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千二百四十八章 谁人所为

第一千二百四十八章 谁人所为

  “逸尘,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等逸尘再次进入房间,宁岚板起面孔,冷声问道。

  心里却是暗暗欢喜,然儿这丫头眼光不错,虽然这小子修为还没有达到王者的层次,可这份保命的技能,实在是常人难以企及。

  怪不得飘遥时常夸赞,说逸尘前途无量,今日一见,果然器宇轩昂,倒也配得上自己的宝贝女儿。

  更难得的是,自己下午狠心驱赶,原本是不想让他牵扯进来,但人家执意插手,对然儿也算是情深意重,看样子飘遥还真有救了。

  不管心里如何满意,宁岚的脸上却流露出漠然的神色。

  “岚姨,据我推测,飘遥大叔失踪,是驭兽府所为,我愿意潜入驭兽府一探究竟。”

  虽然宁岚的态度让逸尘忐忑,但没有被拒之门外,已经算很不错了。

  逸尘坚信,整个飘府不会有谁比自己,更适合去做这件事,也只有自己出手,才不会打草惊蛇,引起驭兽府的警觉。

  “你有什么证据,确定是驭兽府所为?”

  宁岚不露声色,淡然的坐在椅子上,看似随意的问道。

  尽管和逸尘的推测不谋而合,但宁岚想知道逸尘的依据所在,该不会是胡乱猜测吧。

  “暂时没有直接证据,但根据我掌握的线索,可以判定这件事与驭兽府脱不了干系……”

  逸尘不慌不忙,将自己的分析依据一一说了出来。

  两年前,在天云城城主府,飘遥亲口和逸尘谈及王子求亲的事情,被逸尘认定为有人捣鬼。

  事情的起因,是驭兽府的管家,带着一位夏离王国的官员专程去飘府,向飘遥‘传达’王族的一个决定,说是王子殿下看中了飘然,要将飘然立为王子妃。

  飘遥赶到驭兽府拒绝亲事,遭到了驭兽府管家的一顿数落,甚至出言威胁。

  以王族和驭兽府的双重压力,逼迫飘遥就范,导致飘遥远赴天云城,向公孙宏和逸尘寻求对策。

  “这件事情我知道,飘遥从天云城回来,又和我一起去了一次驭兽府,还是没有见到府主大人。

  不过,管家的态度有所转变,说是奉命办事身不由己,但其中或有误会,求亲一事暂且搁置。”

  宁岚回忆起当时的情景,觉得管家言辞闪烁言不由衷,似乎另有隐情。

  后来托人打听,得到的结果是王子求情纯属子虚乌有,和驭兽府管家同去飘府的官员,也是冒名顶替。

  尽管觉得被驭兽府戏弄,但飘遥认为此事已经过去,只要管家不再提起,就没有必要追究。

  况且,这件事应该跟驭兽府没什么关系,只是管家个人所为。

  “未必,王子求亲这样的弥天大谎,就算管家胆子再大,也绝不敢胡编乱造,若是传到国王陛下的耳中,可是死罪。”

  逸尘的看法和飘遥夫妇正好相反,区区一个管家,连驭兽府的大事都做不了主,岂敢把手伸到王族。

  只有得到了驭兽府高层的授意,管家才敢狐假虎威,甚至冒充朝廷官员,对飘府实施紧逼。

  “这个倒不一定,驭兽府管家是驭兽师唐狼的舅舅,唐狼一直明里暗里跟师尊过不去,所以……”

  小武告诉逸尘,飘遥是驭兽府最出色的驭兽师,曾经受到府主秋不凡的器重。

  但自从唐狼出任驭兽队的首席驭兽师之后,飘遥在驭兽府的地位就一落千丈,有时候想见府主一面都难以如愿。

  “不错,唐狼生怕飘遥抢了他的首席驭兽师之位,便想尽一切办法和飘府作对,其实,驭兽队成立之前,驭兽府少府主秋叶落就找过飘遥。

  飘遥自由惯了,不愿被人束缚,婉言拒绝了少府主的好意,这才给了唐狼机会,谁知道唐狼却把飘遥当成仇敌,一再纠缠。”

