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千二百九十四章 功不可没

第一千二百九十四章 功不可没

  选定义兵团分部,作为自己的立足之地,是浪荡四杰商量之后,共同做出的决定。

  经过一番试探性的接触,浪荡四杰和柳浩彼此欣赏,加入义兵团分部便水到渠成。

  刚开始,柳浩并不主张设立情报机构,理由是义兵团分部以发展壮大为主,没有必要参与到勾心斗角之中。

  但是,没过多长时间,柳浩就改变了主意,愿意在义兵团分部设立情报机构,并交由浪荡四杰打理。

  “哦……什么事能改变柳浩呢?”逸尘饶有兴致的听着,不时还提出一些问题。

  以柳浩的经历和性格,如果没有特别的情况发生,未必能这么快的接受新生事物。

  “是弓老他们,帮义兵团分部化解了一场事关生死存亡的危机。”

  柳浩告诉逸尘,义兵团分部的迅速发展,不可避免的引起了同行们的妒忌和不满。

  同处城廓镇的焰山佣兵团,原本是这一带实力最强的佣兵团,前几年不知道得罪了什么人,受到了严厉的打击,致使实力大为降低。

  不过,即便如此,焰山佣兵团依然拥有三十余位修为达到战帅级别的强者,远远超过当时只有不到二十位战帅强者的义兵团分部。

  浪荡四杰得到消息,焰山佣兵团为了确保在佣兵界的地位,谋划了一次偷袭行动,目标就是击溃义兵团分部。

  以义兵团分部的实力,即便是倾力而战,也不是焰山佣兵团的对手,更何况还有五六位战帅强者,外出执行任务至今未归。

  柳浩对于浪荡四杰提供的情报将信将疑,毕竟自己从未和焰山佣兵团发生过如何方面的冲突,大家相处还算不错。

  当然,这种事情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柳浩还是颇为慎重的对待这个问题。

  虽然已经向义兵团总部求救,但数万里的距离,远水解不了近火,等夏夜先生的援兵到达,恐怕义兵团分部早已缤纷瓦解了。

  柳浩不甘心自己刚刚创建的义兵团分部就此烟消云散,可实在找不出切实可行的办法,便把目前的困境向浪荡四杰坦然相告。

  然而,浪荡四杰却让柳浩放心,说是焰山佣兵团不足为惧,只要将现有的兵力合理安排,义兵团分部就可以安然度过危机。

  三天之后,做好了鱼死网破准备的柳浩,等来了焰山佣兵团的一批战帅强者。

  焰山佣兵团对义兵团分部的实力做过一番查探,得知留守在城廓镇的战帅强者不到十五位,便派出二十五位战帅强者,率领众多战将高手,趁着夜色的掩护,要将义兵团分部铲除。

  尽管浪荡四杰的情报准确,柳浩也做了相应的部署,但巨大的实力差距,还是将义兵团分部推到了险境之中。

  大兵压境,整个义兵团分部的所有兵力,根本不足以应对这场实力悬殊的战斗。

  就在战事一触即发之际,一群老弱妇孺突然闯入义兵团分部,站在双方阵容之间。

  有人认出,这些老弱妇孺,都是前几年为焰山佣兵团战死的佣兵家属,有的还是在场战帅强者的亲戚。

  老弱妇孺没有打战的实力,却有阻止战争的能力,正是因为他们的出现,使得义兵团分部有惊无险的得以保存。

  几年前,焰山佣兵团被仇家围剿的时候,众多佣兵拼死一战,最终击退了对方的进攻。

  但是,焰山佣兵团损失惨重,光是战将六品以上的佣兵,就战死了四十位之多。

  为了安抚人心,焰山佣兵团头领决定,将战死佣兵的家属当成自己的亲人,按月发放生活费,直到年老的寿终正寝,年幼的长大成人。

  实际上,焰山佣兵团并没有这样做,除了第一次象征性的给了一点粮食之外,连一个金币都没有发放下去。

  眼巴巴等着生活费的老人,一边省吃俭用,一边期待着焰山佣兵团的诺言兑现。

  然而,他们等来的只有绝望,有好几位老人,在等待和饥饿中悲惨的死去,临死都没有闭上眼睛。

  无奈之下,他们推荐了几位代表,找焰山佣兵团交涉,希望对方言出必行,给战死者家属一个交代。

  谁曾想,交代没有,几位代表却莫名的失踪,后来有人在焰山佣兵团驻地一个山脚下的草丛中,发现了代表们的尸体,都是被人一剑毙命。

  战死者家属们知道,这一定是焰山佣兵团不愿意兑现诺言,才杀人灭口,便不再继续讨要说法。

  为了能够活下去,他们只好让那些体力稍微好一点的老人,和半大的孩子们,去附近的城镇沿街乞讨。

  看着这些衣衫褴褛瘦骨嶙峋的老弱妇孺,声泪俱下的控诉焰山佣兵团头领的罪状,不少战帅强者留下了同情的泪水。

  经过短暂的商量,二十五位战帅强者决定,暂时停止攻打义兵团分部,等回去弄清楚事情的原委,再考虑下一步的行动。

  柳浩没有想到,一场必败无疑的战斗,竟然让一群战死者家属制止了。

  后来得知,浪荡四杰通过自己的手段,在短短的三天之内,找到了那些战死者家属,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并当场拿出身上所有的晶币,送给那些老弱妇孺。

