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千三百六十一章 有点复杂

第一千三百六十一章 有点复杂

  自己被抓住也就算了,好歹老大说过,战王爷是一位英雄人物,傻猫觉得自己应该给老大和战王爷的面子。

  但是,他居然要调戏鸟儿,这绝对不可以。

  “孽畜,敢对战王爷无礼,找死!”

  烈焰魔鹰刚刚避开战王爷的手,就听见一声怒吼。

  被逸尘教训过的虬髯大汉,一边骂骂咧咧,一边挥拳而上。

  鼓动起战气,出拳如风,要将烈焰魔鹰毙于拳下。

  “滚!”

  然而,不等虬髯大汉靠近烈焰魔鹰,战王爷就从牙缝里蹦出一个字。

  同时,一道强横至极的能量涟漪,猛地向虬髯大汉袭来。

  “啊……”虬髯大汉嚎叫一声,身体倒飞而出,重重的撞在门口的一张桌子上,颓然倒地。

  “不会是小猫喜欢小鸟吧,好玩。”

  战王爷头也不回,任凭虬髯大汉赖在地上嗷嗷直叫唤,只顾着跟傻猫和烈焰魔鹰逗乐玩耍。

  这三位,修为都达到了战王强者的层次,却谁也没有施展修为。

  战王爷两只手对付两只魔兽,傻猫则尽力挣脱,烈焰魔鹰盘旋于上方,时不时的给战王爷来一下子。

  尽管战王爷的手背鲜血淋漓,却按耐不住童心大起,手忙脚乱的应付着。

  呜嗷~~

  嘎嘎……

  哈哈……

  一人一鸟一傻猫,不顾众人异样的目光,打闹着嬉笑着,折腾得不亦乐乎。

  逸尘和飘然两人,此刻坐在隔壁的一间厅内。

  “师尊,你来了也不说一声。”

  飘然调皮的扯着玄道的胡须,娇嗔道。

  自从回势龙脉一别,已是三年有余,飘然再也没有见过玄道。

  “哼,臭丫头,你心里还有我这个师尊么?”

  玄道瞄了瞄逸尘,绷着脸,对着飘然责怪起来:“郎情妾意,恐怕早就把我忘了……”

  在玄天宗的时候,玄道就知道飘然和逸尘相恋,还有意无意的给二人提供机会。

  不过,玄道对飘然这个最小的弟子,非常宠爱,见她和逸尘情浓意浓,难免有点酸溜溜的。

  “大长老,你可冤枉飘然了,她在来的路上还惦记着你呢。”

  飘然被玄道调侃,逸尘自然要帮忙解围。

  尽管说的是违心话,但只要玄道高兴了,飘然也就不尴尬了。

  “得,你别叫我大长老,担当不起。”

  谁曾想,逸尘一开口,就遭到玄道的揶揄:“我现在只是一名内门普通长老而已。”

  “怎么回事,师尊,你在逗我们吗?”

  玄道的话,让飘然吃了一惊,不由得紧张起来。

  玄天宗长老,一般只升不降,除非犯了大错,玄道担任内门大长老多年,没有理由被贬为普通长老呀。

  “呃,老大,飘……大嫂,大长老虽然变成了普通长老,但我们心里从来没有看低他老人家,相反,更加敬佩了!”

  见逸尘和飘然疑惑,王丰出言解释。

  玄道当时曾经认定逸尘投靠了幽阴门,为此当着所有玄天宗弟子的面承诺,若是冤枉了逸尘,甘愿辞去内门大长老一职,降为内门普通长老。

  后经查明,逸尘并未背叛玄天宗,更没有像传言中说的那样,欺师灭祖投奔幽阴门。

  为此,想到说到做到,不仅主动向逸盟的弟子们道歉,而且真的禀明玄天宗高层,兑现自己的诺言。

  正因为如此,原本对大长老颇有微辞的王丰等逸盟弟子,有感于玄道一诺千金,转而对他愈加敬重了。

  “大长老,我害你老受委屈了。”逸尘起身,对玄道施了一礼。

  实际上,玄道此举是早有预谋,施加罪名,对逸尘实施控制,将逸尘囚禁于山洞之中。

  其目的是为了引出幽阴门安插在玄天宗的奸细,也就是那位神秘的五将军。

  结果不出所料,内门长老玄阴,悄悄进入山洞,暗中教给逸尘逃离的方法,让玄道确认了玄阴奸细的身份。

  尽管这件事怪不到逸尘头上,但至今为止,玄天宗并没有对玄阴采取特别的行动,有些话不便明说。

  所以,逸尘只能将这件事揽到自己的身上,免得玄道左右为难。

  “咳,只要我还是玄天宗的人,即便连普通长老都不是,也无所谓。”

  玄道本来是想活跃气氛的,被逸尘一说,倒显得场面有点僵住了。

  实际上,他很清楚,逸尘对玄天宗的某些做法并不认同,能够不动声色的帮着自己隐瞒,就已经不容易了。

  于是,玄道干咳几声,转换了话题:“今天是夏侯山和秋韵的大喜之日,咱们都要开开心心,喝个一醉方休。”

  “对,大长老说得对,夏侯师兄成亲,又是受赐储君之位,可喜可贺!”

