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千三百零一章 这不可能

第一千三百零一章 这不可能

   秋叶落还准备多呆一会儿,趁机羞辱逸尘,却由于两位大人置气,弄得没了兴致,干脆就离开了外殿。

  “玄天宗弟子逸尘,往内殿觐见王子殿下。”

  又过了一会儿,司报处一侧的边门被打开了。

  一位差官拿着一块令牌,在门口叫道。

  “来了。”忐忑了很久的逸尘,听到这个声音,不由得心中一喜。

  回头和曹副将点了点头,便赶紧随着差官走了。

  “栾司马,好像王子殿下没有怪罪下来,你是不是很失望啊?”

  等逸尘离去,曹副将慢慢走到栾司马面前,揶揄道。

  明眼人都知道,栾司马故意帮着曹副将说话,目的就是希望有人追究违规之事,最终让曹副将‘一力承担’。

  而现在,既然王子殿下愿意召见逸尘,自然就没有谁敢追究此事了,曹副将也无需承担任何责任。

  “曹副将开了先河,以后只怕违规的人越来越多了,我还有事,你们慢慢聊。”

  栾司马心虚嘴硬,应付了一句,便匆匆离开外殿,忙着办自己的事儿了。

  “散了,散了,没劲!”

  “今天栾司马怎么改了性了,平时不是喜欢抬杠吗。”

  “那是,难得这么好说话,害得咱们等到现在,啥事儿也没发生……”

  围观的官员兴致索然,想象中的火药味没有出现,栾司马就自己个儿先溜了。

  按照以往的经验,只要栾司马和别人较起劲来,不管是输是赢,基本上都会纠缠好一阵子。

  为了争强好胜,曹副将和栾司马没少被虞大将军呵斥,甚至还被降过职罚过俸禄。

  “哈哈,诸位诸位,栾司马是怕丢了面子,才匆匆忙忙走的,实际上他根本就没有什么大事。”

  对方不敢恋战,给了曹副将炫耀的机会,看着扫兴离去的众位官员,曹副将依然自顾自的说着。

  和平年代,武将的压力相对较轻,时不时的斗斗气,拌拌嘴,也算是一种乐趣。

  只要不是太出格,虞大将军一般不会重责,但要是事情闹得不可开交,那就难逃责罚了。

  像这一次的小折腾,虽然围观的官员们没有尽兴,可栾司马和曹副将并不会因此妨碍到什么。

  哈哈一笑之后,各人回到各人的岗位,该干啥就干啥,几乎没有人把这件没有产生恶劣后果的事情继续放在心上。

  只不过,在场的绝大多数官员都不会想到,这件事情并没有结束,而是刚刚才开始。

  由于曹副将的担保,争取到了进入内殿的机会,逸尘随着差官一路畅行无阻。

  即使到了戒备森严的内殿门口,也没有受到严格盘查,守卫们只是搜了搜逸尘的身上,没有发现任何兵器,便挥手放行。

  一位守卫小头目,在看到差官手上的令牌,倒是惊喜的叫了一声‘原来是大名鼎鼎的三英佣兵团逸团长’,还毕恭毕敬的施了一礼,低头目送逸尘进入内殿。

  “逸尘师弟,别来无恙啊。”夏侯山端坐在宽大的椅子里,微笑着说道。

  从辛戈沙漠分别之后,今天还是第一次见面,也是逸尘第一次进入夏离王国的王宫。

  “托师兄的福,还好。”

  逸尘并没有露出笑容,态度也不见热情:“想见师兄一面,实在是不容易啊。”

  “你还在生我的气,但是情势危急,只能那样,还请莫怪。”

  夏侯山微微点头,知道自己那次有点过分。

  “在江湖,你是师兄我是师弟,在朝堂,你贵为王子,我乃贱民,岂敢怪罪。”

  逸尘坐在夏侯山的对面,依然没有好脸色:“好在贱民往往没那么容易死。”

  “师弟言重了,有些事情并不是表面上那样,我也不想解释。”

  夏侯山的脸色慢慢冷了下来,似乎没有刚才那么热情。

  当年在辛戈沙漠,夏侯山率领众位师兄弟,遭到幽阴门弟子的围攻,情势非常危急。

  是逸尘挺身而出,牵制住幽阴门的副门主辛不仁,给了玄天宗弟子们一个逃命的机会。

  按照常理,夏侯山知道逸尘远远不是战王强者辛不仁的对手,即使暂时离去,也要等师兄弟们脱险之后,尽快回来援助,以免逸尘遭到辛不仁的毒手。

  但实际上,夏侯山不顾王丰等人的反对,头也不回的率领众位师兄弟扬长而去,甚至连客气话都没有对逸尘说过。

  “不用解释,过去了就过去了,我不是为这事找你的。”

