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千二百九十五章 原本一家

第一千二百九十五章 原本一家

  “说来惭愧,我们近段时间,都是在搜集和你有关的情报,严格说起来,已经违反了义兵团分部的规矩。”

  弓老摇了摇头,苦笑着说道:“义兵团分部,不是三英佣兵团分部,我没有资格再待下去了。”

  拿着义兵团分部的薪水,去干一些和义兵团分部关系不大,或者说没有关系的事情,浪荡四杰这样做很不地道。

  “原来是为了这个原因啊,好说好说。”

  柳浩总算听明白了,在浪荡四杰眼里,只有三英佣兵团才是逸尘真正的势力,义兵团分部最多也就是个普通势力而已。

  义兵团分部创建不久,无论是实力,还是名气,都无法和三英佣兵团相比,浪荡四杰想找一个好的靠山,完全是人之常情。

  不过,既然浪荡四杰加入了义兵团分部,再想跳槽到三英佣兵团,恐怕没那么容易。

  “柳团长是答应了,还是……”

  明明刚才还阴着脸,怎么忽然变得欢快起来,这柳浩的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呢。

  弓老猜不透柳浩的心思,干脆就出言询问。

  “我不答应!”柳浩口气生硬的吼道,似乎很委屈。

  “那我们就退出义兵团分部,再加入到逸尘兄弟的队伍。”

  弓老毫不相让,态度十分坚决。

  话都讲到这个份上了,弓老已无退路,只能据理力争。

  都说江湖上各门各派,都有自己的规矩,但有一点是相同的,那就是在没有脱离一个门派之前,是不能加入另外一个门派的。

  除非柳浩同意,否则浪荡四杰想要跳槽,就必须先退出义兵团分部,而且还要在退出之后,有一个时间间隔,方能重新加入另外势力。

  “别争了,我也不同意。”

  看着柳浩和弓老都憋得脸红脖子粗的,气氛有些僵,逸尘只好也跟着站起来,制止双方的争辩。

  “逸尘兄弟,你……不愿意收留我们?”

  弓老没有想到,逸尘会是这样的态度,一下子回不过神来。

  都已经说明白了,退出义兵团分部,就是为了加入三英佣兵团,弓老满以为逸尘会很高兴的接受。

  可事实上,逸尘根本就没有收留浪荡四杰的意思,难道是浪荡四杰的能力手段,不够成为逸尘帮手的资格。

  “弓老,老大都说了不同意,你就别问了,好好待在义兵团分部,我就当什么事请也没发生过。”

  有了逸尘的表态,柳浩心里马上就踏实了,想起弓老急吼吼的样子,他就一肚子恼火:

  “如果你继续纠缠不休,可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声色俱厉,语气铿锵,如同榔头一般,敲在弓老的心上。

  憋屈,恼火,怒气,一股脑的涌了出来,弓老委屈的对逸尘说道:“逸尘兄弟,你总得给个理由吧。”

  虽然年纪有点大,可弓老觉得自己还有点能力,能够做些事情,不应该受到逸尘的打击。

  在锁云峰第一次见到逸尘,弓老就觉得逸尘和常人不同,具有干大事的潜质。

  也正因为这样,浪荡四杰才铁了心的要追随逸尘,并愿意贡献自己的一切力量。

  一腔热忱,被逸尘一盆冷水浇下,弓老从头到脚都是一阵冰凉,心里更是如同掉进了冰窟一样,寒冷入骨。

  “弓老,柳浩是逗你的,我说不同意的原因很简单,义兵团和三英佣兵团原本就是一家人,没有必要退出再加入。

  而且,以三英佣兵团在天罗王国都城的势力,基本没有人敢轻易招惹,暂时不需要专门设立情报机构。

  义兵团分部创建不久,无论是实力还是名气都有待提高,另外,还有不少势力在一旁虎视眈眈,大有铲除义兵团分部之势……”

  逸尘将义兵团和三英佣兵团的关系,告诉了弓老,并分析了当前的局势,让弓老安心留在义兵团分部。

  如果浪荡四杰刻意查探,迟早会弄清楚这些事情。

  与其让弓老等人胡乱猜疑,还不如直接明了的说出来,也好让他们安心。

  逸尘第一次到夏离王国,对环境和各种势力格局并不熟悉,柳浩和义兵团分部,也需要有人扶持,才能将义兵团分部迅速壮大。

  掌握竞争对手的动向,了解潜在敌对者的实力,甚至摸清各类市场的行情,这都是浪荡四杰最拿手的绝技。

  就目前而言,浪荡四杰最适合,最能发挥才能的地方,也就是义兵团分部了。

  “你们……等等,让我想想。”

