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千三百一十七章 这是秘密

第一千三百一十七章 这是秘密

  “很简单,杀了他!”栾司马露出一丝阴狠的神色,接着说道:

  “虽然逸尘是战王强者,但在腾家寨内,你有机会将他斩杀。”

  一般情况下,同阶战王之间的较量,可以分出胜负,却未必有能力斩杀对方。

  因为,修为达到战王级别之后,神魂可以离开躯体,只要铁了心的想逃,即便是面临绝境,也能实施魂灵脱逃之术,给自己保留东山再起的机会。

  除非拥有王兵这样的利器,或者是趁着对方不注意的时候,瞬间将其斩杀,否则很难做到。

  但是,腾家寨上空有超级强者布置的结界阵法,腾莽作为腾家寨的寨主,又是战王强者级别的修为,完全能够利用大阵的威压,强行压制住逸尘,再趁机下手。

  只要腾莽算准时机,得手的几率甚至超过了八成以上,也就是说,在没有意外的情况下,腾莽有能力让逸尘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当心隔墙有耳!”腾莽低喝一声,大手一挥,在议事大厅内,设置了一道屏障。

  将大厅内的声音和状况,与外界完全隔开,以免被人窥得其中秘密。

  做完这一切,腾莽才问道:“为什么要杀逸尘?”

  “这是秘密。”尽管相信,腾莽设置的屏障能阻隔声音,但栾司马还是左顾右盼了一下,然后压低声音说道:

  “有些事情不能说,唯一能够透露的就是,能斩杀逸尘最好,即便不能,也要将他控制住,至少一个月的时间。”

  “难道逸尘会坏了你们的大事?”腾莽心里一凛,脱口问道。

  曹副将口口声声说,要将逸尘捉拿归案,半句没有提到斩杀之事,到了栾司马这儿,就完全变了样。

  “你知道那个被你关押的人,和逸尘什么关系吗?”栾司马没有回答,而是反问。

  “你不说,我怎么知道。”腾莽不解,却又禁不住好奇。

  “那个人是逸尘的未来丈人,抓他就是为了牵制逸尘和他的女人。”

  栾司马看着一脸懵懂的腾莽,略显神秘的说道:“这关系到我们的成败。”

  “不懂。”腾莽面无表情,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自己是看在栾司马的面子上,才同意唐狼把人送过来,却从未问过原因。

  就算那人和逸尘有这层关系,也是栾司马他们的事情,不会改变腾莽的决定。

  “那个人是驭兽府的驭兽师,名叫飘遥。他女儿飘然,修为达到了战王强者的级别,如果和逸尘联手,破坏我们的好事,将会给我们带来非常大的麻烦。”

  栾司马一边说着,一边在考虑,到底要让腾莽知道多少内情。

  “嗯,一下子多了两位战王强者级别的对手,确实不是一件好事,不过,我还是不会把逸尘交给你。”

  经过栾司马的解释,腾莽似乎能够理解栾司马的意图,却依然坚持自己的观点。

  逸尘对于腾莽来说,不仅是腾家寨的前途,而且还和自己的命运紧紧联系在一起。

  如果顺利的话,烛朝会遵守诺言,设法将腾家寨变成夏离王国的最大势力。

  但是,万一失败,等待腾莽的就可能是灭顶之灾。

  拿自己的性命和腾家寨的兴旺,来满足栾司马的要求,腾莽无论如何也做不到。

  “逸尘答应给你什么好处了?”栾司马对腾莽的态度,感到很意外。

  “没有。”腾莽如实的回答。

  从见到逸尘的那一刻起,腾莽就算计着,通过什么样的方法,把逸尘引入腾家寨,并将其控制起来。

  即使当时逸尘坚持要走,腾莽也没有刻意阻拦,为的就是不让逸尘起疑,从而破坏计划。

  这一切,都是腾莽和烛朝商量好的计策,腾莽却从未想过,要在逸尘这儿得到什么好处。

  当然,腾莽也有一个想法,就是在控制逸尘之后,逼迫逸尘交出身上的所有宝贝。

  除了被烛朝看中的那件,其余的自然难逃腾莽的手心。

  所以,逸尘给不给好处,结果都是一样,而且事成之后,和烛家庄的合作,会更加的密切。

  “那你为什么要跟我过不去?”栾司马不知道腾莽的想法,也就不能理解他的做法。

  据他所知,逸尘和腾莽既无交情又无过节,甚至是素不相识。

  而栾司马却曾经帮助过腾家寨,好歹也算是有恩与他。

  “我也是受人所托,而且是必须完成的事情,并没有和你过不去,你上次把那个什么唐狼介绍给我,我也答应了你们的要求,将飘遥囚禁起来。

  不管怎么说,这一次我必须要留下逸尘,至于斩杀与否,得事成之后才能决定,我做不了主的。”

  腾莽被栾司马追问,又不便明说,只好把话题扯到其他地方:

  “你们放心,保证逸尘不会破坏你们的好事,其余的,就请栾司马不要再问了。

  ……还有,你确定飘遥就是逸尘的老丈人?”

