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千三百三十三章 利令智昏

第一千三百三十三章 利令智昏

  只顾着帮助火儿对付烛朝,逸尘却忽视了腾莽的存在,被五行能量团击中的腾莽,实力有所减弱,但绝不会完全失去战力。

  实际上,受伤的腾莽,进入烈焰之中,就受到了大阵威压的庇佑。

  烈焰的能量缓解了伤势,也给腾莽提供了大量的补充,没过一会儿,腾莽的伤痛基本上就消除了。

  火儿与烛朝大战之际,腾莽时不时的按照烛朝的要求,催动大阵威压,为他增加能量。

  只不过,当烛朝伤重逃逸的时候,腾莽就已经不见了。

  “不好!腾莽进洞了……”火儿一声惊叫,让逸尘心里一凛。

  囚禁飘遥的山洞,就处在烈焰的萦绕之中,腾莽亲手将飘遥放到这里,自然是熟门熟路,随时都能进入山洞。

  冲王失败,遭到唐狼袭击的飘遥,即使在全盛时期,也远远不是腾莽的对手。

  若是被腾莽捷足先登,控制了飘遥,逸尘将会陷入被动。

  “不错,我又出来了。”

  烈焰中传出一个阴测测的声音,透过闪烁着的红光,逸尘看见,腾莽的肩上扛着一个人。

  不用细想,逸尘也知道,落入腾莽手中的,必然是飘然的父亲飘遥。

  “腾莽,赶紧放下飘遥大叔!”逸尘一见,连忙大声喊道。

  尽管飘遥依然处在昏迷之中,但逸尘还是一眼就从容貌上认出,飘遥就是被腾莽控制的这个人。

  “呵呵,说得容易,你算老几?”腾莽一只手扣在飘遥的喉咙上,慢慢往前移动,嘴角露出一丝奸笑。

  “你想怎样?”事情发展到了这个地步,逸尘反而冷静下来,面向腾莽冷冷的问道。

  飘遥在对方手上,即使逸尘想出手相救,恐怕也无法成功。

  只要腾莽的手指头一动,飘遥就难逃厄运,更何况,逸尘连冲进烈焰的能力都没有。

  “逸尘,逸团长,是你把腾家寨弄成这幅样子的,你说该怎么赔偿?”

  腾莽似笑非笑的看着逸尘,装作若无其事,像是和逸尘聊天一般。

  从栾司马告诉腾莽,飘遥和逸尘之间关系的那一刻起,腾莽就想到过会出现现在的状况。

  以飘遥作为人质,比通过武力控制逸尘更为方便,而且所达到的效果更好。

  烛朝与火儿较量的时候,腾莽曾经竭尽全力帮助烛朝,希望能够顺利击溃火儿,取得战斗的胜利。

  毕竟,烛朝乃是极阳之地烛家庄的少爷,也是合作多年的生意伙伴烛显的儿子,无论从哪个方面讲,腾莽都不愿意看到烛朝失利。

  但是,随着逸尘祭出苍木剑,释放出水之柔善,使得战局发生逆转,火儿稳居上风,腾莽的心态悄然出现了改变。

  杀气森森的苍木剑,一下子就把腾莽的注意力给吸引过去了。

  想到烛朝找自己协助,目的是为了从逸尘那儿抢夺宝贝,腾莽有理由认为,苍木剑便是烛朝觊觎之物。

  以腾莽的眼光,还分不出苍木剑究竟是属于王者之器,还是更为强横的皇者之器,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连超级强者都急于得到的宝贝,苍木剑绝对是稀罕之物。

