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千三百五十一章 烛朝归阴

第一千三百五十一章 烛朝归阴

  “烛朝,有没有听过一句话,叫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你真的是无可救药了。”

  逸尘一反之前的颓势,看似漫不经心,却是字字铿锵,如同重锤猛击在烛朝的心上。

  “我没有触犯法则,就连老天也拿我没辙……啊!”

  达到目的的烛朝狂傲至极,态度极其嚣张,仿佛普天之下,就他一人高高在上。

  然而,乐极生悲,烛朝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发出了一声惨叫。

  唰~~

  虚空中闪过一道黑色的闪电,将原本月色朦胧的夜空劈成两半。

  一股令人毛骨悚然的气息,赫然出现在路边的树林中。

  烛朝手中的苍木剑,在黑色的光芒中迅速发生变化。

  两尺来长的剑身,忽然间变成了一丈长短,黝黑的剑刃寒光萦绕。

  森森杀气充盈在剑刃之上,形成一道弘大剑光,从烛朝身前绽放。

  烛朝肥硕的身体,在剑光中左右分离,从脑袋中间往下,变成了两个半边身子。

  仅仅是短促的一声惨叫,烛朝就没有再发出声音,两个半边身体的分离处,先是雪白的皮肉和骨骼,很快就充满了鲜血。

  超级强者烛朝,在皇者之器苍木剑的弘大剑光面前,变得毫无招架之力,甚至连一丝挣扎的余地都没有。

  就像是一只被劈开的圆球,往两边倒地,烛朝的躯体在地面上弹了几下之后,便失去了动静。

  神形俱灭!

  “烛朝死了?”禁锢被解除,飘然看着地上,毫无声息的两半躯体,心有余悸的问道。

  烛朝是超级强者,就算遭遇比自己实力更强的超级强者,也有一定的脱逃机会。

  但是,皇者之器苍木剑,在没有逸尘催动的情况下,居然只用了一招,实际上还不到一招,就能把烛朝斩杀于当场。

  目睹了整个经过的飘然,没有为烛朝的死惋惜,却被苍木剑的威力所震撼。

  “死得很彻底,连魂灵脱逃的机会都没有,以后不会再出现了……”

  逸尘掠上大树,将飘然抱在怀里,肯定的回答道。

  上次在腾家寨,得到逸尘帮助的火儿,占据了绝对优势,却依然被烛朝顺利逃脱。

  今天若不能将烛朝小灭,逸尘和飘然恐怕都会面临巨大的危机。

  “苍木剑……有那么厉害?”

  飘然惊讶中带着些许疑惑,侧过头向逸尘提问。

  早就知道逸尘有苍木剑,也曾经见过逸尘用苍木剑对敌,飘然还在落英王国和逸尘一起围攻西元大陆的帕隆王者,并最终逼得帕隆王者放弃躯体,实施魂灵脱逃之术,才给自己留下一个活命的机会。

  当时的帕隆王者只不过是战王强者的修为,都能从苍木剑下逃走,今天的烛朝,以超级强者的修为实力,却未能躲过苍木剑的绝杀。

  两相比较,飘然难以理解,苍木剑既然有这么大的威力,逸尘为什么不在一开始的时候,就将烛朝斩杀呢?

  “你还记得皇级墓葬吗?”逸尘没有直接回答,而是把飘然带回到他们第一次见面的场景。

  “当然记得,是你从雷霆之击中,把我救出来的……”

  飘然脸色一红,想起自己身处绝境之际,连爹爹都无计可施,却被逸尘英雄救美,从此将二人的命运紧紧地联系在一起。

  “苍木剑就是从皇级墓葬中拿出来的,而墓葬的主人剑痴苍木,便是苍木剑的真正主人。”

  逸尘搂紧了飘然的腰,两人的脸更加贴近了。

  见飘然一脸懵懂,逸尘接着说道:“苍木前辈遭到鬼域陆狱司的袭击,失去了躯体,仅存一缕神魂在世。

  烛朝就是被苍木前辈的神魂,催动苍木剑,一举斩杀的。”

