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千三百六十章 老不正经

第一千三百六十章 老不正经

  从进入外宫偏殿开始,逸尘就尽可能的和战王爷保持一定的距离。

  由于当时虬髯大汉正在叩头,并没有看见逸尘的面孔,等他起来的时候,战王爷身边没有逸尘。

  为了拍战王爷马屁,虬髯大汉对两位无辜者‘出脚狠辣’,把人家的牙齿都磕掉了。

  逸尘实在看不过眼,才出手教训的。

  面对来拳,逸尘身形不动,仅以单掌伸出,很随意的抓住虬髯大汉的拳头,轻轻一扭。

  “唉哟……”

  虬髯大汉出拳凶猛,满以为能将逸尘轰飞出去,却不料,人家根本没费力,就让自己动弹不得。

  “哇,好厉害啊!”

  “不厉害能跟着战王爷吗?”

  这边的动静一大,就引来了众多围观者。

  外宫偏殿,并非只有一间,而是在大院内,一字排开,足有七间之多。

  根据内务大臣的安排,只要是登记在册的宾客,都能找到自己的座位。

  逸尘进来的这一间,位于大院正中位置,为整个外宫偏殿的居中最大,两边各有三间,越往外地位越低。

  逸尘一把就抓住了虬髯大汉的拳头,让围观者大为兴奋,一个个的睁大双眼,想看看接下来的精彩。

  这位虬髯大汉今天来得很早,已经和几个家族门派发生了摩擦,由于其修为实力,非常接近战王强者,被他招惹过的家族代表,基本上是敢怒不敢言。

  看到欺负自己的恶人,遭到逸尘的打击,大家伙儿都觉得畅快至极。

  “你是谁?”

  暗运战气,虬髯大汉想从逸尘手中挣脱,却没有成功。

  被一大群人围观,自己又处于尴尬的境地,虬髯大汉的面子有点挂不住。

  怔怔的看着逸尘,脱口问道。

  “逸尘,三英佣兵团的,来喝喜酒。”

  逸尘稍一拨拉,就把虬髯大汉定在了身前的桌旁,然后淡淡的说道:

  “喝酒用嘴就可以,最好不要动手。”

  这里是夏离王国的王宫,不是逸尘的地盘,他没必要做得太过分。

  尽管虬髯大汉受了点伤,可也只是皮肉伤而已,没什么大碍。

  “三英佣兵团的……逸团长?”

  被逸尘轻易制服,刚坐到桌旁的虬髯大汉,一听到逸尘的名字,不由得又从凳子上蹦起来。

  一手摸着后脑勺,一手扶在桌子边,滴溜溜的把逸尘的脸,上上下下看了个仔细,嘴里还不相信的嘟囔着。

  “逸团长,我知道,天罗王国的大英雄……”

  “这么有名的人谁不知道,但他怎么会在这儿呢?”

  “人家是王子殿下的师弟,当然要来喝酒了。”

  “废话,我是说,他干嘛不跟玄天宗的人在一起……”

  “没看见那是战王爷吗?”

  宾客们大多来自于夏离王国,却并不妨碍他们对天罗大陆的了解。

  逸尘‘为国为民’,封住温特家族地下空间的沟壑鬼气,完全称得上大英雄。

  更重要的是,据说隐世强者阴阳二老,都不能搞定沟壑鬼气,逸尘却以初阶战王的修为,消除了沟壑鬼气对人类的威胁。

  仅凭这一点,逸尘的真正实力,就达到了深不可测的境界。

  “逸团长,小的有眼不识泰山,饶命啊……”

  虬髯大汉忽然往地上一跪,一边磕头一边讨饶。

  “我没想要你的命。”逸尘鄙夷的说道,转过脸去,不再搭理对方。

  欺软怕硬的人大多这样,刚才用脚踹那两位的时候,虬髯大汉嚣张狂妄。

  被逸尘一招制服,便立马跪地求饶,一副摇尾乞怜的样子。

  逸尘实在没有心思,和这种人多啰嗦。

  “逸团长,你愿不愿意和本王坐在一桌啊?”

  逸尘教训虬髯大汉之际,战王爷坐在桌边,笑眯眯的观看着,没说一句话。

  等逸尘完事了,战王爷才慢悠悠的问道。

  “多谢战王爷抬爱,不过,我得出去转悠转悠……”

  听说玄天宗也有人来到外宫偏殿,逸尘准备过去看看,却被战王爷热情邀请,只好含糊应付。

  “去吧,要是人不多,就一起来。”

  战王爷确实不像一般王公贵族那样难伺候,人家完全是通情达理的。

  “如此,失陪了。”逸尘牵着飘然的小手,从桌旁离开。

  “老大,我就不去了吧,说不定一会儿就有酱肘子吃了。”

  傻猫在逸尘耳边说了一句,就从逸尘的肩上跳到桌子上。

  “我陪傻猫……”烈焰魔鹰也嗖的一声,飞过飘然的头顶。

  “随他们去。”逸尘看了看飘然,苦笑着说道。

  傻猫和烈焰魔鹰来王宫的目的,就是要大吃一顿,至于其他什么的,都无所谓。

  “嘿嘿,这两个畜生,居然不跟着主人。”

  战王爷目送逸尘和飘然走出大厅,转而看着傻猫和烈焰魔鹰,自言自语道。

  傻猫和烈焰魔鹰进入王宫以来,除了和逸尘以及飘然悄悄说过一两句话外,进本没有开口。

  在旁人看来,一只猫一只鹰,不过是那些公子哥的宠物罢了,这样的事情,不要说王城,即使在偏远一点的城镇,偶尔也能见到,算不上奇特。

  只不过,傻猫和烈焰魔鹰不愿意随着逸尘和飘然,却自己个儿留下来,和战王爷大眼瞪小眼的。

  “你说谁是畜生?”

