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千二百三十五章 妄揣上意

第一千二百三十五章 妄揣上意

  “我就是心胸坦荡,才被你们怀疑,要是当时不接受神君的旨意,根本就不存在今天的事情。”

  火祖宗一脸的愤恨,外加无辜和憋屈。

  按理说,封印亡灵魂魄,只有神君和火祖宗知道。

  火祖宗连自己嘴喜欢的火融都没有告诉,怎么可能又到处宣扬,给自己制造麻烦。

  神君明确要求火祖宗,要悄悄进行,不能被外人发现,他也不致于自己说出去吧。

  “对了,根据我对封印之处的检查,发现亡灵魂魄离开中心区域,已有千年之久,所以我怀疑……”

  火祖宗仔细的分析了封印处留下的一丝痕迹,思前想后,忽然被自己的猜测吓了一跳。

  话说了一半便赶紧闭嘴,不敢再说下去。

  “怀疑谁?”火祖宗的半句话,激起了余下三位的巨大反应。

  是火祖宗真的想到了什么,还是在故弄玄虚,反正从他的神色是非常的不自然。

  火融希望火祖宗能够提供线索,即使不能确定到底是谁干的,起码也得洗刷火祖宗的嫌疑。

  而青帝则不一样,无论是不是火祖宗所谓,他就像知道事情的真相。

  只有逸尘心里似乎有了一点感觉,也许从火祖宗怀疑的理由中,找到一些蛛丝马迹。

  在温特家族地下空间的时候,包王爷就点名提到了毕方,只是没有说起火祖宗而已。

  根据包王爷的意思,沟壑内的黑影亡灵,极有可能就是两万年来,没有去鬼域报到的人类魂魄。

  而毕方则被包王爷列为了嫌疑人,逸尘前来查探,也是包王爷的主意。

  从包王爷的言语中,逸尘听出了言外之意,毕方与沟壑黑影亡灵,应该具有一定的关联。

  但是,包王爷和毕方朋友一场,对毕方还算比较信任。

  逸尘怀疑,包王爷和毕方之间,很可能就是因为当年放走金大圣之事,引发了矛盾,只是个人立场不同,却并非利害冲突。

  所以,逸尘保持平静的心态,没有对毕方进行指责,只是希望能够得到更多的内情。

  “当时我刚刚查验过封印的情况,就接到了神君的旨意,让我停止收集亡灵魂魄。

  而根据我对破残的封印查探,发现亡灵逃逸的时间,和停止收集的时间非常接近。

  早不出问题晚不出问题,偏偏就在那个时候出现,而且能够在我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轻易地解除封印结界,唯一的解释就是……”

  火祖宗欲言又止,见大家充满期待的目光,都聚焦在自己的脸上,犹豫了好一阵子,终于艰难的开口说道:

  “据我的判断,只有神君陛下,才可以做到!”

  “怎么可能?”火融第一个提出疑问,把矛头指向神君陛下,可不是闹着玩的事情。

  逸尘和青帝同样表示难以接受,高高在上的神君陛下,似乎没有必要干出这等下三滥的勾当。

  逸尘几乎可以肯定,从中心区域逃逸的亡灵魂魄,就是温特家族地下空间的黑影亡灵。

  根据当时的情况,逸尘直接就能排除神君的嫌疑,甚至可以说这件事甚至连神君都不知道。

  如果是神君所为,凭黑白无常的实力,根本不可能将黑影亡灵控制,即便是包王爷亲自出手,恐怕也无能为力。

  另外,在黑白无常出现之前,逸尘曾经释放无根之火,焚烧黑影亡灵,若不是被黑白无常阻止,沟壑内的黑影亡灵,或许已经全军覆没了。

  以神君的手段,哪怕只要一个意念,也足以将无根之火摧毁,岂会让黑影亡灵损失惨重。

  轰隆隆——

  火祖宗的话音刚落,其余三位还在各自猜想,天空中就突然划过一道闪电,紧接着便是一阵雷声。

  虽然是大白天,中心区域到处透亮一片,但刺目的闪电,依然撕开了整个天穹,也震慑了大家的心神。

  一团耀眼夺目的光芒,从空中笼罩而下,将火祖宗毕方罩在其中。

  雷鸣之后,火祖宗所在的位置,窜起一股火焰,大家的鼻息中,被强行灌进了难闻的焦糊味。

  “妄揣上意,大不敬!姑念初犯,小惩大诫!”

