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千三百零三章 很拘小节

第一千三百零三章 很拘小节

   “说得好,忘了告诉你,我很拘小节的……”

  话音未落,逸尘一伸手,抓住了小头目的手腕,往回一带,厉声问道:“你到底是谁,有什么目的?”

  看着小头目煞有介事的样子,逸尘心里忍不住一阵冷笑。

  若是连戒备森严的王宫内殿,都有奸细在偷窥一切,偏殿岂不是更多?

  再者,逸尘和夏侯山的谈话,只不过说到了驭兽府,和飘遥失踪有关的事情,算不上大秘密。

  以夏侯山的性格,如果有难言之隐,即使是不便明说,暗示一下总是可以的。

  何必这么大费周章的,弄来一个守卫小头目,跟做贼似的神神秘秘。

  最关键一点,逸尘寻找夏侯山的目的,根本就不会有人知道,眼前的小头目却弄得跟了然于胸的样子。

  还有,逸尘和差官经过内殿大门,第一次见到这个守卫小头目,他就已经对逸尘特别感兴趣,甚至极尽恭维。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啊哟……逸团长,我就是一名守卫队长,奉命行事,并无其他目的。”

  被逸尘抓住,小头目连反抗的意思都没有,只是一个劲的叫疼。

  区区战帅高阶强者的修为,在逸尘面前根本算不了什么,随手就能斩杀。

  小头目一脸无辜,傻呆呆的看着逸尘,似乎在责怪逸尘过于谨慎。

  “奉谁的命令,不要跟我说是王子殿下!”

  逸尘手上微微用力,一股能量渗透到对方体内,痛得小头目冷汗直滚,龇牙咧嘴,哀嚎连连。

  “你……杀了我吧。”或许是知道实力悬殊太大,小头目没有运功对抗,只是惨叫着求死。

  虽然仅仅是一丝王者之气,也没有碾杀对方之意,但小头目实在受不了体内受到的侵扰,全身肌肉痉挛,内脏如有千万只蚂蚁在噬咬。

  钻心的疼痛,僵硬的身体,甚至连神经都遭到干扰,让小头目感觉到死亡的来临。

  “你真的不怕死?”逸尘一愣,疑惑的问道。

  给他吃点苦头,是想知道小头目的来路,既然不是夏侯山所派,那幕后之人一定是另有企图。

  从进入王宫外殿到现在,也不过几个时辰的时间,逸尘并没有和任何人有过过节,甚至连真正认识的人,也就只有夏侯山一位。

  小头目假传王子殿下之令,目标显然是逸尘,至于究竟要达到什么目的,只能从小头目身上打开缺口。

  “怕死,可……说了也是死啊。”小头目的面孔已经扭曲,剧烈的疼痛,让他难以忍受。

  “说实话,我可以考虑不杀你,毕竟这里是王宫。”逸尘冷冷的说道,手上稍微放松了一点。

  眼前这位,最多也就是个小喽啰,杀不杀并不重要,若是挖出指使他的人,逸尘才能判断对方是谁,意图是什么。

  “我说……求求你不要杀我。”

  小头目脸色惨白,豆大的汗珠往下直滚,抖抖索索的交代着:

  “我老婆孩子被人掳走,有人捎信让我完成一个任务,说是事成之后,放了我老婆孩子,还……给我一笔钱……”

  对方并没有表明身份,只是让小头目在王宫内殿门外等着逸尘,给逸尘传话。

  “你老婆孩子是什么时候被抓走的,你又是什么时候接到任务的……让我看到你不想死的诚意。”

  逸尘暗中增加了手上的力度,使得刚刚有点减轻痛苦的小头目,又一次哀嚎起来。

  小头目的话,听起来就不足信,短短的几个时辰时间,就算他家人遭遇不测,他本人还在值守,又是王宫禁地,谁有那么大的胆子,敢明目张胆的过来说这些事情。

  再说了,逸尘会不会相信小头目的话,都没有人知道,他们凭什么就认为小头目能完成任务。

  “我说道都是实话,我老婆孩子被抓走半个月了,他们隔三差五给我分配任务,前几次只是放人进入王宫内殿,我都按照要求做了。

  今天,就是你和差官进入内殿的前一刻,我听到有人传音给我……”

  小头目尽管完成了几次任务,却从未见到过发布任务的人,所有的联系,都是经过暗中传音进行。

  刚接到任务,就看见逸尘进来,小头目翻看了令牌上的名字,正是对方所说的逸尘,当时就忍不住恭维了逸尘好几句,目的是给逸尘一个好印象,以便顺利完成任务。

  “你都放过哪些人进宫?”逸尘觉得,这幕后之人不好对付,就想从侧面查探。

  “一共放进去三位,没有说姓名,都穿着夏离王国的官服,看起来职位不高。”

