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千二百九十九章 有点耳熟

第一千二百九十九章 有点耳熟

  “秋某不才,即将要和刘副参将同朝为官,大家今后也有个照应。”

  秋叶落似笑非笑的看着刘副参将,又把眼睛朝逸尘瞄了瞄。

  “刘某人微言轻,哪里比得上秋少爷命好,照应一说是万万不敢当的。”

  刘副参将听说过,秋叶落得到了一个中等级别的闲职,还没有上任就提前适应起来了。

  在官场混了几十年,刘副参将一直没有把那个‘副’字去掉,主要就是脾气臭惹的祸。

  同样任职副参将的同僚,只要修为达到战帅巅峰级别,基本都在第一时间升任参将,甚至更高的职务,唯独刘副参将坚守岗位,多年未进一步。

  即便如此,刘副参将也不屑与秋叶落这样的人为伍,连多说一句话都不愿意。

  “刘副参将,这位是?”

  秋叶落有意无意的看了看逸尘,对刘副参将问道。

  身份驭兽府少爷,秋叶落知道,自己的名声不好,纨绔子弟,假惺惺,睚眦必报等等,导致了大部分官员对自己很冷淡。

  对于刘副参将的态度,秋叶落已经习以为常了,并不会表现出过多的怒意。

  初入朝堂,还没有资格吆五喝六,先夹紧尾巴做人,等机会成熟了,再回过头来收拾,也为时不晚。

  秋叶落可以忍受别人的冷淡,却对逸尘很感兴趣。

  “朋友,你不认识。”刘副参将大踏步走进外殿大门,丢下一句冷冰冰的话,差点没把秋叶落噎死。

  “你,谁说我不认识……”秋叶落说到一半,硬生生的咽下了后半句,还把目光四下巡逡了一番。

  “小刘,你这个人什么都好,就是脾气太臭,同僚之间以和为贵啊。”

  一位身材高大器宇轩昂的官员,意味深长的说道。

  “这……司马大人教训的是,可我就是改不了。”

  进入外殿,刘副参将对着说话的官员,做了一个无可奈何的表情。

  “就是,难得有栾司马这样的上级提点,你小子偏偏不长进,真准备做一辈子的副参将啊?”

  栾司马身边的一位老年官员,半是玩笑半是认真的说道。

  “嘿嘿,秋叶落拜见栾司马曹副将,以及各位大人。”

  被刘副参将冷落的秋叶落,此刻也进了外殿。

  刚一进门,就点头哈腰拱手施礼,一副新人拜见老长辈的样子。

  “你看,还是秋少爷懂事。”

  “那是,驭兽府的少爷,知书达理温文尔雅,岂是凡夫俗子可以比的?”

  “驭兽府秋府主教导有方,能把子女培养出才貌双全,实在令人敬佩啊。”

  别看刘副参将不搭理秋叶落,人家在官员中还是很受欢迎的。

  这不,几位年纪大的官员,你一句我一句的,立马就把秋叶落伺候得舒舒服服的。

  更夸张的是,连子女的才貌双全都是秋不凡培养出来的,这句话让刘副参将很是无语。

  同样是秋不凡的子女,秋韵确实称得上才貌双全,但秋叶落却是既无才又无貌,名副其实的阴险小人。

  “逸尘兄弟,那里就是司报处,专门登记和通报求见国王陛下以及各位王爷的部门,你过去看看吧。”

  刘副参将没有兴趣参与到阿谀奉承之中,便指着外殿东面一处,对逸尘说道。

  “多谢刘副参将指点。”

  谢过之后,逸尘直奔司报处的窗口而去。

  等前面两位官员登记完毕,逸尘来到窗口前。

  “姓名。”窗口内有两位文职官员,机械的说道;

  看来,他们早已习惯了这种差事,说话时连头都不抬,一副例行公事的样子。

  “逸尘。”

  “官职。”

  “我是玄天宗弟子,有事求见夏侯山师兄,烦请通报。”

  逸尘不是夏离王国的官员,求见王子似乎没有理由,但师弟找师兄总可以吧。

  “玄天宗弟子要见王子殿下?”

  一位文职官员放下手中的笔,抬头看了看逸尘,问道。

  “是。”逸尘回答。

  “没有这个规矩,这里是王宫外殿,专门接待夏离王国官员。”

  文职官员冷冷的说道,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我有急事,能不能通融一下?”

  “不能!”

  “这……”

  好不容易进入王宫外殿,却遭到了司报处的阻拦,逸尘一股子怨气,却又没地方发泄。

  “各位大人,你们可知道那位玄天宗弟子是谁?”

