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 败事有余

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 败事有余

  卷起的尘烟更加迷茫一片,整个吊桥都被笼罩在滚滚尘烟之中,就连立于城墙上的腾莽,也被汹涌而至的尘烟,迷得睁不开眼睛。

  “慢!”

  腾莽一声断喝,让收放吊桥的勇士暂停拉起,以便等待铁狼。

  威胁着逸尘的雾墙已经消失,腾莽这才放下心来。

  “收!”

  等到铁狼的身影,也进入到吊桥范围之内,腾莽觉得不再有危机。

  “腾大哥,好险啊——”

  气喘吁吁的铁狼,在尘烟的笼罩中,长长的吁了一口气,也不管口鼻之中被吸入了大量的尘烟。

  “逸团长,欢迎回来。”

  腾莽没有心情搭理铁狼,逸尘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

  尽管保持着轻松的语调,但腾莽的得意神情却跃然脸上。

  若不是逸尘坚持离去,也不致于弄得这般惊慌失措,好在危机解除,大家都没有受到伤害。

  “逸团长,还是腾家寨安全……咦,逸团长人呢?”

  铁狼附和着腾莽,顺便挥手散去眼前的尘烟,却忽然大惊失色的叫道。

  宽阔的吊桥之上,尘烟逐渐散尽,却不见了逸尘的身影,只剩下铁狼一人,傻呆呆的瞪着茫然的双眼,一副见了鬼的模样。

  “什么?”

  沉浸在得意之中的腾莽,被铁狼的惊叫吓得一个激灵。

  睁开眼睛,使劲的在吊桥上寻找着逸尘,依然一无所获。

  奇怪!

  尽管有尘烟眯眼,但逸尘的身影,明明是上了吊桥的。

  腾莽和铁狼二人,对眼前的情况难以置信,难道逸尘是被那一阵旋风给卷走了?

  “腾大哥,这是怎么回事?”

  铁狼直勾勾的看着腾莽,傻傻的问道。

  之前在山路上,逸尘被雾墙撞翻了好几次,也不曾失去踪迹。

  现在到了腾家寨的门口,居然莫名其妙的找不到了。

  铁狼以为,腾家寨还有其他手段,将逸尘保护起来了,这才追问腾莽。

  “什么事儿都没有,关键是逸团长不见了,都是你干的好事!”

  腾莽怒气冲冲,用手指着铁狼的鼻子,气急之下差点一巴掌就呼了过去。

  要不是铁狼出现,腾莽就不会停止拉起吊桥,那阵旋风也不能将逸尘卷走。

  严格说起来,笼罩在腾家寨上空的结界阵法,从护城河开始,就属于能量波及范围之内。

  就算是超级强者释放出的能量,只要没有超出结界阵法的威压,就无法从吊桥上拿走任何东西。

  但是,短短几息时间的停顿,倒会给对方带来可乘之机,因为吊桥在停顿的时候,未必会启动结界阵法。

  “我……我看见逸团长上了吊桥,才让你等我的。”

  被腾莽破口大骂,铁狼觉得很委屈,不由得辩解起来。

  自己辛辛苦苦的一路追来,就是希望逸尘能够顺利脱险。

  可到头来,看似解除了威胁的逸尘,却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硬生生的从大家的眼皮子底下,莫名消失了。

  这也太离谱了吧,逸尘可是堂堂的战王强者,实力不容小觑。

  就算是遇到了不测,怎么着也得呼救一声才对啊。

  怎么可能就这么销声匿迹了,连一句话都没有留下来。

  “放吊桥,找人!”

  腾莽大手一挥,恼怒的说道。

  看得出来,逸尘的消失,让腾莽脸上无光。

  不理会铁狼的辩解,只是一个劲的派出守城的勇士,下到护城河对岸,寻找逸尘的踪迹。

  “我也去。”铁狼看了腾莽一眼,知道自己再说下去也没意思,便跟着勇士们一起顺着吊桥,到了对面。

  腾家寨护城河对岸,原本也是山林,由于考虑到安全问题,腾莽特意让人把附近的树木杂草,全部清除干净。

  足有百余位勇士,在对岸的一片开阔地寻找着,就连滕萌本人,也参与到其中。

  尽管一眼就可以看清开阔地全貌,但腾莽还是生怕漏掉任何一个角落,吩咐勇士们翻遍每一块可能藏人的坑洼。

  “唉,都到了腾家寨,还出现这样的变故……”

  大家紧张的搜寻了半个多时辰,依然没有逸尘的半点消息,腾莽的脸上充满了沮丧。

  “逸团长没有地方可以去的,兜了这么大的圈子,就想会腾家寨的,可惜了。”

  联想到临近吊桥的那股旋风,铁狼颓然的感觉到,逸尘已经凶多吉少。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这下你高兴了?”

  勇士们陆陆续续回到了城墙之上,腾莽却还在开阔地里游荡着。

  看到铁狼唉声叹气,不由得更加生气。

  “我没有想到会是这样,可……腾大哥,你是怎么知道逸团长会回来的?”

