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千三百一十五章 拜见个屁

第一千三百一十五章 拜见个屁

  如果按照对方的要求,将好不容易弄到腾家寨的逸尘,拱手奉送出去,实在是心有不甘。

  但是,若是公开拒绝,或者是公然对抗,要是惹恼了夏离王国朝廷,腾家寨就没有存在下去的可能了。

  多年前,超级强者烛显在布置结界阵法的时候,就刻意关照过腾莽,尽量不要和朝廷作对,否则,将不保证结界阵法的能量输送。

  腾莽心里知道,烛显此举是为了烛家庄的利益,只有腾家寨‘安分守己’,才能源源不断的为烛家庄提供新鲜的货源。

  如果涉及到生死存亡,烛显就没有必要对腾家寨施以保护了,再说了,以超级强者的手段,对抗夏离王国朝廷,有触碰天罗大陆法则之嫌。

  烛显是商人,以追逐利润最大化,作为自己的奋斗目标,却不会因此把自己推入险境之中,哪怕是奸商,同样怕死。

  “喂,对面的腾寨主,我是夏离王国的栾司马,我们不进去也行,你把逸尘交出来吧。”

  栾司马等曹副将喊完了,这才开口,却比曹副将的态度好了不少。

  没有威胁,也没有逼迫,像是商量一般,栾司马给了对方足够的尊重。

  不管腾家寨是什么来头,只要交出逸尘,栾司马才没心思管那么多呢。

  “原来是两位大人光临,腾莽拜见了。”

  或许是栾司马的话,说的比较委婉,腾莽在城墙之上,对着前方的开阔地,深深做了一揖,嘴里还客套着。

  “拜见个屁!老子只要逸尘,快点!”

  曹副将先是白了一眼栾司马,又转向城墙上的腾莽,冷声说道。

  这个腾寨主是个什么玩意儿,老子说话他不搭理,栾司马一开口,这家伙却跟个孙子一样,又是弯腰又是作揖的。

  本来被逸尘跑了,曹副将就一肚子恼火,见腾莽对栾司马客客气气,更是忍耐不住,当下就发作了。

  “呃……逸尘是谁?”腾莽装着没有听清楚曹副将的话,皱了皱眉头问道。

  心里却在犹豫着,到底该如何选择,交出逸尘,还是不交,这是个问题。

  “逸尘是夏离王国朝廷钦犯,已经逃入腾家寨……”

  栾司马态度和蔼,措辞谨慎,似乎不愿意和腾家寨结怨。

  “啰里啰嗦的,废话一大堆,直接告诉你,限你半个时辰之内交出逸尘,否则就是与夏离王国为敌!”

  然而,曹副将却没有栾司马那样的耐心,什么钦犯不钦犯的,反正要拿住逸尘,给自己洗刷嫌疑,其余的啥也不重要。

  “钦犯……大人说笑了,腾家寨隐居山林与世无争,怎么会和朝廷钦犯有瓜葛呢?”

  面对曹副将咄咄逼人的态势,腾莽不露声色的来个一推六二五,啥也不知道,一副无辜的表情。

  能不能搞定逸尘,关系到腾莽和腾家寨的前途,并不是曹副将三言两语就能忽悠的。

  趁着说话的间隙,腾莽放眼四下张望,早已不见了逸尘的踪迹,这更让他放下心来。

  “胡说!老子明明听到你和逸尘打招呼,也亲眼见到逸尘进入腾家寨,你少来糊弄老子!”

  曹副将的脾气本来就不好,被腾莽轻描淡写的否认,更是恼羞成怒。

  若不是害怕结界阵法的威压,只怕此刻的曹副将,已经掠到城墙之上,和腾莽交手了。

  “那个……腾寨主,逸尘进了腾家寨,这是毋庸置疑的事实,我们二位王命在身,必须带走逸尘,还请……”

  腾莽的态度惹恼了曹副将,却没有激怒栾司马。

  人家栾司马向来文绉绉的,即便心急如焚,说出来的话都是那么中听。

  “二位大人,腾某也是夏离王国子民,历来遵纪守法,只不过,我并没有见过什么朝廷钦犯。”

  腾莽目光炯炯,言语不卑不亢,看了看一脸猪肝色的曹副将,接着说道:“刚才倒是有好友来访,乃是三英佣兵团的逸团长,应该不会是……”

  “就是他,别磨叽了。”不等腾莽说完,曹副将就催促起来。

  也不管这里是人家地盘,还有超级强者布置的结界阵法作为倚仗,曹副将急切的心情毫无掩饰的表露出来。

  “没错,就是那个逸尘,此人十分危险,若是腾寨主的朋友,不如叫他出来,也能给腾家寨消除隐患。”

  “呵呵……腾某虽然是一介草民,却也懂得义气二字,岂是你随口一说,就能相信的。”

