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千二百四十五章 被你害的

第一千二百四十五章 被你害的

  根据逸尘的感知,这位驭兽师的修为不超过战帅高阶的级别,尽管把兽阵演练得行云流水,却缺乏一击制胜的手段。

  如果换成一位战帅巅峰级别的驭兽师,长时间的演练,这个阵法或许能困住初阶战王。

  “哈哈……既然如此,阁下何不尽情一搏?”

  一位浓眉大眼,体格健硕的汉子,从山坳中慢慢走出来。

  说话的同时,并没有停止兽阵的攻击,只不过稍有减缓而已。

  好不容易有人试阵,驭兽师早已喜出望外,却不希望逸尘就此罢手,以免扫兴。

  以战帅高阶的修为,催动兽阵力敌战帅巅峰强者,对于驭兽师来说,是难得的机会。

  “兽阵威力尚在,但猛兽们似乎累了,再打下去,恐怕要出现破绽了。”

  见对方的样子,不像低俗之人,逸尘也不客套,坦然说出兽阵的现状。

  如果继续下去,逸尘自然有所消耗,但兽阵的威力下降更快,这一点驭兽师心知肚明。

  “破绽肯定存在,不过,阁下能否抓住,却是未知之数,不如……”

  面对逸尘的坦然,驭兽师明显要执着得多,大有一决雌雄之意。

  “小武,收阵!”一个清脆又不乏威严的声音,从山坳深处传出。

  “师母,这……”

  小武虽有不敢,却也在犹豫中撤回了兽阵。

  一大群猛兽如蒙大赦,一窝蜂的跑到山坳左面的一处山溪去了。

  “你叫逸尘?到这里干什么?”

  一道流光从逸尘面前闪过,一位身材曼妙的女子,出现在不远处的山坳之中。

  虽是徐娘半老,却无半点臃肿,特别是那张俊俏的脸庞,让逸尘一见便有亲切之感。

  “晚辈逸尘,要去飘府求见飘遥大叔。”

  逸尘躬身行礼,态度恭谦的说道。

  心里真正惦记的是飘然,嘴上却把飘遥说出,逸尘没敢太过直接。

  “哦……你和飘遥认识?”

  中年女子的脸上闪过一丝疑惑,轻声问道:“你确定是找飘遥,而不是别的什么人?”

  “嗯,我认识飘遥大叔,也认识飘然。”

  仿佛被人看透了心思,逸尘不自禁的一阵脸红。

  如果这个时候不说出飘然,恐怕难以过关,虽然有点羞赧,但逸尘还是抬起头,朗声说道。

  “这还差不多,飘遥那个老家伙人见人厌,你怎么会喜欢呢?”

  中年女子嘴角微微上翘,露出一丝笑容,接着说道:“飘然么,不在飘府,恐怕你是见不到了。”

  得知逸尘的真正意图,中年女子并没有意外,只是将目光投到逸尘的脸上。

  “飘然不在家?”尽管早有准备,但听到这个消息,逸尘还是有些失望。

  刻意让焰赤把自己送到驭兽府附近,就是为了去飘府看飘然。

  到了驭兽府地界,却被告知见不到飘然,这种郁闷只有逸尘自己能够体会。

  “那你还去不去?”对方像是故意针对逸尘,揶揄道。

  “呃……请问前辈,飘府应该往哪边走?”

  如果中年女子不问这句话,逸尘倒确实没有想过,到底要不要去看看飘遥。

  和飘然失去联系,已经有两年时间了,逸尘知道那块传信玉坏了,否则不可能一直联系不上。

  同样的,飘然似乎也无法和自己的父母联系,好不容易伤势恢复,又摆脱了毕方的‘控制’,她应该会回到飘府才对。

  对面的这位中年女子,尽管看起来很亲切,但说的未必是实情,逸尘总感觉有点怪怪的。

  “你不信我?”中年女子有些愠怒,冷声问道。

  “前辈误会了,不管飘然在不在,我都想去看看。”

  逸尘扬起头,客气的说道:“多谢前辈,晚辈告辞。”

  虽然中年女子态度还算和善,但逸尘没有时间在此纠缠。

  山坳前方有两条岔道,通往不同的方向,大不了多跑个来回,总能找到去飘府的路。

  “等等……飘然和飘遥都不在飘府,你不用去了。”

  逸尘刚走了几步,就听见中年女子的声音传来:“去了也没用!”

  “前辈,你的意思是……”

  不肯指路也就罢了,还要阻止逸尘,这就非常奇怪了。

  逸尘停下脚步,转过身来,疑惑的看着中年女子。

  “师娘不让你去,你就别去,省得自找麻烦。”

  驭兽师小武从一旁走过来,拍了拍逸尘的肩膀,宽慰道:“师娘是不希望你引火上身……”

  “小武,闭嘴!”

