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千二百四十章 不好推脱

第一千二百四十章 不好推脱

  生机之力的输入,实际上并不是破坏,而是通过木属性的专有性能,促使焰赤的血脉正式复苏。

  木生火,根据五行相生的原理,以旺盛的生机,诱发焰赤的火属性体质,唤醒沉睡的上古火龙血脉。

  同时,刚刚复苏的血脉,并不具备血脉之力,只有以生机之力融入其中,方可真正激活血脉。

  严格说起来,火融送这个人情,不是谁都能够笑纳的,至少要身具水木双重属性的人,才能得到这个机会。

  即便是火融自己,也不能利用逸尘同样的办法,因为他是单属性体质,只有通过其他的方法,帮助焰赤激活血脉。

  “这么复杂啊……”

  回忆起先前的一幕,再联想到逸尘为此所付出的努力,焰赤打心眼里感激逸尘。

  由此看来,南方大帝火融,让赤焰兽一族认逸尘为主,并非单纯的利用。

  如果没有认主,双方难以彼此相信,激活血脉之举,极有可能失败。

  突然遭到水之柔善的侵袭,焰赤能不能信任逸尘,仅在一念之间。

  一旦焰赤心存疑虑,只要动用部分修为,就足以将逸尘击溃,而水之柔善给焰赤带来的痛苦,甚至比想象中还要严重。

  焰赤能够听从逸尘之言,全身心的放松,极大一部分的动力,是认主之后所产生的绝对信任。

  同时,逸尘不仅要耗费大量的精力,而且还要冒很大的风险,去面对修为实力比自己强上许多倍的焰赤,抛开信任更是无法进行。

  逸尘放弃了对焰赤的约束,更加让焰赤死心塌地的信任逸尘。

  正是因为信任,焰赤的血脉之力,才能被激活成功,双方的了解也更近了一步。

  “虽然有点复杂,但还算顺利。”逸尘轻描淡写的说道。

  “其实,我是准备被契约的。”焰赤双眼湿润,声音略有哽咽。

  “既然南方大帝让你认主,我也不好推脱。你可以认我为主,可我并不会把你当成奴仆。”

  逸尘神色坦然,并无半点虚伪:“只不过,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办,你的族人或许要等上一段时间,我才能帮他们激活血脉。”

  仅仅是激活了焰赤的血脉,逸尘就已经感觉到浑身疲软,要是继续下去,恐怕也坚持不了多久。

  更重要的是,到目前为止,逸尘都不知道赤焰兽一族的领地,在什么地方,全部激活并不现实。

  “无需主人亲自动手,我就可以帮族人激活血脉。”

  焰赤告诉逸尘,大帝手谕有过提示,只要焰赤本人的血脉被激活,就任赤焰兽一族族长之后,便正式拥有了上古火龙的血脉。

  而且,焰赤完全可以通过自己的血脉之力,催促族人的血脉觉醒,不需要借助外力。

  “哦?这样最好。”本来还惦记着这件事,被焰赤一说,逸尘瞬间觉得轻松多了。

  “对了,从现在开始,我就跟随主人,无论有何差遣,焰赤都会全力以赴。”

  要说之前被大帝手谕指定认主,焰赤还有一些疑虑,那么现在,经受了逸尘对自己所做的一切,焰赤绝对不会再有二心。

  从今以后,焰赤愿意为逸尘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不用,你应该尽快回到族中,让赤焰兽一族都能吸收炼化火之烈焰,我这边的事情,暂时还用不到你。”

  有了焰赤这样的助力,对于逸尘来说,是百利而无一害,但是离开极阳之地,回到天罗大陆以后,便要受到生存法则的约束。

  以焰赤的修为实力,早已达到了超级强者的级别,如果一个不小心,击杀或者重创了其他强者,焰赤将会步小炫的后尘。

  尽管暂时压制住对小炫的愧疚,但逸尘绝不愿意看到,自己身边的任何人,再一次受到天谴的惩罚。

  再者说,传说中的万年大劫即将来临,赤焰兽一族的血脉激活和实力提升尤为重要。

  逸尘拒绝焰赤的跟随,也是以大局为重,并非是狂妄自大。

  “焰赤听从主人的安排,不过,我能不能请主人再此多留一天?”

