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千三百二十五章 从未提过

第一千三百二十五章 从未提过

  “唔……”

  恍惚中的飘然,撅起小嘴几番搜索无果,只得嘟噜一声,又迷迷糊糊昏睡过去。

  逸尘暗叫惭愧,刚才的心旌荡漾,差点做出令自己后悔一生的错事。

  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逸尘当下调整心态,专心致志的投入到能量输送之中。

  飘然的昏迷,并不是受到重大创伤,而是消耗过度精疲力尽,加上见到逸尘之后,情绪激动,才一下子难以自控,陷入到昏迷的状态。

  只要得到足够的能量补充,飘然随时都会醒来。

  逸尘虽然只是初阶战王的修为实力,体内的日月空间,却蕴含了巨大能量,不会因为飘然的能量缺失,而伤及自身。

  不超过半个时辰的光景,飘然就悠悠醒转,微微睁开凤目,悄悄打量了一下逸尘,又装作没有苏醒的模样,继续赖在逸尘的怀里。

  “咦?”按照逸尘的预判,飘然此刻已无大碍,应该醒来才对。

  但是,怀中的飘然依然双目紧闭,并无苏醒的迹象,倒使得逸尘心里紧张起来。

  难道是飘然曾经受到过重创,自己没有发现,或者是能量消耗太大,还需要继续输送?

  “嗤……”

  感受到逸尘的纠结和紧张,飘然忍不住轻笑出声。

  逸尘能够在自己最需要的时候出现,又对自己的安危如此上心,飘然心里一阵窃喜。

  “原来你在玩我,哼!”

  逸尘伸手,在飘然的鼻子上刮了一下,装出一副愠怒的样子。

  飘然并不回应,而是悄悄伸出纤纤玉手,向逸尘的两边腋下挠去。

  逸尘扭捏的要避开飘然的双手,却又怕飘然从自己的怀里掉下去,有点手足无措。

  “咯咯……”飘然得意地笑着,双手更是加大了力度。

  两人就这样嬉笑闹腾着,山洞内的气氛变得热烈起来,一旁调整恢复的火儿,也被二人愉快的心情所感染,差点就遭到了自身的能量反噬。

  “咳咳……”

  火儿年纪虽然不小,却从未有过男欢女爱,即使是背对着逸尘和飘然,他也能够感受到那一份浓情蜜意。

  一番忍耐之后,实在无法专心干自己的事情,便假装咳嗽,想提醒陶醉在幸福之中的二位。

  “去!管好你自己就行。”逸尘笑骂道。

  “嘻嘻,火儿脸红了。”飘然自己的脸还在发烫,却揶揄着火儿,以掩饰自己的窘境。

  “丫头,你们怎么折腾都行,就是别弄出声响好不好?”

  可怜的火儿,向来不善言辞,还没有说话就遭到了逸尘和飘然两人的联合攻击,只好哀声相求。

  “呃……火儿,你继续调整,我们不闹了。”逸尘用目光示意飘然,两人轻轻的起身离开山洞,来到外面的悬崖旁。

  和山洞内的炽热不同,外面凉风习习,让二人更加清醒。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飘然依偎在逸尘身边,疑惑的问道。

  火儿伤重,飘然从飘府出来,就到了这个山洞,就连飘遥夫妇都不知道。

  山洞内的几块质地不怎么样的火晶石,就是火儿选中这里的原因,而外边的那扇石门,则天生就存在,或许很早以前就有人在里面修炼过。

  “我从极阳之地回来,第一站就是飘府,所以……”

  话说到一半,逸尘忽然支吾着停住了。

  飘遥失踪,飘府危机,这些都发生在飘然离开飘府之后,逸尘在考虑,是否要让飘然知道家里的事情。

  “你见到我爹娘了?我爹爹的冲王成功了没有?”飘然闻言,一口气就提出了两个逸尘难以回答的问题。

  飘遥要闭关冲王,飘然不仅知道,而且还准备为爹爹护法,以防遭遇意外。

  然而,火儿突然伤重,眼见着就要难以支撑,飘然在无奈之下,提前将火儿带走,从而错过了飘遥的冲王。

  “你知不知道,我曾经给过飘遥大叔一株六阶灵草?”

  逸尘没有回答飘然的问题,反而出言询问起来。

  “知道,但爹爹不会用,他说要留给娘亲。”飘然忽闪着乌黑的大眼睛,看着逸尘说道:

  “一共只有一株六阶灵草,只能保证一个人冲王成功,爹爹觉得自己不用灵草,也可以冲王,所以就把那株灵草,偷偷放到了娘亲床头下面的小柜子里面……”

  在飘然眼里,自己的父母就是一对令人羡慕的恩爱夫妻,彼此之间看似平常,却都愿意为对方付出一切。

  一株六阶灵草,关系到冲王成功与否,飘遥却主动放弃,还不让宁岚知道,仅此一点,就不是一般男人能够做到的。

  “其实……我还有很多六阶灵草,可惜……你为什么不阻止?”

