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千三百零五章 未尽全力

第一千三百零五章 未尽全力

  曹副将义愤填膺,说起话来极为难听,还不断地加大王者之气的力度,给逸尘施加压力。

  都怪自己,吃饱了没事干,和栾司马置气,把身为刺客的逸尘,送进了王宫内殿,害得国王陛下身受重伤,生死不明。

  曹副将悔恨至极,真想给自己扇几个大大的耳光,就知道意气之争,这下玩大发了。

  能不能保住自己的副将之位还在其次,这条老命就算丢了也是罪有应得,问题是还得背负配合奸细刺杀国王陛下的罪名,曹副将内心不禁绝望起来。

  “曹副将,国王陛下伤得重不重?”逸尘也想知道,夏离王国的国王陛下,目前究竟是怎样的情况。

  “明知故问,陛下洪福齐天,只是一时不察遭到你的暗算而已。”

  尽管恨不得扒了逸尘的皮,但说道国王陛下,曹副将还是一脸的崇敬之情。

  “你已经认定我是天罗王国的奸细,而且是我刺杀了国王陛下,对不对?”

  “除了你还有谁?如果你还算得上是一位汉子,那就自缚双手,接受审讯。”

  曹副将心里还有一丝侥幸心理,希望逸尘不是奸细,可这种可能性几乎为零。

  “我不是刺客,也不是奸细,干嘛要接受审讯?”

  逸尘冷冷一笑,将体内战气释放而出,挡住曹副将笼罩过来的能量涟漪。

  轰~~

  两股王者之气激荡出的能量涟漪,在空中剧烈碰撞,发出雷鸣般的声音。

  空气一阵震颤,能量涟漪波及之处,撕裂虚空,给众人带来巨大的压抑感。

  “栾司马,一起上,把逸尘拿下!”

  曹副将怒吼一声,提醒栾司马的同时,指挥众多守卫布阵,要将逸尘困住。

  尽管同样是战王强者的修为,曹副将与逸尘甫一交手,就感觉到了压力。

  凭一人之力,想要留下逸尘,几乎是不可能的事儿。

  但栾司马的修为,不在曹副将之下,若是两人联手,外加守卫的阵法辅助,逸尘恐怕在劫难逃。

  “好!”

  栾司马应了一声,将身体化成一道流光,径直的冲向逸尘。

  “小心!”曹副将心知不妙,连忙大叫一声。

  逸尘实力强劲,非一人力敌,当务之急是将其困住,而不是像栾司马那样,逞匹夫之勇。

  和逸尘有过接触的曹副将,深知栾司马一人,没法搞定逸尘,相反,若是不小心,很有可能被逸尘占得便宜。

  情急之下,提醒为时已晚,曹副将立刻长啸一声,飞身冲入战局之中,要帮助栾司马一起拿下逸尘。

  嘭~~

  然而,还不等曹副将冲到逸尘近前,就见一条人影横着飞了过来。

  却是抢先攻击的栾司马,被逸尘的王者之气击中,仓促之间难以稳住身形,只能到飞着撞向紧赶而至的曹副将。

  “啊……”

  曹副将的年纪有点大,眼光不太好,以为是逸尘攻过来了,赶紧一拳轰出,正打在栾司马的胸口之上。

  可怜栾司马,被逸尘击中不算,还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挨了曹副将的一拳。

  一声惨叫过后,栾司马倒飞的身体,遭到巨大阻力,突然停下,垂直的落下地面。

  “曹副将,逸尘冤枉,不能接受审讯;担保之恩,容日后报答……”

  逸尘声音传到曹副将耳中的时候,人影早就掠到了数里之外。

  即便曹副将追去,也难以赶上,地面的栾司马,还在呜嗷乱叫。

  不得已之下,曹副将只能放弃捉拿逸尘,众守卫也是面面相觑。

  逸尘单枪匹马,力敌两位战王强者,摆脱百余位战帅强者即便的守卫包围,扬长而去,可见其实力之强悍。

  “栾司马,你立功心切,反而让逸尘逃走,太让人失望了。”

  看着一脸颓然的栾司马,曹副将一肚子怒气没处发泄。

  明明有机会留住逸尘,却由于栾司马的贪功冒进,导致功亏一篑,让逸尘逃之夭夭。

  “你又何尝不想立功,彼此彼此罢了。”

  栾司马遭到逸尘和曹副将的前后夹击,虽然伤不至死,却也浑身疼痛难忍,连说话都费力。

  “唉,我还是老老实实去虞大将军那儿领罪吧。”

  比起栾司马的躯体之伤,曹副将的心里才如同刀绞一般难受。

  一天抓不到逸尘,自己就一天不得安宁,万一国王陛下伤重不治,自己的全家老小都得陪葬。

  曹副将扔下呜嗷直叫的栾司马,悻悻然的离去。

  大胡子扶起栾司马,率领着众位兵士,也撤出了偏殿附近。

  奇怪!

