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千三百六十三章 鞭长莫及

第一千三百六十三章 鞭长莫及

  偌大的院子,就这么孤零零的放了一张八仙桌,显得特别突兀。

  更让人别扭的是,战王爷还觉得位置不满意,非得让守卫,把桌子放在靠近大院朝外的大门边上。

  要是不知道的人,还以为里面坐不下,或者是战王爷身份卑微,被赶到这里看大门的呢。

  “酱肘子……鸟儿,你多吃点!”

  王爷的命令,即便错了,守卫们也不敢不服从。

  桌子放稳一会儿,一盘盘一叠叠的菜肴,就陆陆续续的上来了。

  王宫喜宴,自然不像民间那样随意粗糙,而是精挑细选精雕细琢。

  尽管品种繁多花样百出,但每一盘每一碟的菜肴数量并不多,有的仅仅是刚刚铺了个盘底,也算是一道美味。

  战王爷习惯了这样的宴会,一边和玄道逸尘等人喝酒,一边象征性的从盘子里夹一点菜肴送到嘴里。

  长得人高马大,又是曾经的将军,但战王爷吃东西却非常斯文,和体型身材完全不匹配。

  玄道,逸尘,飘然,虽然不致于和战王爷那样浅尝辄止,却也是细嚼慢咽。

  反观傻猫和烈焰魔鹰,分明是几百年的饿死鬼投胎,一副狼吞虎咽的样子。

  “什么王宫喜宴,太特么的小气了……唔,鸟儿,你多吃点……还有这个,一共就一点点,慢了就没了。”

  傻猫吃着不算,还把自己认为最好吃的菜肴端起来,直接送到烈焰魔鹰面前,一个劲的催促着。

  由于是战王爷在场,没有人敢上来坐,以致于这张桌子,只坐了四人,一猫,一鸟,比其他桌子上少了两人之多。

  可问题是,菜上的太慢,根本不够傻猫和烈焰魔鹰吃的。

  本来就盘子不满,又做得特别精细,对于品尝美味,以及喜欢喝酒的人来说,如此精美的菜肴,简直让人终身难忘。

  然而,傻猫和烈焰魔鹰却不怎样认为,但凡有好吃的,一定得大快朵颐才过瘾。

  装着斯文,生怕被别人讥笑没见过世面,饿的却是自己的肚子,这样的事情,打死傻猫也不愿意干。

  在傻猫的榜样力量带动下,烈焰魔鹰也抛开自己淑女的形象,敞开了肚子,张大了鹰嘴,毫无仪态毫无风度,甚至不顾玄道和战王爷的白眼,只管拼命的往自己的肚子里塞。

  烈焰魔鹰经历过许多不堪回忆的痛苦时光,在遇到傻猫以后,才觉得过的像个鸟样,至少不会为吃喝犯愁了。

  特别是在傻猫的极力忽悠下,烈焰魔鹰总算理解了吃货的真正含义,并把自己打造成吃货的王者至尊。

  风卷残云,来者不拒,好一个烈焰魔鹰,一个人几乎吃掉了所有菜肴的六成,还没有罢手的意思。

  傻猫为了让自己心爱的鸟儿多吃点,便临时发扬了绅士的风度,比往常和逸尘在一起的时候斯文多了。

  满打满算,傻猫吃下去的东西,也不过三成多一点,只比桌上的四位人类多那么一点点。

  余下的不到一成,由战王爷,玄道,逸尘和飘然四位共同消灭。

  这其中,战王爷除了刚开始的时候,吃过几片极为细薄的肉片之外,基本上都是用酒在填肚子。

  更多的是,瞪起那两只一条缝似的眼睛,轮流打量着傻猫和烈焰魔鹰。

  战王爷在想,这两个吃货,怎么就那么能吃的。

  据不完全统计,傻猫吃下去的东西,加起来比他的身体体积,至少要大上一倍有余。

  至于烈焰魔鹰,战王爷简直就是无语了,这家伙别看那张鹰嘴又细又长,可动作起来,却是迅疾无比。

  一盘算是有点堆起来的酱肘子,傻猫一块没吃,战王爷刚要去尝一尝,就被傻猫一把夺过,顺手就送到了烈焰魔鹰的鹰钩之下。

  烈焰魔鹰头也不抬,三下五除二的就解决了战斗,只是清理战场的时候,忽然发现有一根骨头,卡在了自己的喉咙中,上不上下不下的,呛得直流眼泪。

  即便如此,烈焰魔鹰的目光,又被傻猫递过来的一盘烤兔腿吸引住了。

  “那个谁,你通知厨房,什么酱肘子之类的实在玩意儿,多弄几盘过来,这里有两个吃货。”

  战王爷看得兴起,挥挥手,把一旁看热闹的守卫叫过来,吩咐道。

  “是。”守卫低头应道,一转身,将身边几位同伴一并带走。

  虽然身份低微,修为普通,但这些守卫能够在外宫偏殿当差,也是头脑灵活之辈。

  战王爷意图很明显,就是不希望有人在旁边碍眼,没有当场发脾气就算很不错了。

  “玄道,你有没有觉得委屈?”等守卫们走后,战王爷目光转向大长老玄道,淡淡一笑。

  “战王爷安排,必有因由,玄道不委屈。”

  大长老同样淡定自若。

  “王族的事情,原本不该惊动玄天宗,但目前陛下伤重,小山年轻,我不便过多干预,所以……”

  “所以,战王爷想通过玄道,以玄天宗的代表身份,稳住局势?”

