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千三百零七章 含糊其辞

第一千三百零七章 含糊其辞

  刘副参将则实话实说,甚至不隐瞒自己可能出卖柳浩的想法,这份坦然实为难得。

  “只要你不是奸细,也不是刺客,我最多再委屈一段时间,但没有生命危险。”

  刘副参将多少还有些忐忑,犹豫了一会儿,又说道:“万一你们骗我,就算我把义兵团分部说出去,也于事无补,所以……”

  逸尘要是天罗王国的奸细,刘副参将就有通敌的罪名,属于不可赦免的一类,而且要株连族人。

  如果逸尘不是奸细,而是刺客,那么刘副参将的罪名就是通匪,依然是死罪,却不会连累家人。

  刘副参将现在只能希望,逸尘和柳浩所说的话是真实的,最起码不能是天罗王国的奸细。

  “天罗王国和夏离王国有那么敌对吗?”逸尘疑惑的问道。

  天罗王国是天罗大陆最大的国家,向来奉行不侵略不主动发动战争的原则,和其他国家和平相处。

  逸尘不知道,夏离王国和天罗王国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竟然动不动就上纲上线的,把逸尘怀疑为对方的奸细。

  “其实也不是敌对,具体我不是很清楚,但听说是很久以前,天罗王国的瑞王爷,跑到夏离王国捣乱,从而弄得双方很尴尬……”

  好像是因为双方对幽阴门的态度,存在巨大差异,使得天罗王国的瑞王爷,一气之下,当面质问夏离王国的国王陛下夏侯炎。

  根据夏侯炎的一贯作风,既不和幽阴门产生太多纠葛,也不会公然和幽阴门作对,只要大家相安无事即可。

  瑞王爷则强调,幽阴门乃人类公敌,迟早会在天罗大陆掀起一场腥风血雨,如果不能及早阻止幽阴门的渗透和拉拢,后果将不堪设想。

  夏离王国具有极为难得的地理优势,是天罗大陆所有王国中,最容易摆脱幽阴门的。

  作为国王陛下,夏侯炎应该公开立场,和其他王国一起,对幽阴门采取行动,将可能到来的危机,扼杀在萌芽之中。

  但是,夏侯炎对于瑞王爷的说法不屑一顾,认为那只是瑞王爷,想借助于别人的手,对付幽阴门而已。

  纯属私人恩怨,却打着为了天下百姓的旗号,瑞王爷的做法实在令人不齿。

  一位是天罗王国的王爷,一位是夏离王国的国王陛下,两位在天罗大陆都极具身份的人,居然一言不合挥拳就战,吓坏了一帮官员。

  这件事情虽然并没有造成双方翻脸,但夏侯炎对瑞王爷是心存不满,彼此曾恶语相向。

  后来,瑞王爷在萨特王国遭到暗算,差点命丧他乡,据说是幽阴门下的毒手。

  夏侯炎尽管不喜欢瑞王爷,却也出于礼貌,专程赶往天罗王国的都城,对瑞王爷表示慰问。

  却不料,瑞王爷不仅没有感谢,反而勃然大怒,斥责夏侯炎摇摆不定,或有暗中勾结幽阴门之嫌。

  并认定,幽阴门偷袭自己,和夏侯炎脱不了干系,夏侯炎前来瑞王府,说得好听的慰问,实际上是来看笑话的。

  好心当成驴肝肺,堂堂夏离王国的国王陛下,被瑞王爷说成了卑鄙小人,夏侯炎岂能容忍。

  若不是看在瑞王爷半死不活的份上,恐怕夏侯炎就要一掌将他轰杀。

  在天罗王国的国王陛下皇甫奇的劝解下,夏侯炎勉强压制住了怒气,却又被瑞王爷的一句话,气得拔腿就离开了瑞王府。

  “刘副参将,瑞王爷说的是哪一句话?”柳浩第一次听到这些,不由得好奇心大起。

  原以为平民百姓会心浮气躁,稍有不满便拔拳相向,谁曾想,瑞王爷和夏侯炎这样的人物,终究也逃不过七情六欲人情世故。

  “瑞王爷说,如果国王陛下执迷不悟,总有一天,他会派人到夏离王国,将国王陛下刺杀,以免幽阴门控制,从而祸害百姓……”

  刘副参将本人,也是从一位前辈官员口中得知,并没有追究其来源的真实性。

  但是,逸尘的这一次‘刺杀事件’发生后,朝廷中就有个别人旧事重提,并怀疑逸尘就是瑞王爷派来的奸细。

  因为事关重大,夏离王国官方交待,尽可能的不要斩杀逸尘,以免失去追查的线索。

  如果逸尘真是奸细,将涉及到两个国家之间的关系,至于如何处置,并没有确切的说法。

  按照刘副参将的推测,包括国王陛下在内,都不希望这件事情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所以,逸尘目前的处境非常艰难,却未必有性命之忧,这或许也是刘副参将没有被关进大牢的原因之一。

