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千三百零四章 刺客奸细

第一千三百零四章 刺客奸细

  “就是前面的小亭,我……就不去了吧?”

  身为王宫内殿的守卫小头目,对这一带的地形自然十分熟悉。

  站在距离小亭不到两百米的地方,小头目可怜兮兮的望着逸尘,腿肚子不停的打颤。

  “算了,我自己去。”

  逸尘本想把小头目抓在手里,看看这家伙到底有没有耍花样。

  但转念一想,又没有必要,到都到了,小头目也成不了人质,还得分心看着,倒不如随他去吧。

  逸尘依然慢慢悠悠,一边走着一边展开精神力打探着。

  如果对方有埋伏,应该不会有很多人,毕竟这里是王宫偏殿,弄得不好治你个弑君犯上的罪名,恐怕连全家老小都得搭进去。

  不对……弑君犯上?

  逸尘忽然觉得危机降临,倒不是有实力强劲的战王强者出现,实在是刚才的一念之想,把自己吓了一跳。

  王宫偏殿,理论上说,是夏离王国的王族歇息的地方,凡是达到王爷级别的,都有资格在此得到一个属于自己的殿堂。

  比起王宫内殿,只怕是这里的王孙贵族更加密集,若是发生点什么,岂不是……

  “有刺客,抓刺客啊……”

  就在逸尘有了不祥预感的同时,忽然听见有人大声喊叫。

  不用回头,逸尘就知道,叫喊的便是带自己进来的守卫小头目。

  “抓刺客!”

  百米之外,小头目正声嘶力竭高喊着,并抽出身上的佩剑挥舞着。

  逸尘进入内殿之前,曾经被守卫搜过身,确定没有兵器才能放行。

  但守卫小头目乃是当差官员,又身负王宫安全的众人,随身携带兵器,乃是律法允许。

  “可恶的家伙!”逸尘大怒,并不转身,只以脚后跟弹出地面上的一颗小石子。

  倏~~

  一声呼啸,小石子如离弦之箭,径直飞入小头目的眉心。

  速度之快,方向之准,使得小头目连哼一声都来不及,就仰面朝天的倒在地上。

  临死之际,还睁大着双眼,不知道能不能看见点什么。

  唰唰唰——

  一阵风声,从偏殿附近的小亭中传出。

  十余位王宫守卫装束的汉子,持刀挺枪对着逸尘猛冲而来。

  “抓刺客!”

  与此同时,小亭周围光芒闪闪,越来越多的兵士,从四面八方围拢过来。

  有的嘴里高喊着,有的一言不发,但毫无例外的,目标直指逸尘。

  “糟了!”逸尘知道上当,连忙凝神静气,将自身的能量调动,准备随时应对眼前的局面。

  对方有伏兵,原本在逸尘的预料范围之内,只是没有想到,对方居然打着抓刺客的名头,明目张胆的向自己发起进攻。

  即便是偏殿,也是王宫禁地,决不允许在此逞勇斗狠,哪怕是切磋技艺点到为止也不行。

  正是仗着这一点,逸尘才毫无惧色的跟随小头目,一步一步的进入到偏殿附近。

  以逸尘的身手,一般的初阶战王之中,难有敌手,只要对方不是蜂拥而至,逸尘就有足够的实力从容离去。

  然而,算来算去,偏偏算漏了人家根本没有实施偷袭,而是堂而皇之的对逸尘下手。

  仅仅是慢了那么一点点,就被小头目抢了先,逸尘为自己的妇人之仁,付出了代价吗,也把自己陷入到危机之中。

  如果刚才一掌劈了小头目,逸尘或许还有全身而退的可能,至少不致于目前这样的被动。

  “住手!我不是刺客。”逸尘双手抱拳,朗声说道。

  同时,将体内的王者之气,稍稍释放出一部分,将快要近身的守卫震退。

  无论在哪个国家,刺客出现在王宫之内,都是无法赦免的死罪,这一点逸尘心里清楚。

  从守卫兵士们的反应速度来看,不像是平时巡逻时遇到敌情,一批批的前来捉拿此刻。

  而是一下子涌出了百余位,就像是早已安排好的一样,只要听到小头目的喊声,便一涌而出。

  很明显,这些兵士之中,一定有对手存在,只是逸尘不能判定,有多少守卫兵士,已经被对手搞定,还有多少属于正常的履行职责。

  出言解释,很有必要,哪怕只有一位正常的守卫,逸尘也要争取撇清嫌疑。

  “狡辩!你擅闯偏殿,行刺国王陛下,又亲手斩杀守卫,还不快点束手就擒!”

  一位满脸大胡子的将领,剑尖一指,对逸尘呵斥道。

  “束手就擒,否则大卸八块!”