  小武话音未落,就遭到了师娘的严厉呵斥。

  “这?”逸尘觉得不对劲,飘府应该是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看得出来,小武憨厚老实,那一句引火上身必有所指,而师娘却不让他说完,似有刻意隐瞒的意思。

  飘府虽然只是驭兽府下属的一个小势力,但飘遥修为不低,还得到过一株逸尘赠予的六阶灵草。

  如果顺利的话,此刻的飘遥已经跻身于战王强者的行列了,这样的修为实力,即便在整个驭兽府,也没有几个人能比得过。

  而飘然在火祖宫接受了火祖宗毕方的指点,冲王成功已有一段时日,若是父母联手,恐怕谁也不敢招惹。

  但中年女子话中有话,却又不肯明示,这让逸尘很是纠结。

  “飘府出了点麻烦,不过,跟你没关系,绕道离开吧。”

  阻止了小武之后,中年女子瞄了一眼逸尘,淡淡的说道。

  “前辈,你一定是飘然的亲人,请告诉我,飘府到底发生了什么?”

  从第一眼见到中年女子,逸尘就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尽管年纪差距不小,但她的容貌和飘然至少有七分相似。

  若不是显得憔悴,眼神中还略带忧郁,或许还要更像一点。

  “那你先告诉我,你和飘然是什么关系?”

  “虽然还没有正式登门求亲,但我已经把飘然当成了未婚妻。”

  “胡说,既未求亲,哪来的未婚妻?”

  中年女子听到逸尘这样说,顿时柳眉倒竖,斥责道。

  一股威压袭来,将逸尘全身笼罩,大有拿下逸尘之意。

  “前辈息怒,飘然和我两情相悦,飘遥大叔也已知情,我没有胡说。”

  任凭威压笼罩,逸尘身形岿然不动。

  中年女子释放出的威压,处于战帅巅峰级别,距离战王强者似乎并不遥远。

  就算逸尘压低修为,也不会受到伤害,只是不清楚对方的身份,逸尘不好发作而已。

  “飘遥知道,我怎么不知道?”中年女子依然催动威压,试图压制逸尘。

  “师娘,我都听师尊说过好几回了,你……”

  小武想过来打圆场,却遇到师娘刺来的目光,赶紧把后面的话咽了回去。

  “原来你就是岚姨,逸尘失礼了。”

  逸尘一听,连忙上前一步,再一次躬身施礼。

  闹了半天,眼前这位中年女子,居然是飘然的母亲宁岚。

  怪不得不断地出言盘问,不依不饶,合着是丈母娘在挑毛脚女婿的礼。

  “哼,他们父女俩偷偷认下这门亲事,却偏偏拿我不当回事。”

  宁岚委屈至极,冷哼一声,气咻咻的说道:“我知道你就是那个逸尘,那又怎样,没我的同意,谁也别想打然儿的主意!”

  实际上,在逸尘自报家门的时候,宁岚就明白了眼前这位年轻人,就是和飘然相恋已久的逸尘。

  但是,她并没有直接说破,而是故意刁难。

  “岚姨,我……”逸尘不知道宁岚为什么会是这样的态度,不由得一阵紧张。

  “我问你,你是不是送给飘遥一株六阶灵草?”宁岚目光直视逸尘,大有兴师问罪之意。

  “是啊,飘遥大叔当时就达到了冲王资格,六阶灵草可以助他冲王成功。”

  “但是,他并没有冲王成功!”

  “怎么会这样?”

  逸尘一愣,给飘遥的那株六阶灵草,是草儿从精灵世界拿出来的。

  无论是品相还是质量,都属极品之列,只要飘遥服用,没有理由不成功的。

  “拿一株假灵草,我们都信以为真,害得……”

  宁岚欲言又止,怒目而视。

  “对,师尊就是冲王失败,才莫名其妙的失踪,这件事你脱不了干系!”

  小武也是横眉冷对,和之前对逸尘的欣赏态度截然不同。

  一时间,山坳内的气氛有些压抑,宁岚和小武除了气愤以外,还流露出难以掩饰的担忧。

  “灵草不会有假,可能是其中另有缘由。”

  逸尘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只能小心翼翼的说道:

  “岚姨,飘遥大叔是什么时候冲王失败的?”

  “两个月前,小姐离开飘府之后。”

  见宁岚还在生气,小武出言相告。

  前段时间,飘然回来过,说是自己已经是战王强者了,并希望飘遥加紧修炼,以便早日冲王。

  宁岚欢喜之余,让飘然在家中多呆一些时日,等飘遥闭关冲王时为父亲护法,以防出现意外。

  但是,和飘然同来的红脸小伙伤势突然加重,危在旦夕,飘府上下束手无策。

  无奈之下,飘然只好提前离开飘府,为红脸小伙寻找疗伤的办法。

  飘然走后不到一个月,飘遥便闭关开始冲王,整个飘府都满怀期待,却不料仅仅过了十天,飘遥就破关而出,宣布冲王失败。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32517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