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千三百零六章 快人快语

第一千三百零六章 快人快语

  但是,同为江湖势力的幽阴门,却不受任何限制,只要是实力不如自己的,随时都有可能对人家下手。

  所以,柳浩认为,夏离王国在没有掌握确切证据的情况下,不会轻易对义兵团分部进行剿灭。

  当然,还有一个原因,若是夏离王国朝廷认为,逸尘是天罗王国派来的奸细,他们的主要矛头就会针对天罗王国,而不是义兵团分部。

  “老大,这几天,你就别出去转悠了,我会跟兄弟们尽快打探出,夏离王国的态度,以及给你设套的那位情况。”

  弓老得知逸尘的处境,担忧之余,主动提出自己的想法。

  义兵团分部的情报机构,暂时还没有达到完善的程度,但已有百位以上的兄弟加入其中。

  如果弓老发布一道命令,所有情报人员放下各自手里的事情,集中精力,把逸尘眼前的危机解除,应该对改善局势能起到一定的作用。

  “弓老,就按你说的去安排吧,至于我是不是出去溜跶,得看情况再说。”

  逸尘点了点头,又嘱咐一句:“驭兽府的打探不要停止,一有消息立即汇报。”

  “老大,刘副参将那边……”柳浩欲言又止。

  “不管他有没有把你和我的关系说出去,都很正常,我们没有理由为难他。”

  逸尘知道柳浩想说什么,便摆了摆手说道。

  柳浩请刘副参将帮忙的时候,并没有告知对方逸尘的具体身份,只说是朋友。

  刘副参将也没有多问半个字,便爽快的答应了柳浩。

  由于后来的事情进展,超出了大家的预料,夏离王国追究刘副参将的责任,也在情理之中。

  无论怎样,这次都会给刘副参将带来麻烦,为了自保,刘副参将供出自己所知道的一切都无可厚非。

  原本就是逸尘和柳浩隐瞒了对方实情,刘副参将算得上无辜之人,要是再责怪人家,倒显得自己不仗义了。

  “我觉得他不会说,但因此受到牵连,于情于理,我们都应该有所表示。”

  柳浩本来还在纠结,万一刘副参将说漏了嘴,该如何处置,听到逸尘的态度,他心里的一块石头也落了地。

  尽管刘副参将是夏离王国的官员,但和柳浩之间,却是江湖朋友,几次交往下来,彼此很是投缘。

  正是有了这个原因,柳浩才敢放心的让他,带逸尘去王宫外殿。

  “我们明天就去王城看看,如果刘副参将被抓,得想办法救他出来。”

  逸尘和刘副参将没有交情,只不过在王宫外殿时,大家知道了逸尘的身份,曾经有官员问起过刘副参将,人家非常淡定的说到,是朋友就没有必要介意身份。

  就凭这句话,逸尘也不能让刘副参将,受到自己的牵连。

  “你就不要去了吧,我保证弄清楚以后回来汇报。”

  柳浩担心逸尘的安全,准备一个人去王城打探刘副参将的消息。

  逸尘能够顺利从王宫偏殿逃走,多少得益于栾司马的暗中配合,但是,刺杀国王陛下乃是株连家族的大罪。

  一旦逸尘出现在王城,极有可能会被夏离王国的官兵发现,到时候难免一场厮杀。

  “不,如果刘副参将没事,我必须亲自感谢他,要是受到牵连,我一定设法救他出来。”

  逸尘主意已定,不是柳浩能够改变的。

  第二天一早,跟上次一样,还是柳浩带着逸尘来到了王城。

  逸尘并没有刻意改变容貌,仅仅是在脸上稍微装饰了一下,如果不是非常熟悉的人,基本上认不出来。

  进入一家茶馆,柳浩跟老板要了一间包房,又点了几样糕点,便将伙计打发出去。

  “我在街道的路口,留下过记号,要是两个时辰之后,刘副参将还没有过来,估计就被抓走了。”

  柳浩轻声的告诉逸尘,他们以往的见面方式,都是通过彼此留下的印记,找到对方的位置,却不拘泥于哪一家茶馆或者客栈。

  这是柳浩考虑到刘副参将的官员身份,才用到这种方式,以免被刘副参将的同僚,或者是下属知道,妨碍到他的官途。

  “希望刘副参将安然无恙,否则我就真成了罪人。”

  逸尘皱了皱眉头,忧心忡忡的说道。

  从初次离家参与历练开始,逸尘就没有无故伤过别人,除非对方是罪有应得。

  遇到对自己不敬,却又不是仇敌的莽撞之辈,逸尘多数时候会网开一面手下留情。

  对于帮助过自己的人,逸尘即便暂时无法报答,也必然铭记于心,若是有机会,一定通过各种方式,给对方提供必要的帮助。

  “老大放心,或许过一会儿,刘副参将就来敲门了。”