  不仅如此,浪荡四杰还保证,只要义兵团分部存在,他们的生活就不会出现问题,而且,为了防止焰山佣兵团报复,义兵团分部将会把他们转移到安全的地方。

  原本就生不如死的战死者家属,非常痛恨焰山佣兵团的背信弃义,如今得到浪荡四杰的接济,自然愿意出面揭露焰山佣兵团的丑行。

  “虽然不能完全化解危机,却为义兵团的援兵争取了时间,浪荡四杰果然功不可没。”

  逸尘由衷的感叹道,对情报的准确把握,以及合理的利用,使得义兵团分部不费一兵一卒,就能暂解燃眉之急,干得确实漂亮。

  “这还不算,过了几天,有十五位战帅强者脱离焰山佣兵团之后,加入到义兵团分部,壮大了我们的力量。”

  柳浩想起这件事就高兴,眉飞色舞的说道。

  浪荡四杰用自己的方式,为义兵团分部解围,在义兵团援兵到来之前,十五位战帅强者的出走,使得焰山佣兵团实力大损,再也不敢轻举妄动。

  请示过夏夜先生之后,柳浩接受了这十五位战帅强者的加盟请求,并按照夏夜先生的指示,没有对焰山佣兵团采取报复。

  即便如此,焰山佣兵团为了表示‘诚意’,主动送上礼物,低声下气的求得柳浩原谅。

  至此,一场关系到义兵团分部存亡的危机,在浪荡四杰的暗中运作下,正式宣告解除,而且,义兵团分部的战帅强者数量几乎增加了一倍。

  柳浩惊叹于情报的‘威力’,这才有了义兵团分部情报机构的成立。

  “柳团长,我们加入义兵团分部只是权宜之计……”

  弓老实在不忍心破坏柳浩的情绪,犹豫再三之后,还是试探性的说道。

  “弓老,你这是什么意思,嫌我的诚意不够吗?”

  柳浩闻听,从椅子上一蹦而起,吃惊的看着一脸严肃的弓老。

  自从有了情报机构,义兵团分部的运行更加顺畅,不仅避免了很多麻烦,还经常得到意外的惊喜。

  通过焰山佣兵团这件事,义兵团分部的声誉提升了不少,特别是对于焰山佣兵团那些战死者家属的照顾和接济,更是赢得了众人的赞誉。

  柳浩除了刚开始的时候有点犹豫之外,只要关系到情报的事情,都由浪荡四杰自行安排,自己从不干涉。

  扪心自问,柳浩觉得自己并没有怠慢过浪荡四杰,彼此之间的相处,也非常融洽。

  冷不丁的听到这句话,柳浩根本就弄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请。

  “柳团长误会了,我不是这个意思,从我们加入义兵团分部第一天起,你就把我们当成兄弟,没有丝毫见外,我们哥儿四个都很感激。”

  弓老连忙站起来,看了看逸尘,又看了看柳浩,接着说道:“说实话,我们的最终目的,是要给逸尘兄弟办事,虽然我知道你认夏夜先生为老大,但是,你们毕竟不是一家……”

  逸尘的公开身份,是三英佣兵团团长,在弓老看来,就算逸尘和夏夜先生关系特殊,也不能把三英佣兵团和义兵团混为一谈。

  浪荡四杰混迹江湖数十年,不愿意继续浑浑噩噩下去,希望做一些自己愿做的事情,免得虚度光阴。

  正所谓良禽择木而栖,既然逸尘已经声名鹊起,自己兄弟四人何不一起去投靠逸尘,也算成就自己干一番事业的梦想。

  “合着我这儿就是一块跳板,只要老大一出现,你们就改弦更张,弃我于不顾,这也太……”

  柳浩为人耿直,心眼儿不多,被弓老一通解释,心里更不是滋味。

  闹了半天,义兵团分部创建情报机构变成了一个笑话,连浪荡四杰都留不住。

  “弓老,你留在义兵团分部不是挺好吗,英雄有了用武之地,同样也是实现梦想啊。”

  逸尘也被弓老给搞糊涂了,一头雾水的在那儿发呆。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34502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