  逸尘上次去玄天宗,从玄道那里知道,夏侯山率众丢弃逸尘,乃是玄道指使,并非夏侯山本人无情。

  玄道给出的解释是,辛不仁对逸尘青睐有加,一心招揽,绝不会轻易将逸尘斩杀。

  如果让其他玄天宗弟子参与进去,反倒给了辛不仁人质,使得逸尘更加难以应付。

  以辛不仁的修为实力,就算逸尘和夏侯山联手,甚至再加上王丰等人,也不能讨得便宜。

  一旦辛不仁将玄天宗弟子抓住,以此来要挟逸尘,逼他加入幽阴门,逸尘将要经受严峻的考验。

  玄道这样做看似无情,却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当然,这也是玄道故意设置的一个陷阱。

  正因为辛不仁放过了逸尘,又散布逸尘背叛玄天宗,投靠幽阴门的谣言,致使逸尘回到玄天宗时,被玄道打伤并关押起来。

  王丰等逸盟兄弟,不相信逸尘投敌,便和玄道据理力争,惹得玄道大怒,并许下诺言,说是只要证明逸尘清白,他将主动辞去玄天宗内大门长老一职,降为内门普通长老。

  而最终的结果,以玄道辞职而告终,逸盟兄弟高兴之际,却没有想到,玄道和逸尘配合,诱使幽阴门安插在玄天宗的奸细五将军,也就是内门长老玄阴,出动现身,从而暴露了身份。

  这件事过去了很长时间,逸尘介意的是,玄天宗号称天罗大陆第一玄门正宗,居然为了保存自己,而把逸尘推到尴尬境地。

  对于夏侯山的做法,逸尘只是有点失望而已,却没有责怪的意思。

  “难得师弟如此宽宏大量,倒显得我矫情了。”

  听逸尘这样一说,夏侯山心下释然。

  “师兄,你能不能不要端着王子殿下的架子,这样说话很累的。”

  逸尘忽然咧嘴一笑,调侃道。

  尽管在玄天宗的说话,逸尘和夏侯山交往不多,而且夏侯山当时的修为,远远高过逸尘。

  当时,从夏侯山不袒护夏侯府的弟子,把池康逐出夏侯府这件事开始,逸尘对夏侯山刮目相看。

  是不是王子殿下不重要,只要他还是那个秉公无私的夏侯府主,逸尘就会给予夏侯山足够的尊重。

  “好,臭小子,找我什么事,说吧。”

  夏侯山噗嗤一笑,一下子就缓和了沉闷的气氛。

  “我能问一句,你和秋韵师姐成亲,是王族和驭兽府联姻呢,还是师兄妹相爱?”

  在说出来意之前,逸尘想试探一下夏侯山的反应。

  毕竟飘遥失踪,最大的怀疑对象就是驭兽府,夏侯山的态度,将左右事情的结果。

  “我是夏离王国王子,韵儿是驭兽府大小姐,这一点是事实存在的,没有必要否认。

  但是,我们成亲并不是什么政治联姻,而是真心相爱,就如你说的师兄妹相爱。

  不过,这和你有什么关系,用得着你来调查吗……对了,你还有一个身份,那就是三英佣兵团团长,为国为民的大英雄。”

  夏侯山坦言相告,末了,还不忘揶揄一下逸尘。

  虽然没有王子殿下那么高贵的身份,但逸尘在天罗王国,甚至是落英王国的声誉地位,并不亚于一位王子。

  既然抛开了其他身份,仅以师兄弟相待,那么,夏侯山这样说,也只能算作是回敬逸尘之前的调侃了。

  “什么团长英雄,我就是你的师弟逸尘。”

  逸尘见夏侯山完全放开,便直接说出来意:“飘遥大叔,也就是飘然的父亲,前些日子莫名其妙的失踪,有人看见是驭兽府所为。

  我专程来此,就是想请师兄帮忙,找到飘遥大叔的下落,不知道……”

  “等等,你是说驭兽府控制了飘然师妹的父亲,这不可能!”

  不等逸尘说完,夏侯山就打断了他的话,并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哦,就因为府主是你的老丈人吗?”逸尘冷声问道。

  都说了抛开身份,夏侯山的态度似乎有点不太对劲。

  “不是,韵儿和飘然如同亲姐妹,怎么会纵容驭兽府对飘遥下手呢,你一定是搞错了。”

  夏侯山这样说很有根据,在玄天宗的时候,秋韵和飘然几乎是形影不离,两人好得跟一个人似的。

  只要飘然遇到一点难事,秋韵必然倾力相助,这一点,玄天宗的弟子都知道。

  秋韵身为驭兽府大小姐,能够如此对待飘然,就说明驭兽府对飘府不错。

  再说了,飘遥乃是驭兽府的驭兽师,属秋不凡麾下,就算是犯了错,按照规矩惩罚即可,没有必要弄出什么失踪的事来。

  “秋韵师姐对飘然好,我不否认,但是,秋叶落打飘然的主意,已经有很多年了,而且,我和飘然的事情,就是秋韵师姐告诉秋叶落的。

  我也不希望这件事情和秋韵师姐有关,只不过,很难找到证据证明,除非……”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34696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