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千三百章 先走一步

第一千三百章 先走一步

  另外,温特家族和幽阴门的部分弟子,莫名其妙的两败俱伤,也让幽阴门高层深感怀疑。

  而怀疑的对象,除了天罗王国的官方以外,就是三英佣兵团的团长逸尘。

  有人认为,温特家族和幽阴门的部分弟子,根本就没有相互残杀,而是丧命于三英佣兵团和官兵之手。

  逸尘的声名鹊起,实际上伴随着巨大危机,没有人愿意在这个时候,去冒充逸尘的‘大名’。

  “不管他是不是逸尘,这里是王宫外殿,绝不是江湖人士可以进入的。”

  栾司马虽然不是王宫守卫,但还是很谨慎小心。

  这里距离王宫内殿很近,万一出现意外,自己这个掌管兵马的官员,恐怕要承担以定的责任。

  谁都知道,三英佣兵团团长逸尘,那是战王强者级别的修为,一般人根本拿他没办法。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防患于未然,只要把逸尘赶出外殿,就万事大吉了。

  “栾司马是不是草木皆兵了,逸尘是三英佣兵团团长不假,可也是王子殿下的师弟,若是耽误了王子殿下的正事儿,你担当得起么?”

  曹副将本来是在一旁看热闹,见到栾司马要赶走逸尘,便刻意跑过来说道。

  整个外殿,官员数量没有一百也有好几十,就是曹副将对栾司马特别有兴趣。

  只要栾司马一说话,曹副将必然上前唱反调,或者是冷嘲热讽揶揄调侃。

  处于纠结状态的逸尘,能够理解栾司马的心情,却更喜欢听到曹副将这样说。

  很明显,这二位之间的关系并不融洽,至少是曹副将看不惯栾司马。

  逸尘没有心情揣摩他们的心态,只要自己可以进入王宫内殿,见到夏侯山就行,别人的恩怨与己无关。

  “曹副将说的是,师弟找师兄天经地义,不存在江湖与朝堂之分。”

  或许是逸尘这个名头,留给大家的印象不错,曹副将话刚出口,就有人附和。

  严格意义上说,只要夏侯山没有登上储君宝座,都能算是江湖人,退一步讲,也是江湖和朝堂都算。

  以逸尘的身份,尽管不是夏离王国官员,但他在天罗王国的声誉,以及炎大将军对他的推崇,足以让人放心。

  再说了,仅仅凭逸尘一人,又没有同伙,在夏侯山面前也玩不出花样,倒不如做个顺水人情,说不定王子殿下一高兴,就赏赐点啥的,岂不是皆大欢喜。

  “站着说话不腰疼,曹副将,你敢担保不出乱子?”

  被曹副将一顿抢白,栾司马的脸上有点挂不住了。

  彼此都是同僚,不知道曹副将为啥就是跟自己过不去。

  栾司马觉得自己没错,职责所在不敢马虎,若是换个官位,自己也许和他们一样,做个事不关己的旁观者。

  “担保就担保,我就不信,人家堂堂三英佣兵团团长,会对王子殿下有什么恶意。”

  被栾司马一激,曹副将立马就拍着胸脯应承了下来。

  这还不算,一转身,三步并作两步,就到了司报处的窗口前。

  冲着窗口内的两位文职官员,高声问道:“你们说,老曹够不够担保资格?”

  “曹副将,怎么说?”

  习惯了按部就班的文职官员,没想到曹副将竟然会和栾司马起了意气之争,把原本和自己不相干的事情,揽到了自己身上。

  “很简单,你让人通报一声,说玄天宗弟子逸尘,求见王子殿下,至于见不见,就和你没关系了。”

  曹副将大大咧咧的说着,还用眼角的余光,瞄了栾司马一眼,一副很不屑的样子。

  不就是担保么,有什么了不起的,咱老曹就干了,咋滴吧。

  “这个……没有先例。”文职官员虽然被曹副将的干脆吓了一跳,但还是婉言拒绝。

  司报处只登记和通报官员的求见,从未遇到过这样的事情。

  “你做了,不就有了先例?”

  曹副将皱了皱眉头,有点不耐烦的说道。

  为官几十年,曹副将岂会不知道规矩,只不过话都说到这个份上,再退回去似乎有损颜面。

  看到一旁的栾司马,以及秋叶落等人,都在强忍着笑,想看自己的笑话,曹副将的倔劲又上来了:

  “实在不行,就说老曹求见王子殿下,反正这事儿我管定了!”

