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千三百零九章 吃饱了么

第一千三百零九章 吃饱了么

  刘副参将虽然够义气,却也不愿意给自己招惹麻烦,对于自己所听到的消息,还没有弄清楚真假,自然没有必要主动告诉柳浩。

  但是,逸尘的一株六阶灵草,远远超出了报答的范畴,刘副参将思前想后,唯有将这个消息说出来,才觉得心里平衡一点。

  “原来你什么都知道,深藏不露啊……”柳浩非常意外,像不认识一般,对刘副参将多看了几眼。

  一直以为刘副参将乃粗人一个,豪爽够义气,却不料人家是粗中有细,并非表面上看起来那样草包。

  “滴水之恩涌泉相报,泉是没有了,总得给自己一个心安吧。”

  刘副参将被柳浩看得有点发憷,却依然不卑不亢的说道。

  他宁愿相信逸尘所说的话,也不肯接受夏离王国官方的说辞,若逸尘是天罗王国的奸细,似乎没必要明目张胆的求见王子殿下。

  谁都知道三英佣兵团至少有三位以上的战王强者,逸尘大可以和他们一起,潜入夏离王国,那样的话,行刺的把握性更大。

  喜滋滋的收好了储物戒指,刘副参将不再逗留,拉开房间的门,调整了一下情绪,便悄然离去。

  “柳浩,等回到义兵团分部,你也赶紧考虑冲王的事情吧。”

  柳浩艳羡的看着刘副参将消失的背影,让逸尘暗自好笑。

  不要说是柳浩了,就算是义兵团分部的其他人员,只要是忠诚可靠办事认真的,都可以获得修炼资源的奖赏。

  “我……遵命!”被逸尘说破心事,柳浩忸怩着答道。

  二人回到城廓镇的义兵团分部,逸尘专门给柳浩布置了结界阵法,让他安安心心的做着冲击战王的准备工作。

  浪荡四杰把搜集到的情报加以整理,归总以后向逸尘作了汇报。

  夏离王国国王陛下,在王宫偏殿遭到刺客袭击,伤势严重,但无生命危险。

  尽管栾司马和曹副将在事发后的第一时间赶到,却没有抓住刺客,而且让具有重大嫌疑的逸尘,从容逃离。

  从目前情况看来,出现在王宫偏殿附近的逸尘,是唯一被发现的嫌疑人,无论如何这条线索不能中断。

  根据浪荡四杰打听到的最新消息,夏离王国朝廷责令栾司马和曹副将,尽快将逸尘捉拿,以便确认刺客的身份。

  而擅自将逸尘带入王宫外殿的刘副参将,由于没有参与到劝说司报处的行动中,暂不定罪,但必须停职待查,不得随意离开王城。

  凡是那天在王宫外殿之内,配合栾司马和曹副将撺掇司报处的官员们,一律受到扣罚俸禄的经济制裁,并根据事情的进展状况,接受必要的审查。

  最重要的两位当事人,栾司马和曹副将原本应该革职查办,但考虑到朝廷用人之际法外开恩,允许他们二位戴罪立功。

  捉拿逸尘的事情,就交由栾司马和曹副将负责,他们的唯一任务,就是把活着的逸尘带回到夏离王国朝廷。

  国王陛下遭袭,是夏离王国的头等大事,尽管朝廷没有指明逸尘是奸细活着凶手,但除了逸尘之外,没有发现半点和刺客有关的线索。

  于是,朝廷迅速通知各处守关将士,立即查封夏离王国通往其他国家的路口,防止逸尘逃出夏离王国。

  “他们说,要把你控制在夏离王国之内……”弓老在朝廷中缺少位高权重的内线人员,所能打听到的情况大致也就这些了。

  “栾司马和曹副将联手对付我,而且还是必须抓活的,哈哈,这可有点难办咯。”

  逸尘哈哈大笑。脸上露出得意的神色。

  两位实力相仿的战王强者,如果联手攻击一位对手,占据优势应该不难,但非得生擒活捉,却难上加难。

  且不说战王强者具有极强的逃生本领,单单凭借一股死缠滥打的劲儿,想要抓活的就没那么容易。

  更何况,逸尘感觉到自己的实力,虽然不一定能够以一敌二,但至少比栾司马和曹副将其中的一位,要强出不少。

  若是生死相搏,逸尘有信心拿下他们中的任何一位,即使对方二人联手,也没有困住逸尘的实力,除非另有帮手。

  “未必,除了这二位之外,还有一千将士听候调遣,另外,凡是驻守各处的军队,必要时也要配合栾司马和曹副将。”

  弓老没有逸尘那样乐观,他更担心的是,夏离王国朝廷,会在暗中增派人手,通过明暗两种途径对付逸尘。

  “这个命令是虞大将军下的吗?”

