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劈天斩神 > 第一千三百七十章 表明立场

第一千三百七十章 表明立场

  泪水从眼角流下,惨白而又美丽的脸庞,没有一丝悲喜。

  秋韵如同一尊石像,矗立在内宫大殿之中。

  众多的王公大臣,以及驭兽府的叛贼们,没有人出言打断她的话。

  “韵儿,爹爹没有骗你,等我登上王位,自然就是把一切献给朝廷,到时候,你贵为夏离王国的公主,就是整个天罗大陆最幸福的人!”

  秋不凡淡定而从容,轻轻挥手,像哄孩子般的召唤道:“韵儿,过来,爹爹保护你。”

  “傻丫头,你跑到虞大将军身边,想找死啊?”

  秋叶落从秋不凡的身后探出脑袋,指着秋韵大声喝道。

  唐狼动手的时候,并没有把秋韵纳入控制范围,只是没有想到,她居然以身犯险,自行离开己方阵营。

  “既然选择了山哥,自当生死相依,你们可以杀了山哥,但我永远不会过去。”

  秋韵任凭眼泪留下,也不伸手擦拭一下:“爹爹,你要是悬崖勒马,我会求山哥网开一面,你……还是我的爹爹。”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秋韵此举的目的,一是表明自己的态度和立场,另外就是将自己置于虞大将军的控制之下,以便通过自己的生命,搏得夏侯山的安全。

  “韵儿,你这是何苦呢?如果夏侯山愿意配合,我可以留他一命,但必须废除王子的身份和战王强者的修为……你还是能和他在一起的。”

  觉得稳操胜券的秋不凡,一边安慰秋韵,一边冲着虞大将军吼道:“放了韵儿,否则夏侯山必死!”

  篡权夺位,是秋不凡长久以来的心愿,不可能因为秋韵的三言两语就会改变。

  之所以一直瞒着秋韵,就是考虑到秋韵对夏侯山的感情,一旦得知秋不凡谋反,秋韵一定会极力阻止,甚至向夏侯山告密。

  如此一来,秋不凡的阴谋便无法实施,很有可能遭到灭门。

  作为一个胸有‘大志’的枭雄,秋不凡心机深重,养精蓄锐数十年,为的就是一朝视线自己的远大理想。

  但同时,他也是一位父亲,不希望自己的女儿落入敌人手中,给自己留下遗憾。

  “丫头,秋不凡能有你这样有情有义的女儿,是他上辈子积了大德。”

  虞大将军看着视死如归的秋韵,禁不住动了恻隐之心:

  “秋不凡可以使用卑鄙手段,但我不会拿一位柔弱女子作为筹码,丫头,你走吧。”

  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虞大将军没有对秋韵实施控制,而是主动放弃了可能的谈判资本。

  “这……”

  秋韵也很意外,但瞬间明白过来。

  以秋不凡的狠辣作风,为了得到垂涎已久的王位,即使女儿遭到控制,也绝不会放弃初衷。

  虞大将军这样做,是感叹于秋韵对夏侯山的情意,不愿意让她亲眼见到自己的父亲,狠心的丢下女儿。

  面对自己心爱的人,和生养自己的父亲成为敌人,秋韵已经是肝肠寸断了。

  若是再让她直面秋不凡的冷酷,就连虞大将军也不忍心。

  秋韵自己送上门,愿意成为虞大将军手里的人质,却遭到拒绝,不由得一阵失落。

  恍惚中,秋韵绕开秋不凡父子所在的位置,往唐狼和夏侯山方向走去。

  唐狼有些为难,秋韵再往前一步,就要进入控制夏侯山的能量圈了。

  如果唐狼撤出威压,夏侯山将恢复自由,以虞大将军的实力,有机会拼死救走夏侯山。

  要是继续保持能量威压,秋韵就会遭到重创,以她的修为实力,断然没有对抗威压的资格。

  秋不凡迎着唐狼投来的求助目光,嘴角微微上翘,并没有明确自己的态度。

  嗡~~

  笼罩夏侯山的滔天威压,仅仅是稍微颤动了一下,唐狼就收回心神,装着没看见秋韵一样,任凭能量涟漪纵横肆虐。

  噗~~

  明知前方可能是绝境,秋韵丝毫没有退缩,毅然决然的闯入威压之中。

  战帅巅峰修为的秋韵,在唐狼释放出的滔天威压面前,原本就没有实力对抗。

  加上她根本就不曾释放战气,而是以单薄柔弱的身躯强行闯入,喷出大口的鲜血乃是情理之中。

  “韵儿……”

