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千二百三十九章 血脉之力

第一千二百三十九章 血脉之力

  “唔……”

  卸去了所有能量的焰赤,浑身上下处于放松状态。

  冷不丁被能量涟漪毫无阻碍的肆虐,禁不住轻哼一声。

  如同撕扯般的剧烈疼痛,侵袭着焰赤的躯体,但焰赤严格按照逸尘的要求,不做一点抵抗,只是默默的承受着。

  嘶嘶~~~

  一丝水之柔善,如入无人之境,把焰赤体内的每一处血脉,全部梳理一遍,并施以严厉的侵扰。

  随着水之柔善的入侵,焰赤有一种筋脉寸断的感觉,虚汗从额前滚滚而下,身体不由自主的颤动着。

  “放松,不管遇到多大压力,都不要运功对抗。”

  逸尘吩咐一声,继续加大水之柔善的输送力度。

  根据焰赤的承受能力,逸尘不断调整释放的水之柔善,使得焰赤在没有生命危险的情况下,接受最痛苦的折磨。

  嗡~~

  半个时辰过后,焰赤的身体忽然间剧烈震颤起来。

  与此同时,焰赤体内爆发出一种本能的应激反应,似乎有一股威力巨大的能量,要奋力将水之柔善驱赶出去。

  但是,这股能量稍纵即逝,并没有对水之柔善构成威胁。

  经过这次的应激反应,水之柔善更加汹涌澎湃,加剧了焰赤躯体的疼痛程度。

  等到焰赤几乎要承受不住的时候,那股逝去的能量,又会灵光乍现般的一闪而过。

  一次次的本能反应,一次次的无功而返,使得焰赤的躯体,经受了更加沉重的摧残。

  焰赤的全身都被汗水浸透,原本的火元素被压制以后,焰赤的身体已是摇摇欲坠。

  倏~~

  忽然,逸尘撤回了水之柔善,焰赤的身躯为之一振。

  不过,焰赤的身体并没有得到真正的放松,因为随着水之柔善的撤回,逸尘又将一缕生机之力,强行输入焰赤的体内。

  和之前的感觉不同,生机之力没有四下游走,而是迅速融入到焰赤的血脉之中。

  被水之柔善摧残得濒临混乱的血脉,在生机之力的融入之后,逐渐恢复了勃勃的生机。

  咚咚……

  焰赤清晰地听见,自己的体内重新发出了悦耳的声音,趋于休眠状态的血脉,再一次流动起来。

  遭到了长时间的禁锢,猛地得到释放,血脉的流动力度,瞬间加大了数倍。

  如同开了闸的洪水一样,迅速横冲直撞,将焰赤的四肢百骸折腾个遍,一张一弛之后形成的冲击力巨大,原本还以为可以大功告成,实际上焰赤此刻所受的压力,比之前更大。

  生机之力充满生机,使得焰赤的血脉运行速度加快,以致于超出了他的承受极限。

  “再忍耐一会儿。”逸尘一边叮嘱着,一边毫不留情的催动生机之力。

  焰赤知道,自己稍有不慎,焰赤将前功尽弃,或许现在正是关键时刻,也是黎明前的黑暗。

  只要熬过这一时三刻,激活血脉便胜利在望。

  在不释放任何能量的情况下,以自身躯体去承受超负荷的压力,焰赤的痛苦可想而知。

  咚咚、咚咚!

  腹胀如鼓,全身的皮肤被紧绷着,仿佛就要达到了爆裂的边缘。

  生机之力并没有因此而懈怠,反而变本加厉的进行摧残,每经过一处,都会给焰赤造成难以忍受的痛苦。

  轰——

  焰赤尽可能的按照逸尘的吩咐,使自己的身体保持放松的状态,除了本能的反应,并不会动用半点修为。

  然而,随着一声轰鸣,焰赤的体内忽然出现了翻江倒海般的翻腾。

  被生机之力摧残的血脉之中,毫无征兆的激发出一股强劲的能量,与先前的应激反应有些类似,却没有稍纵即逝,而是不断的往外倾泻。

  能量与生机之力无可避免的相遇,并没有发生想象中的激烈拼斗,更不存在两败俱伤。

  令焰赤大感意外的是,当体内自发凝聚而出的能量,接触到生机之力时,彼此进行了非常温和的交融。

  两股强横的能量,在焰赤的血脉之中,相互渗透,形成一种崭新的能量涟漪,流回到全身每个角落。

  剧烈的痛楚逐渐缓解,能量涟漪抚慰过的地方,不再感觉到撕扯,血脉运行的速度也趋于正常。

  鼓起的腹部,眼见着慢慢瘪下去,皮肤的紧绷感也没有了。

  “焰赤,释放自己的能量,从五成开始缓缓增加,但不要超过八成。”