  “表面上是,可我觉得国王陛下,或者王子殿下,才是最高决策者。”

  按理说,追查奸细刺客,应该交由主管刑事的官员处理,而不是虞大将军。

  毕竟这不是打仗,动不动就将虞大将军直接推到前台,还辅以栾司马和曹副将二位军中将领,似乎显得夏离王国太过重视了。

  还有一点让弓老觉得意外,朝廷并没有对刘副参将严刑逼问,更没有提到过义兵团分部的事情。

  “那是他们把我假定为天罗王国奸细,背后有三英佣兵团和瑞王爷,区区义兵团分部,根本不在他们眼里。”

  逸尘的疑惑,不在于对方是否重视,关键是那一句生擒活捉,让逸尘摸不着头脑。

  “有人说,这是曹副将向朝廷请求的……或许是想为他自己洗刷嫌疑。”

  是曹副将第一个撺掇司报处,让他们派人通报,这才给逸尘进入王宫内殿的机会。

  若是逸尘被杀,无法确认奸细的身份,曹副将就要承担通敌的罪名。

  “如果真是这样,就一定有人要置我于死地,只是不知道这个人会是谁。”

  对于弓老的判断,逸尘不是完全赞同。

  夏离王国的官员之中,必然有人和真正的刺客存在关联,只有斩杀逸尘,他们才能高枕无忧。

  不然的话,万一逸尘被擒,又查出逸尘不是天罗王国的奸细,以及刺杀国王陛下的刺客,那么,隐藏在暗处的凶手,就永远不得安宁。

  到底是谁,在打夏离王国的主意,把逸尘牵扯进来,又是处于何种目的,目前毫无头绪,一切都在未知之中。

  “还有消息,在飘遥失踪之后,有人见到驭兽府的驭兽师唐狼,独自一人悄悄进入夏离山脉深处……”

  驭兽府的地界相对偏僻,适合驭兽师演练兽阵,唐狼没有必要去更深处,而且也没有带上一只猛兽。

  夏离山脉深处,偶尔也有几家实力不算太强的中小势力,基本不值得驭兽府派人去拉拢。

  更何况,大多数势力,都愿意和驭兽府攀上关系,有的早就成为了驭兽府的附属势力。

  唐狼身为驭兽师,从不参与联盟合作之事,独自前往穷山恶水,此举令人费解。

  “这个线索很重要,说不定和飘遥大叔有关。”

  虽然手上掌握的线索不多,但逸尘对唐狼的怀疑,似乎更深了一步。

  问题是,唐狼具体去了什么地方,并没有人能够知道,飘遥的下落依旧扑朔迷离。

  不过……或许……

  逸尘忽然想起来,刘副参说过的夏离山脉深处,有一家几乎不为人知的势力,与驭兽府可能有联系。

  若果真如此,那么……

  逸尘把自己关在房间内,一个人重新梳理那些看似分散并不相干的线索,为自己接下来的行动,做一次尝试。

  夏离王国王城的某个角落,经过了简单修饰的逸尘,坐在一个露天的点心铺桌旁低头吃着。

  时不时的抬头,左顾右盼之后,又匆匆忙忙的吃上几口,显得神魂不定。

  “咦……你看,那个人是不是曹副将要捉拿的逸尘?”

  一位巡值的官差,见到逸尘的身影,悄悄的对着身边的同伴说道。

  “等等,先看看再说……”

  另一位官差,远远地观察一番,扭头便往街道的另一侧走去。

  和一位头领模样的官差,窃窃私语了几句,头领又从旁边的随从手中,拿过一幅画像。

  几个人对着画像琢磨了一会儿,那位官差非常肯定的点了点头,和头领一起往点心铺走来。

  “逸团长,吃饱了吗?”

  官差头领大喇喇的坐到逸尘对面,像是遇到熟人一般打着招呼。

  但是,除了其他几张桌子旁的食客,见了一帮子官差围拢过来,不管是吃完的,还是吃到一半的,一个个的赶紧起身,从后面溜走之外,并没有得到半点回音。

  逸尘津津有味的吃着,连头都没有抬起来,更是对官差头领的话充耳不闻,仿佛没有听到一样。

  “喂!我们队长跟你说话呢。”

  一位官差见头领的脸色不太好看,便上前一步,对着桌子拍了一下,吼道。

  尽管修饰过,脸色变得有点蜡黄,但那张俊秀的面庞,依然和画像中非常相像,不是逸尘又是何人。

  官差生气之下,把桌子上的碗筷震得弹起老高,汤汤水水的也四处飞溅,唯独逸尘面前的那只碗,如同钉在了桌上一般纹丝不动。

  哗~~

  不仅如此,那些碗中溅出的汤水,不知受到了何人指使,居然改变了原本的方向,一股脑的往官差迎面扑来。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34930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