  王丰顺着玄道的话,大声说道。

  玄天宗年青一代实力最强的几位弟子,逸尘早已成名离开了玄天宗,古云回到天云城就任古家家主之位,只是偶尔来一次玄天宗。

  夏侯山曾经是玄天宗年青一代的领军人物,却由于夏离王国王子的身份,注定了不能长期呆在玄天宗。

  如今,王丰,叶龙,托蒂等逸盟弟子,成为年青一代的佼佼者,尽管修为尚未晋升到战王强者的级别,却也距离不会太远了。

  这次前来夏离王国,除了玄道和王丰两位以外,还有十位逸盟弟子,只不过,逸尘不太熟悉而已。

  一行十五位,占据了两张八仙桌,在这间大厅内,算是人数最多的一家。

  大家说话的时候,其余几桌的客人,也有偷偷瞄上几眼的,却没有谁主动上前打招呼。

  玄天宗人才辈出,声名远扬,一般的江湖势力难望其项背,若没有特别的事情,谁也没有勇气搭讪的。

  “你们俩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呢?”

  玄道问话的同时,暗中传音给逸尘:“逸尘,我有话跟你们说。”

  虽然身边有不少玄天宗弟子,但整个大厅也有许多其他江湖人士,玄道不便声张,这才传音过来。

  “大长老,我和飘然在隔壁一间,正想请你老过去,这……”

  逸尘心领神会,做出一副为难的样子,支吾着。

  其实,隔壁的战王爷邀请的时候,逸尘并没有直接答应,但既然大长老有话要说,还是暂时出去比较好。

  “也好,这两张桌子,也只能留下你们当中的一位,不如我过去看看。”

  玄道起身看了看桌旁的空位子,笑着说道。

  八仙桌,顾名思义,就是每方坐两位,一共可以容纳八位。

  玄天宗一共来了十五位,若是逸尘和飘然坐下,就变成十七位了。

  赶谁去其他桌上似乎都不太好,玄道年纪虽大,反应却很快,给自己的离开找了好理由。

  “大长老请吩咐。”

  三人来到大院的一共角落,逸尘开口说道。

  看似随意的一挥手,便悄无声息的布置了一道隐形结界,将三人所处的位置,与外界隔离开来。

  即便是战王强者经过,也听不见他们的说话声。

  “不错!”

  玄道赞许的点点头,接着说道:“有幽阴门的人混进王宫,我们要稳住局势,却不能点名幽阴门的身份。”

  玄天宗接到消息,说是在夏侯山成亲之日,有人要捣乱,可能威胁到夏离王国的国王陛下和王子。

  其中有一定数量的幽阴门弟子,以其他身份参与捣乱,目的是颠覆夏离王国的政权,以便顺利掌控夏离王国的政局。

  “既然是幽阴门弟子,让夏侯师兄安排人手铲除便是,为什么还要不点破身份呢?”

  逸尘不解,夏离王国兵强马壮,有虞大将军坐镇,怎么会害怕区区几位幽阴门弟子。

  “说起来有点复杂,夏侯山或许还没有得到消息……”

  玄道告诉逸尘,前些天夏离王国国王陛下夏侯炎遭人刺杀,身负重伤,朝廷暗中把逸尘列为怀疑对象。

  但通过各方面汇总的消息,玄道怀疑刺客跟幽阴门有关。

  考虑到夏侯炎一直以来,从未明确拒绝幽阴门的拉拢,玄天宗高层决定,暂时不把消息透露给夏侯炎和夏侯山父子。

  夏离王国的官员,大多不喜欢幽阴门,甚至不把他们看在眼里,那完全是因为地理上的优势。

  幽阴门弟子以修炼阴柔功法为主,在夏离王国的至阳环境下难有作为。

  如果以同阶修为对阵,幽阴门弟子很难占得便宜。

  官员们认为,即使让幽阴门弟子在夏离王国撒野,也弄不出什么名堂。

  心理上的优势,加上五行相克,使得夏离王国的官员们,几乎不把幽阴门作为最大的敌人。

  夏侯炎的态度暧昧,更加助长了官员们的优势心态。

  目前的夏离王国,夏侯炎伤重急需疗伤,夏侯山即将登上储君之位,朝廷中又把矛头指向天罗王国。

  如果贸然告诉夏离王国的朝廷,说出幽阴门的异动,很有可能打草惊蛇适得其反。

  谁也不敢说,朝廷官员之中,没有幽阴门的奸细,万一被他们知道,玄天宗已经发现了苗头,幽阴门弟子不采取行动,就会给玄天宗和夏离王国朝廷之间引发矛盾,增加不信任。

  要是这样的话,幽阴门的阴谋依然存在,无非就是换个时间,换一种方式,做的更加隐秘稳妥而已。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36703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