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千三百零二章 有何指教

第一千三百零二章 有何指教

  逸尘自认为对秋韵还是有一定了解的,既然能和夏侯山走到一起,就说明她的人品不会太差。

  但是,宁岚说秋韵承认过,是她把逸尘的消息告诉给秋叶落知道的。

  不管秋韵处于什么目的,事实不容改变,至于秋韵和飘遥失踪是不是有关联,在飘遥获救之前,谁也不能保证。

  “你知道我为什么会选择韵儿吗?”

  夏侯山对逸尘的说法不以为然,反过来给逸尘说起了他和秋韵的事情:

  “驭兽府虽然是江湖势力,却也算得上颇有名气,秋叶落名声不好,可韵儿并无半点娇骄之气。

  韵儿善良,与世无争,从不会因为自己是驭兽府的大小姐,而凌驾于别人之上,更重要的是,她心思单纯,不愿意看到江湖上的尔虞我诈,只想过太太平平的生活。

  虽然我贵为王子,但追求韵儿却花了我好几年的时间,原因就是我的身份,注定了无法过上普通百姓的生活,而她最不喜欢的,就是争权夺势……”

  从感情上来说,秋韵更加钟情于夏侯山,认为他是一个值得托付终身的人。

  在不知道夏侯山王子身份的时候,是秋韵主动追求夏侯山的,当夏侯山说出自己身份之后,秋韵犹豫再三,还是拒绝了他。

  夏侯山表明身份,原本是想看看秋韵,是不是和大多数虚荣的女孩一样,贪图富贵,若果真如此,夏侯山将毫不犹豫的拒绝秋韵。

  然而,秋韵的态度大大出乎了夏侯山的预料,也正是因为这一点,夏侯山看出了秋韵的与众不同。

  于是,夏侯山从被动变为主动,一点一点的感动秋韵,这才在不久前,终于得到了秋韵的芳心,准备下个月成亲。

  在夏侯山眼里,秋韵绝不会是一个无情无义,反复无常的小人。

  “即便如此,你能保证驭兽府的每个人,都和秋韵师姐一样吗?”

  逸尘能够理解夏侯山的心情,就像有人在逸尘面前怀疑飘然,得到的回答同样是这样。

  但是,秋韵不能代表整个驭兽府,更不能代表秋不凡和秋叶落。

  “这倒也是,不过,我对驭兽府的情况,并不是非常了解。只能说帮你打听打听,不敢说一定能有结果。”

  夏侯山对储君之位不太热衷,甚至在追求秋韵的过程中,想到过放弃即将到手的储君宝座,却遭到了国王陛下的痛斥,这也是夏侯山早已超过了二十五岁,却一直没有被立为储君的原因之一。

  虽然夏侯炎储君对外宣布过,自己有两位王子,但实际上,夏离王国仅有夏侯山,才是唯一的王子,也是夏离王国的下一任国王陛下。

  夏侯山很小就生过一场大病,差点丧命,有方士告诉夏侯炎,说是夏侯山命犯小人,若是过早立为储君,会有夭折的危险。

  为此,夏侯炎听取了方式的话,对外宣称后宫王妃又产下一位王子,用以混淆视听,并将夏侯山送入玄天宗,从而求得夏侯山安然无恙健康成长。

  原本的安排,是夏侯山二十五岁之后,随时都可以成为储君,但为了追求秋韵,夏侯山屡次推脱,让夏侯炎无可奈何。

  夏侯山对秋韵痴心一片,不会怀疑到秋韵的人品,不过,他同样相信逸尘,不可能凭空诬陷驭兽府,其中必有原因。

  没有一口应承下来,是因为夏侯山从未想过,要介入到驭兽府的事情之中。

  只要驭兽府不违反夏离王国的律法,夏侯山没有理由干涉人家的正常运行。

  另外,如果是飘遥严重伤害了驭兽府,或者是做出了对秋不凡大为不敬之事,身为驭兽府的最高首领,秋不凡有权处置飘遥。

  “你能帮的就只有这些?”逸尘盯着夏侯山的眼睛,问道。

  “以师兄的身份,就这些,如果是……”夏侯山平静的回答。

  “不必了。我只是想确认一下,你是否知道这件事,答案已经有了。”

  逸尘站起身,淡淡的说道:“至于飘遥大叔的事情,我自会用自己的方式解决,希望你不要以王子殿下的身份,干扰我办事就行。”

  “只要不违反夏离王国的律法,我不会干涉。”