  “抓刺客——”

  尽管逸尘面对的守卫兵士之中,没有一位战王强者,即使是那位大胡子,也不过战帅巅峰级别的强者而已。

  逸尘要想冲破重围,简直就是易于反掌,一举斩杀十位二十位,也不费什么力气。

  问题是,一旦动手,逸尘就坐实了刺客的罪名,任凭逃到哪儿,也要受到夏离王国官方的追杀。

  听大胡子的意思,好像国王陛下也在偏殿之内,只是‘行刺’二字分量太重。

  “我可以不还手,但你要告诉我,国王陛下在哪儿。”

  到目前为止,逸尘并没有对守卫兵士出手,仅仅是释放王者之气,给自己施加保护。

  如果国王陛下真在附近,只要大胡子去问一声,就能还给逸尘的清白了。

  明知道这样行不通,但逸尘还是要试一试,不管怎么说,尽可能的不要背上刺客的罪名。

  “国王陛下在哪儿,岂是你能打听的,废话少说,乖乖自废修为,听候发落!”

  大胡子声色俱厉,显然确认了逸尘的弑君犯上。

  “胡说!我是王子殿下的师弟,不信,把王子殿下请来,一问便知。”

  国王陛下是请不动了,夏侯山应该还在王宫之内,他同样可以证明逸尘的身份。

  “亏你说得出口,伤了国王陛下,又想刺杀王子殿下,简直是罪无可恕!”

  又是一条人影飞掠而至,却是逸尘在外殿看见的栾司马。

  栾司马指着逸尘,满脸怒气,浑身散发出战王强者的气息。

  “司马大人,卑职亲眼看见,刺客杀死了这位小队长……”

  大胡子跑到栾司马跟前,指了指小头目倒在地上的尸体,谄媚的说道。

  “逸尘,你犯下死罪,有何话说?”

  栾司马没有理睬大胡子,将目光射向逸尘。

  “伤了国王陛下,栾司马,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逸尘不屑至极,冷声说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分明是有人故意设置陷阱,诬陷逸尘是刺客,又有小头目的尸体作为证据,让逸尘百口莫辩。

  但是,栾司马为什么还要编造刺杀国王陛下的谎言,难道是一定要置逸尘于死地吗?

  “我问你,那个守卫是不是你杀的?”栾司马也不解释,只是淡淡的问道。

  看他那意思,并没有要立即捉拿逸尘,反倒不慌不忙的说起守卫的事儿。

  或许是觉得逸尘逃无可逃,先行审问一番再说,也好多些功劳。

  “是我杀的,但我并没有刺杀国王陛下。”

  即使斩杀王宫守卫,又在偏殿之内,逸尘也洗刷不了刺客的罪名,但那和刺杀国王陛下,根本就不是一回事。

  “哦……我可以考虑相信你,不过,你觉得还有人会信你么?”

  不知出于什么目的,栾司马的话在逸尘听来,似乎有弦外之音。

  总觉得栾司马在向逸尘暗示着什么,却又含含糊糊,一时难以细辨。

  “有,王子殿下。”逸尘顺着栾司马的话往下说,之前的大胡子级别较低,估计连王子殿下的面都见不着。

  但是,栾司马乃是夏离王国虞大将军属下,地位非常高,若是由他出面禀告夏侯山,事情应该还有转机。

  “王子殿下正在查看国王陛下的伤势,怎么证明?”栾司马冷笑着说道,仰起头往四周看了看。

  “你是说……国王陛下真的遇刺了?”

  逸尘心里一惊,如果栾司马说的是实话,这事儿可就闹大了。

  本来还以为,栾司马故意拿大帽子扣人,就是为了吓唬自己,却不曾想事情完全出乎了预料。

  “逸尘,鼠辈!”

  一个怒气冲冲的声音,在虚空中响起。

  曹副将的身影,很快就出现在逸尘的面前。

  脸色胀得发紫,两绺胡须一翘一翘的,曹副将睚眦欲裂,恶狠狠的对着逸尘骂道:

  “猪狗不如的东西,我敬你是为国为民的大英雄,才甘冒风险担保,谁知道你居然是天罗王国派来的奸细!”

  嗡~~

  曹副将大怒之下,将浑身能量尽情宣泄。

  一股滔天威压,瞬间笼罩而下,将逸尘锁定其中。

  “曹副将,我既没有刺杀国王陛下,也不是天罗王国的奸细,这中间必有误会。”

  对于曹副将的担保,逸尘打心眼里感激,看着他那一副憋屈加气氛的模样,逸尘也非常难受。

  大胡子和栾司马指认逸尘是刺客,说起来还有回旋余地,但曹副将一上来,就咬定逸尘是天罗王国的奸细,事态的发展越来越变得诡异了。

  “误会,说得好听,你是天罗王国的大英雄,为国为民也是针对天罗王国,怪不得小小年纪,就成了三英佣兵团的团长,原来是替天罗王国卖命的狗腿子!”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34812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