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千二百三十八章 大帝手谕

第一千二百三十八章 大帝手谕

  显然,赤焰兽对这样的结果非常失望,抓着逸尘胳膊的手,也在不知不觉间加大了力度。

  “唉哟,你弄疼我了。”

  一阵刺痛袭来,逸尘赶紧摆动手臂,甩开赤焰兽的双手。

  看着胳膊上流出的鲜血,逸尘眉头一皱,流露出不快的神色。

  “哦……对不起,是我失态了。”

  赤焰兽双手绞在一起搓揉着,很不好意思的道歉:“不管怎么样,你能把赤焰兽一族的难处,告诉了南方大帝,我都应该谢谢你。”

  “你就一点不怪我?”逸尘有些疑惑,心虚的问道。

  “南方大帝不愿意帮忙,自然有他的道理,也许是赤焰兽一族的机缘未到,我怎么能怪到你的头上呢。”

  赤焰兽收起失望的神情,非常真诚的说道。

  原以为,赤焰兽失望之余,会对自己心存不满,或者是大发雷霆,至少也得抱怨几句。

  可实际上,人家根本就没有怪罪的意思,甚至还满是诚恳的道谢。

  “呃……赤焰兽,南方大帝确实没空,但他委托我来,帮你激活血脉,你看……”

  如果赤焰兽发牢骚,逸尘还可以继续戏弄一番,但人家一副认命的样子,反倒让逸尘不好意思起来。

  “真的?那太好了。”

  刚刚黯淡下去的光芒,又一次在赤焰兽的眼里散发出来。

  巨大的落差,使得赤焰兽一时手足无措,瞪大着双眼对逸尘全身上下,不断的审视着,希望得到真实的回应。

  傻傻的看了一阵子,确认逸尘没有开玩笑,赤焰兽忽然站得笔直,很慎重的对着逸尘鞠了一躬,说道:

  “如果你能激活我的血脉,从今以后,你就是赤焰兽一族的恩人!”

  “好说,还是先激活血脉吧。”逸尘不置可否的说了一句,便着手准备起来。

  大帝手谕!

  一张微黄的薄纸,从逸尘手中飘荡而出,在空中掠过,至赤焰兽头顶之际,倏忽一声没入赤焰兽体内。

  赤焰兽正凝神静气的等待着,逸尘为他激活血脉,却不料眼前金光一闪,紧接着大脑一阵澄明。

  随着薄纸一起进入赤焰兽体内的,还有南方大帝亲手书写的一道旨意,也深深的刻在了赤焰兽的脑海之中。

  “赤焰兽一族的族长……焰赤……主人……”

  赤焰兽神情肃穆,不自禁的喃喃自语着。

  过了一会儿,金光散去,赤焰兽浑身打了一个激灵,逐渐回过神来。

  “主人,我已经被南方大帝任命为赤焰兽一族的族长,并赐名焰赤……”

  赤焰兽转过身,猛地跪在地上,对着逸尘就跪拜起来,嘴里还不停地说着:

  “南方大帝让我率领整个赤焰兽一族,尊你为主人,绝对服从主人的任何差遣,即便是刀山火海,也绝不退缩!”

  “等等,南方大帝是这样说的?”

  赤焰兽的举动,把逸尘吓了一跳,自己啥也没做呢,怎么就成了赤焰兽的主人,这火融的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对,南方大帝的手谕说的很明白,只有你做了我的主人,才能正式为我激活血脉,否则赤焰兽一族,永远不能吸收炼化火之烈焰。”

  赤焰兽焰赤,毕恭毕敬的垂着手,虔诚的态度,如实的回答。

  大帝手谕的大致意思,是说上古火龙治水有功,理应得到褒扬,其后裔也该得到先祖的庇佑,允许激活被封闭的火龙血脉。

  焰赤为了赤焰兽一族的命运,蛰伏于死山崖内数千载,勤勤恳恳修炼,并阻止了数起外围区域的超级强者擅闯禁区,消除了超级强者对中心区域可能造成的隐患。

  特任命焰赤为赤焰兽一族的族长,在振兴赤焰兽一族的同时,担负起天罗大陆的守护之责。

  南方大帝火融事务繁忙,烦请逸尘前往死山崖,代行激活血脉,助赤焰兽一族脱离困境。

  但是,焰赤只有在认逸尘为主后,方可被激活血脉……

  “这……”逸尘伸手将焰赤扶起,感觉有些意外。

  火融当时并没有和逸尘多说,只是让逸尘代劳而已。

  尽管逸尘心里明白,代劳是火融有意为之,想通过激活血脉,施恩于赤焰兽一族,以后若有难处,或许可以找赤焰兽相帮。

  却不曾想,火融令焰赤认主,直接把赤焰兽一族纳入逸尘的麾下,供逸尘任意差遣。

  “主人是嫌焰赤不配做守护吗?”

