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千三百四十章 选择相信

第一千三百四十章 选择相信

  “你不信,别人也不信,所以,我要把逸尘带回去,问明真相,不管是对逸尘自己,还是对我,都有一个交代。”

  曹副将挺了挺胸膛,朗声说道。

  自问心中坦然,曹副将也没有刚才那般小心翼翼了。

  他曾经跟虞大将军说过自己的看法,却遭到了对方的不屑。

  虞大将军认为,只有逸尘本人到场,最好是让国王陛下亲自过目,方能证明其无辜。

  仅凭曹副将一人之言,不仅不能帮助逸尘洗刷罪名,反而显得欲盖弥彰,让人感觉是曹副将要为自己辩解。

  国王陛下遭到刺杀身负重伤,事实存在毋庸置疑,而凶手并未抓住,至今逍遥法外,也是不争的事实。

  想起多年前瑞王爷说过的话,夏侯炎有理由认为,凶手就是天罗王国的奸细。

  实际上,到目前为止,国王陛下夏侯炎一直没有明确凶手的具体身份,但联系到逸尘事发时出现在偏殿附近,几乎所有人都确信,逸尘就是凶手。

  逸尘的公开身份,是三英佣兵团的团长,这一点很多人都知道,特别是前段时间,天罗王国官方大肆宣扬逸尘的英雄事迹,更是让人怀疑他和朝廷之间的关系。

  “曹副将,你有没有想过,如果逸尘是奸细,天罗王国官方大张旗鼓的为他宣传,岂不是等于告诉世人逸尘的身份?”

  宁岚看了看曹副将,淡淡的说道。

  就算天罗王国的官方再没有手段,也不会对一位奸细,做如此高调的宣扬。

  再说,夏离王国的国王陛下,连逸尘的面都没有见过,又怎么会确认逸尘是凶手呢。

  “你们就是故意给老大栽赃,既然你来了,就留下来别走了。”

  傻猫越听越恼火,明显是夏离王国的官员之中,有人要陷害逸尘,这位傻不里叽的曹副将,到现在还搞不清楚状况,实在是可恶。

  “万万不可!你们要是把我扣留,就坐实了逸尘的罪名,反而更加说不清楚了。”

  曹副将连忙摇头,紧张的辩解道。

  虽然不带一兵一卒,但曹副将到飘府来,栾司马和秋叶落是知道的。

  万一曹副将被抓,栾司马必然会向朝廷禀报,如此一来,不要说逸尘,就连整个飘府恐怕都难以保存。

  “放了你,要是你率兵前来,岂不是更加糟糕?”傻猫步步紧逼,大有将曹副将拿下之势。

  “不会,以你们几位的修为实力,就算我率兵前来,也未必能讨得便宜。”

  曹副将实话实说,按照眼前的局势,除非虞大将军亲自出手,否则整个军中,没有谁能一人独对四位战王强者,何况还有一个实力超群的逸尘。

  “那也不行,老大现在不知道在哪儿,说不定会落入官兵的包围之中,把你留下,到时候也好和官方换人。”

  一直没有开口的烈焰魔鹰,对傻猫使了个眼色,慢条斯理的说道。

  倏~~

  傻猫心领神会,不等烈焰魔鹰说完,就猛地往前扑去。

  与此同时,烈焰魔鹰双翅一闪,协同傻猫一起,对曹副将发起攻击。

  “你们……”曹副将还没有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就被傻猫和烈焰魔鹰摁在地上。

  “两位小娘子,要把这家伙怎么处置?”傻猫封住曹副将的修为,回过头,对着宁岚母女问道。

  在逸尘没有安全归来之前,控制曹副将,对夏离王国的官方也是一种约束。

  “傻猫,别叫小娘子,我叫飘然!”

  有宁岚在,飘然基本不发表意见,但傻猫连续这样称呼,让飘然觉得特别别扭。

  一个未出阁的姑娘家,被人家叫成小娘子,听起来就难受。

  “嘿嘿,老大的女人,当然是小娘子了……”傻猫不以为然,笑得有点猥琐。

  “不叫小娘子,那该叫什么,老大老婆?”

  烈焰魔鹰不甘寂寞,把曹副将从地上拎起来,往宁岚面前一扔,顺着傻猫的话就往下说,根本没有在意满脸羞赧的飘然。

  “曹副将,你觉得怎么样比较好?”宁岚没有心思和傻猫纠结称呼问题,她惦记的是逸尘和飘遥的安全。

  把曹副将留为人质,似乎是一个不错的办法,要是逸尘被抓,也可以通过曹副将,对朝廷施加压力。

  但是,以平民百姓的身份,扣留朝廷官员,在夏离王国的律法中,是不能赦免的死罪。

  如果因此而牵连到整个飘府,甚至把逸尘和飘然搭进去,可就得不偿失了。

  “要是夫人觉得有必要,曹某可以留下来,但不要说什么人质,就当我到飘府做客吧。”

  曹副将苦笑着,看了看傻猫,又看了看烈焰魔鹰,再把目光转向宁岚。

  那意思很清楚,曹副将愿意作为人质,却不能被飘府当成人质,以免把事情搞大。

  曹副将相信,只要逸尘出现,一切将会水落石出,自己的通敌之罪也就不存在了。

  “如此,得罪了。”

  宁岚转过身,对傻猫说道:“让曹副将恢复自由。”

  “这……”傻猫心有不甘,可一见宁岚严肃的神情,只好照办。

  “夫人能相信曹某,感激之至!”