  逸尘正在思考着,想什么办法能进入王宫内殿,却听到了秋叶落那阴阳怪气的声音。

  “玄天宗弟子数万,谁知道他是哪一个?”有官员顺口说道:“反正跟我无关。”

  逸尘在窗口和文职官员说话,基本上没有人会注意,更不会有人听见逸尘的名字。

  外殿内聚集的都是夏离王国的官员,多少也有些身份,谁吃饱了没事干,去打听别人闲事。

  “他可是玄天宗的名人,简直是大名鼎鼎,整个天罗大陆都知道。”

  见没有人主动理睬,秋叶落提高了声音,像是宣布什么好消息似的。

  “哦……难道秋少爷认识他?”

  栾司马脑子比较灵活,顺着秋叶落的话,显得很有兴趣的问道。

  尽管玄天宗号称天罗大陆第一玄门正宗,可也不过是江湖门派,只有在遇到重大变故,或者战争的时候,才有人会在意。

  如今是太平盛世,王子殿下成亲在即,大家伙都在惦记着该献上什么贺礼,哪有心思去管玄天宗的弟子。

  也就是栾司马心思活泛,感觉出这位王子殿下的大舅子话中有话,其余官员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

  “不认识,但他就是逸尘。”秋叶落有点得意的说道。

  即使没有听到逸尘在窗口自报家门,秋叶落也能认得出逸尘。

  从秋韵嘴里套出,飘然有了心上人之后,秋叶落就不止一次的派人,去玄天宗打探逸尘的情况。

  还专门让他们画了好几幅逸尘的画像,放在秋叶落的府中。

  逸尘的容貌,几乎刻进了秋叶落的脑海之中,无数的诅咒从心底迸发。

  刚才在外殿门口,秋叶落就认出了逸尘,只是没有说破而已。

  “逸尘是谁,没听说过。”

  不等栾司马说话,就有官员冷言冷语的说道:“除了玄道以外,我谁也不认识。”

  玄道曾经是玄天宗的内门大长老,战王强者级别的修为,一般情况下,玄天宗弟子外出历练,都是由他带队。

  落英王国和贾本国之战,玄天宗派出的百帅千将,便是由玄道率领,并最终帮助落英王国取得了胜利。

  但凡有一点了解玄天宗的人,都知道玄道这位内门大长老,这位官员的话说得没有问题。

  “逸尘……有点耳熟,难道是天罗王国那个……”

  “三英佣兵团的团长,为国为民的大英雄?”

  “独闯辛戈杀气试炼场,被辛不仁看中的那个逸尘?”

  几位脑子转得快的官员,从逸尘这个名字,一下子就联想了好多。

  不管是那一个身份,都足以称得上闻名遐迩了。

  “刘副参将,你居然把逸尘带到了王宫外殿,呵呵……”

  栾司马冲着刘副参将一笑,脸上闪过一丝怪异的神情。

  “逸尘是我朋友,又是玄天宗弟子,也是王子殿下的师弟,其他的我就不清楚了。”

  刘副参将确实没有在意逸尘的其他身份,既然是柳浩带过来的,只要不是刺客,不管是谁都没关系。

  “栾司马,看你紧张的,不愧为掌管兵马负责安全的长官,随时都会提高警惕。”

  曹副将以调侃的口气,对着脸色阴晴不定的栾司马说道。

  “他真的是逸尘?”大家对着逸尘打量了一番,还是有人不相信。

  “怎么,不敢承认了?”秋叶落慢慢走到逸尘面前,皮笑肉不笑的问道。

  戳穿逸尘的身份,秋叶落应该有自己的用意,只不过在众多官员当面,不便表露出来罢了。

  “有什么不敢的,我本来就是逸尘嘛。”

  对着秋叶落粲然一笑,逸尘很轻松的说道:“三英佣兵团的团长,独闯辛戈杀气试炼场的所有关卡,不过是虚名而已,用不着秋少爷如此上心。”

  尽管知道秋叶落心怀不轨,但逸尘却毫无惧色坦然面对。

  这里是夏离王国王宫外殿,又不是驭兽府的龙潭虎穴,逸尘心里非常笃定。

  “果然是少年英雄,玄天宗人才辈出啊!”

  “能出现王子殿下这样的弟子,又能培养出逸尘这样的英雄,玄天宗真是无愧于天下第一宗门的英名。”

  秋叶落说的时候,或许还有人怀疑,但逸尘当众承认,则让在场的所有人,都确认了他的身份。

  如果换着他人,在夏离王国众多朝廷命官面前,很难表现出镇定,更是不敢承认自己的身份。

  要知道,逸尘声名鹊起之后,有多少江湖人士忿忿不平,认为逸尘是沽名钓誉,盛名之下其实难副。

  即便是朝堂之上,也有不少官员觉得,天罗王国的炎大将军夸大其词,故意把逸尘神话。

  一位初阶战王,何德何能,竟然以为国为民的大英雄冠名,无非是树立典型,给天罗王国找一个榜样,让国民们顶礼膜拜的借口。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34614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