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千三百五十七章 杀了再说

第一千三百五十七章 杀了再说

   虞大将军一行,是朝廷官员,走的是正常宾客通道,而秋不凡等一干人众,是王子殿下的内眷,从临时开辟的专用通道进入。

  双方倒也没有过多纠缠,各行其道,互不干涉。

  “这驭兽府少爷也真是的,仗着自己是王子殿下的舅子,没事招惹虞大将军……”

  “还好秋不凡拎得清,不然的话,可有好果子吃了。”

  “你看看一大帮子,什么驭兽师,打杂的,都堂而皇之的进入王宫,唉……”

  官员和守卫们,似乎并不把驭兽府的人放在眼里,人家都走远了,他们还在议论着。

  这些人官职不大,却看不起成天和猛兽打交道的驭兽师,即便是驭兽府府主秋不凡,也不过一介草莽而已。

  “成王爷到——”

  “一共六位。”

  “周国师到……”

  “一共四位。”

  ……

  虽然夏侯山吩咐过,要低调行事,但毕竟是夏离王国的王子殿下大婚,自然不会冷清。

  三三两两,陆陆续续,各路朝廷官员,以及夏离王国附属势力的代表,都在今天进入王宫。

  “玄天宗内门长老……呃,等等。”

  登记宾客的官员习惯性的招呼着,却发现自己手中的宾客名单中,没有这批人的名字。

  这个名单是王宫内务大臣,根据王子殿下的授意拟定的,发放到登记宾客的官员手中。

  但凡前来的贺客没有出现在名单中,基本上不予接待,以防居心叵测之人混进王国。

  “有问题吗?”一身白色衣袍的内门长老玄道,停下来脚步,微微一笑,问道。

  “这个……您老莫急,请稍等片刻。”

  登记宾客的官员讪讪的,一边安抚着玄道,一边冲着旁边的守卫说道:

  “赶紧去胡大人那儿请示一下,是不是名单有遗漏。”

  若是按章办事,就要将玄道等人轰出王宫,但这位官员知道,玄道原是玄天宗的内门大长老,某种程度上说,也是王子殿下夏侯山的师尊。

  尽管不知什么原因,玄道被贬为内门普通长老,其身份却并没有太大的改变。

  这几年,玄道不止一次的来到夏离王国,只要王子殿下在,必然亲自到王宫门外恭迎。

  几乎所有的官员都认识玄道,也明白他是夏离王国之外,最受王子殿下敬重的人。

  不管婚礼如何低调,都不应该把玄道这样的贵宾拒之门外。

  “其他的宾客都顺利进入,为什么我们就要等?”

  “玄天宗核心弟子大婚,我们连一杯喜酒也喝不得么?”

  “让夏侯山师兄出来,解释一下……”

  玄道很配合的等待着,可他身后的一干玄天宗弟子,却对登记宾客的官员非常不满。

  一个个的叫嚷着,甚至有人直呼王子殿下的大名。

  “放肆!王子殿下的名讳也是你可以叫的?”

  一位守卫队长厉声喝道,一手按在腰间佩带的剑柄上,目光炯炯。

  “干什么,王子殿下怎么了,难道不是我们的夏侯山师兄?”

  “你们夏离王国就是这样对待师门的吗?”

  “我们远道而来,居然吃了闭门羹,罢了,这酒不喝也罢!”

  守卫队长的举动,引起了玄天宗弟子的众怒。

  一时间,王宫门口喧闹起来。

  “退下!”

  登记宾客的官员,对着守卫队长呵斥一声,转而陪着笑说道:“玄道长老,我们也是奉命行事,还请见谅……”

  王宫近期发生变故,夏离王国朝廷上下,一片风声鹤唳。

  原本应该充满喜庆的日子,却显得有些冷清,实在是迫不得已。

  “王丰,管好你那些师兄弟,按照这位大人说的,我们等。”

  尽管玄道也很不解,自己这是怎么了,不就是从大长老降到普通长老吗,咋就不招人待见了呢。

  但是,考虑到夏侯山的面子,玄道还是息事宁人,愿意在此等待。

  “他们也太不像话了,大长老你又不是第一次来,等会儿见到夏侯师兄,我得告诉……”

  王丰先是对师兄弟们使了个眼色,让他们停止喧哗,却又不甘心的嘀咕道。

  “闭嘴!”

