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千二百九十八章 刘副参将

第一千二百九十八章 刘副参将

  守卫们都在感叹,驭兽府和王族攀了亲家,变得谨慎了很多,时不时的加派守卫人手,日夜巡逻,以防心怀不轨之人趁虚而入。

  “你说的很有道理,如果飘遥大叔在驭兽府,必然会有飘府弟子设法混入,打探消息。”

  逸尘同意弓老的说法,但又觉得事情或许没有那么简单:“驭兽府派人控制了飘遥大叔,却又按兵不动,连风声都不放出一个,其中必有蹊跷。”

  如果真如宁岚猜测的那样,驭兽府控制飘遥的目的,就是要成全秋叶落和飘然,那么秋叶落就一定会放出风声,引飘然出现。

  然后通过威逼利诱,或者将飘遥作为人质,迫使飘然就范。

  但事实上,飘遥失踪到现在,已经有很长时间了,驭兽府没有任何这方面的动静,反而增加警戒,显然与常理不符。

  “经过我们的调查,秋叶落很久没有离开驭兽府了,但秋不凡却经常避开守卫进出,和一些驭兽府的附属势力接触。”

  以秋不凡的修为实力,要避开守卫的眼睛,实在是小事一桩,但很难瞒过浪荡四杰的仔细调查。

  一方面戒备森严,生怕有人闯入,一方面自己又偷偷离开驭兽府,秋不凡的举动,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对了,秋不凡这段时间和夏离王国的官员,也有过交往。”

  柳浩忽然想起了一件事,便赶紧告诉逸尘。

  半个月前,柳浩去王城办事,在一家客栈的门口,看到了秋不凡一闪即逝的身影。

  柳浩没有浪荡四杰那般敏感,当时也没有太在意,只是觉得有点奇怪。

  驭兽府在王城有好几家自己开的客栈,秋不凡却偏偏跑到别人家的客栈,而且还行色匆匆,非常神秘。

  等柳浩办完事返回的时候,又从那家客栈门口,见到了几位夏离王国的兵士,以及一位将军模样的人,正从客栈内出来。

  临出门的时候,兵士们还东张西望了好久,才和那位将军模样的人低声私语。

  然后,这几位兵士分成两拨,先行离开客栈,分别往两个方向走去。

  而那位将军模样的人,则等兵士们走后,再悄然离去。

  柳浩想看看秋不凡,是否还在客栈之内,便躲到客栈附近的一处墙角,注视着客栈门口的动静。

  直到半个时辰过后,秋不凡的身影才出现在客栈门口,同样是一闪而逝,根本没有过多的停留。

  驭兽府的大小姐,和夏离王国的王子就要成亲了,按理说秋不凡跟官员接触,也属正常的交往。

  但是,让柳浩无法理解的是,既然是正常交往,为什么不去驭兽府的客栈,而是要到一家档次不高的小客栈。

  还有,无论是秋不凡,还是那位将军模样的人,离开时都特别诡异,不是大大方方的走过,偏偏要施展修为,来个稍纵即逝。

  “哦……那家客栈在什么地方?”

  如此诡秘绝非正常,逸尘想知道客栈的地址。

  “可惜,那家客栈被一场大火烧掉了,据说连展掌柜的和伙计一共七人,全部葬身火海,没有一位生还,唉……”

  弓老颇为惋惜的说道,得知柳浩见到了秋不凡进出客栈的事,他就准备和老焦一起去王城看看。

  却不料,仅仅是隔了两天时间,那家客栈就化为了灰烬,情报线索就此中断。

  “秋不凡老谋深算,一定是杀人灭口了。”

  通过柳浩和弓老的介绍,逸尘觉得秋不凡不好对付。

  飘遥的事情,看来不是轻易能够解决的,关键是逸尘根本就知道对方的真正目的。

  只有弄清楚秋不凡到底要干什么,才能寻找最佳的应对之策。

  驭兽府和幽阴门勾结,应该跟飘遥无关,而且以飘遥以及飘府的实力,也不足以对驭兽府或者幽阴门,产生任何威胁。

  除了秋叶落要娶飘然这个原因,实在找不出驭兽府控制飘遥的理由。

  但是浪荡四杰不会毫无缘由的认定,飘遥的失踪就是驭兽府所为,至少管家和唐狼都在飘遥失踪的地方出现过。

  既然如此,这件事就不仅仅是秋叶落指使,秋不凡也必然知情,或许背后还有更深的阴谋。

  “老大,有一个人应该能帮上忙。”

  柳浩犹豫了一下,接着说道:“王子殿下是老大的师兄,又是驭兽府的姑爷,他如果出面,事情就容易多了。”

