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千三百一十六章 你太固执

第一千三百一十六章 你太固执

  “哼……”曹副将刚要说话,就被栾司马的目光制止。

  正所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栾司马委曲求全,目的还是为了抓住逸尘。

  “腾寨主说的很有道理,但栾某王命在身,也是身不由己啊。”

  先博得腾莽谅解,然后接着说道:“你看这样行不行,你放我们进入腾家寨,和逸尘当面对质,若是他承认有罪,我便带走。

  要是其中存有误会,栾某定当负荆请罪……”

  目前最关键的问题,是无法进入腾家寨,只要腾莽松口,后面的事情就好办多了。

  一旁的曹副将,不得不打心眼里佩服栾司马,向来在朝中和自己过不去,老是斗气逞狠,没想到今天都也能派上用场。

  这些话要是让曹副将说,简直比登天还难,可到了栾司马嘴里,说起来就顺溜多了。

  “这样啊……”腾莽看了看栾司马一副静候发落的样子,似乎有些为难。

  腾家寨隐居山林数十年,很少与外界接触,如果就这么轻易的让官兵进入,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情况。

  要是强行拒绝,今天或许是腾莽占了便宜,但夏离王国一旦决心铲除腾家寨,腾莽即使跪求烛显父子帮忙,也未必能保全。

  “腾寨主,腾家寨有超级强者布置的结界阵法,我等就是想干些什么,也干不成啊。”

  栾司马一看,觉得有一定的机会,便趁热打铁,继续低调。

  为官多年,栾司马不止一次的跟别人说过类似的话,让人感觉他一点架子都没有。

  但是,在初步目的达到以后,栾司马经常会有选择性的忘记自己所说的话,按照原本的办事方法,去完成该做的事情。

  有不少家族门派曾经吃过这样的亏,被栾司马哄骗之后,又莫名其妙的卷入案件之中,任由栾司马处置。

  也就是在腾家寨,换成其他的江湖势力,恐怕早已怀疑栾司马的诚意了。

  “那倒也是……不过,你们只能派几位代表进来。”

  或许是被栾司马的诚意所打动,腾莽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松口了。

  任何一家江湖势力,都不愿意和朝廷对抗,不如双方各让一步,事情也许能圆满解决。

  当然,这仅仅是表面上的妥协,腾莽压根就没有想过,要把逸尘交到官兵手里。

  “栾司马,你再说说看,让我们全部进去,到时候就不怕他们阻挠捉拿逸尘了。”

  曹副将轻轻的对着栾司马说道,态度明显比之前好多了。

  能让腾莽松口,就看到了希望,曹副将觉得,要是自己和栾司马联手,至少能将腾家寨的局势控制住。

  即使有结界阵法笼罩,但腾家寨内部,不会有太大威压,否则腾家寨的族人,岂不是都要受到伤害。

  “曹副将,我估计不行,要不你和他说说?”栾司马露出为难之色,低声嘀咕道。

  “算了,当我没说,还是你来吧。”曹副将一听,连忙双手直摆的拒绝着。

  好不容易改变了僵持局面,要是因为自己的一句话,弄得剑拔弩张,就太得不偿失了。

  能进去一部分,总比谁也不给进要好,等找到了逸尘,再见机行事吧。

  “这样吧,我和曹副将两人,再带上十位将士,你看怎么样?”

  栾司马考虑了一下,试探着问道。

  实际上,对于那些战帅强者级别的将十,多带几位少带几位都无所谓,关键是两位战王强者能一起进入,才是最好的选择。

  说话的同时,栾司马将目光射向城墙上的腾莽,似乎要将对方刺穿。

  “不行!最多只能有一位战王强者进来,另外也不能超过五位随从,否则的话,一切免谈!”

  对于栾司马的提议,腾莽一口拒绝。

  “这……”栾司马一愣,一时语塞。

  “如果实在没办法,那就我带五位兄弟进去,你守在外边接应。”

  曹副将悄悄的说道,还用眼神和栾司马做着交流。

  意思很明显,腾莽答应的话很难更改,两人联手的可能已经被否决。

  曹副将对于捉拿逸尘,有着巨大的渴望,不等栾司马回话,就主动提了出来。

  “你进去了,能保证让腾寨主听你的话吗?”栾司马同样轻声问道。

  以曹副将的个性,看着腾莽的样子就来气,说不定还没讲上三句话,人家就要拔拳相向。

  “得了,我啥也不争了,只要你把逸尘带出来就行。”曹副将放弃了争辩,把决定权交到了栾司马的手上:

  “如果对方实在不肯放人,你就说一声,我立刻禀报虞大将军,派兵前来铲除腾家寨!”

