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千三百四十六章 有人捎话

第一千三百四十六章 有人捎话

  却不料,飘遥因此而遭遇危机,给宁岚和飘然带来了无边的恐惧。

  “爹爹,你不能这样说,是你自己没有说清楚!”

  飘然撅起嘴,向飘遥提出抗议。

  老两口怎么闹没关系,只要高兴就行,可千万不要冤枉逸尘。

  实际上,飘然几乎没有专门跟逸尘提到过宁岚的修为实力,甚至连飘遥的冲王资格,也是逸尘自己看出来的。

  如果逸尘知道宁岚也是战帅巅峰强者,就算拿出十株百株六阶灵草,他也毫不犹豫。

  “大哥哥,你看飘然姐姐多向着你。”草儿被飘遥一家三口的幸福感所感染,跑到逸尘身边,拽着逸尘的胳膊,摇晃着说道。

  虽然身为精灵仙子,在精灵世界有着非常高的地位,受到精灵们的尊敬。

  但草儿从小就只有铁芍伯伯呵护着,后来离开精灵世界,便只能一个人流浪,甚至还失去了部分记忆。

  期间,经常受到大怪物太岁的‘欺负’,知道遇见了逸尘,才让草儿重新感觉到有亲人疼爱的滋味。

  “傻丫头,等有一天你有了意中人,也会和飘然一样的护着他。”

  逸尘揉着草儿的头发,打趣道:“到时候,我恐怕就像飘遥大叔和岚姨一样,被你嫌弃了。”

  飘然在父母面前公然袒护自己,逸尘自然非常满足,跟这样的女孩在一起,是逸尘一直期望的。

  “才不会呢,草儿以后就跟着大哥哥和飘然姐姐,除了你们两个,我谁也不喜欢!”

  草儿踮起脚尖,伸出小手,在逸尘的鼻子上刮了一下,义正词严的表明态度。

  “老大,恭喜你,这么大的夜明珠,一定会照得亮堂堂的……”

  倚靠在一旁岩石上的傻猫,阴不阴阳不阳的插了一句。

  逸尘和飘然小两口子中间,插上个草儿,岂不是像夜明珠一样,照得人家啥也不方便干了。

  “傻猫找打!”傻猫的话,惹得草儿一脸不高兴。

  两只纤细的手指,在空中碾了碾,猛地一弹。

  歘~~

  一道绿色光芒,从草儿手中飞射而出,正击中傻猫脑袋。

  “呜嗷!”

  傻猫的身体一颤,手捂着脑袋,夸张的一声大叫。

  等放开之后,前额上赫然出现一个拳头大的包,乌紫乌紫的,像是充血鼓胀起来了。

  “傻猫,你这个紫色夜明珠好漂亮,我来帮你摘下来呗。”

  飘然一见,忍不住调侃起来,从紧紧拥抱这的父母身边一掠而出,来到傻猫面前,伸手就要去抓。

  “别……姑奶奶,疼啊!”傻猫‘嗷’的一声,赶紧窜到一边,护着自己的前额,生怕被飘然触碰到。

  尽管草儿看似随意的一弹,却蕴含着些许的皇者之气,在傻猫的前额上,留下了一团能量团似的打包。

  不碰的时候,感觉到肿胀,倒也可以忍受,可轻轻一碰,便剧烈的疼痛。

  “飘然姐姐,傻猫的那颗夜明珠,要留给大鸟的,你就别想了。”

  草儿咯咯的笑着,一脸的可爱模样,弄得傻猫哭也不是笑也不是。

  傻猫虽然距离战王初阶高层的修为级别不远,甚至比逸尘还要少强一点,但跟草儿比起来,简直就是蝼蚁一只。

  就是天罗大陆没有生存法则,允许超级强者对战王或者以下级别的人痛下杀手,草儿也不会真的要重创傻猫。

  故意在他的额头上做个记号,不过是小孩心性,开个玩笑罢了。

  “对了,傻猫,你不是和大鸟一起的吗,跑这里来干什么?”

  逸尘转过头,疑惑的问道。

  帮飘遥疗伤,有飘然和宁岚在一旁守护,还有草儿布置结界,这边的安全不会出现问题。

  但是,飘府那边不能没有人照应,特别是逸尘得知了秋不凡和栾司马有联系之后。

  刻意让傻猫和烈焰魔鹰,在飘府附近巡逻,就是为了保护飘府的安全。

  “本来要走的,看到飘遥和两位小娘子……呃,一位小娘子……后来就没走了。”

  傻猫忽然想起来,自己到这里是有事情的,便把有人捎信的事儿,跟逸尘汇报了一遍。

  “是弓老派过来的,没事了,你去忙吧。”

  逸尘挥挥手,让傻猫离开,心里却在琢磨秋不凡的目的。

  “原来这些天,都是逸尘在东奔西波,实在是难为他了。”

  这一边,飘遥从宁岚和飘然嘴里,知道了近段时间,逸尘为了救他,被夏离王国诬陷为刺客和奸细,不由得心存感激。

  虽然迟早会成为飘府的女婿,但逸尘能够如此尽心尽力,甚至不顾自身安危,并不是谁都能做得到的。

  “所以,你以后不准再骗我了,还有,我们一定要找唐狼报仇!”