  宁岚俏眉紧蹙,一脸的无奈。

  飘遥夫妇二人,向来淡泊名利,对于溜须拍马之事更是一窍不通。

  尽管唐狼的舅舅是驭兽府的管家,但飘遥和唐狼发生冲突时,并不会因为管家身份的原因,而过度退让。

  严格说起来,唐狼也算飘遥的半个弟子,学习驭兽的初期,曾经得到飘遥多次指点,手把手的传授技艺。

  所以,只要发现唐狼在驭兽技巧上出现偏差,飘遥都会毫不客气的提出来,偶尔也会大声呵斥。

  唐狼做人圆滑,表面上对飘遥敬重有加,实际上却将飘遥当成自己前进路上的绊脚石。

  飘遥却没有想到这些,还以为唐狼虚心好学,便将自己的拿手绝技毫无保留的教给唐狼。

  直到唐狼登上驭兽队首席驭兽师的‘宝座’,飘遥才发现,自己养了一条白眼狼。

  上任伊始,唐狼就撺掇自己的舅舅,设法削减了飘府的地盘,并强行夺走了飘遥豢养的大部分猛兽。

  还四处叫嚣,说飘遥已是老朽,驭兽技艺大不如前,占据驭兽师之位,完全是糟蹋驭兽府的粮食。

  驭兽府的驭兽师,名义上得到驭兽府发放的‘薪水’,但实际上,每年都必须上缴一定的资源。

  比如豢养并得到初步训练的猛兽,以及训练成型的各种兽阵,只要是驭兽府高层看得上眼的,随时都可以拿走。

  飘遥虽然心有不甘,却也毫无怨言,毕竟驭兽府是一方势力,归属夏离王国的王族管辖,好歹还能让驭兽师们安居乐业。

  不过,唐狼的言语攻击,却使得飘遥忍无可忍,在大庭广众之下,将唐狼暴揍一顿,并说出了自己拒绝首席驭兽师一事。

  经此以后,唐狼和飘遥的矛盾趋于公开化,仗着少府主秋叶落的势力,唐狼加大对飘府的打压。

  “岚姨是说,飘遥大叔失踪,只是唐狼和管家的个人行为,与驭兽府无关?”

  逸尘听飘然说过,唐狼与飘府处处作对,却没有提及很久以前的往事。

  经过宁岚和小武的介绍和分析,逸尘也觉得有些道理,只不过总觉得哪儿不对劲:

  “如果真是这样,求亲闹剧之后,他们就应该动手,何必等到现在呢?”

  管家炮制了王子求亲的谎言,被飘遥揭穿,恼羞成怒之下,对飘遥痛下杀手,岂不是更加合理。

  但是,他为什么要改变态度,借口误会而终止谎言的继续,这中间令人费解。

  “那个时候唐狼不在驭兽府地界,凭管家一人恐怕对付不了师尊。”

  见逸尘疑惑,小武解释道。

  飘遥从天云城回来的时候,唐狼已经离开驭兽府,据说是去了萨特王国地界演练兽阵。

  唐狼这一去,就是两年的时间,直到前段时间,才回到驭兽府。

  “如果凭借修为实力,以及驭兽技术,唐狼远远不是我们的对手,而驭兽府并不提倡驭兽师相互之间斗得你死我活,所以管家也不敢轻易动用驭兽府的力量,对飘府赶尽杀绝。

  这也是这些年来,唐狼不断挑衅,处处打压,却又没有真正对飘府大规模侵袭的主要原因之一。”

  宁岚很清楚唐狼的心思,对飘府实施打压,是为了稳固他首席驭兽师的位置,若是以个人之力击败飘遥,倒可以考虑。

  就算是府主怪罪下来,唐狼可以用个人恩怨搪塞,只要飘遥没有生命危险,府主一般不会深究。

  问题是,唐狼的修为,仅仅是勉强达到战帅强者的层次,即使和战帅高阶的管家舅舅联手,恐怕也对付不了飘遥夫妇中的任何一位。

  然而,唐狼从萨特王国演练兽阵回来以后,各种传言随之而来。

  先是有人说,驭兽府少府主秋叶落和幽阴门结了梁子,牵扯到唐狼,府主着令唐狼亲赴幽阴门处理此事。

  后来又有传言,说是唐狼不辱使命,人还没到幽阴门,就顺利化解了驭兽府和幽阴门之间的矛盾,回到驭兽府时曾受到府主亲自迎接。

  这还不算离奇,最让人难以置信的,就是唐狼的修为,居然从两年前的战帅初阶,一跃攀升到战王强者的级别。

  而且,唐狼这次回来极少露面,甚至推掉了很多以前喜欢的应酬,说是一心演练兽阵,以报府主父子的知遇之恩。

  “有这等事?”逸尘闻言,不免一阵错愕。

  唐狼在萨特王国演练兽阵,逸尘没遇见过,却知道这件事。

  而幽阴门和驭兽府的纠葛,需要唐狼化解,无疑就是逸尘一手促成。

  九幽城外,被驭兽府的王祥等人错认为唐狼,逸尘将计就计,骗得少府主秋叶落的随身玉佩。

  这块带有秋叶落姓名的玉佩,又被逸尘‘随手’丢在一个山坳的草丛中,很容易让人看见。

  当时,莫飞将军遭人阻截,危急时刻,逸尘出手相救,并斩杀了幽阴门的几位战帅强者。

  在故意放走幽阴门执法堂分部的袁长老同时,逸尘想通过秋叶落的玉佩,将杀人凶手指向驭兽府。

  根据宁岚的说法,幽阴门应该是找到了玉佩,再顺藤摸瓜,引出驭兽府,由此便有了双方之间的纠葛。

  秋叶落原本就没有斩杀幽阴门长老,甚至事发时根本就不在场,于是,王祥受到了审问。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32622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