黑子手上,要封印于幽冥阴山大裂谷,永世不得翻身。

  谁曾想,当时还是地狱王之一的包黑子,居然念及和金睛兽的交情,公然违抗天君的命令,擅自放走了金睛兽的神魂,为此,包黑子被降至鬼王。

  我和包黑子虽然称兄道弟,却也不赞成他的做法,唉,几万年不见,也不知道包黑子有没有悔过自新……”

  火祖宗说着说着,声音竟然有些哽咽,停顿了一会儿,才继续说道:

  “金睛兽的那一缕神魂,就是这世上最高级别的活宝,正是你所需要的,现在,他就藏身在逸尘的体内空间。”

  “有这样的事?”

  火融两眼瞪得大大的,一副回不过神的模样。

  金睛兽和天君一战的神魂,火融还没有出生,也只是从火祖宗的嘴里了解到一鳞半爪,那里知道还有神魂活宝一说。

  不由得再一次打量起逸尘来,火融想看看逸尘到底和常人有什么不同。

  有一句话说得好,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通过大帝级别的精神力,透过逸尘的身体,火融发现了逸尘确有超出常人之处,而且还不是一点点。

  尽管只是初阶战王级别的修为,但逸尘的体质却是罕见的全五行之体,如果判断不错的话,逸尘还拥有阴阳双魂。

  如此特殊的体质,本身就是修炼奇才,比起火融自己,超出一千倍也不止。

  如果假以时日,逸尘在修武一途上的成就,高于火融也不算奇怪。

  更让火融感到惊奇的是,逸尘的体内空间防御力极强,凭他大帝级别的超强精神力,居然无法窥知体内空间的内部状况。

  仅仅是隐约存在一种感觉,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这样的体内空间,可惜一时记不起来了。

  “怎么样,信了吗?”火祖宗也不着急,等火融打探完毕,这才慢慢问道。

  必须要让火融见识到逸尘的特殊,否则,老是疑神疑鬼的,火祖宗实在受不了。

  “信,我信!”

  忙不迭的回答着,火融心里却又多了一份疑问,便谨慎的说道:

  “老祖宗,逸尘小兄弟天赋异禀,绝非泛泛之辈,可是,以他目前的修为,还没有实力帮我冲击战神,而且,我也不能让他冒险……”

  “冒险不冒险的,有我在怕什么?”

  火祖宗眉头一皱,似乎对火融的态度不太满意。

  于是,提高了声调,换了一种方式,苦口婆心的劝慰道:

  “小融,你口口声声说愿意扫平鬼域,但以你的修为实力,差的太多了,只有成为战神才有资格和阴冥主一战。

  逸尘的体内空间,和里面储存的天材地宝,正是你冲击战神的必需之物,这么好的机会,岂有放过之理?”

  咄咄逼人的目光,加上语重心长的谆谆教诲,火祖宗极力压制住心头的不满,只为火融能够成功。

  “老祖宗,这些宝贝是无价之宝,却属逸尘所有,况且舍弃了体内空间,他这一生的修炼,恐怕就要废了。”

  火融避开火祖宗灼人的目光,怯怯的说道:“我不能因为一己之私,就毁了这样一位大有前途的年轻人……”

  说实话,仅仅是火祖宗说出的那几样宝贝,就已经把火融的馋虫给勾出来了。

  即便是拥有其中的一件,也会对火融大有裨益,要说无动于衷,那就真的是傻瓜加二货了。

  不过,火融也有自己的行为准则,说的俗一点,就是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不能将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

  “迂腐,太迂腐了!”火祖宗大摇其头,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激动中呼出的热气,将火祖宫的温度一下子就提升了许多。

  见过傻的,没见过像火融这么傻的,说他迂腐,实在是太恭维了。

  要不是考虑到大局,火祖宗早就一个大巴掌呼过去,让火融尝尝老祖宗发怒的滋味。

  “老祖宗,你……”

  火融没有想到,火祖宗会发这么大的火。

  通过掠夺逸尘的体内空间和天材地宝,为自己冲击战神作保障,尽管听起来成功的几率很高,但火融不愿做。

  “我以为你真的很想为五行帝尊报仇,和魔尊势不两立,现在看来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

  火祖宗怒目直视,口无遮拦:“说到底,你就是懦弱,无能!”

  看着火融长大,一直对他抱有希望,五行帝尊陨落以后,火融就任南方大帝一职,还是火祖宗为他挑选了离火宫这个‘风水宝地’。

  尽管火祖宗自己的修为高的惊人,但他却坚信,只有火融才是火族成员中,最有希望成为战神的人。

  为了这一点,火祖宗愿意付出一切代价,即便做出令人唾弃的事情,也在所不惜。

  但是,这么好的机会摆在面前,火融却不珍惜,反而拘泥于是否违背道义,简直是太令人失望了。

  “师尊是拯救苍生的英雄,我虽不才,也愿意继承师尊的遗志,用自己的一生去完成师尊的未竟事业。

  无论是魔界还是鬼域,只要做出有碍天下苍生之事,我必竭尽所能将其铲除……”

  当着小辈逸尘的面,遭到火祖宗的明讥暗讽,火融禁不住情绪激动起来。

  被火祖宗责骂,也不是一回两回了,火融几乎从不辩解。

  但这一次牵扯到自己的师尊,以及自己对师尊的那份感情,火融实在有点忍不住了。

  “竭尽所能,没有实力就只能是一句空话,既然你有此愿望,何不尽快冲击战神。”

  总算把火融的火气激出来了,火祖宗心中暗喜。

  他决定趁热打铁,怂恿火融趁早打定主意:“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为了天下苍生,牺牲区区一个逸尘不算什么。

  再说了,逸尘只不过是稍有损失而已,并不会丢了性命,能够为天下苍生尽一份力,也是他的荣幸。

  万年大劫随时都会发生,该是你大显身手的时候了,小融,你还等什么?”

  分明是残酷掠夺,到了火祖宗嘴里,却变得理直气壮大义凛然。

  这些话在逸尘看来,简直就是强词夺理不可理喻,要不是十三不断的提醒,恐怕逸尘早就不顾一切的和火祖宗理论了。

  十三告诫逸尘,只要火融坚持不为所动,逸尘就不致于山穷水尽,先静观其变,看看这二位争辩的结果,再作打算。

  “老祖宗此言差矣。小融尽所能不贪功,只要应劫之人出现,我极力辅佐便是,掠夺一事,就此作罢。”

  作为小辈的火融,不愿意在火祖宗面前失礼,但事关自己的为人准则,他还是据理力争。

  说完,火融转身就要向火祖宗告退,离开火祖宫。

  “慢着,如果我告诉你,所谓的应劫之人并不存在,你会不会……”

  “不会,就算没有应劫之人,大不了到时候与鬼域或魔界决一死战,即便丢了这条命,也不让他们得逞。”

  “顽固不化!气死我了!”

  火融态度坚决,把火祖宗气得呼哧呼哧的只喘粗气,两只眼睛翻向天空,像是要把云层穿透。

  不过,为了大局着想,火祖宗还是强压怒火,冷声说道:“牺牲逸尘,用三十年的时间催生一位战神,让他成为新的应劫之人,这一点势在必行!

  如果你不愿意,我可以找其他人,但有一点,一旦我选择了火族以外的人,逸尘的小命就保不住了,这也是我优先考虑你的原因之一。”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31587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