  遥远的天际,传出清晰的声音,比雷鸣还要引起震撼,仿佛蕴含着碾压一切的威压。

  少顷,雷电散去,天空一片明朗,火祖宗的身影重新出现在大家面前。

  “神君陛下饶命,毕方不敢了……”

  毕方匍匐于地,脑袋磕得砰砰直响,嘴里不停的念叨着。

  颤抖着的身躯,一身的焦黑,仿佛是燃烧未尽的木炭一般,直到天际的余音散尽,毕方才敢抬起头来。

  “老祖宗,您……”

  火融一看,这哪里是自己的老祖宗,分明就是一段会动的焦炭。

  原本一脸的汗毛和胡须,现在连眉毛一根都没有了,脑袋上更是黑乎乎的一片,根本就看不见头发。

  鼻子耳朵还在,却只剩下几个乌黑的洞孔,牙齿倒还算洁白,只可惜上下两片嘴唇,都缺了一大块。

  如果不是被刚才的电闪雷鸣,震慑得大家心境不稳,心绪难以平衡,恐怕早就被毕方的尊容吓坏了。

  “混蛋,混蛋,气死我了!”

  面目全非的火祖宗毕方,吐出嘴里红黑色的血渣,仰天怒吼,发泄着胸中的闷气。

  不过是怀疑了一下神君,至于这么大动干戈么,要不是火祖宗的修为够高,被刚才一阵雷电袭击,这把老骨头早就散了。

  轰……

  明朗的天空,又隐隐传出雷声,尽管还很遥远,但威势依然骇人。

  方才散去的雷电,又有卷土重来之势。

  “饶命啊,我不是骂神君的……”

  从地上爬起来,身体还没有站直的火祖宗,瞬间又双膝落地,嘴里还不断的辩解着。

  今天简直是太冤了,抢夺逸尘的体内空间未果,被青帝几乎是指着鼻子质问,好不容易解释清楚,偏偏封印结界遭到解除,亡灵魂魄倾巢而逃。

  这还不算,大家都把矛头指向火祖宗,让他百口莫辩。

  事情因神君而起,出了问题却见不到神君的影子,任凭是谁都会埋怨几句,可火祖宗还真就不能乱骂,否则再被雷电轰击一次,这位火族的老祖宗说不定就变成先祖了。

  “老祖宗,您老不能怀疑神君陛下,更不能背后骂人……”

  火融见天际的雷声隐去,赶紧跑过来,拉起火祖宗,关切的说道。

  神君高高在上,掌管着天下苍生的命运,绝不可能干偷鸡摸狗的营生,被火祖宗胡乱怀疑,当然是震怒至极。

  突兀而至的电闪雷鸣,实际上就是用来教训火祖宗的。

  “谁敢骂神君陛下啊,你们这帮兔崽子,老子差点被你们坑死!”

  火祖宗顺势站起,拍了拍满身的焦黑,呲开两排洁白的牙齿,对着眼前的三位动了动,终究没有继续说下去。

  那双恨恨然的眼睛看着逸尘他们,好一顿横眉冷对,抽空的时候,还仰头看天,必须得确认雷电真的不会重来。

  “天神发怒,只能说明这件事不是神君陛下所为,似乎并不会……”

  青帝相对比较淡定,火祖宗毕方的恐怖尊容,没有影响到他的心情,更不会改变他的看法。

  说一千道一万,火祖宗放走亡灵魂魄的嫌疑还是最大。

  “妄揣上意,小心遭雷劈!”

  青帝还没有说完,火祖宗就狞笑着说道,并敏捷的将自己的身体往后一退,静等着雷电的降临。

  然而,等了一会儿却没有任何动静,之前的雷电似乎已经远去,火祖宗失望的看了看天空。

  极阳之地没有天罗大陆那样的生存规则,却禁止有人妄议神君,若是是对神君有不敬之意,定然难逃雷劈之苦。

  火祖宗为了急于证明自己的清白,忽略了遭雷劈的规矩,以致于把神君作为嫌疑人,被雷电弄得一身破烂不堪。

  “哼,恐怕只有心虚,才会遭雷劈吧。”

  青帝只是偶尔光临极阳之地,并不清楚这个规矩,见火祖宗一脸失望,不禁有些不屑。

  一般情况下,要是有人干了大逆不道之事,或者是心藏见不得人的阴谋,就要被上天惩罚,正所谓人在做天在看,看不顺眼用雷炸。

  “小青,老子真的没有放走亡灵魂魄,你为什么就不信呢?”

  被雷劈过一次,火祖宗的气焰收敛了很多,尽管还是气呼呼的,却不再咄咄逼人。

  毕竟,在没有找到证据之前,火祖宗是无法证明自己清白的,他只希望青帝不要纠缠不休。

  “我有理由相信吗?”

  青帝见火融已经不再多问,心里不太痛快,便冷声问道。

  “青帝哥哥,我相信毕方前辈。”

  出乎大家预料,火祖宗正愁着如何辩解,却被逸尘抢先表态。

  “哈哈,逸尘小子,臭丫头没看错人,果然聪明!”

  稍一愣神,听清楚逸尘意思的火祖宗毕方,一跃而起,一团黑炭直奔逸尘而去。

  逸尘还没有反应过来,就感觉自己的身体遭到了‘禁锢’。

  两根黑乎乎的手臂,硬生生的把逸尘紧紧箍住,犹如钢筋铁索一般,勒得逸尘喘不过气来。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32021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