  逸尘的拒绝,让焰赤心里暖暖的,既然已经认主,当以主人的安危作为第一要事。

  但是,刚刚激活血脉的焰赤,想到那些血脉还处于封闭状态的族人,同样也是心急如焚。

  赤焰兽一族繁衍生息,至今已有数十代,却由于血脉的原因,致使众多先人提前陨落,种族的实力也逐渐低下。

  不能吸收炼化火之烈焰,就等于抑制了赤焰兽一族的发展空间,在具有上古火龙血脉的群族中,早已沦落到人见人欺的地步。

  如果不是逸尘帮助焰赤激活血脉,给赤焰兽一族带来希望,恐怕要不了多久,世上就不再有赤焰兽这个物种了。

  越早激活种族所有成员的血脉,就越能减少老一辈逝去的数量,也能给年轻一辈更多的提升空间。

  赤焰兽一族的处境,使得焰赤有着归心似箭般的急切心情。

  一般而言,认主的焰赤已经不具备自行选择的权利,不管是否愿意,只要逸尘有令,他都必须无条件的服从。

  焰赤既愿意跟随逸尘,却又惦记自己的族人,纠结难免存在。

  幸好逸尘看出了苗头,并主动提出让焰赤早回族群,完全是急人所急想人所想,怎能不让焰赤高兴和激动呢。

  “在死山崖内陪你一天,干什么?”

  逸尘知道焰赤激活血脉之后,吸收了大量的火之烈焰,身体早就疲乏不堪了。

  但是,以焰赤的实力,即便没有炼化体内的火之烈焰,也足以对付一般的初阶战皇,根本不需要逸尘给他提供保护。

  而且,逸尘不过才初阶战王级别的修为,遇到超级强者连自保的能力都没有,又岂能确保焰赤的安全。

  看焰赤目前的状况,虽然还不能进行激烈的打斗,但赶路应该没有问题。

  只要沿途不惹事,焰赤顺利回到赤焰兽一族的领地,基本不会有问题。

  “我想……用一天的时间,炼化体内的火之烈焰,另外,死山崖内凝聚数千年的火之烈焰,还没有完全被吸收。

  我这一走,不知道什么时候还会来到死山崖,任由这些火之烈焰被别人收入囊中,委实心中不舍……”

  焰赤叽叽歪歪的嘟噜着,显得很不好意思,便又补了一句:“如果有劳主人大驾,在死山崖内帮我护法,一天之内足以炼化火之烈焰。”

  有一点,焰赤并没有告诉逸尘,那就是炼化火之烈焰之后,焰赤从死山崖赶回赤焰兽一族领地,所需要的时间能够缩减三天以上。

  花去一天的时间炼化火之烈焰,就相当于争取了两天,其实还是非常合算的。

  不过,焰赤炼化火之烈焰的这一天内,不能遭遇危机,一旦受到袭击,焰赤将惨遭能量反噬,有打落修为的危险。

  “我可以留下来,但你要在洞口处布置结界,否则,万一有超级强者经过,探知到你在炼化火之烈焰,我恐怕难以阻挡。”

  逸尘有十三和灰老头帮忙,只要将需要炼化的东西扔进日月空间,余下的就交给这两位。

  灰老头自会催动日月空间的能量,通过提纯之后实施炼化,基本上不用逸尘操心。

  但是,逸尘知道,自己吸收炼化相对轻松,不代表焰赤就不会遇到麻烦。

  炼化火之烈焰,需要通过血脉运行,将体内积存的大量火之烈焰,按照一定的方式进行能量输入,使之为己所用。

  在这段时间内,焰赤只能将所有精力都投入到炼化之中,并没有更多的心思,去应对周围可能出现的危机。

  很多强者,为了炼化自己需要的东西,不惜倾家族之力给自己护法,或者打造一处隐秘之地潜入,美其名曰‘闭关’。

  以焰赤的修为实力,若是用结界阵法将死山崖洞口封住,似乎可以高枕无忧,即使出现实力不算太强的初阶战皇,也难以突破焰赤的防御。

  然而,焰赤的血脉激活不久,还需要进一步的稳固,短时间内不宜过度操劳,甚至不能过于释放自身的能量。

  最好的办法,是焰赤先休息几天,等血脉运行完全顺畅,体内不再出现任何不适,方可尝试炼化火之烈焰。

  但是,焰赤归心似箭,一刻也不想耽误,让他继续呆在死山崖内,静等身体恢复,简直就是要了他的命。

  “我只能布置一般性的结界,要借助主人的能量,才挡得住初阶战皇的闯入。”

  消耗了大量体力的焰赤,不好意思的说道。

  “好,我们一起来。”逸尘明白了对方的意思,爽快的答应下来。

  布置结界很容易,达到一定的防御能力就比较困难。

  焰赤还要留存精力,炼化火之烈焰,必须由逸尘将五行之气输入到结界阵法,死山崖才算万无一失。

  “咦……主人,好像有人直奔死山崖而来。”

  洞口的结界阵法,刚刚有了雏形,能量尚未输入,焰赤就预感到了危机。

  “加快速度!”逸尘也隐约有些预感,便催促焰赤尽快布置完毕。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32362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