  即便腾莽没有责怪,铁狼自己的心里也不好受。

  东看看西瞧瞧,铁狼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

  逸尘离开腾家寨有好几个时辰了,被雾墙强势威逼,不得已才返身重回腾家寨,这是铁狼之前并没有想到过的。

  但是,腾莽却好事早有准备,在城墙上等待着逸尘的出现,并不顾雾墙的巨大威势,公然指挥勇士们放吊桥。

  这似乎有些不合常理,至少在铁狼眼里,腾莽这样做也太巧合了吧。

  “我怎么会知道逸团长会掉头,但是我正在巡视城墙守卫,顺便看看有没有异常情况。

  却感觉到一股滔天威压,以及强横无比的超级强者气息,接着就看见了逸团长的身影。”

  腾莽态度坦然,没有因为铁狼的提问,而改变什么。

  不过,看到铁狼一脸的疑惑,腾莽有些不高兴,便大声呵斥道:

  “不管怎么说,逸团长对田氏家族有恩,在这个时候,难道你让我袖手旁观吗?”

  言辞之中,有一种愤愤然的怨气,怪来怪去,就是铁狼来的不是时候。

  “原来是这样,其实大哥不用解释的,我只是随口问问而已。”

  铁狼嘴里说着,心里却反而有了更大的疑问。

  众目睽睽之下,逸尘来到腾家寨外,腾莽又是当着众位勇士的面,下令放的吊桥。

  就算逸尘被雾墙掳去,腾莽也是尽了力的。

  以腾莽的性格,这种事情是不屑于解释的,更没有必要向铁狼‘汇报’得如此仔细。

  如果腾莽不作任何辩解,铁狼也不会真的怀疑到他的头上。

  但是,过于详尽的解释,不符合腾莽的性格,越是强调巧合,铁狼越是觉得不可相信。

  铁狼落魄,是由于中了厉风和幽阴门的圈套,尽管落魄至极,却没有因此失去了自己的判断。

  说实话,就算是到了现在,如果发现逸尘落到某位超级强者手上,铁狼还是不会牺牲自己救助逸尘。

  而逸尘对镇东将军府的帮助,并没有给腾氏家族带来具体的实惠,腾莽愿意抛弃族人的安危,与超级强者为敌,很难让铁狼信服。

  “我问心无愧,当然不需要解释,倒是你,早不出现晚不出现,偏偏在关键时刻坏了大事。”

  腾莽似乎还沉浸在懊恼之中,对于铁狼的揶揄非常不爽:“铁狼,你赶紧离开这里,如果找不到逸团长,这辈子都不要来见我!”

  只要铁狼稍微晚一点儿出现,等吊桥升起之后,就可以受到结界阵法的庇护,逸尘的安全得以保全。

  可惜,几乎脱险的逸尘,被铁狼一搅和,落得个踪迹不见的下场。

  归根到底,还是铁狼的问题,腾家寨并没有做错,也不会因此失去什么,但腾莽依然十分生气。

  “不管怎么样,这件事情我都脱不了干系,看来也只有出去寻找,只希望逸团长吉人天相了。”

  铁狼唉声叹气,不再和腾莽辩解,低垂着脑袋,转过身,恨恨的离开开阔地,进入前方的山林之中。

  如果逸尘真的落入超级强者之手,就算铁狼有天大本事,也不可能救出逸尘。

  所谓寻找逸尘,实际上是铁狼的一个托词,他心里真正想做的,是逃离腾家寨。

  腾莽的解释,以及找不到逸尘的态度,都让铁狼对自己的判断更加确定。

  回想起逸尘坚决不肯躲在腾家寨避难,遭到雾墙威逼时,又一心返回,铁狼觉得这是逸尘在暗示自己。

  尽管一路上的跟随,都没有追上逸尘,但铁狼也在回味逸尘的话。

  为什么逸尘往腾家寨的方向,就不会受到雾墙的侵扰,而一旦逸尘停下或者掉头,雾墙立马就发动紧逼,迫使逸尘逃亡腾家寨的方向。

  雾墙是由超级强者布置,和腾家寨根本没有关系,而且,如果对方了解腾家寨,就会感应到城墙周围的结界阵法。

  把逸尘赶到一个自己不好对付的地方,而不是趁着空旷的开阔地将他拿下,只有脑残的超级强者才会这样做。

  “难道是腾大哥和超级强者……有勾结?”

  被自己的念头吓了一跳的同时,铁狼决定小心为妙。

  远离是非之地,至少能保证自己的安全,能不能找到逸尘,完全是任凭天意了。

  如果真如铁狼所推测的那样,逸尘若是遭遇不测,三英佣兵团一定不会善罢甘休。

  就算腾家寨固若金汤,也未必顶得住三英佣兵团,多位战王强者的轮番攻击。

  铁狼要是继续留在腾家寨,结果可能很悲催,怎么死的恐怕都不知道。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34260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