  逸尘不够资格,咱老曹好歹也是夏离王国的副将,夏侯山目前也就是一位王爷,这个要求总不会过分吧。

  “曹副将求见当然可以,但是……”

  文职官员有些为难,都知道曹副将脾气不好,要是自己过于执拗,哪天被他抓住了小辫子,那可就死定了。

  可问题是,曹副将根本就不是真的要见王子殿下,若是通报了,反而会被上峰斥责。

  “我看这样好了,你们就帮着通报一声,让曹副将等在这里,万一王子殿下责怪起来,由曹副将承担便是。”

  让曹副将没有想到的是,这句话居然是从栾司马嘴里说出来的。

  按照规矩,即便曹副将自己求见成功,也不能带逸尘进入王宫内殿。

  曹副将刚才也是情急之下,口不择言,才弄出这样的尴尬。

  “对呀,有了曹副将一力承担,还有我们这么多同僚作证,有什么好怕的?”

  “通报一声而已,又不会掉脑袋……”

  “要是耽误了王子殿下的大事,你们俩吃不了得兜着走!”

  俗话说,看热闹的不怕事儿大,除了那些有事离去的官员,剩下的这些,大多是在等通报结果,顺便看看曹副将和栾司马较劲儿。

  大家都围在窗口边,七嘴八舌的说着。

  有劝说的,有威吓的,还有瞎搅和的,反正不会给自己带来麻烦,更不要负责人,想怎么说就怎么说呗。

  “我真的有事,还请官爷通报一声。”逸尘也不失时机的插话,催促着文职官员。

  看着曹副将涨红着脸的样子,逸尘觉得这家伙特别可爱。

  即便是那位谨慎胆小的栾司马,逸尘也没那么讨厌他了。

  毕竟,这二位在帮自己说话,而且还引来了众多官员的起哄,弄得两位文职官员一脸的纠结。

  逸尘回头看了看,带自己进来的刘副参将早已去办事了,如果没有这些人搅和,今天想要见到夏侯山,几乎是不可能的。

  “各位大人,我可以让人通报,要是被上峰怪罪,你们可得帮我们解释啊。”

  文职官员苦着脸,总算下了决心,写了一张牌子交给门外当差的。

  司报处的官员,虽然有一定的权力,官职级别却很低,在场的哪一位大人,都比他们高上不少。

  如果坚持原则僵持下去,这二位文职官员所得罪的,就是眼前的一大批官员,今后的日子没法混了。

  特别是那些看热闹外加捣蛋的家伙,要是没有尽兴,还不把一股子的怨气,发泄到这二位身上啊。

  有句话说得好,阎王好弄小鬼难缠,宁愿被上峰责罚,也不能一下子得罪这么多,何况人家哪一个都不是小鬼。

  “嗯,学会变通,才能办好事嘛。”曹副将满意的点了点头,顺便夸了一句。

  “曹副将果然胆识过人,栾某佩服!”

  栾司马双手抱拳,对着曹副将象征性的施了一礼。

  强行逼迫司报处,通报江湖人士求见王爷,这件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曹副将此举基本不会受到表彰,至于会不会招惹麻烦,就得看后面的结果了。

  表面上看起来,意气之争是栾司马输了,但实际上,曹副将根本就没有赢。

  “栾司马,别装模作样了,你早就盼望着老曹倒楣了。”

  曹副将没好气的白了对方一眼,心里却直打鼓。

  自己和逸尘素不相识,也没有想过要攀交情,怎么就一时冲动,被栾司马给绕进去了呢。

  朝廷有朝廷的规矩,这破例的事情往往都要付出代价的,万一王子殿下不高兴,或者是不想见到逸尘,这事儿可就不好办了。

  就算是王子殿下愿见逸尘,跟曹副将也没有什么关系,那是人家师兄弟之间的事情。

  “曹将军,不管怎样,我都谢谢你!”

  在场的所有人,都听得出逸尘这句话是发自内心的。

  这是逸尘第一次感觉到瞎起哄的好处,无论是曹副将还是栾司马,甚至其他官员,或多或少的都在给自己提供帮助。

  如果夏侯山在王宫之内,又接到了司报处的通报,应该不会避而不见的。

  “你也别谢了,老曹是个粗人,被栾司马套进去了,大家都在等着看笑话呢。”

  曹副将摆了摆手,有点尴尬的说道。

  他现在只能希望,王子殿下能够召见逸尘,这样自己就不会受到处罚,同僚们看到的,也只能是栾司马的笑话了。

  又有几位官员接到上级召见的通知,临走时还不忘多看栾司马和曹副将几眼,一副期待精彩的神情。

  “各位大人,我还有事,先走一步了。”

  秋叶落看了看栾司马的脸,笑嘻嘻的和大家告别。

  他本来就没有上任,说是体验一下,实际也就是提前和官员们混个脸熟,以便日后相处。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34681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