  “就是,这老家伙不是好鸟!”

  傻猫和烈焰魔鹰,分左右两边,用凌厉的目光狠狠地瞪着战王爷,嘴里还气咻咻的说道。

  要不是逸尘关照过,不然他们俩乱说话,傻猫和烈焰魔鹰恐怕早就忍不住了。

  等了半天,大厅内也就准备了一些茶水点心之类的,真正的大餐根本就没有出现。

  本来就很郁闷,还被战王爷揶揄,这二位当时就不高兴了。

  “是小猫在说话吗?”战王爷一愣,往四周看了看,又转过脸,狐疑的看着傻猫。

  宠物说话,也不是没见过,有的鸟类,被人驯养之后,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教,再辅以一些小手段,能张口说话,倒也不算难事。

  这些宠物大多说话不清晰,含含糊糊的,人们只有根据大概的声音,来判断宠物讲的是什么。

  然而,傻猫和烈焰魔鹰的话虽然压低了声音,却一点儿也不含糊,特别是那句不是好鸟,战王爷听得非常清楚。

  “没大没小的,叫豹爷!”傻猫把捋胡须的前爪放下,弓了弓身体,又伸了个懒腰。

  猛地一抬头,对着战王爷就吹胡子瞪眼睛,一副凶神恶煞的腔调。

  “对,叫豹爷,呃……”

  烈焰魔鹰从桌上的碟子里啄了一粒圆滚滚的豆子,刚要咽下,却为了帮傻猫助威,一下子没注意,豆子就顺着滚进了喉咙。

  “鸟儿,怎么这么不小心呢?”

  傻猫见状,忙伸出爪子,轻轻的拍在烈焰魔鹰的背上。

  “嗬,真是你们俩说话了,有趣。”

  战王爷坐在这里,没人敢随便搭讪,闲极无聊,便想逗逗傻猫。

  于是,猛一伸手,搭在傻猫的背上,顺着毛就往下撸。

  “呜嗷……放开!”

  傻猫一个激灵,身子一晃,避开了战王爷的手,却没料到尾巴落到了战王爷的手中。

  顺手一提,战王爷便将傻猫提溜起来,饶有兴致的打量着。

  这可气坏了傻猫,除了逸尘和飘然,傻猫谁也不卖帐,即便是夏离王国的王爷,他也没看在眼里。

  只可惜,来王宫之前,傻猫答应过逸尘,不经允许不能施展修为。

  被战王爷提在手里,傻猫四爪乱挠,气得嗷嗷直叫,却偏偏挣脱不了。

  “这么小的玩意儿,脾气倒不小。”

  战王爷故意把傻猫倒提着,在空中晃悠,看着傻猫怒气冲天的模样,忍不住哈哈大笑。

  这个逸尘,果然是少年心性,没事还养两只宠物,看样子小日子过的挺滋润。

  嘎~~

  就在战王爷想着,等逸尘回来,问他肯不肯把傻猫借给自己玩两天的时候,耳边一阵风声掠过,战王爷感觉手背一凉。

  呲啦……

  三条血痕从手背上赫然出现,却是烈焰魔鹰的爪子所为。

  烈焰魔鹰吞下圆豆之后,发现傻猫遭到战王爷的控制,心里一急,便展翅猛扑过来。

  在战王爷的手背上,留下了三条深可见骨的血痕,这还是没有施展修为,仅仅是本能的用力罢了。

  “好家伙,够狠!”

  战王爷一声断喝,另一只手伸出,抓向烈焰魔鹰。

  对于战王爷来说,这几条血痕算不了什么,但傻猫和烈焰魔鹰的举动,却让他兴致大增。

  多年以来,不管到了哪儿,都享受着前呼后拥的待遇,即使闷得无聊,战王爷也得装模作样的一本正经,免得被国王陛下讥讽不顾王族身份。

  只是偶尔偷偷溜出去,和一些寻常百姓,贩夫走卒之类的,聊天喝酒插科打诨,才是战王爷最惬意的时光。

  即使今天,战王爷表面上是帮逸尘解围,甚至喝退一干随从,看似轻松写意,实际上还是另有企图的。

  难得有两只不怕死,不给面子的小东西,陪着自己玩儿,就算受点伤,战王爷也乐意。

  “住手,老不正经的!”

  傻猫瞥见烈焰魔鹰的身躯,在战王爷大手的阴影之下,立即破口大骂。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36694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