  “咳咳,我不知道是荣幸还是倒楣,一个不小心,居然可能引发两国战争。”

  逸尘听后,不仅哑然失笑:“可惜,我不是奸细,倒枉费了幕后策划者的一番心机了。”

  很显然,设局者对于当年瑞王爷和夏侯炎之间的事情非常清楚,引逸尘入局,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得一干二净。

  更重要的是,还把天罗王国的瑞王爷,强行牵扯进来,使得局势愈发混乱。

  “说起来,我才是最冤枉的那个,到现在为止,什么事请都没干,却惹得一身麻烦。”

  刘副参将苦笑,仅仅是举手之劳,本想给逸尘提供方便,却造成了如此困境,想想都很憋屈。

  “我想知道,瑞王爷为什么会说,夏离王国对幽阴门有非常优越的地理优势?”

  柳浩自从创建义兵团分部以后,心思变得细致紧密,从刘副参将的话中,发现了自己不解的问题。

  “我以前也问过同样的问题,前辈告诉我,阴阳相抵,以火克金……”刘副参将不假思索的说道。

  幽阴门地处萨特王国,属西方之地,大多修炼的是阴柔的功法,在其他几个王国,多少存在一些优势。

  但是,夏离王国地处南方,阳气盛行,修炼的功法也以阳刚为主。

  无论是无形相生相克,还是阴阳相对,夏离王国都不会输给幽阴门。

  同等修为实力的两位强者,一位出自于夏离王国,一位乃是萨特王国土生土长,如果较量起来,原本应该是均是。

  然而,若是放在萨特王国对阵,来自于夏离王国的强者,基本处于劣势,能够全身而退已属侥幸。

  相反,要是放在夏离王国,则萨特王国的强者必输无疑,除非另有倚仗。

  幽阴门在天罗大陆的各大王国,都渗透了大量的弟子,有的进入到朝廷官员之中,也有的潜入到实力强大的江湖势力之内。

  相对而言,渗透到夏离王国的人数,估计不到其他国家的三成,究其原因,乃是修炼功法上的不同。

  幽阴门弟子在夏离王国的时间越长,越容易暴露身份,同时本身的修为实力,也会有一定的降低。

  即使潜心修炼,最多只能稳固修为,要想有所提升,则是难上加难。

  按理说,夏离王国的国王陛下,长时间的装傻充愣,对于幽阴门的示好含糊其辞,早就引起幽阴门的不满了。

  但是,考虑到地理位置的差异,幽阴门不敢公然对夏侯炎采取行动,只有极为耐心的,通过各种方式拉拢,并不厌其烦的游说。

  “怪不得,夏离王国的国王陛下始终摇摆不定,合着是有倚仗的。”

  逸尘似乎理解了夏侯炎的做法,公然挑衅幽阴门,自然得不偿失,弄出一副优柔寡断的样子,倒是让幽阴门打也不是哄也不是。

  记得前几年公孙宏就说过,幽阴门送给夏离王国的礼物最多,夏侯炎似乎就没有拒绝过,不管好赖尽数笑纳。

  由此看来,夏侯炎是一只狡猾的老狐狸,拿了幽阴门的东西,却未必替幽阴门办事。

  而幽阴门也有自己的算盘,如果对抗天罗大陆,就不能让夏离王国置身事外。

  若是一味地与夏离王国交恶,惹得夏侯炎站到对立的立场,以幽阴门的实力,即便能够击溃夏离王国,也要耗费数倍于对方的资源和兵力。

  幽阴门老谋深算,岂肯干这样的赔本买卖,不如大家心照不宣,只要夏离王国不和幽阴门敌对,其余的事情以后再说。

  稳住夏侯炎,可以让幽阴门把更多的精力,放到另外几个国家,这或许就是阴无为的想法。

  “我还说呢,夏离王国基本上就见不到幽阴门弟子,原来是他们不敢轻易涉足。”

  柳浩恍然大悟,曾经还考虑过,如何辨认幽阴门弟子,不让他们混进义兵团分部,看来是自己多虑了。

  “那也未必,只不过数量少一点而已。”刘副参将不赞同柳浩的说法。

  以幽阴门的渗透能力,谁敢说,夏离王国的官员之中,没有幽阴门弟子。

  还有那些江湖势力,谁家又敢保证,自己的家族门派,肯定和幽阴门绝缘。

  “说的是,不过,只要关键位置是自己人,倒也不怕。”

  柳浩笑了笑,有点尴尬的说道。

  “好在夏离王国人才济济,以刘副参将的修为,都不能升任参将一职,委实令人惊叹。”

  逸尘不露声色,像是在替刘副参将惋惜。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34869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