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千三百六十九章 勾结叛贼

第一千三百六十九章 勾结叛贼

  “我是天罗王国的奸细,夏离王国的叛乱,与我何干?”

  逸尘又好气又好笑,堂堂夏离王国,遭到危机之后,不能自行解决,却把希望寄托在一个外人身上。

  “战王爷说过,你在外宫偏殿,遇到紧急情况,找你就行。”

  战王爷离开外宫偏殿后,暗中传音给曹副将,让他见机行事,并把逸尘在外宫偏殿的事情告诉他。

  “你和战王爷有联系?”逸尘有点意外,这个战王爷说起来是无官一身轻,但实际上却和朝中众多官员有牵扯。

  “我就是战王爷一手带出来的,虽然没有取得大的成就,却铭记战王爷的话,永远不会背叛朝廷……”

  对于曹副将而言,战王爷就是自己心目中的战神。

  只要遇到疑问,曹副将都会设法向战王爷求教,有关王子殿下大婚,可能遭遇的危机,他也和战王爷说过。

  和虞大将军一样,战王爷除了让他严守秘密以外,并没有提到过任何应对之策。

  一个个的,平时在曹副将的心目中,都是光辉伟岸的形象,却到生死关头,谁也没有扭转颓势。

  曹副将心中疑惑,甚至怀疑战王爷和虞大将军,有沽名钓誉的嫌疑,却很快又被自己否定。

  战王爷和虞大将军的态度,以及不作为的方式,似乎透露着古怪,只不过曹副将一时难以揣摩明白。

  向逸尘求助,是不得已而为之,但是,曹副将有一个预感,那就是逸尘有能力解决这一切。

  “别纠结了,快走,再晚就来不及了……”

  逸尘见曹副将的脚步渐慢,显然是疑虑颇多,便催促道。

  不要说曹副将有疑虑,就连逸尘也对战王爷的做法,存在诸多不解。

  明知驭兽府有问题,战王爷也不在内宫布置防御力量,使得夏侯山面临危机。

  就算是给夏侯山的成长提供必要的磨练,可这也太玄乎了吧。

  不过,事已至此,多说无益,只有到了现场,才能做出应对。

  夏离王国内宫大殿。

  “曹副将,栾司马,保护王子殿下!”

  虞大将军试图破开危局,大声喊着自己的属下。

  “大将军,我在,曹副将早就溜了。”

  一旁的栾司马身形一掠,到了虞大将军跟前。

  “溜了……贪生怕死的混账东西!”

  虞大将军四下一看,哪里还有曹副将的身影。

  当下怒骂一句,转而对栾司马说道:

  “栾司马,王子殿下有难,咱们即便战死,也必须恪尽职守,上!”

  “上!”栾司马还没有说话,酒桌上又掠过数道身影,乃是虞大将军属下的参将之类。

  尽管没有战王强者级别的修为,但情势危急,他们顾不了许多,大不了把自己这身臭皮囊撂在这里,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王子殿下蒙难。

  “好!不愧为夏离王国的臣子……”

  相比于曹副将的临阵脱逃,参将们的无惧无畏更加值得赞赏。

  虞大将军一挥手,率先扑向驭兽府的战王强者们。

  “栾司马,还不动手?”

  秋不凡突然沉声喝道,同时指挥六位驭兽府的战王强者,组成防御阵型,应对虞大将军和参将们的攻击。

  轰~~

  虞大将军尚未得手,就感觉到身躯猛地一震,一股巨大的冲击力,几乎要把他击垮。

  “栾司马你……”

  虞大将军挂念着王子殿下的安全,所有心思全部放到了如何击退驭兽府战王强者,解救王子殿下的计划上。

  却没有料到,自己身边的栾司马,此刻来了个反戈一击。

  栾司马的修为实力,比虞大将军差了不少,正常情况下,即使虞大将军未尽全力,也能轻易击溃栾司马。

  但是,栾司马趁着虞大将军性急,不对自己设防,冷不丁的将自身王者之气尽数释放。

  凝聚成能量涟漪之后,栾司马迅速催动,并近距离的实施偷袭。

  猝不及防之下,虞大将军胸口一滞,连忙运气护体,稳住身形,将急涌而上的逆血强行压下。

  “得罪了,虞大将军,你这样莽撞,根本救不了王子殿下……”

  栾司马心里明白,自己的这一击已经尽了最大努力,却依然不会对虞大将军造成重创。

  实力上的巨大差距,决定了栾司马不可能做到一击制胜。

  但是,栾司马的出击有效地延缓了虞大将军的攻击速度,为秋不凡从容布阵争取了宝贵的时间。

  同时,栾司马此举,也是正式表明态度,让秋不凡对自己打消怀疑。

  “你居然勾结叛贼,公然对抗朝廷,我饶不了你!”