  特别是烛朝见到苍木剑时,眼里发出的贪婪之光,更让腾莽心里咯噔一下,忽然有了将苍木剑据为己有的**。

  烛朝身为超级强者,不能在天罗大陆对逸尘强行打压,就算要强过苍木剑,也需要战王强者的帮忙。

  否则,一旦逸尘遭到重创,烛朝难逃天谴惩罚,即使拿到苍木剑,也没命享受。

  如果让腾莽控制逸尘,却要将苍木剑交给烛朝,这简直就是要了腾莽的命,凭什么自己就不能拥有苍木剑这样的神兵利器。

  心态的改变,往往就在一瞬间,而这一瞬间,又会给自己的命运带来更大的变化。

  腾莽打心眼里对烛氏父子有些惧怕,这些年来,他没少遭到烛氏父子的呵斥,甚至有时候还要受到责罚。

  就像前几天,逸尘突然消失,腾莽就被烛朝狠狠地斥责了一番,还下了死命令,让腾莽必须找到逸尘并控制他。

  有了惧怕就想反抗,可腾莽连这个念头都不敢有,无论是烛显还是烛朝,都能够轻易的将他置于死地。

  即使烛氏父子撤去笼罩在腾家寨外围的结界阵法,腾莽就要面临多方面的打压,能否支撑下去都还不敢肯定。

  但是,火儿的优势逐渐加大,给心思活泛的腾莽带来了一丝希望。

  若是火儿能够顺利击败烛朝,最好是将烛朝重创,腾莽就有机会得到逸尘手里的苍木剑了。

  腾莽对烛朝的脾气非常熟悉,一般的胜负,不会让烛朝放在心上,可要是到了生死攸关的时候,烛朝的第一选择必然是逃亡。

  宝贝重要,自己的性命更重要,烛朝向来惜命,绝不会为了逸尘手里的苍木剑,把性命搭上。

  于是,腾莽想到了一个,自己认为切实可行的办法。

  表面上,在火儿进攻烛朝的时候,腾莽催动大阵威压,为烛朝提供能量支持。

  暗地里,烛朝却在火儿的麒麟臂,即将抵达烛朝身体之际,迅速降低大阵威压,让失去保障的烛朝,遭到火儿连续不断的猛烈攻击。

  一般情况下,同为超级强者,实力相当的情况下,火儿很难将战局引向一边倒的状态,更不可能在对方没有受到重创之际,每一次麒麟臂都能有效地击中对方。

  严格说起来,烛朝的落败,还有腾莽的一份功劳,尽管是不敢明说的。

  眼见着烛朝的身体,被火儿摧残得不成样子,最高兴的人不是火儿和逸尘,而是腾家寨的寨主腾莽。

  烛朝伤得越重,逃逸的可能性就越大,只要烛朝逃走,腾莽就可以利用大阵威压,死死的控制住逸尘。

  当然,最为直接有效的方式,或许还是以飘遥的性命,来逼迫逸尘就范。

  腾莽这样做,有着充足的理由,别看火儿能把烛朝打跑,却不能对腾莽下手,理由很简单,火儿是超级强者,而腾莽则是初阶战王。

  只要敢出手对付腾莽,火儿就算违反了天罗大陆的法则,天谴难以避免。

  腾莽看起来大大咧咧,实际上却心思缜密,不仅把烛朝蒙在鼓里,甚至连逸尘和火儿,都被他骗过。

  一番帮倒忙之后,腾莽终于等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

  超级强者烛朝,为了保住自己的性命,暂时放弃了对苍木剑的抢夺,此刻早已逃得远远的,说不定找个地方疗伤去了。

  而火儿和逸尘,都把所有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烛朝身上,根本没有在意腾莽的小动作,就连腾莽的忽然消失,都没有察觉到。

  “腾莽,腾家寨的守卫,都是你自己杀的,与我何干。”逸尘老气横秋,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

  心里却在思考着,该如何解除眼前的危机,将飘遥从腾莽的手里救出来。

  “与你当然有关了,你应该知道,烛少爷专程踏入天罗大陆,就是为了找你,我和腾家寨只不过是他的牺牲品而已……”

  腾莽的脸上流露出些许无奈,烛朝的本意的确如此,若不是苍木剑,恐怕烛朝也没有那么心急火燎的。

  “腾莽,虽然你死有余辜,但是,你只要放下飘遥大叔,我保证不再计较。”

  说实话,到目前为止,腾莽做出了令腾家寨成员无法接受的事情,却没有给逸尘造成太大困难。

  即使是囚禁飘遥,也是受栾司马和秋不凡所托,并非是和逸尘过不去。

  只要不伤害飘遥,逸尘确实有放过腾莽的意思,毕竟飘遥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

  至于腾莽无辜斩杀大批属下,每位腾家寨的成员,心里都有掂量,和逸尘没什么搭界。

  “这一点我相信,逸团长向来重情重义,而且一诺千金。”

  腾莽微微一笑,接着话锋一转:“不过,放了飘遥可以,你必须把手里的那柄黑剑留下!”

  苍木剑乃万年寒冰与玄铁锻造,腾莽不知道名称,用黑剑称呼也属正常。

  逸尘的宽宏,在腾莽的眼里是一种示弱,自以为掌控了局面,腾莽的嘴脸就显露出来了。

  “混账东西,找死!”逸尘还没有回话,火儿就受不了了。

  一声断喝之后,右臂一阵变化,刚刚收起的麒麟臂,就要再一次施展。

  “火儿住手!”逸尘一见,连忙出言阻止。

  不管事态如何紧急,逸尘都不允许火儿,与腾莽产生正面冲突。

  尽管萦绕在腾莽身体周围的烈焰,拥有超级强者级别的能量,但腾莽本人依然是战王强者。

  如果腾莽将大阵威压,调整到最强状态,火儿的麒麟臂未必能一击即中。

  但若是继续攻击,腾莽最多能支撑三五个回合,就会遭到重创,而火儿因此便触犯了天罗大陆的法则。

  火儿气急之下,早把法则之类抛到脑后,摩拳擦掌的就要动手。

  逸尘则由于经历过,与小炫的生离死别,绝不会让这一幕,在火儿身上重演。

  “这……”

  火儿一愣,随即明白过来,轻轻的传音道:“这家伙太可恶,利用结界阵法对付你,如果我不出手,恐怕飘遥有危险。”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35645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