  曹副将知道,江湖人把义气看得很重,仗着有结界阵法保护,腾莽有恃无恐,万一和栾司马不能达成一致意见,铲除可能是唯一办法。

  “腾寨主,就如你说,请解除大阵威压。”栾司马心里有数,顺手在身后的将士中点了五位。

  “好!”腾莽很爽快的说道。

  嗡~~

  空气一阵波动,栾司马和五位战帅强者级别的将士,展开身形,一掠通过城墙外的结界阵法,进入到腾家寨之中。

  曹副将犹豫了一下,终于按捺住自己跟进去的冲动,耐心的等在开阔地处,静候栾司马传出的消息。

  栾司马一行人,随着腾莽离开了城墙,到了腾家寨内的议事大厅。

  “腾寨主,请逸尘出来一见吧。”

  还没有坐下,栾司马就急匆匆的要见逸尘。

  “栾司马,我也不知道逸团长在哪儿。”腾莽两手一摊,耸了耸肩,说道。

  “你这是什么意思?”栾司马脸色一沉,愠怒的问道。

  刚才说好的,忽然间就变卦了,这让栾司马很不爽。

  “我一直在城墙上,根本就没有时间接待逸团长,说起来,还是被我们耽误了呢。”

  腾莽很委屈的看了看栾司马,皮笑肉不笑的解释道:

  “逸团长应该是进了腾家寨,我太失礼了,到现在还没有看到他在哪儿,怎么能请出来?”

  话虽难听,但腾莽没有说谎,他也很想知道,逸尘跑去了什么地方,连气息都不曾流露出一丝一毫。

  尽管外面有结界阵法笼罩,逸尘想要出去不容易,但是,腾家寨的区域很大,逸尘随便躲到哪儿,要找起来都很困难。

  更何况,明知道身后一大群追兵,还有两位战王强者,就算逸尘修为实力够强,也不能同时对阵栾司马和曹副将。

  除非是脑子坏了,否则逸尘一定会趁着腾莽和官兵交涉的时候,找个隐秘的位置躲起来,等栾司马走后,才敢现身出来。

  “呵呵,原来腾寨主是要把我们玩弄在鼓掌之中啊。”栾司马冷笑,有意无意泄露出的王者之气,将议事大厅笼罩起来。

  “不敢,腾某只是实话实说,并无欺瞒之意。”腾莽陪着笑脸,态度却不卑不亢。

  到了腾家寨,不要说栾司马一位战王强者,就是曹副将也在,腾莽也不会惧怕。

  不经意间的摆了摆手,腾莽就顺利化解了栾司马的王者之气,议事大厅又恢复了平静。

  “既然这样,可否请腾寨主安排人手,带着我的几位部下,到寨内寻找一番,也好回去交差。”

  到了人家的地盘,即便受了委屈,栾司马也只能委曲求全。

  善于变通的栾司马,让五位将士,跟着腾莽派出的两位勇士,离开了议事大厅,去寻找逸尘的下落。

  “腾寨主,你可知道逸尘犯了什么罪?”

  当议事大厅只剩下腾莽和栾司马两人的时候,栾司马出言问道。

  他不明白的是,腾莽明知道逸尘是夏离王国官方要抓的人,为什么还要阻止自己办案。

  “不知道,也不想知道。”腾莽冷冷的说道。

  “如果我告诉你,一定要把逸尘带走呢?”栾司马的脸色,也变得冷峻起来。

  “谁也带不走!”

  “连我也不行?”

  “不行!”

  “你觉得值得吗?”

  “值得!”

  两人用简短的问答,经历了一场交锋。

  腾莽态度坚决,没有一丝回旋的余地,栾司马神色坦然,似乎并没有被腾莽的固执而激怒。

  “能告诉我原因吗?”稍稍停顿了片刻,栾司马坐到椅子上,再一次提问。

  凭感觉,腾莽不像是一位为了义气,给自己家族带来麻烦的人。

  逸尘是三英佣兵团的团长,在天罗王国或许有足够的实力,但这里是夏离王国,就算加上腾家寨,也绝不是王族的对手。

  腾莽的态度,出乎了栾司马的预料,如此的坚定,只能说其中另有隐情。

  “不好说。”腾莽摇了摇头,不愿意继续纠结这个问题。

  “腾寨主,你太固执了,这样不好。”

  栾司马苦笑着,有点无奈的说道:“实际上,我也不希望逸尘被抓,但是,如果你没有十足的把握,将他控制起来,那就把他交给我。”

  “你的意思是?”栾司马莫名其妙的话,让腾莽不明所以,瞪大了双眼,一副摸不着头脑的样子。

  既然不希望逸尘被抓,又要让腾莽把逸尘叫道他手上,这好像有点自相矛盾。

  按理说,身为夏离王国的官员,奉命捉拿朝廷钦犯,栾司马应当尽心尽责才对。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35176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