  小头目努力的回忆着,想给逸尘提供一点可信度:“对了,其中至少有两位,都有战帅巅峰以上……应该是战王强者的气息,威势逼人。”

  以小头目的修为实力,很难界定战帅巅峰和战王强者的气息差距,这样说倒也不算撒谎。

  按照夏离王国的律法,没有经过司报处等级通报的官员,不得擅自进入王宫内殿,除非是哪位王爷或者的国王陛下点名召见。

  逸尘好不容易到了司报处,却差点得不到通报,若不是曹副将和栾司马意气之争,说不定现在还要绞尽脑汁的想办法呢。

  官员们也说过,像逸尘这样的求通报方式,在夏离王国还没有先例,这就说明,一般人想要进入王宫内殿,是非常不容易的一件事。

  如果通过控制小头目的家人,迫使他徇私枉法,把对方需要的人放入内殿,不失为一种好手段。

  关键是,对方从不露面,仅仅以传音指挥小头目,不管事情的结果如何,他们都没有任何损失。

  “把今天的任务,仔细的说给我听听。”

  管不了之前的事情,但逸尘必须要知道,对方想从自己身上得到什么好处。

  “如果逸团长是要找人,可以去偏殿附近,会有人指点……”

  小头目接到的传音,大致的意思是:三英佣兵团团长逸尘,求见王子殿下的目的,应该是打听某个人的下落。

  让小头目告诉逸尘,有人会提供线索,但逸尘要到王宫偏殿的一个小亭内等候,若是怕死就别去。

  另外,让小头目以王子殿下不便明说为由,引逸尘过去,要是被戳穿,就按照传音实话实说。

  “他们有没有说我要找的人是谁?”

  逸尘问话的同时,大脑在急速运转着。

  自己要找飘遥,除了宁岚和小武知道以外,只告诉过柳浩以及弓老,并没有向其他人提过。

  另外,关注这件事,知道飘遥下落的,就剩下驭兽府了。

  难道是秋叶落提前发出消息,让人通知小头目,并布置这个任务的。

  “没有说,但提到过这个人是逸团长必须要找到的。”

  小头目摇了摇头,小心翼翼的说道。

  闻听此言,逸尘疑窦顿生,直觉上判断这就是一个陷阱。

  小头目的话说的太过玄乎,好像有人跟在逸尘身边一样,提供的消息,也是逸尘想迫切知道的。

  眼前的小头目,到底是受人指使,还是另有企图,并不是一句话就能说清的。

  一般来说,求饶的理由大多是家有八十岁老母,下有襁褓中的婴儿,希望得到对方的同情,从而给自己一个活命的机会。

  小头目说的是老婆孩子被掳走,和常规理由大同小异,是真是假,很难确定。

  不管小头目是不是受人指使,尚未露面的对手都不好对付。

  逸尘觉得对方在偏殿附近,挖好了陷阱,就等着自己往下跳了。

  去,还是不去?

  如果此刻抽身离去,无论对方有何目的,至少都不能利用到逸尘。

  之前进入王宫内殿,是得到王子殿下的许可,只要没有特殊原因,逸尘不会受到威胁。

  相反,若是前往偏殿附近,则极有可能陷入危机之中,具体有多严重的后果,逸尘无法预估。

  但是,面对未知的敌人,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即便逸尘安然离开,也难保对手能够消停。

  更为重要的是,对方既然猜出了逸尘的来意,就说明他们要么是飘遥的朋友,要么就是对飘遥下手的人派来的。

  如果真是飘遥的朋友,能够随意出入王宫,似乎没有必要故弄玄虚。

  当然,逸尘也不能排除,有人知道消息,却不敢轻易说出去,只有等逸尘到了,再当面说清。

  不论是敌是友,对方都掌握了飘遥的消息,只有继续下去,才能弄清楚事实的真相。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逸尘决心已定,说道:“带路,去偏殿小亭!”

  “这……”小头目见逸尘面色冷峻,心里不由得有些慌乱。

  他现在处于伸头一刀缩头一刀的境地,完不成任务,老婆孩子肯定回不来,可真的到了偏殿附近,一旦双方交起手来,以他的修为也只能是听天由命了。

  小头目战战兢兢地往前走着,一边走还一边四下张望,逸尘慢慢的在后面跟着。

  两人的速度都很缓慢,小头目是恐惧,逸尘则在适应周围的环境,并注意可能会出现的意外。

  不过两里地的路程,居然走了小半个时辰,简直是龟速前进了。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34768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