  江湖事江湖了,可一旦牵扯到律法,夏侯山就不会含糊了。

  “好说,告辞。”逸尘拱了拱手,便转身往大厅外走去。

  “不送,自己保重。”夏侯山站在大厅门口,同样拱了拱手。

  逸尘不是胡搅蛮缠的人,既然夏侯山对这件事一无所知,就没有必要让他夹在中间为难。

  好在驭兽府是江湖势力,逸尘可以用江湖上承认的方式,去对付驭兽府。

  尽管没有从夏侯山这里得到想要的结果,但逸尘觉得这一趟没有白跑。

  最起码,夏侯山没有参与到这件事情中去,也给逸尘带来了更大的活动空间。

  更重要的一点,就是夏侯山依然还是那个玄天宗的内门弟子,逸尘的师兄,并没有因为身份的改变,而变得难以适应。

  唯一有些遗憾的是,到目前为止,逸尘还是没能找到有价值的线索,看样子,接下来的时间,还有更多的事情要做。

  “逸团长留步。”

  刚刚走出内殿大门,逸尘就听到有人轻轻的在叫自己,便停下脚步回头观望。

  “你是……”不远的墙角处,一位身穿守卫服装的人,正打着手势招呼逸尘。

  逸尘仔细一看,此人就是之前遇到,称逸尘为大英雄的守卫小头目。

  “借一步说话。”小头目神色紧张,压低了声音,把逸尘引到墙角处,还看了看周围是否有人。

  “有何指教?”逸尘很奇怪,除了夏侯山和刘副参将之外,自己在夏离王国王宫,就没有一个熟人。

  看守卫的样子,似乎有不便公开的事情要说,只是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意思。

  很显然,小头目不是夏侯山指使,否则不会早就等在这里了。

  “逸团长,我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只能跟你一个人说。”

  小头目显出一副神秘的样子,等逸尘靠近一点,又转身往墙角旁边的一个弄堂走去。

  逸尘也不多问,跟在对方后面,保持一定的距离。

  凭感觉,这位小头目的修为实力,不过是战帅高阶级别,对逸尘没有半点威胁。

  若是怀有不轨企图,就算这里是王宫,逸尘也可以随时将他斩杀,然后从容离去。

  弄堂不宽,也就两米左右,两边的房屋倒是很高,显得这里更加幽深,除了小头目和逸尘一前一后正走着,并没有见到其他人。

  “王子殿下派我来告诉你,刚才有些话不便明说。”到了一个转弯处,小头目神秘兮兮的轻声说道。

  “然后呢?”逸尘看了看地形,漫不经心的问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通过了幽深的弄堂,眼前有两个岔道,宽度也增加了不少,却依然没有守卫出现。

  和王宫内殿相比,这一带的房屋不多,相对稀疏,像是一般的城镇街道。

  “偏殿通道。”小头目放眼四周,没有发现异常,便停下了脚步,指了指靠左边的岔道:

  “从这里走过去,不到两里地,就是王子殿下的偏殿,守卫是殿下的心腹。逸团长要是信得过我,就请去偏殿和王子殿下一叙。”

  “你也是王子殿下的心腹?”逸尘不动声色,只是看着对方的眼睛。

  “算是吧,逸团长不信,还是不敢去?”小头目脸上露出一丝骄傲的神色,继而又小声问道。

  “有何不敢,但你必须带路。”逸尘回答的很干脆。

  想起之前和夏侯山的接触,逸尘总觉得不像在玄天宗时的那样自然。

  尽管夏侯山抛开了王子的身份,以师兄师弟聊天的形式,谈到秋韵和驭兽府,但有些话说的含糊其辞。

  按理说,逸尘刚刚走出内殿大门,就算夏侯山派人传信,也没这么快,除非这个小头目抄了近路。

  “好,王子殿下说过,逸团长是一位大英雄,豪气干云,自然不拘小节。”

  小头目告诉逸尘,王子殿下婚期将近,各地官员以及各势力头领,都会设法进入王宫。

  说的好听点是贺喜,但实际上,谁都知道他们各怀目的,江湖混乱龙蛇混杂,即便是王宫也很难杜绝某些有心之人的进入。

  王子殿下所处的王宫内殿,出入都是达官贵人,和夏离王国的高层商谈的也离不开国家大事。

  近几日,有人发现,内殿附近有陌生的位置气息波动,却并未抓获嫌疑人。

  逸尘是由差官拿了令牌,才得以去内殿见王子殿下,很多人都知道逸尘的身份。

  一个天罗王国江湖势力的老大,求见夏离王国的王子殿下,虽然说是师兄弟,但所有人都认为没那么简单。

  守卫们不敢保证,内殿没有奸细,王子殿下欲言又止,也是出于这样的顾虑,若是被人传出去,逸尘和夏侯山的谈话内容,势必会引起各种言论。

  所以,王子殿下让小头目悄悄通知逸尘,去偏殿一叙,那里既清静又安全,不会被被人偷听去。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34744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