  曹副将活动了身体,对着宁岚一躬到地:“我就在飘府等逸尘,但五天后,是王子殿下的大婚之日,我要回去保护王宫的安全……”

  身为副将,肩负着守卫王宫的重任,曹副将必须恪尽职守,为国王陛下和王子殿下分忧。

  宁岚能够让曹副将不受到任何控制的情况下,留下来作为‘人质’,就说明她没有什么企图。

  但是,看到一旁虎视眈眈的傻猫,还有对傻猫极为配合的烈焰魔鹰,曹副将心里就一阵发虚。

  魔兽和人不一样,要是有一点想不通,就会对自己痛下杀手,如果可能的话,早一点离开才是最安全的。

  “不用等到五天后,你现在就可以回去。”逸尘从岩石旁闪身而出,一掠便至曹副将身前。

  “逸尘……”

  “老大……”

  在场的众人,见逸尘突然出现,异口同声的叫道。

  不管是谁,都希望尽快见到逸尘,毕竟逸尘关系到的事情太多。

  宁岚母女既惦记飘遥的生死,也在意逸尘的安全,傻猫和烈焰魔鹰则一心关注逸尘,其余的事情并不在意。

  曹副将更是希望,逸尘能给自己洗涮冤屈,免得总被同僚们背后指指点点。

  “曹副将,你随时可以回去,但不可泄露这里的情况。”

  “你就这么信任我?”对于逸尘的态度,曹副将十分意外。

  “你第一次见到我,就选择了相信,我为什么不能?”逸尘微笑着反问道。

  尽管因为去见夏侯山,才被冤为天罗王国的奸细,刺杀夏侯炎的凶手,但是,曹副将的仗义相助,依然给逸尘带来了感动。

  推己及人,逸尘没有理由怀疑曹副将,更重要的是,逸尘已经从腾家寨得知,栾司马和腾莽,以及秋不凡有勾结。

  而且,栾司马故意将曹副将留在腾家寨外面,自己却率属下进入腾家寨,至少可以证明,曹副将和栾司马不是一路人。

  “我果然没有看错人,逸尘,我希望……你能去王城一趟。”

  “我会去,但不是现在。”

  “那……曹某告辞。”

  曹副将没有想到,逸尘居然一点为难自己的意思都没有。

  “我还有事,恕不远送。”

  逸尘一抱拳,看着即将离去的曹副将,提醒道:“注意栾司马,还有秋不凡……”

  虽然目前还不清楚,秋不凡和栾司马勾结,具体有何企图,但是,逸尘有一个感觉,那就是秋不凡近期应该有所行动。

  “好,多谢!”曹副将微微一愣神,随即一拱手,转身离去。

  “逸尘,你没事吧?”曹副将前脚刚走,飘然就一下子扑到逸尘身边,上上下下的打量一番。

  “我没事,这里不是说话之地,赶紧回飘府。”逸尘知道飘然接下来想说什么,便抢先说道:“飘遥大叔受伤了,但没有生命危险。”

  “飘遥回来了,在哪儿呢……”宁岚闻言,一张俏目四下张望,嘴里还喃喃自语。

  这些天,食不甘夜不寐,宁岚是度日如年,一心牵挂着飘遥。

  忽然听说飘遥已经安全,不由得心花怒放,往日的忧郁一扫而空。

  只不过,放眼整个山坳,也没有见到飘遥的身影,宁岚眼里的光芒,又逐渐暗淡下来。

  “岚姨,我放飘遥大叔放到了最安全的地方,回到飘府就能见到了。”

  逸尘非常理解宁岚此刻的心情,便出言安慰。

  “呃……我是在看……”被逸尘说中心事,宁岚面色一红,忸怩起来。

  “娘亲是在看火儿回来没有。”善解人意的飘然,连忙替母亲解围。

  如果不是早就知道,逸尘身上另有空间,飘然也和宁岚一样,要到处寻找飘遥了。

  “嘿嘿,两个小娘子都害羞了。”一旁的傻猫,好不容易从曹副将顺利离开的惆怅中回过神来,一见宁岚娘儿俩的窘相,赶紧凑上来打趣道。

  “不准叫小娘子!”这一次,宁岚和飘然同时对傻猫提出抗议。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35873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