  想到飘遥差点被唐狼害死,宁岚就一肚子火气。

  同为驭兽府的驭兽师,唐狼只不过听命于秋叶落,就敢做出如此卑劣的行径,太让人难以接受了。

  宁岚和飘遥一样,不愿意多管闲事,更不愿意插手别人家的纠纷,但是,被唐狼欺负到自己头上,宁岚绝不会就此罢手。

  “对,就算驭兽府是龙潭虎穴,我们也不能让他们欺负!”

  飘然俊俏的脸上露出一股杀气,不管对方势力多大,这样的仇必须报。

  “算了,唐狼已经不是原来的唐狼了,我们三个加起来,也未必是他的对手。”

  飘遥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沮丧。

  “飘遥大叔,你是说……”逸尘闻言一愣,心里忽然觉得事有蹊跷。

  即便是唐狼实力强劲,也不致于力敌三位战王强者,难道是飘遥被他吓怕了,连报仇的心都消失了。

  “我不敢确定,但感觉唐狼和原来的他根本不是一个人。”飘遥苦笑着,回想起但是的情景,似乎还心有余悸。

  虽然是酒后遭袭,飘遥的修为实力不能完全发挥,但是,酒醉心里明,飘遥遇到的是一个陌生的唐狼。

  容貌,身形,就是烧成灰,飘遥也认得出来,而修为实力,以及施展的手段,却和唐狼判若两人。

  不仅拥有战王强者级别的修为,而且,还能施展阴柔类的秘法,唐狼的突然改变,让飘遥不敢相信。

  多年来,尽管唐狼对飘遥心存嫉妒,也不止一次的跟飘遥过不去,可飘遥对于唐狼的修为实力,是非常了解的。

  几个月前,才晋升到战帅中阶的级别,所修炼的功法,与驭兽府的其他驭兽师大致相仿,并无过人之处。

  就算是驭兽技术,也不会超过飘遥,得益于驭兽府的猛兽资源丰富,才让唐狼的兽阵威力巨大,这一点,飘遥绝不会看走眼。

  让飘遥记忆犹新的是,唐狼在偷袭成功之后,那一副狞笑着的眼神,以及变了腔的声音,使得飘遥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影。

  “他的修为真的比你现在的高?”逸尘一边思考,一边问道。

  按照常理,唐狼在极短的时间内,从战帅中阶一跃成为战王强者,就算是得到了修炼资源的滋养,实力也会有所反复。

  但不管怎样,晋升战王的初期,都以稳固修为为主,特别是唐狼缺乏底蕴,单凭修炼资源是不能长时间维持实力的。

  “高得太多了!至少我感觉他已经接近,甚至达到了战王中阶的修为,更为重要的是,他还能强行提升魔兽的境界……”

  飘遥告诉逸尘,自己遭到唐狼的袭击,并不是偶尔遇上那么简单,应该是对方蓄谋已久的。

  出事前两个月,飘遥在一次外出时,发现唐狼躲在一个山坳中演练兽阵。

  出于好奇,飘遥偷偷躲到一块岩石后面,窥视着唐狼的兽阵,却意外的看到,唐狼将一只原本属于五阶魔兽级别的鬣狗,在半个时辰内提升到六阶魔兽的境界。

  不仅如此,那只鬣狗在晋升到六阶魔兽级别之后,对唐狼极为温顺,两只大眼流露出凶光,却似乎失去了之前的灵性。

  根据飘遥的推测,是唐狼使用了什么秘法,致使鬣狗毫无反抗的接受唐狼的控制。

  对于驭兽技术的掌握情况,飘遥要远胜于唐狼,就算唐狼步入战王强者的行列,也只能提升兽阵的整体威力,而难以做到让每只猛兽,都有实力上的提升。

  更为关键的是,驭兽府的所有兽阵,都是由猛兽组成,绝不会存在魔兽参与兽阵的事情。

  唐狼通过秘法给猛兽升级,却又不是充实兽阵,这令飘遥十分费解。

  一般而言,人类和魔兽生来就处于敌对状态,绝大多数修武者,在修炼的初级以及中级阶段,或多或少的依靠杀魔兽提升修为。

  只不过,天罗大陆五阶以上的魔兽,并不是经常可以见到,众多战帅强者以上的修武者,修为晋升缓慢,跟魔兽的稀少存在一定关联。

  正常情况下,人和魔兽相遇,少不了一番厮杀,谁胜谁负谁生谁死,大多靠实力说话。

  唐狼没有必要,为了帮助一只不能成为兽阵一员的五阶魔兽,晋升到六阶的级别,而消耗自己的能量。

  由此看来,唐狼此举一定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

  “驭兽府的驭兽师,有没有人训练过魔兽?”逸尘心里一动,顺口问道。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36139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