  弓老的脑子有点乱,感觉自己被柳浩和逸尘摆了一道。

  很简单的事情,只要一句话就能说清楚的,可这二位偏偏绕来绕去,一直不肯明说,憋得弓老差点背过气去。

  “弓老,义兵团和三英佣兵团,以及老大的关系,只有我们少数几个人知道,没有得到老大的允许,我不能说得太多。”

  柳浩带有歉意的解释道:“义兵团总部在石锦镇,处于幽阴门势力范围之内,稍有不慎就会遭到幽阴门的严厉打击……”

  不管义兵团的发展有多快,夏夜先生打造铁军的手段有多强,和幽阴门比起来,义兵团还很稚嫩,就像是一只小鸡,连翅膀上的毛都没有长齐,想要和凶猛的老鹰一争高下,无异于自寻死路。

  随着义兵团名声渐起,幽阴门已经几次三番派人到石锦镇进行拉拢,希望将义兵团收编为幽阴门的附属势力。

  由于夏夜先生之前在天罗王国的都城,帮助逸尘打理三英佣兵团,一尺道长和袁守义接待了幽阴门的使者,并一再推脱,说是要商量之后方能答复。

  考虑到义兵团的实力,还不足以威胁到幽阴门这个庞然大物,夏夜先生认为,只要虚与委蛇,不正面和幽阴门对抗,暂时不会有太大危机。

  当然,至于三英佣兵团或者逸尘,与义兵团的关系,夏夜先生是不可能主动提及的,即便幽阴门调查,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

  “逸尘兄弟,柳团长,是我想得太简单了,感谢你们的信任。”

  弓老忽然间情绪激动起来,用颤抖的声音,对逸尘说道:“对了,我也和柳团长一样,叫你老大吧。”

  身为情报人员的弓老,深知情报的重要性,更懂得泄密的危害。

  逸尘能够将自己的身份,在弓老面前公开,就表明了他对浪荡四杰的极大信任。

  想起自己的猜疑,弓老既惭愧又欣喜,更被逸尘的坦然而感动。

  “弓老,我这次来,是想知道有关驭兽府的情况。”

  打消了彼此间的疑虑,逸尘便直接说明来意,并笑着对弓老说道:“至于称呼,弓老愿意怎么叫就怎么叫,我不在意。”

  虽然说弓老有了一把年纪,或许比逸尘的父亲逸长春还要大上不少,但老大这个称呼,并不是以年龄为基础的。

  玄天宗的胖瘦两位长老,并不比弓老小多少,却争着抢着把逸尘推到老大的位置。

  像青牛和陶书遥,都是千年以上的老怪物了,依然一口一个老大的叫着。

  还有傻猫,烈焰魔鹰等等,甚至是天罗王国的王子殿下皇甫钦,以及眼前的柳浩,哪一个都比逸尘年长许多。

  只要大家以诚相待,称呼根本就不重要,相对于逸团长逸团长的叫,逸尘觉得还是老大来得亲切,也很随意。

  “驭兽府府主秋不凡蠢蠢欲动,驭兽师唐狼身份存疑。”

  弓老几乎没有经过思考,就立刻说出了两点,似乎早就准备好了,只等逸尘发问呢。

  “哦?说说看。”逸尘相信浪荡四杰打探情报的手段,却没有想到,弓老竟然一上来就下了定义。

  一般而言,打听到的情报,需要经过仔细的分析,并联系各方面因素,以及表露出来的迹象,才能做出最精准的判断。

  搞情报的人,最忌讳在缺乏事实依据的情况下,主观断定某件事的性质和走向。

  从弓老的口气中可以听出,浪荡四杰对驭兽府的了解,不仅仅是单纯的打探情报那么简单。

  “表面上看,驭兽府只是一个实力较强的江湖势力,在整个夏离王国的江湖势力中,勉强跻身于一流行列。

  但实际上,他们的真正实力,远远超出夏离王国的任何一个江湖势力,甚至有了和王族较劲的资本……”

  一谈到驭兽府,弓老的话匣子就彻底打开了。

  驭兽府以出产驭兽师而闻名,只要修为达到战帅强者级别,便称得上是名副其实的驭兽师。

  如果得到一定数量和质量的猛兽,驭兽师就能创建属于自己的兽阵。

  天罗大陆除了驭兽府以外,并没有像样的驭兽师,兽阵更是几乎不存在。

  究其原因,主要得益于驭兽府所处的地理位置,和得天独厚的环境。

  地处夏离山脉深处,猛兽横行,而驭兽师则可以通过自己所掌握的驭兽技术,控制甚至驯服猛兽,将其收为己用。

  如果换着其他人,即便修为达到战王强者的级别,无非也就是多斩杀一批猛兽而已,驯服则不可能。

  如此一来,那些胸怀企图的各势力首领,大多愿意出钱聘请驭兽师,并助其创建威力强横的兽阵,以便在和其他势力对抗时占据上风。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34511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