  逃出王宫的逸尘,心里的疑团越来越大。

  从气息上判断,栾司马的修为实力,不会比曹副将弱,但为什么如此不堪一击。

  逸尘的能量涟漪,刚刚波及到栾司马身前,只要对方处理得当,至少能顶住这一波能量涟漪。

  如果曹副将随后赶上,不敢说就能留住逸尘,但绝对不会让逸尘有立即逃走的机会。

  但是,逸尘分明感觉到,栾司马未尽全力,甚至连一半的实力都没有施展出来,就顺着能量涟漪倒飞出去。

  曹副将的那一拳,倒是结结实实的打在栾司马的身上,而且分量不轻,估计栾司马得休养好几天,才能恢复如常。

  值得怀疑的是,栾司马有意让曹副将打伤,并因此阻碍了曹副将对逸尘的纠缠,为逸尘逃跑提供了便利。

  同样是夏离王国的官员,曹副将留下逸尘的意图非常明显,而栾司马则暗中帮助逸尘脱离困境。

  这二位,不仅喜欢意气之争,老是弄得面红耳赤,就连相互配合捉拿逸尘,也采取了截然不同的态度。

  “算了,没时间管那么多了。”

  弄不明白的事情,暂时放一放,先回到义兵团分部,稍事休息,再和柳浩弓老商量下一步的行动方案。

  王宫之行,没有得到任何关于飘遥的消息,反而让逸尘背上了莫名其妙的罪名,实在是令人遗憾。

  从王宫偏殿发生的事情来看,逸尘被人设计利用,真正的刺客或许就是守卫小头目放进去的那三位强者。

  小头目一死,线索中断,幕后遥控之人,几乎没有露出一点儿破绽。

  “老大,你不是开玩笑吧,竟然入宫刺杀国王陛下?”

  辗转一番,确定没有追兵,逸尘才悄然回到城廓镇的义兵团分部。

  柳浩张着大嘴,惊讶的看着逸尘,一脸的懵懂。

  说好去见王子殿下,怎么就演变成弑君犯上的刺客了。

  “废话,国王陛下跟我无冤无仇,我干嘛要刺杀他,何况我也未必有那么大的能耐。”

  逸尘鄙夷的看来了柳浩一眼,坐在椅子里,漫不经心的说道:

  “我是救人心切,被人设了局,我怀疑跟驭兽府有关。”

  第一次见面,秋叶落就能够准确无误的认出了逸尘,显然他注意逸尘好久了。

  但是,仅凭秋叶落一个人,即便用阴谋控制了守卫小头目,也绝对调动不了大批兵士,甚至还有曹副将和栾司马那样级别的官员。

  除非是驭兽府府主秋不凡,纠集了江湖上的战王强者,并收买了朝廷中的某位官员,才能里应外合。

  既能对国王陛下下手,又巧妙的把责任推到逸尘身上,使得逸尘背上莫大的罪名。

  联系到柳浩曾经在王城客栈看见的事情,逸尘有理由相信,秋不凡早有预谋。

  “就算你没有刺杀,但如果国王陛下真的受伤,你还是说不清楚……”

  想到逸尘有可能被夏离王国列为凶手,发出追杀令,柳浩心里就紧张起来。

  把三英佣兵团,以及所有的义兵团兵力全部加起来,目前也远远不是夏离王国的对手。

  一旦夏离王国用当年对付独行大盗叶狂的方式,将朝廷和江湖联合起来,大范围的搜捕逸尘,恐怕会引起一场没有胜者的大战。

  “就是说不清楚,我才决心要弄明白,这中间存在的猫腻,怎么……你怕了?”

  逸尘知道,洗清嫌疑的唯一方式,就是找到那位真正的凶手,否则永远难以摆脱夏离王国官方的纠缠。

  没有留在王宫之内,配合曹副将等人调查真相,逸尘就是为了给自己一点时间和空间。

  好好理一理思路,把躲藏在暗处的黑手给揪出来,给曹副将和自己一个交代。

  整个夏离王国朝廷,就只有刘副参将一人,得知逸尘与义兵团分部有关系,正常情况下,官方是不会追到义兵团分部的。

  只要刘副参将不走漏风声,柳浩和义兵团分部就是安全的。

  “怕什么,你是老大,有啥事咱们一起扛着不就行了,说实话,我没觉得夏离王国比幽阴门更可怕。”

  柳浩是萨特王国江湖势力,柳叶庄的第二号人物,没少听大哥柳轩提到幽阴门拉拢打压的事情。

  尽管柳叶庄和宁家大院,以及五魁谷形成联盟,对处境有所改善,但依然经常被幽阴门的人关注。

  对于江湖势力来说,最怕的并不是某个国家,毕竟任何一个国家,都必须承认江湖势力的存在,除非到了不得已的时候,国家都不会下令铲除江湖门派。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34825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