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千三百一十一章 问心无愧

第一千三百一十一章 问心无愧

  接到曹副将的命令,陈参将曾经腹诽过,觉得朝廷小题大做,对付逸尘一人,根本不需要两位战王强者,外加众位将士。

  只要将自己手下的二十位战帅强者所组成的大阵启动,任凭逸尘如何强悍,也必然束手就擒。

  本以为通过此战,为自己的仕途晋升,提供了足够的筹码,却不料,威力巨大的大阵,竟然连逸尘的汗毛都没有伤到。

  事已至此,多说无益,唯有引颈就戮,好歹也给自己留下一丝尊严。

  “我说过不杀你的,包括你那些手下。”逸尘拍了拍手上的灰尘,若无其事的说道。

  尽管陈参将态度嚣张,但不仅他没有斩杀逸尘之意,逸尘当然不会对他痛下杀手。

  但是,断了三根肋骨的陈参将,以及那几位遭受重创的官兵,一时半会儿,是不可能恢复的。

  这只是逸尘给他们一点厉害瞧瞧,若是真要斩杀,估计此刻留在这里的,就是二十多具尸体了。

  “我的天啊,这也太厉害了吧……”

  没有参与捉拿逸尘的官差头领,差点没被眼前的结果吓趴下。

  幸好自己没有动手,否则,得到的下场会更惨。

  不过有一点,他终于相信了曹副将的话,逸尘绝不会在夏离王国胡乱杀人,特别是对阵夏离王国的官兵。

  “你不是天罗王国的奸细?”侥幸活得性命的陈参将,浑身冷汗滚滚流下。

  都说逸尘是天罗王国派来刺杀国王陛下的奸细,可陈参将觉得不像。

  以逸尘的修为实力,斩杀自己这些人,几乎不费吹灰之力,但逸尘并没有那样做。

  相反,接下来的事情,更让陈参将怀疑自己,要么是身在梦中,要么就是脑子坏了。

  “你说呢?”逸尘淡淡一笑,不置可否。

  看着陈参将痛苦的模样,逸尘皱了皱眉头,将他和那几位受伤的官兵放在了一起。

  嗡~~

  一道淡绿色的光芒闪过,陈参将等人的周围,逐渐出现了一个半透明的结界,将他们几位笼罩起来。

  “住手!”余下的十几位没有受伤的官兵,不知道逸尘此举为何,赶紧出言阻止,并飞速扑了过来。

  明明说过不伤大家性命的,为什么又要布置结界阵法,把他们控制起来。

  在官兵们的认知中,阵法是用来斩杀和控制敌人的,就像刚才他们自己所做的那样,尽管失败了,但本意就是为了捉拿逸尘。

  “滚!”逸尘的牙缝中蹦出了一个字,就不再理会官兵。

  咦~~

  十几位官兵的身体,忽然间失去了控制,有的半悬于空中,也有的一只脚跨出,另一只脚还没有移动。

  不管原本做着什么样的动作,现在依然保持着,只不过,再也动弹不了了。

  王者禁锢!

  在场的各位官兵,虽然修为没有达到战王强者的级别,却不会对王者禁锢陌生。

  为了配合检验他们布置的大阵威力,栾司马不止一次的参与其中,偶尔也施展王者禁锢,给大阵施加压力。

  而逸尘却是在官兵们无法继续布阵的情况下,将他们全部禁锢起来。

  看着官兵们略带惊恐的眼神,逸尘一言不发,只是对着半透明的结界阵法,缓缓输入能量。

  结界中的陈参将等人,身体周围逐渐被一层绿色光芒覆盖,每个人的脸上都浮现出惊喜的表情。

  “疗伤结界?”遭到禁锢的官兵们,难以置信的暗自揣测。

  从结界内的绿色光芒可以看出,逸尘是在帮助陈参将等人疗伤。

  如果没有意外的话,那丝丝缕缕的绿色光芒,便是传说中的生机之力,对于伤者而言,简直就是救命的良药。

  夏离王国的修武者,大多修炼火属性功法,并不会自行吸收生机之力,更不能利用生机之力疗伤。

  只有落英王国的医者,还要修为实力达到一定的程度,才能勉强通过生机之力,帮助一些濒临死亡的伤重着起死回生。

  随着逸尘催动着生机之力,结界内的伤者,渐渐地有了恢复的迹象。

  而那些被禁锢的官兵们,则面面相觑,不知道逸尘的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即便不是天罗王国的奸细,在遭到官兵围攻的情况下,出手打伤对手,逸尘也无需承担任何责任。

  但是,逸尘却不惜消耗自己的能量,并动用极其宝贵的生机之力,为自己刚才的对手实施疗伤。

  这样的举措,出乎了在场所有人的预料,大家都凝神静气,生怕干扰到逸尘的疗伤进程。

  噼里啪啦……

  半个时辰过后,随着疗伤的结束,那些遭到禁锢的官兵,忽然间被解除了禁锢,一个个从半空中跌落地上。

  从原本行进中的各种姿势,变成了自由落体,十几位官兵相互碰撞乱成一团。

  “唉哟!”