  逸尘的意外,引起了焰赤的不安,嗫嚅着说出自己的疑惑。

  能够得到南方大帝亲自赐名,又让逸尘帮助激活血脉,对于焰赤来说简直是天大的喜事。

  逸尘不辞劳苦,先将赤焰兽一族的困境上秉大帝,又作为大帝特使驾临死山崖,焰赤早已感恩戴德。

  若有这样重情重义的主人,焰赤相信,赤焰兽一族一定不会受到其他种群的欺辱,振兴之路,必将一片坦途。

  “没有,是我觉得太突然了,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做你的主人。”

  确实,逸尘有过要利用焰赤的念头,毕竟激活了血脉之后的焰赤,完全就是一位修为实力强劲的超级强者,偶尔借用一下应该不错。

  但是,被火融这么一折腾,就顺理成章的变成了焰赤的主人,逸尘一时还没缓过神来。

  “从来没有想过?”焰赤呆呆的看着,仿佛逸尘是从未见过的怪物。

  在焰赤的认知中,受人之恩必须回报,这是最简单的道理。

  不管是不是受南方大帝委托,只要逸尘能够帮焰赤激活血脉,就可以要求焰赤一定程度的回报。

  当焰赤收到大帝手谕的时候,还以为是逸尘向南方大帝请求,将赤焰兽一族归于麾下呢。

  尽管这样做算不上厚道,但焰赤也能接受,相对于赤焰兽一族的兴旺来说,认逸尘为主或许也不是一件糟糕的事情。

  然而,焰赤惊讶的发现,原来逸尘根本就没有和南方大帝提过任何要求,只是单纯的帮助自己而已。

  想到这里,焰赤颤声说道:“如此说来,这是南方大帝的意思,主人就更不能推辞了。”

  人类有很多伪君子,兽类也存在不少狡诈之辈,但焰赤很实在,没有那么多花花肠子。

  “你真的愿意?”

  “若有虚言,天打雷劈!”

  “好,话说到这个份上,我也就没理由推辞了。”

  逸尘没有想到,看似不善言辞的火融,居然闷声不响的给自己送了这么大的礼。

  要是还婆婆妈妈的,倒显得过于矫情了。

  逸尘大喜,伸手拍向焰赤的头顶,将自己的一丝意念输入到焰赤体内。

  双方并没有经过激烈的较量,焰赤是在自愿的前提下主动认主,逸尘没有必要刻意通过契约的方式,对焰赤加以约束。

  意念的输入,可以让双方在一定程度上,做到彼此气息相通,遇到危急之时,逸尘就能够及时通知到焰赤。

  做完这些,逸尘用手往焰赤身后一指,说道:“既如此,去吧,我为你激活血脉。”

  “这……”焰赤稍稍一愣,便露出欣慰的笑容。

  对于认主仪式,焰赤并不陌生,往往是主人对‘宠物’强行签订契约,并通过掌控对方性命的方式,迫使对方永远服从主人的意志。

  若有异心,主人随时可以将对方置于死地,而无需承担任何责任。

  另外,如果主人陨落,则被契约的一方,同样会失去性命。

  正因为这样,很多时候,所谓的宠物,宁愿战死也不愿意被别人契约。

  焰赤是为了整个赤焰兽一族的命运,才做出的牺牲,也是看中了逸尘的为人。

  否则即便一辈子不能激活血脉,焰赤也不愿甘冒这么大的风险。

  当然,还有一种君子式的认主,不需要契约,仅仅以主人的一丝意念,将原本毫无关系的双方联系在一起。

  这样的方式对主人似乎不太有利,‘宠物’并不会因为主人的死亡而丧命,所以很少被人采用。

  焰赤做好了被契约的准备,却发现逸尘根本就没有契约的打算。

  被逸尘尊为‘君子’,使得焰赤心里一阵颤动,有这样的主人,自己就算为他付出生命,也不会有任何遗憾。

  “嘿,灰老头,你的那个傻弟子还算不错。”

  日月空间内,十三乐滋滋的夸起灰老头来。

  “是啊,逸尘老大能得到这样的助力,实在是可喜可贺。”

  金大圣也笑嘻嘻的跟着说道,好像是他自己得到了什么宝贝一样。

  “小融最多就是有点木讷,却一点儿也不傻。”

  灰老头深感欣慰,还不忘顺口纠正一下十三的口误。

  “嗯,傻不傻的,反正我喜欢,有机会的话,倒是可以考虑送他一场造化。”

  十三兴致不错,想想赤焰兽一族的实力,不由得更加高兴。

  死山崖内,焰赤端坐在小山洞中央,逸尘站在焰赤身后,双掌抵于对方后心。

  将体内的五行之气调动,先是以一丝水之柔善,渗透到焰赤体内。

  尽管只是细小的一丝,但水之柔善的渗透力度非常强劲。

  沿着焰赤运行的血脉,游走于体内各处,激荡出的能量涟漪,于血脉之中纵横冲撞。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32259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