  逸尘觉得自己做了一件特别差劲的事情,害得飘遥冲王失败,还落入唐狼手中。

  要是早点知道,宁岚也处在冲王关口,就算拿出十株八株六阶灵草,也不会让飘遥为此造成现在的后果。

  “干嘛要阻止,爹爹能把娘亲看得比自己还重,难道不应该成全么?”

  飘然不解,两口子原本就要为对方着想,作为女儿的自己,高兴都来不及,有什么理由破坏呢。

  “应该成全……只是……”逸尘不知道该怎么和飘然说,飘遥把自己送入绝境,竟然是为了谦让。

  “逸尘,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你快告诉我!”

  飘然从逸尘的生态中,预感到有事情发生,便紧紧地抓住逸尘的胳膊,焦急地问道。

  “这……飘遥大叔冲王失败了。”逸尘沮丧至极,懊恼的说道:“都怪我,我应该多给一株六阶灵草的。”

  “失败了,还可以再来,我回去就告诉爹爹,说你还有六阶灵草,让他放心。”

  飘然松了一口气,逸尘的话,让她吓了一跳,还以为爹娘遭遇到什么危机了呢。

  在得知飘遥将六阶灵草留给宁岚的时候,飘然曾憧憬着,逸尘也会和爹爹宠爱娘亲一样的宠爱自己。

  就算一次冲王不成功,也不会是世界末日,飘然对自己的父亲有绝对的信心。

  “火儿可能还需要一天的时间,才能完全恢复,你……还是先回到飘府吧。”

  逸尘想到,接下来去腾家寨危机重重,最好不要让飘然介入,否则又多了一份牵挂。

  “不,等火儿恢复了,我和你一起去看爹娘,然后不再跟你分开。”飘然摇了摇头,一脸甜蜜的说道。

  能够和自己心爱的人,共同面对一切,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这几年两人难得碰面,飘然心里无时无刻不在想念逸尘,而且她相信,逸尘也和自己一样,愿意不再分离。

  “我还有事情要做……”逸尘支吾着,神色有点尴尬。

  “我现在也是战王强者,有能力保护自己,更不会拖你后腿。”

  不等逸尘说完,飘然就急急忙忙的打断逸尘的话,态度坚决:“反正你到哪儿,我就到哪儿!”

  对于逸尘闪烁其词的态度,飘然不明所以,既然两个人相爱,就应该相互厮守,干嘛非得天各一方两地思念。

  “飘然,有件事我必须告诉你。”思考再三,逸尘还是不忍心瞒着飘然:“飘遥大叔被人囚禁……”

  逸尘把飘遥失踪,以及现在被关押在腾家寨的事情,简单的说了一遍。

  隐瞒可以让飘然暂时忘记烦恼,但坦然面对或许才是最正确的。

  “驭兽府的唐狼,怎么会这样?”飘然愣愣的看着逸尘,不相信的问道。

  记得很小的时候,唐狼还经常跟在飘遥身边,接受飘遥的教诲,两人虽然没有师徒的称谓,却有着师徒之实。

  不管唐狼的修为实力达到了什么程度,对飘遥下手都是欺师灭祖的行径。

  飘然从来就不会把人往坏处想,即使后来唐狼和飘遥不和,她也只是认为,可能是双方在驭兽技术方面,存在意见分歧,并非个人恩怨。

  “驭兽府的少爷秋叶落,一直在打你的主意,前些天,驭兽府的管家,还帮助秋叶落到飘府上门求亲,被岚姨回绝了……”

  “不会吧,爹娘从未跟我提过,韵姐也没有说过啊。”

  飘然心思单纯,从未想到过这些,今天是第一次听到这件事,一时难以接受。

  在玄天宗的时候,飘然和秋韵关系十分密切,如同亲姐妹一般,秋韵对飘然的照顾也是无微不至。

  偶尔听秋韵说起过她家里的情况,飘然却根本没有放在心上,特别是对于秋叶落这个人,一点印象都没有。

  飘然有事情也不会瞒着秋韵,就拿和逸尘这件来说,飘然还没有禀告过父母,就最先告诉了秋韵。

  在飘然的心目中,秋韵就是一位和蔼可亲的大姐姐,和夏侯山是天造地设的一双。

  “那……你知不知道,我们俩的事情,都是秋韵师姐告诉秋叶落的?”

  逸尘对秋叶落并不熟悉,甚至以前连面都不曾见过,而秋叶落却能够在夏离王国的王宫外殿,一眼就认出了未曾谋面的逸尘,显然不是碰巧。

  “我相信韵姐,就算是她说的,也一定不会出于恶意!”飘然对秋韵的为人十分清楚,绝不会把她和那些恶毒的小人联系在一起。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35405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