  短短的瞬间,等虞大将军调整好自己,却发现对方的几位战王强者,顺利的布置好阵法,以六位战王强者的能力叠加,来应对可能遭到的攻击。

  六位战王强者,以一二三的站位,组成了金三角般的稳固阵型,无论敌方如何进攻,都会接受到来自金三角内部的能量反击。

  纵然虞大将军实力滔天,也不能以一己之力,突破金三角的防守,从而靠近唐狼身边,更没有机会救出唐狼控制下的王子殿下。

  “栾司马,干得不错,不过,你可以出去了。”

  秋不凡一边夸赞栾司马,一边又把他打发离开。

  接着,仿佛是自言自语般的说道:“应该有消息了,难道……”

  到目前为止,事情的进展都在自己的掌控之中,至少秋不凡是这样认为的。

  尽管被秋叶落的一句话,差点坏了大事,但秋不凡为今天的行动准备了很长时间,无论是人力还是财力,秋不凡都做了极大的投入。

  “秋不凡,你到底要干什么?”

  虞大将军身边的两位得力干将,曹副将在变故发生之际,就脚底抹油溜之大吉,看来是指望不上了。

  剩下的栾司马心机深重,却偏偏和秋不凡沆瀣一气同流合污,更是把内宫中的虞大将军,要变成‘孤家寡人’。

  好在王子殿下的本身修为,达到了战王强者的级别,即便唐狼对其施加压力,却不会很快丧命。

  “干什么?哈哈,问得好!”

  秋不凡先是肆无忌惮的狂笑一阵,才慢条斯理的说道:

  “你是大将军,难道连这点都看不出来吗,正如你所说,我今天就是要推翻夏侯家的统治,夏离王国的国王陛下该换人了。

  对了,这不叫对抗朝廷,因为等我做了国王陛下,这朝廷就是我的了。

  我念你为国为民忠心可嘉,不想让你为难,不如咱们做笔交易……”

  确认了夏侯山处于‘唐狼’的控制之中,秋不凡有足够的信心,迫使虞大将军就范。

  如果动用武力,己方以多打少,或许能占据优势局面,但要想对虞大将军的生命安全构成威胁,则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

  更重要的是,夏离王国的军方将领,都以虞大将军为最高统帅,一旦虞大将军战死,或者是遭到打压,整个军方必然同仇敌忾,将敌方尽数剿灭。

  保留虞大将军,就是稳定夏离王国的军心,甚至有朝一日,设法抢夺控制权。

  所以,对于秋不凡来说,最好的办法就是争取到虞大将军的支持。

  即使通过对夏侯山的控制,来要挟虞大将军,秋不凡也在所不惜。

  “呸!秋不凡,你有什么资格和本将军谈交易,唯一的出路就是,放了王子殿下,献上你的狗头!”

  虞大将军自知不能轻举妄动,以免给王子殿下带来更大的危机。

  除了驭兽府的十五位‘贵客’之外,虞大将军不知道,在座的官员们,还有多少被秋不凡收买,或者拉拢。

  面对危局,虞大将军深感独木难支,如何找到帮手,对秋不凡实施反击呢?

  “秋不凡处心积虑,让女儿用美**惑王子殿下,利用王子殿下的宽厚仁爱,趁着婚宴之际实施谋反的逆行。

  各位王爷,各位同僚,你们之中有多少是秋不凡的人,请站出来让我看看,怎么,不敢了?

  如果不是秋不凡的人,那么为国尽忠的时刻到了……”

  一位驰骋疆场的大将军,想说几句煽情的话,都那么费力,虞大将军的几句话,让人听了都觉得别扭。

  不管是被收买的,还是没被收买的,反正是没有一位官员站出来。

  众多的王公大臣,慢慢汇集到一起,紧张的注视着眼前的局势,根本就没有搭理虞大将军的一番鼓动。

  “虞大将军,你说错了!”

  就在虞大将军以为,自己被情势所逼,好不容易矫情一回,还没有得到任何回应的时候,一个沉重而又悲愤的声音响起。

  一身红妆的秋韵,脸色惨白,从六位驭兽府的战王强者身后缓缓走出。

  秋韵径直走到虞大将军身边,淡然的看了一眼对方。

  然后,慢慢转身,面对秋不凡和秋叶落,凄声说道:“爹爹,你口口声声说,为了女儿的幸福,愿意把一切献给朝廷,终身为夏离王国尽忠。

  大哥,你说为了妹妹的幸福,痛改前非,不给秋氏家族丢脸,不给山哥惹麻烦……这些,我都记在心里。

  然而,就在今天,我和山哥的大喜之日,大哥要当储君,爹爹要推翻朝廷……这就是你们要给我的幸福吗?”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37102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