  柳浩亲自给逸尘倒了一杯茶,安慰道。

  “但愿如此。”逸尘点了点头,应道。

  心里有事,时间过的特别慢,明明不到半个时辰,逸尘却感觉过来大半天似的,一会儿跑到窗口看看,一会儿又坐回桌子边。

  柳浩也是不断的在房间里走来走去,时间过得越长,他的心里越是不安。

  咚咚……

  门口传来几声轻响,把焦急等待的逸尘和柳浩吓了一跳。

  “刘副参将,你……还好吧。”

  把刘副参将让进房间,柳浩着急忙慌的问道。

  “你们胆子也太大了吧,这可是王城,到处都有官兵。”

  刘副参将没有回答柳浩的问题,反过来责怪起逸尘和柳浩来。

  逸尘来的时候,就发现了各个路口明显加派了兵士们的数量,街道上巡逻的次数也增加了不少。

  很显然,这是逸尘进入王宫,‘刺杀’国王陛下造成的后遗症。

  “刘副参将为了我受到牵连,就算官兵再多,那又如何?”

  逸尘端起一杯茶,准备递到刘副参将的手上,接着说道:“今天能见到你,我就放心了不少。”

  一直惦记着刘副参将的安全,逸尘心里似乎又想起了小炫。

  为了帮助自己,小炫惨遭天谴,对于逸尘来说这一辈子,可能都无法释怀。

  同样,刘副参将若是有个三长两短,逸尘的心魔又将会增加三分。

  “我想知道,你到底是不是天罗王国的奸细?”

  刘副参将犹豫了一下,并没有接过逸尘手中的茶杯。

  身为夏离王国的官员,若是和天罗王国的奸细混在一起,能有什么结果,刘副参将自然不会不清楚。

  “我既不是奸细,也没有刺杀国王陛下。”

  逸尘将手里的茶杯放到桌上,坦然说道。

  对方不肯接过茶杯,并不是对逸尘失礼,而是表明自己的立场。

  如果逸尘真是天罗王国的奸细,刘副参将即使没有能力将其捉拿,也一定会高声呼叫引来官兵。

  正所谓各为其主,这一点逸尘完全能够理解。

  “那就好,也不枉我被折腾了半天。”

  刘副参将爽朗一笑,大步走到桌前,拉开椅子坐下。

  端起逸尘刚才放下的茶杯,一口喝干了里面的茶水。

  逸尘从王宫偏殿逃走的当天,刘副参将就接受了夏离王国官方的审讯。

  好在刘副参将从来就不参与任何派别之争,除了脾气臭了一点遭人嫌弃以外,并无把柄留给别人。

  刘副参将一口咬死,逸尘是自己的朋友,也是王子殿下的师弟,既然王子殿下都传令召见,就说明逸尘的身份没有问题。

  另外,真正撺掇司报处通报的人,不是刘副参将,而是曹副将和栾司马等官员。

  若是追究责任,那两位更是首当其冲,刘副参将充其量,不过是将逸尘带到王宫外殿而已。

  从王宫外殿进入到内殿之中,还有许多关卡,没有令牌谁也不能通过。

  审讯的官员,见刘副参将翻来覆去就那几句话,怎么问也问不出名堂,便让他暂时停职,在家等候处理结果。

  同时,限制刘副参将的出行范围,在王城之内,若要离开,必须向上级汇报,否则,俺畏罪潜逃论处。

  “刘副参将委屈了,那……有没有提及义兵团分部?”

  尽管柳浩对刘副参将很有信心,却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不管怎么说,逸尘和义兵团分部的安全最为重要,能不暴露最好,如果刘副参将已经供出,就要趁早考虑应对之策了。

  “没有。”刘副参将很直接的说道。

  “如此,柳浩欠了刘副参将一个大人情。”

  得到肯定的答复,柳浩终于可以放下心中的担忧了。

  “这也不算人情,官场上的事情,不同于江湖,说得越多死得越快……”

  刘副参将告诉柳浩,无论逸尘和谁有关,一旦确认奸细和刺客的身份,自己将难逃罪责。

  并不会因为说出义兵团分部和柳浩,就能够减轻对刘副参将的处罚。

  不过,夏离王国的执法者,相对比较通情达理,在没有找到证据之前,基本不会采取逼供的形式,这才给刘副参将带来一丝机会。

  如果不问青红皂白,就严刑逼供,刘副参将承认,自己未必能保证不供出柳浩。

  “刘副参将快人快语,逸尘佩服!”

  一般情况下,受到牵连的一方,即使没有遭受伤害,也要到得利一方表功,夸大自己的功劳,或者所受的委屈。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34861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