  夏离王国王子夏侯山,是玄天宗的核心弟子,也是逸尘的同门师兄,不仅修为实力超出常人,而且还是一位坦荡君子。

  尽管秋不凡是夏侯山的岳父,但要是驭兽府做了令人不齿的事情,夏侯山一定不会刻意包庇。

  “夏侯山乃夏离王国王子殿下,若是在玄天宗,倒是很容易见到的,但王宫禁地戒备森严,恐怕……”

  逸尘不是没有考虑过,找到夏侯山打听一下,即使不能救出飘遥,也可以弄清楚是谁干的。

  只不过,夏离王国的王宫,不是每个人都能进的,如果逸尘通过土遁之术潜入的话,人生地不熟的,很有可能被守卫当成刺客,万一夏侯山不在宫中,就说不清楚了。

  毕竟,王宫的真正主人是夏离王国的国王陛下夏侯炎,夏侯山只是王子,还没有被立为储君,逸尘若是擅闯,就会给夏侯山带来麻烦。

  根据夏侯山在玄天宗十几年的表现,几乎所有的玄天宗长老,都希望他能顺利登上储君之位,为夏离王国的稳定打下更坚实的基础。

  幽阴门一直设法拉拢夏侯炎,并不断向朝廷渗透,安插奸细,而夏侯炎本人年事已高,靠装聋作哑来与幽阴门周旋。

  夏侯山痛恨幽阴门的卑劣行径,绝不会和他们同流合污,加上有玄天宗背后支持,只要夏侯山成为储君,就有助于瓦解幽阴门的阴谋。

  飘遥失踪,逸尘当然着急,但比起夏侯山登上储君之位,和夏离王国的稳定来,飘府的事情根本算不上什么。

  “老大,我有办法让你光明正大的进入王宫,就是不知道能不能见到王子殿下。”

  柳浩得知逸尘的纠结,主动献计献策。

  义兵团分部地处城廓镇,柳浩却经常进入王城,也认识一些朝廷官员。

  偶尔送点灵草之类的修炼资源,给官员们施以小恩小惠,在办事时便利了很多。

  其中有一位姓刘的副参将,得益于柳浩赠送的灵草,顺利晋升到战帅巅峰强者的级别,对柳浩颇为感激。

  刘副参将曾经跟柳浩说过,若是有需要,他能保证让柳浩进入王宫外殿,而且不需要另外打点。

  “好哇,你什么时候能联系上刘副参将?”

  逸尘一听喜出望外,这是一个好机会。

  虽然只是王宫外殿,未必能见到夏侯山本人,但是,外殿和内殿距离很近,要是说出自己玄天宗弟子的身份,或许有人会给夏侯山通报。

  “明天就行。”柳浩对刘副参将的情况比较了解,便一口应承下来。

  事不宜迟,想好了办法,就赶紧行动。

  第二天一早,柳浩就把逸尘带到了王城,和刘副参将说明来意。

  “我是玄天宗弟子逸尘,有事求见夏侯师兄,但不知道王宫路径……”

  逸尘并没有提及王子殿下,只以师兄称呼夏侯山,免得给刘副参将增加压力。

  “师弟遇到难处求见师兄,我能够理解,但我只能带进去一位,而且不准携带任何兵器。”

  刘副参将很直接的说出自己的要求,看起来和柳浩的交情不错。

  “就一位,多谢了。”柳浩见刘副参将答应的很爽快,也非常高兴。

  刘副参将也不多说,带着逸尘就直奔王宫而去。

  “刘副参将,你身边的那位很面生啊。”

  一个时辰过后,逸尘和刘副参将到了王宫外殿门外。

  一名守卫一边和刘副参将打招呼,一边打量着逸尘。

  “哦,这位是我兄弟,玄天宗弟子。”

  刘副参将很随意的说道,带着逸尘继续往里走。

  守卫点了点头,并没有阻拦的意思。

  “等等,刘副参将。”

  还没有进入外殿大门,就有人远远地叫道。

  “原来是秋少爷,叫末将有何吩咐?”

  刘副参将回头一看,来人是驭兽府的少爷秋叶落。

  随口应了一声,刘副参将依然和逸尘往外殿走去。

  “好大的架子,呵呵……”

  秋叶落冷笑一声,加快了步伐,几步就赶到了刘副参将的身边。

  “不敢,末将今天起得晚,怕迟到,耽误不起。”

  刘副参将头也不回的说道,与其说是解释,还不如说懒得搭理。

  驭兽府的少爷,在江湖势力中,或许算是一个人物,但在朝廷官员眼里,却没有什么分量。

  若不是仗着妹妹将要和王子殿下成亲,自己是王子的大舅哥,秋叶落连王宫外殿都未必进得去。

  刘副参将生性耿直,拍不来马屁,对于秋叶落依靠裙带关系行走于王宫,非常不屑。

  平时见了,从不会主动打招呼,今天是秋叶落先开口,刘副参将才勉为其难的应付一下,却没有和对方深入交谈的兴趣。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34605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