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千二百九十六章 玉佩疑案

第一千二百九十六章 玉佩疑案

  毕竟,兽阵的主体是猛兽,就算出现伤亡,也可以购买以后补充到兽阵之中,损失的不过是钱财而已。

  一个修为强劲,驭兽技术娴熟的驭兽师,通过对一些猛兽控制调度,能够使得兽阵的威力,达到甚至超过战王强者的程度。

  一般的江湖势力,倾尽所有修炼资源,也未必能够催生出一位战王强者,而驭兽师却有能力做到相当于战王强者的事情。

  驭兽府不仅提供驭兽师,还会在特定的条件下,出售部分实力不弱的猛兽,这是在其他地方无法得到的。

  秋不凡身为驭兽府府主,从这个垄断的行业中,积累了巨大的财富。

  尽管也会象征性的缴纳一些税收,并给夏离王国的朝廷上贡,但驭兽府的财力,并不输给夏离王国的任何一家势力,包括王族。

  但是,弓老要说的,不是这些表象的东西,而是秋不凡野心勃勃,暗中积蓄力量,以便有朝一日大展宏图。

  近年来,驭兽府经常在江湖势力中,挑选那些具有相当实力的,作为自己的盟友,说起来是代理驭兽府的各类业务,实际上就是笼络人心。

  据浪荡四杰了解,驭兽府内,修为达到战王强者级别的就有三位,加上拉拢的盟友,秋不凡可以调动的战王强者,至少有六七位之多。

  而夏离王国的王族,明面上的战王强者,连五位都不到,即使还有一两位尚未露面,也不过六七位而已。

  若是以拥有战王强者的数量看,驭兽府和夏离王国王族,至少可以并驾齐驱,更是其他江湖势力远远达不到的。

  这还不算,驭兽府的战帅强者数量,也是非常可观,虽没有掌握确切数字,但绝不会低于五百位。

  更让人难以捉摸的,是驭兽府的兽阵威力,到底有多强,或许没人知道,因为没有经过实战,很难判断。

  可有一点,掌控驭兽府兽阵的驭兽师唐狼,其本人的修为就达到了战王强者的级别。

  以战王强者的修为实力,加上对驭兽技术的理解,唐狼创建的兽阵实力,绝对超出了想象。

  按照惯例,一般战帅强者级别的驭兽师,理论上就能训练出实力接近战王强者级别的兽阵。

  那么,身为战王强者的唐狼,是不是可以训练出实力超过战王中阶级别的兽阵呢。

  至少,在理论上是可行的,至于实际情况,在没有揭开驭兽府兽阵的神秘面纱之前,谁也不敢胡乱猜测。

  根据浪荡四杰的推测,驭兽府加上其所谓的盟友,联起手来,足以挑战夏离王国王族的权威。

  不过,随着驭兽府千金大小姐,和夏离王国王子殿下的婚期将近,秋不凡觊觎王位的可能性正在消失。

  即使什么事也不做,夏侯山和秋韵成亲以后,秋不凡也顺理成章的成为未来的国丈爷。

  以驭兽府的实力,秋不凡很有可能入主夏离王国朝廷的某个重要部门,一跃变成夏离王国炙手可热的人物。

  没有那个傻瓜,愿意放弃这个机会,而穷兵黩武,与王族过不去的,秋不凡是人,同样有权利的欲望,能够成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存在,应该能满足他的需求。

  驭兽府和王族联姻,既可以使得秋不凡名正言顺的官居高位,又可以免除一场极有可能发生的劫难,可谓是皆大欢喜。

  所以,浪荡四杰认为,驭兽府府主秋不凡不会对王族不利,这一点就连柳浩也很赞同。

  “那……唐狼的身份,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逸尘很认真的听着,并没有发表意见,见弓老一口气说完这些,似乎要做个总结,便插话问道。

  在百里森林,逸尘不仅见过唐狼,而且还破了他的八兽阵,只是那时候的唐狼,可能还算不上真正的驭兽师。

  几年不见,据说唐狼的修为,也达到了战王强者的级别,这让逸尘有点奇怪。

  相对而言,驭兽师的修为晋升速度,比起其他修武者要缓慢得多,像飘遥这样年纪的驭兽师,停留在战帅巅峰级别已有很多年,至今尚未冲王成功。

  而唐狼在两年之前,修为才堪堪踏入战帅强者级别,怎么可能如此迅速的跻身于战王强者的层次,实在令人费解。

  “实际上,唐狼的修为在半年前,也不过是战帅中阶的层次……”