  就在焰赤不明所以之际,逸尘将自己的身体急速后退,并开口说道。

  “好。”身体的疼痛差不多完全消失,焰赤的心情大好,根本没有半点抵触的心理,就按照逸尘说的去做。

  嗡~~

  死山崖中心地带,猛地爆发出一股炽热的火焰。

  尽管仅仅释放了五成能量,但整个空间都被高温笼罩。

  好在逸尘提前退到安全区域,不会受到火焰的攻击,只是感觉到浑身燥热,汗水很快就流了出来。

  焰赤的身躯回归了正常大小,全身散发出一阵金光,随着能量的逐渐加大,光芒愈加明亮。

  到了八成以后,焰赤有意识的控制了释放的速度和力度,让体内那两股能量融合后的新能量,有一个适应的过程。

  “好畅快!”焰赤内心充满欣喜,不仅仅是因为摆脱了痛苦折磨,而且还有一种莫名的兴奋。

  经过片刻的适应,焰赤体内的新能量,已经能够和他释放出的能量进行一定程度上的交流。

  紧接着,焰赤惊奇地发现,自己的八成功力所催生的能量,在不知不觉间被新能量吸收干净。

  而被吸收的能量,从体内各处循环一圈后,又回到了焰赤的掌控之中。

  “难道是血脉之力……”

  焰赤不敢相信,自己数千年来一直耿耿于怀的血脉问题,似乎已经得到了改善。

  原本被强行摄入体内的火之烈焰,尽管只有极少的一丁点,也从未被真正的吸收炼化。

  而这一刻,焰赤分明感觉到,这一丁点的火之烈焰,居然能够随着体内能量的运行而移动。

  “尝试吸收火之烈焰。”

  对于焰赤的反应,逸尘并不意外,适时的提醒,既是对自己一个多时辰努力的肯定,也可以让焰赤对体内的变化有一个最新的认识。

  呼呼~~

  死山崖内,空气一阵氤氲,一股突如其来的狂风,挟裹着大量的散发出炽热的烈焰,一股脑的往焰赤的头顶涌去。

  堆积在上空的烈焰,迅速卷起一片旋涡状的云层,漩涡的漏斗尖处正对应着焰赤的头顶。

  唰唰……

  赤红色的火焰,径直的没入焰赤体内,焰赤的身体稳稳地端坐在小山洞之中。

  眼见着越来越多的火焰,争先恐后的进入,焰赤的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苦等了几千年,焰赤就是要等到今天这样的结果。

  吸收炼化火之烈焰,从现在开始并非奢望,而是实实在在的进行着。

  焰赤向逸尘投来感激的目光,尽情的享受着迟来的幸福。

  如同龙卷风一般的火焰,蕴含了大量的火之烈焰,正逐渐涌入,血脉之力发挥出了巨大的吸收能力。

  焰赤曾经无数次的尝试吸收火之烈焰,却永远是徒劳无功,在没有遇到逸尘之前,他甚至有过绝望。

  但本能的愿望又时刻折磨着焰赤,使他年复一年的,重复着毫无希望的尝试。

  是逸尘帮助焰赤激活了上古火龙血脉,给了赤焰兽一族崛起的机会。

  前所未有的欣喜,让焰赤更加充满信心,源源不断的吸收着,自己收集了数千年才凝聚成的火之烈焰。

  两个时辰过后,死山崖内不再炽热,充斥着整个空间的烈焰,在焰赤的努力下,基本被吸收到体内,余下的还在继续着。

  “暂时不要炼化,免得体力不支遭到反噬。”

  逸尘的声音及时传来,打消了焰赤准备炼化火之烈焰的念头。

  激活血脉,又吸收了庞大数量的火之烈焰,焰赤的能量消耗非常大,没有足够的能量,将火之烈焰炼化。

  如果强行尝试炼化,会对焰赤的身体带来伤害,反而得不偿失。

  “主人,你是怎么做到的?”

  焰赤依言收了能量,从小山洞出来,满脸喜色的问道。

  尽管确认自己的血脉,被逸尘激活成功,但之前所受的折磨,还是让焰赤心有余悸。

  特别是刚开始的时候,体内被无情的撕扯,仿佛要把焰赤硬生生的撕成碎片。

  “我先以水之柔善,通过大肆破坏,刺激你的应激反应,再用生机之力,将血脉激活……”

  逸尘微微一笑,把火融教给自己的激活之法,全部告诉了焰赤。

  火融查探出逸尘的五行体质之后,才确定把激活血脉的功劳让给逸尘。

  水之柔善阴柔无比,侵入焰赤的体内,会阻碍血脉流通,并搅乱血脉运行。

  由于焰赤不能施展修为,只能用身体的本能去承受,达到承受极限之际,应激反应才有可能发生。

  但是,先天被封闭的上古火龙血脉,不可能仅凭应激反应就可以激活成功的。

  能量的瞬间即逝,便是最好的明证,不过,应激反应所带来的好处,是给封闭的血脉进行一次激化,让其有了一丝复苏的冲动。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32291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