  “啊……”

  官兵们叫嚷着,推搡着,却眼睁睁的见到,伤势颇重的陈参将,神态自若的从地上站起来。

  活动了一下身体,面露喜色,缓缓走到逸尘跟前,一躬到地,颤声说道:“谢谢逸团长疗伤之恩!”

  另外几位伤者,也和陈参将一样,惊喜的发现,自己身上的伤痛已经消失,胳膊腿的也活动自如了。

  “逸团长,好深的心机啊!”虚空中传来一声喝彩,两条人影显露出来。

  曹副将和栾司马二人,早已来到此地,在虚空中目睹了逸尘的疗伤过程。

  等疗伤完毕,二人才从虚空中落下,曹副将还夸张的拍着手,一脸的冷笑。

  “曹副将,你明知我不是奸细,为何还要大张旗鼓的捉拿?”

  逸尘瞄了瞄眼前的二位,讥讽的说道:“如果在我疗伤的时候出现,你们岂不是更有把握。”

  以逸尘的精神力,查探出距离自己不远的,二位战王强者的气息,并不是一件难事。

  实际上,逸尘早就感知到栾司马和曹副将联袂而来,隐于虚空之中,只是没有点破而已。

  故意在他们二人的眼皮底下,给陈参将等人疗伤,逸尘就是想看看对方的反应。

  栾司马和曹副将,可以选择在逸尘施展疗伤圣手的时候,对逸尘实施偷袭,至少那样的成功机会明显增加。

  但是,他们却静静地等待着,甚至还刻意收敛了战王强者的气息,防止对逸尘造成干扰,造成疗伤失败。

  直到陈参将恢复了健康,曹副将和栾司马才装着是刚刚到的样子,出言刺激逸尘。

  “在没有拿到证据之前,一切都有可能。”

  曹副将不以为然的说道:“你能对我的属下施救,我非常感激,当然不会破坏疗伤。

  但是,这并不代表我就完全相信你说的话,相反,你刚才的举动,是在拉拢人心,希望借此摆脱嫌疑。

  逸团长,如果你真的问心无愧,就老老实实的跟我走一趟,我可以保证,不会暗算于你……”

  陈参将等人的伤原本就是逸尘造成,由于分寸掌握的恰到好处,即便逸尘不给他们疗伤,也不会出现问题。

  但是,曹副将从逸尘的疗伤手法可以看出,逸尘的修为实力,以及所能施展的首付安,绝对远在自己之上。

  平心而论,逸尘若是执意逃跑,以曹副将和栾司马的能力,想要留住颇为困难。

  “我本来就问心无愧,干嘛还要跟你走,有什么本事就拿出来让我看看。”

  逸尘笑嘻嘻的说道,目光却偷偷的投向另一侧的栾司马。

  “逸尘,不管你是不是奸细,到了我们手里自然有办法让你从实招来。”

  栾司马阴测测的声音,不带任何表情,却使得眼前的局势,瞬间变得紧张起来。

  “栾司马,那就上吧,还等什么?”

  曹副将一翻白眼,气咻咻的说道。

  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要是能把逸尘‘劝’进夏离王国的朝廷,应该是最好的办法。

  不过,栾司马可不指望逸尘乖乖的配合,只有通过武力将逸尘控制起来,才能得到需要的线索。

  曹副将认为栾司马是故意刁难自己,却又没有根据,只能随着栾司马的意思来了。

  唰唰~~

  两道明晃晃的光芒闪过,栾司马和曹副将各人抽出随身佩剑。

  森森杀气中,蕴含着炽热的能量涟漪,尚未交手,就已经显示出巨大威力。

  在夏离王国,凡是施展火属性功法的,都会受到‘地利’的支持,若是利用得当,能够发挥出超强的能力。

  两柄长剑,均为优质兵器中的极品,虽然不如王兵那样具有灵性,可以帮助主人提升五成以上的功力。

  但是,极品的优质兵器,同样会爆发出极为强劲的能量,只是程度不如王兵而已。

  嚯嚯……

  栾司马剑锋所指,封住逸尘前方的路线,而曹副将则撩剑虚空,凝聚王者之气,在逸尘的身后伺机攻击。

  两柄优质兵器,经由两位火属性的战王强者使出,虚空被撕成两半,一条深不见底的沟壑,在上空一闪即逝。

  两条火龙般的烈焰宣泄而出,一前一后袭向逸尘的前胸后背。

  空气之中散发着令人窒息的味道,那些原本从地面上爬起的官兵,转眼间又被炽热之气击得趴在地上。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35000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