  当烛朝以飘然作为条件,逼迫逸尘交出苍木剑的时候,逸尘就已经和日月空间内的十三,开始了沟通。

  火儿不宜出战,以防得不偿失,这一点逸尘和十三达成了共识。

  亡灵王只能一时威胁烛朝,却不能对他造成重创,无法消弭隐患。

  草儿可以布置结界阵法,将烛朝困住,偏偏也不是长久之计。

  金大圣想过,以神魂之力对付烛朝,却由于金大圣的神魂还有欠缺,勉强使用会造成恶劣的后果。

  休养生息的青牛,虽有过人的修为实力,但烛朝的火属性能量,正好是青牛木属性的克星。

  就在大家一筹莫展之际,日月空间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响起了剑痴苍木的声音。

  平时极少说话的苍木,深知自己的恢复缓慢,很难给逸尘提供帮助,一般遇到困难时,他基本不插嘴,怕扰乱了大家的思维。

  “我来对付烛朝!”苍木没有豪言壮语,就这么一句话,却说得斩钉截铁。

  “你……自身难保,还是省省吧。”金大圣第一个反对。

  尽管大家都在日月空间寄生,金大圣和苍木谈不上熟悉,但只要一瞄就知道对方的实力。

  受到过重创的苍木,在皇级墓葬苦等了数千年,仅仅靠一丝残念苟且偷生。

  若不是逸尘将他收入日月空间,苍木的神魂,能不能再捱上十年八年都很难说。

  以他目前的神魂之力,最多只能吓唬烛朝一下,还不如金大圣将神魂附着在逸尘身上,来得更加威势浩大。

  更重要的是,苍木尽管接受了日月空间的能量滋润,破损的神魂得到了相对不错的修复,却依然难堪大任。

  “是啊,苍木前辈,你还要帮我修补乌蝉衣呢……”

  逸尘的言下之意,是希望苍木不要意气用事,毕竟对于逸尘来说,乌蝉衣的修复尤为重要。

  万事俱备,只差金玉膏,若是金甲能从仙栖山带回金玉膏,苍木就可以着手修复乌蝉衣的了。

  万一被烛朝施以重创,不仅乌蝉衣难以恢复原貌,就连苍木也要烟消云散。

  “烛朝可恶,必须将之斩杀,方能一了百了,放心,不是有苍木剑么。”

  在极阳之地的时候,烛朝祸害众女子的罪恶行径,就已经罪该万死了。

  逸尘在火祖宗毕方的帮助下,逃脱烛朝父子的魔爪,回到天罗大陆,烛朝居然还阴魂不散一路追踪。

  尽管被火儿将之击退,但身为超级强者的烛朝,并不会因为受了点伤,就甘心放过逸尘。

  特别是现在,强行控制了飘然,逼迫逸尘交出苍木剑,如果不能一次性解决掉烛朝,逸尘永远摆脱不了危机。

  苍木主意已定,不等大家说话,苍木神魂便倏的一声,窜入苍木剑之中。

  嗡~~

  日月空间之内,忽然光芒大炽,苍木剑散发着黝黑而又森然的寒气,悬浮于虚空。

  “这个主意好!”十三由衷的赞道。

  苍木的神魂不足以击溃超级强者烛朝,但辅以皇者之器苍木剑,效果可就大不相同咯。

  在十三的认可并解释下,逸尘接受了苍木的要求,但不能让烛朝提前防范,否则恐难奏效。

  被烛朝步步紧逼,逸尘看似无奈,以颓然绝望的样子,麻痹烛朝。

  所谓的老僧入定,根本就是在为苍木凝聚能量,以及酝酿攻势。

  逸尘心不甘情不愿的交出苍木剑,使得得意忘形的烛朝,有了瞬间的松懈。

  便是趁着这短暂的间隙,苍木向烛朝发动了致命的绝杀。

  苍木和苍木剑之间,原本就形同一体,不需要过多的磨合,就能达到非常默契的程度。

  苍木的神魂融入到苍木剑中,爆发出远远超出烛朝所能承受的威力。

  于电光火石之间,冲破烛朝的本能防御,一举将烛朝的身体劈开,而且释放瞬时威压,阻止烛朝实施魂灵脱逃之术。

  如果烛朝事先做了充分的准备,随时严阵以待,苍木剑或许仍然能得手,却无力阻拦烛朝放弃躯体逃脱神魂。

  是逸尘的装傻充愣,以及飘然无意中的真情流露,把烛朝的防范之心蒙蔽住了。

  特别是拿到苍木剑的那一刹那,巨大的喜悦,让烛朝忘乎所以,连自己姓什么都忘在了脑后。

  虽然是老爷子烛显,让烛朝潜入天罗大陆,寻找逸尘和皇者之器的。

  但是,烛朝心里跟明镜儿似的,老爷子对皇者之器势在必得,绝不会允许苍木剑落入烛朝手中。

  既然如此,烛朝就产生了一个想法,先拿到苍木剑,并设法让它认主,等事情都办完了,再笃悠悠的回到极阳之地。

  就算老爷子本领再大,也不致于为了一柄皇者之器,要把自己的儿子给废了吧。

  烛朝的算盘打得乓乓响,甚至把自己的老爷子都算计了进去,却唯独没有想到,苍木剑现身之际,就是自己丧命之时。

  沉浸于巨大喜悦之中的烛朝,面对苍木剑的突然发难,根本没有时间应对。

  不仅来不及向自己的老爷子发出求救感应,甚至连神魂都没有留住,就被一剑毙命,死得干净彻底。

  “你有没有怪我犹豫不决?”逸尘忐忑的问道。

  如果向飘然发出暗示,势必会引起烛朝的怀疑,苍木剑将难以得手。

  而刻意做出的惊慌无奈,又会让飘然琢磨不出自己的心思。

  “没有,我知道你不会让我受到侮辱,而且,你一定能对付烛朝。”

  飘然嫣然一笑,一脸的平静,毫无做作之处。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36277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