  这一次,腾莽没有理会栾司马的好言好语,反倒是脸色一凛,沉声说道:

  “二位大人口口声声说,逸团长是朝廷钦犯,那么就请拿出夏离王国的官方公文,或者是海捕文书吧。”

  腾莽站在高高的城墙上,威风凛凛,大义凛然,目光中带有些许藐视的神情,相继扫过曹副将和栾司马的脸上。

  但凡是朝廷钦犯,基本都是已经定罪了的,前往捉拿的官员,应该持有朝廷颁发的公文。

  即便是一般捕快,也必须手拿海捕文书,以便得到沿途的衙门协助。

  若是涉及到江湖势力,更要通过海捕文书作为信物,方可从家族门派中带走犯人。

  “这……来的匆忙,忘记带了。”栾司马面露尴尬,喃喃说道。

  不管对方出于什么目的,要求查看公文都合情合理,栾司马根本就拿不出,自然无法理直气壮了。

  “废什么话,老子办案还要公文,笑话!”

  曹副将两眼一翻,不耐烦的吼道:“识相的就把逸尘交出来,老子一高兴,说不定会赏你点什么,若是……”

  从逸尘在王宫偏殿逃逸之后,夏离王国官方就没有发布过有关追捕逸尘的消息,更别说公文和海捕文书了。

  国王陛下伤重,王子殿下陪在身边,很多事只是夏侯山在征询夏侯炎的意思之后,以口谕的形式传达。

  更为重要的是,国王陛下怀疑刺客是天罗王国的奸细,但夏侯山认为证据不足,若是贸然公告天下,万一弄错就不好收拾了。

  以口谕的形式,免除了白纸黑字留下把柄的隐患,也给办案官员提供了更大的空间。

  包括曹副将和栾司马在内,也都是通过转达才知道了自己的任务,即便是各处州府衙门,接到的命令都是传令官的口述。

  原本就没有公文,栾司马却说忘带了,曹副将脾气耿直不愿意撒谎,又不能说出实情,只能强词夺理了。

  “没有公文,哼,或许你们根本就不是什么大人,想来腾家寨招摇撞骗,没门!”

  腾莽不屑的冷哼一声,转身便要离开城墙。

  明明亲眼见到逸尘进入腾家寨,怎么一转眼就找不到人了,连气息都感受不到一点点,这让腾莽有些着急。

  烛朝给腾莽下过死命令,必须帮他搞定逸尘,否则后果很难想象。

  既然曹副将和栾司马不能证明自己的身份,和来此的目的,腾莽就没有必要和他们过多纠缠,还是快点找到逸尘,免得夜长梦多。

  “喂,你敢不理老子,当心灭了你腾家寨!”见腾莽不卖帐,曹副将气急败坏的大吼起来。

  眼前的结界阵法太过强大,以曹副将的修为实力,连进入腾家寨都很困难,更别说对腾莽动手了。

  不过,曹副将嘴上不愿认输,一旦失去了逸尘的踪迹,自己接下来该怎么做都不知道。

  “曹副将,别说狠话,人家真的走了,咱们可就麻烦了……”

  栾司马比曹副将要冷静一些,处于被动境地,应该低调行事,无论通过什么方法,只要完成任务就行。

  “那你说怎么办?”曹副将无奈的看着栾司马,沮丧的问道。

  眼前的局势明显对己方不利,即便日后设法灭了腾家寨,至少今天没法完成任务。

  权衡之下,曹副将决定让栾司马出面,和腾莽好好的沟通一番。

  “听我的,你别多说。”栾司马也不推辞,只是叮嘱曹副将少说多看。

  “好,只要拿住逸尘,我听你的。”曹副将虽然脾气不好,却也分得清轻重缓急。

  和腾莽置气于事无补,换着栾司马交涉,或许还有转机。

  毕竟之前的几次,栾司马说得温文尔雅,给腾莽留过好印象。

  “腾寨主留步,请听我说!”

  栾司马冲着即将离去的腾莽,朗声说道:“我们确实是夏离王国的朝廷官员,只因任务紧急,没有携带公文,而且身着便装,所以一下子很难拿出证据。

  但是,你可以看看我身后的这些将士,一个个都穿着朝廷发放的正规服装,绝对不会有假……“

  曹副将和栾司马官阶不低,没有必要天天身穿官府,到处耀武扬威,腾莽不相信也说得过去。

  不过,匆匆赶来的一批战帅强者级别的将士,清一色的穿起了正规的服装,只要是见过官兵的,没有人会怀疑腾莽的身份。

  “那又如何?没有公文,我要是交人,岂不是被江湖耻笑,更何况逸团长乃是腾家寨的座上宾客,我必须要保证他的安全。”

  虽然停下了脚步,但腾莽的话说的比较直接,并没有因为栾司马的温和,而变得没有立场。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35132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