  弓老稍稍停顿了一会儿,就将浪荡四杰所掌握的情报,告诉了逸尘。

  唐狼从萨特王国回来,向秋不凡汇报,经过杀气训练的新型八兽阵,威力巨大,甚至可以困住两位初阶战王。

  以战帅中阶的修为,唐狼能够做出这样的成绩,确实超出了秋不凡的预料。

  秋不凡大喜之下,把秋叶落大大的夸奖了一番,还赏了不少财物给唐狼,并让他继续演练兽阵,力求发挥更大的威力。

  然而,没过多久,驭兽府就迎来了幽阴门使者,说是驭兽府少爷秋叶落,卷入一件命案之中,要求秋不凡给出说法。

  经过询问得知,幽阴门有几位修为达到战帅巅峰级别的长老,在九幽城附近的一个山坳中,遭到不明身份之人截杀。

  仔细勘察现场,发现了一块质地优良品相精美的玉佩,玉佩的正反面共刻有三字,组合起来便是‘秋叶落’。

  幽阴门的情报机构,查探出玉佩的来历,正是驭兽府府主秋不凡,亲手送给儿子秋叶落的生日礼物。

  这样一来,秋叶落就成了斩杀幽阴门长老的最大嫌疑人,幽阴门使者专程前来,就是找驭兽府要人的。

  秋不凡告诉幽阴门使者,秋叶落这两年之内,从未离开过驭兽府,更不可能跑到数万里之外的萨特王国,去斩杀幽阴门的长老。

  秋叶落也跟幽阴门使者哭诉,自己的玉佩曾经交由属下,拿到萨特王国办事,却一直没有上交,这件事与自己无关,一定是发生了误会。

  但是,幽阴门使者并不接受秋不凡父子的解释,声称凶手就算不是秋叶落,也必然隐藏在驭兽府之内。

  如果秋不凡执意包庇,幽阴门将按照自己的方式采取行动,只有交出凶手,才能免除驭兽府的麻烦。

  见事态严重,秋不凡先稳住幽阴门使者,接着便将当时去请炼器大师常一钊的那几位,一个不漏的找来。

  一番逼问之下,王祥说出了事情经过,并将驭兽师唐狼抢走玉佩和秋不凡亲笔信的事情,‘如实’的告诉了秋不凡。

  原来,事情发生的时候,秋不凡出门在外并没有及时得到消息,是秋叶落派人去调查处理的。

  由于唐狼是秋叶落一手提拔出来并委以重任的,秋叶落不希望唐狼受到秋不凡的责罚,便吩咐王祥按照自己的指示,去应付秋不凡。

  秋不凡得到的说法是,王祥在萨特王国遭到强盗团的袭击,抢走了身上所有的东西,包括秋不凡写给常一钊的亲笔信。

  若不是强调驭兽府的实力强大,恐怕王祥和几位一同办差的兄弟,都要被对方斩杀。

  没有请到炼器大师常一钊,还损失了大量财宝,秋不凡一怒之下,就要处死王祥等人。

  幸得秋叶落极力求情,才留得王祥等人性命,从那以后,这几位就乖乖的听候秋叶落的调遣。

  要不是幽阴门的使者找上门来,秋不凡到现在也不会知道,秋叶落的玉佩早已丢失,并惹上了幽阴门的人命官司。

  秋叶落更是被幽阴门使者吓了一跳,还好当时留了一手,没有暗中斩杀王祥等人,否则这件事就死无对证了。

  既然官司牵扯到自己头上,秋叶落只能放弃保全唐狼的想法,让王祥如实禀报,以便为自己开脱。

  于是,所有的矛头都指向驭兽师唐狼,夺玉佩抢财宝,甚至斩杀幽阴门长老,如此重罪,即便死上十次都不为过。

  秋不凡弄清了事情原委,将唐狼痛骂一顿,并交由幽阴门使者发落。

  莫名其妙的唐狼,在哀求秋叶落无果之后,大呼冤枉,并指出自己仅仅是战帅中阶即便的修为,怎么可能斩杀战帅巅峰级别的幽阴门长老呢。

  唐狼的一句话,把大家弄得面面相觑,以战帅中阶的实力,不要说斩杀多名战帅巅峰强者,即便是面对一位战帅高阶,也没有任何机会。

  另外,唐狼是一位驭兽师,又是去萨特王国演练兽阵,多数时候会和猛兽待在一起,除非他通过兽阵控制那几位幽阴门长老,否则绝无可能。

  但是,幽阴门长老被杀的山坳附近,从未出现过哪怕是一只猛兽,连猛兽的脚印都不曾有过。

  如此一来,唐狼的嫌疑似乎可以洗清,可秋叶落就难以自圆其说了。

  毕竟,以驭兽府少爷的身份,即使自己没有能力斩杀幽阴门长老,也可以请别人帮忙,秋叶落有这样的资格和经济基础。

  秋不凡当然不能把自己的儿子交到幽阴门使者的手上,便设法贿赂对方,并表明心迹,说自己和幽阴门原本就有往来。

  最后,幽阴门使者从驭兽府带走了驭兽师唐狼,前往九幽城的执法堂交差。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34549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