  夏侯山看着摇摇晃晃跌入自己怀中的秋韵,终于发出了心痛的叫声。

  自从唐狼动手的那一刻起,夏侯山的行动自由就被剥夺了。

  尽管不影响开口说话,甚至还可以活动一下身体的局部,但夏侯山却是一言未发。

  既没有怒斥秋不凡,也没有吩咐虞大将军救出自己,仿佛旁观者一样静静地看着内宫大殿的一切。

  即便是秋韵质问秋不凡时,夏侯山都没有开口,似乎这件事与自己无关。

  但是,当看见遭到能量涟漪碾压,依然一步一步往自己身边靠近的秋韵时,夏侯山猛地一阵剜心般的疼痛。

  “山哥……”步履踉跄的秋韵,直到扑进夏侯山的怀中,才轻轻吁了一口气。

  面对战王强者的能量威压,秋韵除了被碾压得大口吐血以外,并无应对之策。

  是不是释放出自己体内的战气,似乎不太重要,但必须要坚持下去,必须消除和夏侯山之间的距离。

  秋韵这一生当中,只有今天才感受到了咫尺天涯的含义,夏侯山的面容清晰可见,自己却寸步难移。

  若不是拼尽了最后一丝力气,秋韵真的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坚持到抓住夏侯山的那一刻。

  死死的抓住夏侯山的手,秋韵的身体变得虚弱不堪,夏侯山从她指尖上传过来的凉气,感觉到自己可能要失去秋韵了。

  “韵儿,你怎么这么傻啊?”

  夏侯山竭力调整自己的身体,将秋韵紧紧地搂在怀里。

  “山哥,我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能做你的妻子……真好……”

  秋韵使尽了自己的力气,对着夏侯山粲然一笑,软绵绵的依偎在夏侯山的身上,手指从夏侯山的手中轻轻滑落。

  “韵儿,你不能死!”

  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从夏侯山嘴里发出。

  两行清泪,沿着眼角流下,看着气若游丝的秋韵,夏侯山恨不得将自己撕成碎片。

  无边的悔恨,使得夏侯山浑身颤抖,生不如死的夏侯山,扭曲着脸庞,无声的哭泣。

  尽管从来没有怀疑过,秋韵对自己的真心,但秋不凡的突然发难,还是给了夏侯山一个措手不及。

  战王爷出言提醒的时候,夏侯山曾满不在乎,因为他不相信,秋不凡会放弃未来国丈的崇高地位,而干出胜负难料的叛逆之事。

  甚至在自己遭到唐狼能量威压控制之际,夏侯山还想趁此机会,看看秋韵何去何从。

  及至秋韵态度坚决,和秋不凡决裂,夏侯山才开始犹豫,正思考着该如何处理眼前的危机,却被秋韵的一心求死弄得乱了手脚。

  “韵儿……别怪爹爹,爹爹从来没有逼你,这是你自己的选择。”

  秋不凡也被眼前的变故震惊了,只不过,他在顷刻之间又恢复了平静。

  作为父亲,他自认为做到了仁至义尽,秋韵的选择决定了她的归宿,这样的结果不是由秋不凡造成的。

  “臭丫头咎由自取,怨不得别人!”相对于秋不凡的纠结,秋叶落的态度非常明确。

  夏侯山已被控制,秋韵是死是活无关大局,为了夏离王国的江山,牺牲一个妹妹算不了什么。

  成大事者不拘小节,秋叶落在秋不凡的言传身教下,冷酷程度甚至于超过了自己的父亲。

  “唐狼,别让夏侯山死了,等抓到夏侯炎,就可以定局了。”

  秋不凡眼里流露出一抹狠辣,对着唐狼吩咐道。

  这次行动的计划,是秋不凡通过赴宴的机会,将自己网罗到的数位战王强者,以驭兽府驭兽师的名义,堂而皇之的进入内宫大殿。

  原本要等抓住了国王陛下夏侯炎之后,再对夏侯山下手的,那样的话,秋韵或许就不会如此冲动了。

  在秋不凡眼里,斩杀夏侯山是愚蠢行为,因为夏离王国的实际控制人是夏侯炎,夏侯山不过是将要接受储君之位的那个人而已。

  只要顺利的控制了夏侯炎,以夏侯山的性命作为要挟,如果夏侯炎不为所动,秋不凡不排除将其斩杀。

  虽然希望从夏侯炎那里,得到‘禅让’的王位,并安全的将夏离王国的朝廷一并接收过来。

  但是,秋不凡知道,这样的可能性不大,所以准备了第二套方案,就是以夏侯炎父子的性命,牵制以虞大将军为首的军方以及王族势力。

  等时机成熟,再将敌对的人员一个个的翦除,做到真正掌控夏离王国。

  只可惜,秋叶落的出言不慎,以及秋韵的执迷不悟,打乱了秋不凡的行动节奏。

  夏侯炎到现在还没有带到,派去的那些人也不知道得手没有,按理说,即使战王爷有所察觉,也应该把防御力量,主要放在内宫之中,而不是王宫偏殿。

  秋不凡心里清楚,目前情况下,夏侯山绝对不能死,否则,无论是夏侯炎,还是虞大将军,反而失去了羁绊,可以放手一搏。

  
  浏览阅读地址:/pitianzhanshen/3715749.html