  玄道和战王爷二人,看似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却把自己的想法和对方交流。

  “不完全是,陛下此刻就在不远处的偏殿之中疗伤,我怕有人利用小山成亲的机会,对陛下做出不利之事。”

  战王爷咪了一口酒,随即说道:“来喝酒的江湖势力中,就有这样的人,如果我也去了内宫,若是出现意外,鞭长莫及啊。”

  “怪不得战王爷故意要把桌子移到门口了,不过,内宫那边……”

  要是外宫偏殿有人趁机对国王陛下下手,必须要从大门出去。

  有战王爷在此坐镇,就算不能完全阻止,至少也能确定是哪些人。

  玄道理解战王爷的用心,却不免为夏侯山的安全感到担忧。

  “小山最多只是储君,尚未执掌夏离王国大权,他们要的是陛下。”

  战王爷解释道:“内宫有虞大将军在,问题不会太大,这边有你,我也放心。”

  “那……你自己呢?”

  “我是一位闲赋的王爷,喝酒吃肉,呃……都被这俩吃货给干光了。”

  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却难以掩盖战王爷的忧虑。

  “如果让夏侯师兄和国王陛下在一起,不是更安全吗?”

  逸尘觉得,战王爷既然已经察觉到危机将至,就没有必要瞒着夏侯山。

  而且,按照最合理的防御方法,就是把夏侯炎父子安顿在一处,做好应敌部署,应该最为妥当。

  而现在,夏侯炎在偏殿疗伤,夏侯山则于内宫拜堂,同样的防守力量,不能集中于一处。

  越是分散,越容易出现顾此失彼的情况。

  “然后呢,一直龟缩着,连门也不出了么?”

  战王爷顺着一处的话,反问道。

  “在隐藏的敌人没有采取行动之前,你永远也不知道对方要干什么,更重要的是,我怀疑夏侯山根本就不清楚,谁会是自己的敌人。”

  玄道似乎要解释给逸尘听,却又话锋一转,对着战王爷说道:

  “以战王爷的声望,即使没有得到国王陛下的许可,也完全有能力将对方直接铲除,这样岂不是更加干脆?”

  明知有人包藏祸心,却听之任之,甚至养虎为患,身为战神附体的战王爷,竟然无所作为,实在是让玄道深感疑惑。

  “铲除?说得容易,我曾经暗示过小山,但他并不相信,年轻人只有面对残酷的现实,才能让自己成长。

  我能做的,就是尽可能的保证夏离王国的大局稳定,至于具体事务,还是由陛下和小山定夺。

  毕竟,陛下是现任国王,小山是将来的国王,我嘛,老朽一个,所能做的就是扶上马送一程……”

  听战王爷的意思,是早已查探出叛贼的企图,只不过夏侯山不愿意接受而已。

  “真的是驭兽府的秋不凡?”经过逸尘之前的解释,加上战王爷的无奈,玄道基本确认了叛贼的身份。

  “秋不凡是小山的岳父大人,我若是带兵铲除驭兽府,你觉得好么?”

  战王爷不置可否的苦笑着。

  “我懂了。”

  逸尘恍然大悟的说道。

  “只有等秋不凡的狐狸尾巴露出来,才能下手。”

  飘然随即也明白了战王爷的意思。

  “我老咯,不如两个孩子头脑灵活。”

  玄道掀了掀嘴唇,讪讪一笑,自嘲起来。

  “你是秉承着玄天宗的宗旨,既要守护正义,又要明哲保身,所以,你是老狐狸!”

  战王爷讥讽了一句,又对逸尘和飘然投来赞许的目光:“你们两个,不像玄道那样拘泥,很好。”

  “我背负着奸细的罪名,被你们利用,这笔账该怎么算?”

  逸尘忽然觉得自己太冤枉了,人家战王爷心里跟明镜儿似的,根本就不相信奸细一说。

  可偏偏没有阻止朝廷,对自己的通缉,明显是另有所图。

  “不错,是我让他们通缉你的,奸细的罪名也是我强加于你的,如果不是这样,隐患就一直存在,而不是在今天爆发……”

  战王爷在得知,夏侯炎遇刺时,逸尘出现在偏殿附近以后,便特意让官方暗中散布,逸尘是天罗王国奸细的消息。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36837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