  玄道怒喝一声,继而悄悄传音给王丰:“稍安勿躁,王宫附近气氛诡异,想来是有事情将要发生。”

  玄天宗众人,是在两个月前接到夏侯山婚讯的,对于夏离王国的国王陛下夏侯炎遇刺的事,并不知情。

  不过,以玄道的经验,看王宫守卫如临大敌般的样子,一定有变故出现。

  喝不喝酒倒在其次,玄道想知道的就是,变故会造成多大影响。

  “报告……胡大人说了,玄天宗的客人一律在外宫偏殿招待,但不能进入内宫。”

  那位传话的守卫,跑得上气不接下气,急匆匆的说完,便退到一旁,用眼悄悄的偷看玄道等人的反应。

  “外宫偏殿,不会吧……”其他师兄弟都被阻止过,这回只有王丰一个人说话了。

  尽管夏侯山贵为夏离王国王子殿下,但怎么说也是玄天宗的核心弟子,居然在自己大婚之日,把玄道安置在外宫偏殿。

  “挺好的,偏殿清静,请问,哪位可以带我们去外宫偏殿?”

  玄道不露声色,坦然接受安排。

  “玄天宗内门长老一共十五位……”

  事情总算得到解决,玄道等一干人众,在守卫的带领下,前往外宫偏殿。

  “这差事真不好干,唉~”

  等玄道等人离去,登记宾客的官员伸手,在额头上抹了一把汗,嘟囔道。

  “那个玄道长老脾气不错,要是换一个脾气暴的,更难伺候。”

  守卫队长点点头,安慰着。

  “你知道啥,我是怕不好交代。”

  登记宾客的官员瞪了守卫队长一眼,依然是一脸愁容。

  他不是怕玄道找麻烦,这里是夏离王国的王宫,就算玄天宗弟子不高兴,也不致于真的动手打人。

  只不过,胡大人也是的,提前不说,等人家来了,却又安排到外宫偏殿。

  最重要的是,万一被王子殿下知道,玄天宗的贵客连内宫都没进去,追究下来才是真正的麻烦。

  幸好传话的守卫说得很大声,在场的许多人都听见了,否则要是胡大人推卸责任,还真是说不清楚。

  正纠结着,忽然看见一男一女两位年轻人,手挽手肩并肩的走过来。

  “请问二位是……”

  登记宾客的官员一见不认识,便小心翼翼的问道。

  男的英俊潇洒器宇不凡,女的明眸皓齿美丽端庄,好一对俊男靓女。

  男的肩上蹲着一只憨态可掬的小猫,女的头顶则盘旋着一只体型不大,长得类似猎鹰的鸟儿。

  “不是二位,是四位,逸尘,飘然,傻猫,大鸟。”

  逸尘施施然的走过来,自报身份。

  前两天被傻猫吵得不耐烦,逸尘只好答应带他们一起赴宴。

  既然是光明正大的赴宴,就不能鬼鬼祟祟的把傻猫和烈焰魔鹰藏起来。

  于是,逸尘小两口就和傻猫‘老两口’,出现在王宫门口。

  “四位……来自何处?”

  登记宾客的官员,打量着傻猫和烈焰魔鹰,没看出有什么异样,便问起逸尘的来路。

  有了玄道刚才的先例,他更加小心翼翼,生怕哪儿做的不到位,而给自己惹麻烦。

  能够来到王宫贺喜的,都不是普通百姓,越是来路不明的,反而越要小心应对。

  既要甄别来宾的身份,又不能让贵宾们感觉自己失了礼数。

  就拿眼前这二位来说,人家特意强调是四位,连宠物猫和宠物鸟都算成人类,可见来头不小。

  “来自天罗大陆,就是夏离王国官方要抓的奸细。”逸尘扯起嗓子,冷不丁的大声说道,引得一大批守卫朝这边看来。

  “噢,来自……什么?”

  官员还是习惯性的一边翻看宾客名单,一边应承着,却忽然发现不对。

  今天的所有来宾,也没有天罗大陆以外的人,这位如此回答,岂不是废话一句。

  不对,前半句是废话,后半句可不是……

  “奸细……好小子,弟兄们,抓住他!”

  守卫队长稍一琢磨,就反应过来了,这不正是上峰要捉拿的奸细吗,果然送上门了。

  “对,这小子就是奸细,抓住他!”

  一旦点明身份,呼啦啦的就有一大批守卫围拢过来。

  一个个的拔剑而出,如同猛兽见到猎物一般,将逸尘等人围在中央。

  “你们确定,我就是奸细?”逸尘面无惧色,似笑非笑的站在原地,连做出防守,或者逃窜的意思都没有。

  “没有人愿意冒充奸细,你这样说就一定是天罗王国的奸细,夏离王国的嫌犯!”

  守卫队长一声冷笑,长剑一抖,寒光森森的剑尖直指逸尘。

  明明自己都承认了,见到守卫们实力太强,居然又想抵赖,这家伙脑子是不是有问题。

  “刚才栾司马还专门关照,见到奸细格杀勿论!”

  “杀了再说……”

  本来可以趁着王子殿下大婚,大吃大喝一顿的,就是因为奸细的缘故,这帮守卫还坚守在岗位上。

  心里正郁闷着呢,逸尘就出现了,只要迅速解决战斗,大家伙儿就能喝酒领赏了。

  不等队长在发话,守卫们就对逸尘发起了攻击。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36444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