  栾司马提供的这个消息,让腾莽更加信心十足,有了飘遥这样的人质,逸尘就是想不听话,恐怕也由不得他了。

  “当然,把飘遥控制起来,本来就是计划中的事情,逸尘不识相,擅闯王宫禁地,正好被我们利用。

  我可以不带走逸尘,但他必须死……该说的我都说了,何去何从,你掂量着办吧。”

  话已至此,栾司马不再勉强,但心里非常生气。

  若不是栾司马的照应,就凭腾莽做强盗这一点,夏离王国朝廷也不会轻易放过他。

  每一次官方出兵剿灭夏离山脉的强盗,栾司马都提前通知腾莽,让腾家寨的人暂时收手,并利用结界阵法,将腾家寨隐匿起来,不被官兵发现。

  正因为彼此间存在利益关系,栾司马才敢把飘遥这么重要的任务,交给腾莽关押。

  其实对于栾司马而言,逸尘的死活不算重要,通过飘遥制约逸尘和飘然,保证计划的顺利实施,才是最为关键的。

  “果然是栾司马!”逸尘心里的谜团,似乎有点解开的迹象。

  无论是腾莽,还是栾司马,都以为议事大厅内的屏障,足以阻隔所有的声音。

  但是,他们并不会想到,刚才所说的一切,都一字不漏的被逸尘听了个清楚明白。

  把栾司马和曹副将引到腾家寨,逸尘的目的就是要找出这二位之中,到底是哪一位与驭兽府有勾结。

  以逸尘的修为实力,从曹副将和栾司马的手中逃逸,简直是易于反掌的事情。

  只不过,逸尘并没有简单的逃跑,而是想利用腾莽,来试一试曹副将和栾司马。

  刘副参将说过,这二人中必有一位和秋不凡打得火热,而浪荡四杰得到的消息,是唐狼去过夏离山脉深处的某个不为人知的家族势力。

  这两样加在一起,给了逸尘很大的启发,如果能弄清秋不凡和腾莽,或者曹副将栾司马之间是否存在关联,留存在逸尘心里的疑惑,或许就有了答案。

  心里有了计较的逸尘,在对阵栾司马和曹副将的时候,并没有倾尽全力,以火之烈焰击溃对方的联手攻击。

  而是装做力竭难以抵抗,趁隙逃逸,诱使栾司马和曹副将紧追不舍。

  几番辗转,让对方在不知不觉中接近了腾家寨,逸尘的大声呼救,就是故意给曹副将和栾司马提醒,明确自己逃进了腾家寨之内。

  趁着腾莽被曹副将纠缠不便脱身,逸尘便悄悄隐去了气息,施展土遁之术潜入地下。

  以旁观者的方式,偷听腾莽和栾司马他们的对话,及至栾司马进入腾家寨,逸尘更是隐匿身形屏住气息,亦步亦趋的跟随着他们。

  腾莽设置屏障的时候,逸尘故技重施,躲到地面以下,神不知鬼不觉的窥视着腾莽和栾司马的一举一动。

  原来,栾司马在城墙外,就已经和腾莽暗使眼色,非常默契的把曹副将拦在外面。

  栾司马和腾莽之间,早就有了勾搭,仗着自己的朝廷官员身份,得到了腾莽的大量财物,栾司马许诺替腾莽好好保住腾家寨,不被官兵剿灭。

  前段时间,驭兽府府主秋不凡通过栾司马,得知了腾家寨外围有超级强者布置的结界阵法,便指使唐狼将打晕的飘遥,送到了腾家寨关押起来。

  按照栾司马的意思,秋不凡要干一番大事,原本没有想过控制飘遥。

  飘然从极阳之地顺利逃出,和火儿一起回到了飘府,尽管没待上多少时日,就由于火儿伤重,不得已离开了父母。

  但是,接到下属汇报的秋叶落,得知飘然冲王成功,更是旧事重提,要将飘然娶到驭兽府,并和秋不凡进行了一番商量。

  时值飘遥闭关冲王,驭兽府管家只见到了宁岚一人,让秋不凡恼火的是,宁岚一口回绝了秋叶落的求亲,并将管家赶出飘府。

  宁岚的决绝,让秋叶落深感痛心,跑到秋不凡那里,添油加醋的把飘遥夫妇臭骂一顿,甚至怀疑飘府要与驭兽府作对,要老爷子给个说法。

  秋不凡并不相信,飘遥夫妇真有逆反之心,但碍于秋叶落的面子,答应对飘遥采取行动。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35176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